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间的理想概有三个阶段

Whysoserious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大鹏自导自演的第二部电影《缝纫机乐队》今天正式上映,抢先开心麻花《羞羞的铁拳》一步,开始对国庆档的票房进行收割。两部喜剧电影扎堆国庆档,不由得让人们想起喜剧电影的上一个黄金年,2015年,当年《夏洛特烦恼》票房报收14.4亿,《煎饼侠》票房报收11.6亿,而被认为颓态尽显的人在囧途系列第三部《港囧》则以16.1亿的票房成为当年喜剧类电影的票房冠军。如今的情景,多少与两年前有些相似,只不过,这一次,麻花正面pk的对手,由“票房保证”徐峥,变成了“屌丝男士”大鹏。然而,可以预见的是,这个国庆档的最终走向,应该还会是喜剧电影独领风骚,至于到底是东北乱炖更合口味还是麻花招牌更响亮,要等到长假结束,才能见分晓了。

那都是后话了,今儿我们先聊聊大鹏的这部《缝纫机乐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好好给电影起名”这样的风气就悄悄流行起来,从《煎饼侠》到《夏洛特烦恼》到《唐人街探案》到《驴得水》再到今天的《缝纫机乐队》,这些电影的名字,要么让观众模棱两可摸不着头脑,要不然在断句上给观众挖个坑事后在电影里另行解释,总之,好像喜剧电影就得从头到脚都是包袱,连名字都要有点无厘头才对得起“喜剧”这个标签。

...

显示全文

大鹏自导自演的第二部电影《缝纫机乐队》今天正式上映,抢先开心麻花《羞羞的铁拳》一步,开始对国庆档的票房进行收割。两部喜剧电影扎堆国庆档,不由得让人们想起喜剧电影的上一个黄金年,2015年,当年《夏洛特烦恼》票房报收14.4亿,《煎饼侠》票房报收11.6亿,而被认为颓态尽显的人在囧途系列第三部《港囧》则以16.1亿的票房成为当年喜剧类电影的票房冠军。如今的情景,多少与两年前有些相似,只不过,这一次,麻花正面pk的对手,由“票房保证”徐峥,变成了“屌丝男士”大鹏。然而,可以预见的是,这个国庆档的最终走向,应该还会是喜剧电影独领风骚,至于到底是东北乱炖更合口味还是麻花招牌更响亮,要等到长假结束,才能见分晓了。

那都是后话了,今儿我们先聊聊大鹏的这部《缝纫机乐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好好给电影起名”这样的风气就悄悄流行起来,从《煎饼侠》到《夏洛特烦恼》到《唐人街探案》到《驴得水》再到今天的《缝纫机乐队》,这些电影的名字,要么让观众模棱两可摸不着头脑,要不然在断句上给观众挖个坑事后在电影里另行解释,总之,好像喜剧电影就得从头到脚都是包袱,连名字都要有点无厘头才对得起“喜剧”这个标签。

然后,当我们看着电影名字一头雾水的走进电影院,之后又心满意足的走出来的时候,我们才明白“不好好起名字”的真正意图是,心理预期低的人,比较容易满足。

所以,我要说的是,《缝纫机乐队》,又是这样一部看名字完全提不起兴趣,但看过之后会有惊喜的电影。

惊喜体现在,《缝纫机乐队》的水准确实比《煎饼侠》更高,彼时的大鹏在拍摄时还未能摆脱网络情景短喜剧对他的影响,所以《煎饼侠》更像是一个由无数片段拼凑起来的大型情景喜剧,由于他拼凑了足够多的包袱,电影的笑料是完全足够的,但问题是除了搞笑和最后那部分生拉硬拽的情怀之外,电影基本上乏善可陈了。

而《缝纫机乐队》在完成度上显然是要高出不少的,故事之间的串联有了逻辑性,而且还加入了一些虽然容易猜得到,但是很有故事性的伏笔(比如丽丽,比如黑带,比如摩托车大姐),这使得整个故事的前后联系更紧密,更富有逻辑。

但这种逻辑也是相对的,我一直认为,喜剧工作者看世界看故事的方式跟我们是不一样的,我们在乎时间性、在乎逻辑性、在乎真实性,但平心而论,一个好的喜剧工作者,他创造喜剧就是要打破这种常规,很多梗能流传下来,也是因为它的不合逻辑所带来的笑点,所以他要看到一个个包袱,看到一个个矛盾点,然后打破线性的时间,把故事重新组合,为了追求幽默感可以牺牲逻辑,说到底,喜剧是文学艺术创作,他若太过理性且富有逻辑,那故事八成会死掉。

好的,我这么辛苦的拽了一大段,目的呢,就是要告诉大家,虽然完成度高,虽然故事更紧密更富有逻辑,但是这部电影看上去,好像确实没有那么搞笑了,这关乎为了故事性和逻辑所作出的牺牲,当然也关乎观众笑点的提高。

2016年,被称为喜剧衰落的一年,这一年,喜剧综艺基本全线告急,喜剧电影更是基本全军覆没,虽然《驴得水》挽回了一丝颜面,但说实话,有多少人看完《驴得水》之后还把它当作一部喜剧片呢?剧本的库存危机、观众的审美疲劳、演员的江郎才尽……总结起来无非两点,新东西没有,老东西大家看腻了。这个问题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解决,而《缝纫机乐队》恰恰是最好的证明,大鹏和乔杉的套路,熟悉的观众基本上已经门儿清了,所以当他们在荧幕上依然卖力地演出老梗的时候,我们到底该配合还是视而不见?

