外科风云 外科风云 7.5分

医疗剧的壳儿,琅琊榜的逻辑

圣多马大祭酒

《外科风云》,《急诊科医生》,《产科医生》,《心术》……这一长串名字相信爱看电视剧的朋友都不陌生。倘要叫你说出他们的共同点来,估计你会说:医疗剧。

没错,从题材来讲,医疗剧的确作为一个大类而有相当的声誉。但在中国,情况却有些特殊。医疗剧更多时候是个壳子,什么东西都能往里套。

而决定两部剧有多相似的,往往并不是这个壳子。

就拿《外科医生》来说吧。从医疗题材这一点来看,跟它类比的应该是开头提到的那几部剧才对。然而一旦看过你会觉得困惑,除了分出自己的好恶,吐槽下医疗技术的瑕疵,公平地讲,很难对它们进行一较高下。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之间的风格——或准确一点说,是背后的“情感逻辑”——实在相差太多。

单从侯鸿亮出品,李雪导演,以及熟悉的几张角色脸就可以猜出来,《外科风云》的剧情设定和《琅琊榜》会有多像。虽然背景天差地别,但抽绎出来的情节,一开始就看出了“王子复仇”的模式。此外,很多人都看到了,刘奕君从谢侯爷演到扬帆,飙政斗戏的路子有多相似。但也许少有人去想,用一种宫斗模式来演绎医疗剧,在同类里边有多么不一样。

有人会说,这有什么奇怪的。医疗就不能宫斗了吗?日...

显示全文

《外科风云》,《急诊科医生》,《产科医生》,《心术》……这一长串名字相信爱看电视剧的朋友都不陌生。倘要叫你说出他们的共同点来,估计你会说:医疗剧。

没错,从题材来讲,医疗剧的确作为一个大类而有相当的声誉。但在中国,情况却有些特殊。医疗剧更多时候是个壳子,什么东西都能往里套。

而决定两部剧有多相似的,往往并不是这个壳子。

就拿《外科医生》来说吧。从医疗题材这一点来看,跟它类比的应该是开头提到的那几部剧才对。然而一旦看过你会觉得困惑,除了分出自己的好恶,吐槽下医疗技术的瑕疵,公平地讲,很难对它们进行一较高下。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之间的风格——或准确一点说,是背后的“情感逻辑”——实在相差太多。

单从侯鸿亮出品,李雪导演,以及熟悉的几张角色脸就可以猜出来,《外科风云》的剧情设定和《琅琊榜》会有多像。虽然背景天差地别,但抽绎出来的情节,一开始就看出了“王子复仇”的模式。此外,很多人都看到了,刘奕君从谢侯爷演到扬帆,飙政斗戏的路子有多相似。但也许少有人去想,用一种宫斗模式来演绎医疗剧,在同类里边有多么不一样。

有人会说,这有什么奇怪的。医疗就不能宫斗了吗?日剧经典《白色巨塔》不也是写的一帮子医生的办公室政治吗?这话没错,之前也说了,医疗只是个壳,什么内容都大可拿来用,政斗也不例外。但《白色巨塔》的政斗,和《外科风云》可不是一回事。一种大的情节模式之下,也是细分风格差异的。

而只消完整看过几部剧,几乎立马就能判定,更像《外》的到底是《白》还是《琅》。

一部剧的调子,可能会因为壳儿的不同有所变化,但根本还是取决于创作者本人。导演(视情况而定,也可能是制片人、编剧)的审美倾向、情感逻辑怎样,剧往往也怎样;导演新,剧便新;导演旧,剧便旧。如果孔笙、李雪的《琅》曾感动过你,那么同样作者的同样的情感逻辑,很可能在新剧中继续让你买账。反之,如果你很不喜欢《甄嬛传》《芈月传》里的“白莲花”上位记,那么同样这位知名导演即将登场的《急诊科医生》,大概也是很难打动你的。

两部同题材的作品,因为情感逻辑的不同,完全可能判若云泥。许多观众以为这是拍片水准的高下问题,然而可惜,这只是情感逻辑的不同罢了。

扯了这么多,回头说说该剧的情感逻辑究竟如何吧。主角背负着冤仇,从小漂泊离家,长大后隐姓埋名重归故里,开始介入万分复杂的时空之中。这一时空,自然是建立在主人公悲剧往事的基础上的,所以他回来就是要下一盘“大棋”。主人公复杂的个性让他亦正亦邪,但剧中总有刚直不阿正气凛然之人成为他的队友,为他赢得观众的喜爱,又有更恶之人衬托出它的正义,并对其施以凌厉的打击替观众出气。

