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炮儿 老炮儿 7.9分

浪潮

qowqow
2017-09-29 20:08:3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大概往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老炮儿》都会是我最爱的一部电影。故事里冬天光秃的树木,灰色的天空,泥泞的融雪和遮天蔽日的雾霾都是我家乡的模样,它仿佛是我生活里长出来的一个新枝,有时会让我分不清电影内外,哪怕这并不是导演本意。
“老炮儿”是北京俚语,北京有个炮局胡同,过去又有个看守所建在那儿,于是便把进过局子的人称作“老炮儿”,父辈那些老实人口中的“小流氓”。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老实人和小流氓井水不犯河水,你闯你的江湖,我过我的小日子。在那个法律意识不怎么浓厚的时期,小流氓那套规矩、道理与侠肝义胆仍是犯罪的温床,被老实人们嗤之以鼻。二十余年后,这部貌似描述老炮儿形象的电影在变老的老实人眼里也还是个荒唐的事,因为曾经那些违法的、冲动的事件在时代的滤镜下居然以文艺作品的形式重演了,能登大雅之堂了,被当作北京的标志广为人知了,老实人身上皇城根下的傲气就这样被羞辱了。
老谷就是这样一位老实人,我所有对这段真假不明的往事的了解全都来源于他。老谷与《老炮儿》里的主人公六爷张学军大约是同龄人,他们一起经历过上山下乡,却在归来后选择了完全不同的路,有趣的是本质上两人人生从来就没有过差别。老谷向来喜欢冯小刚

...
显示全文
大概往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老炮儿》都会是我最爱的一部电影。故事里冬天光秃的树木,灰色的天空,泥泞的融雪和遮天蔽日的雾霾都是我家乡的模样,它仿佛是我生活里长出来的一个新枝,有时会让我分不清电影内外,哪怕这并不是导演本意。
“老炮儿”是北京俚语,北京有个炮局胡同,过去又有个看守所建在那儿,于是便把进过局子的人称作“老炮儿”,父辈那些老实人口中的“小流氓”。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老实人和小流氓井水不犯河水,你闯你的江湖,我过我的小日子。在那个法律意识不怎么浓厚的时期,小流氓那套规矩、道理与侠肝义胆仍是犯罪的温床,被老实人们嗤之以鼻。二十余年后,这部貌似描述老炮儿形象的电影在变老的老实人眼里也还是个荒唐的事,因为曾经那些违法的、冲动的事件在时代的滤镜下居然以文艺作品的形式重演了,能登大雅之堂了,被当作北京的标志广为人知了,老实人身上皇城根下的傲气就这样被羞辱了。
老谷就是这样一位老实人,我所有对这段真假不明的往事的了解全都来源于他。老谷与《老炮儿》里的主人公六爷张学军大约是同龄人,他们一起经历过上山下乡,却在归来后选择了完全不同的路,有趣的是本质上两人人生从来就没有过差别。老谷向来喜欢冯小刚的作品,从不花钱看电影的他居然大手笔用十块钱买了张盗版盘,认认真真地看了,留下两个字——“瞎演”。
电影里六爷想以过去老炮儿的方式——茬架处理儿子晓波与官二代小飞引出的一场祸事。当他寻求当年那帮“如手足”的兄弟的援助时却发现有的人早已大富大贵,不屑于年少轻狂时的把戏了;而有的人比自己还穷的叮当响,正凄惨地勉强度日呢。六爷无奈,只得拖着病体,把全部身家交代给他“如衣服”的女人,孤身一人向“敌人”挥起了那把日本军刀。六爷年轻时过着呼风唤雨的日子,兄弟义气就是一切,讲理儿也讲面儿。过去的事简单,大家都一样,谁也不比谁高贵,到哪儿都有尊重;过去的人也简单,没什么弯弯绕绕,实在不讲道理的,打一架便是。现在不一样了,有钱有权就不把别人当人,小老百姓只能忍着,忍着忍着人性就扭曲了。六爷想不明白,怎么就成这样了呢?
老谷和六爷很像。有一次电视里正说着某某领导对一起火灾的指示精神,无非是先救人,尽量减少财产损失云云。老谷只隐约听到了后半句,心里一惊,连忙发问:“这年头世道变了啊,哪儿能光救财物不救人啊?”女儿小谷听了心里一惊,连忙解释:“你少听一句,人家说了要救人,不信我给你倒回去看看。再说了,不管搁哪,这领导但凡有脑子,也不会不救人,哪怕就是这样想的也不会说出来。”老谷若有所思地回了:“是吗……”小谷本以为这话就这么过去了,可过了半晌,老谷又开口了:“其实我也明白这番道理,就是问问,看看这时代是不是真的变了。”
老谷活了六十多年,但时光可没对他温柔以待。十年知青、打工、读书、上班、下岗、结婚、生女之后再打工、再下岗,没一件事是顺当的。老实人只能把埋怨留在心里,在家人老友面前说说。而电影往往夸张人物,所以六爷偏偏要以血肉之躯为自己逝去的过往讨回个公道。时代浪潮汹涌,顺之者未必昌,逆之者却一定亡。这个公道是讨不回来了,不知弥留之际的六爷会不会想开一点呢。如果有时光机,让老实人和小流氓们前仆后继地回到六十年代吧,这个他们眼里最好的时候。
几十年以后,我们大概也会变成顽固不化的保守派,我竟有些期待它的到来,因为那时才是真真切切地站在“老炮儿”的立场了。我们能理解老炮儿们了,年轻一代不理解我们了。
因为浪潮不止。
写在后面:《老炮儿》里有三个泪点,意外的是它们都与“笑”有关。
六爷的笑
六爷骑着他的二八自行车,穿着一身将校呢,背着日本军刀应约茬架的路上看到了一只逃出牢笼的鸵鸟,这鸵鸟在北京早高峰中昂首狂奔着,身后警车穷追不舍。这时六爷也跟着追了起来,嘴里不断大喊着:跑啊,孙子,快跑啊……露出了六爷在这部电影里最真心的、最纯真的笑。那时的六爷命不久矣,却回光返照般兴奋,肉体行将就木,灵魂附身鸵鸟,能不停歇地跑。
晓波的笑
六爷原来养了只鹦鹉,就叫波儿,他儿子的名字。儿子从来不叫 “爸”,后来离家出走了,六爷就跟波儿一起生活。如今鹦鹉早死了,六爷也不在了,晓波又养了只鹦鹉,在终于教会它叫“爸”时露出了笑容。希望六爷能听见。
老炮儿们的笑
当初拒绝六爷求助的那些老炮儿们到底还是被六爷女人霞姨诓来了。六爷倒下了,老炮儿们断不能看他受欺负,帮他茬完了这一架,又进了一回局子。释放那天,老炮儿们带着伤眯眼看着刺眼的阳光,都笑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老炮儿的更多影评

推荐老炮儿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