如此一来,主人公既保全了道德上的正义感,也疏泄了情感上的压抑(冤屈)。而从中加入些许家国情怀、悲悯精神、人道主义、终极关怀等至高至大的主题,加点煽情桥段让主角说说“漂亮话”,就是小事一桩了。

别看这种情感模式如此套路,但它的出现还真不算太久。毕竟,直到现在,我们的荧屏上充斥更多的,还是从90年代就开始霸屏的“白莲花”/ 苦情电视剧。大概自《渴望》以来,中国电视剧(尤其几位大导)就开始不断重复这一逆来顺受、无辜圣母、道德感化的编剧模式,主角往往面对欺凌,不敢“以直报怨”,而是无怨无悔任劳任怨,甚至遭受精神、身体上的暴力伤害,直到最后老天开眼或真相大白,才得以大团圆。

这一风靡中国电视二十年的“情感逻辑”,呼应了那个特殊的年代的特定文化土壤。那是一个迷茫的时代,上一个十年的理想刚刚被砸到粉碎,下一个世纪的前景一篇茫然。人们不知何去何从,要么走,要么好好活着。然而活着,总是要有希望的,这希望从何而来呢?电视剧作为大众传媒的主要载体,自然是对这一时代问题的回应——现实的苦难太过沉重,我们所翘首以盼的,也只不过是自我道德的救赎,是“好人一生平安”。

但到了近些年,这套逻辑就不太行得通了。新的年轻一代不再喜欢那种强烈的道德压抑感,也没有什么殉道冲动,他们大声而赤裸地表露着自己的爱恨,不憋着,不藏着,有委屈就哭诉,有快感就大喊。他们也许还会喜欢的武侠世界的快意恩仇,但已然察觉到主角心口不一、“自卫反击”的虚伪,他们更爱的是英剧里赤裸裸的讽刺、美剧里血浆横飞的暴力宣泄、日剧里不加掩饰的阴谋争斗,而他们最讨厌的,就是上一代主流道德的虚伪。

在这样一种时代思潮之下,可想而知旧有文艺套路的必然没落,和新的“情感逻辑”的横空出世。早些年擅长拍年轻人生活的赵宝刚,就代表了一条变化突围的路子,他的《奋斗》虽然被批为“伪奋斗”,但青年之间已经不再是要争当藏着掖着的道德典范了。这对十年前的青年群像和情感逻辑算是一个还不错的反映。然而他的突破似乎仅止于此,后来的医疗剧《青年医生》就出尽了洋相,远离现实的描摹和年轻人情感逻辑的僵化,让这部披着医疗剧外衣的“青春偶像剧”成了既不青年、也不医疗、更不偶像的四不像。

与时俱进的确不简单。对艺术家难(本性上不喜欢迎合观众),对工业流水线的技术工来说,也不简单。就电视剧来说,中国的工业化程度还是很低的,拍剧更多是作坊式的出活,这样就更容易陷入路径依赖。赵宝刚是一个例子,拍出了《甄嬛传》的郑晓龙也有类似止步不前的忧患。《芈月传》算是遭遇了滑铁卢,这次的《急诊科医生》若不在情感逻辑上对上观众的胃口,恐怕还要重蹈覆辙。正午阳光的侯鸿亮相较更工业化一些,团队运作更成熟,但一味重复同样的情节模式,观众也是会腻的。祭出了靳东、白百何的《外科风云》,这次也并未闹出多大的动静。

当然了,以上所说的几乎都只限于电视剧的工业制作和传播层面,几乎与艺术性无涉。在中国,单是要做好一部剧,圈点脑残粉,赚点收视率就如此艰难了,更别提要表达思想、寄寓情怀、批判社会。真正的批判是难的,甚至需要对观众的冒犯,要逆“情感逻辑”而行而不是一味讨好。在这层意义上讲,即便是所谓的《琅琊榜》等神作,也只不过是在皇族复仇、宫廷争斗中安慰性地安插了些情怀元素,本质上和勇者斗恶龙、英雄打僵尸的情节逻辑是一样的,无关反思,无关深意。

6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外科风云的更多剧评

推荐外科风云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