我认为作为一个戏精,已经很努力在配合了,但整场电影下来,确实发自内心的笑确实没有几次,而且我也没记住什么金句,(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有多爱记台词),当然了,金句一直都是麻花的优势,东北乱炖靠的是演技,这句是真心的,非黑。

有朋友该问了,一部喜剧电影不搞笑你看什么?首先,不是不搞笑,一看就没认真听讲,是没那么搞笑,所以不要抱太高期待,其次,你难道忘了吗,大鹏老师的绝招,一直都是卖情怀啊。

这不是什么讽刺,好电影都卖情怀,有的含蓄委婉,有的直给罢了,情怀都不会卖的,您说的是综艺大电影吗?一般来讲,我们不管那个叫电影的。

这次的主题和《煎饼侠》一样,还是有关理想,但这次的不同在于两点,一,摇滚(音乐)无论怎么看,都是个比想当超级英雄更靠谱的理想,而且感同身受的人更多,影响范围更广;二、《缝纫机乐队》更完整地展现了理想的三个阶段。

我高中的时候,语文老师跟我们讲过人成熟的三个阶段,分别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意思说,人这一生要有三次认识世界和自己,你的成长中你会逐渐形成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但到了某个节点,你会发现,怎么什么什么都不对了呢?这时候你会有一段煎熬,你或许会叛逆或许会妥协,但是过了这段时间,等你真正经历过之后,你会发现,山还是那个山,水还是那个水,人生当中很多真理,我们从小就知道,永远不会变。

而这里面就应当包括对于人对于理想的认识所经历的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叫做“狂热阶段“,这一阶段在电影里的表现就是胡亮从一开始到大吉他被推倒的阶段,还有电影没展现但一直在说的,程宫年轻时候也热爱摇滚的阶段、建国他爸在他妈生病之前的阶段。这一时期的人是单纯的,单纯的为了理想付出,不计回报,觉得实现理想是人生一等一的事情,你跟他谈谈柴米油盐酱醋茶,他觉得你世俗。

第二个阶段,就是“怀疑阶段”,就是电影开始到大吉他被推倒时候的程宫,和被推倒之后一段时间之内的胡亮,他们说“摇滚已死”其实就是理想已死,面临生活的压力,他们怀疑理想的意义,觉得与其追求不切实际的理想,不如修修车、挣点钱。而由于前一阶段的狂热,他们在这一段甚至表现出对之前理想的极度怀疑甚至厌恶,比如建国他爸和杨老师。

第三个阶段,是“重启阶段”,也就是看到骑行车队之后的程宫和被程宫给逼上梁山的胡亮,用程宫的话说,“车得修,摇滚也得唱”,就是一个重新认识理想的过程,即理想从来不是因为有什么意义而坚持,而是坚持本身就是理想的意义。你可能有了自己的生活,需要为生活奔波,但这些并不应该成为你放弃理想的理由,它依然可以是你的缪斯,你知道你这辈子可能都追不到了,但你不会因此就放弃怀疑甚至摒弃它,这是你的田园史诗,你的灵魂所栖之处。

如果你这么做了,你不会被人嘲笑,也不会因此孤独,看电影最后的画面就知道了,那些打起鼓唱起歌的人们,可能是律师医生教师小摊贩主学生无业游民地痞流氓大富豪,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是一个共同的曾经的理想把大家从五湖四海聚集起来了。就像,破吉他乐队的四位主唱,职业不也都是医生吗?这,或许就是大鹏通过电影想告诉我们的。

俗吗?俗,俗不可耐,因为人本身就这么俗。

狗血吗?狗血,撒一地狗血,因为生活本身就这么狗血。

感动吗?感动,热泪盈眶,这世界不会为我改变什么,但也别想改变我什么。

最后,其实还想谈一点怀念,也就是我们说的念旧,大吉他是一个符号,音乐的、摇滚的,它的轰然倒塌,是时间洪流下的必然,时间一直往前走,未来带走的还有可能是最后一家唱片店,最后一家实体书店,最后一家裁缝店,讲道理,我一直以为,我们90后本应该是对更新换代再习以为常不过的一代人,但现在想想,那仅仅是因为属于我们的时代印记还未在根本上受到冲击,如今,他们一个个开始消散的时候,我们也像当年的80后一样慌了,时间还真是无情。怪不得有人说,我们90后也中年危机了,自嘲的话听起来很心酸,但好像,又有点贴切。

扯远了,最后,电影终场前的合奏,场面拍得很好,上百乐手参与,黄贯中也来了,可以说很情怀杀了。

豆瓣评分7.0,最后这个场面我给加半分,到7.5,不能再多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缝纫机乐队的更多影评

推荐缝纫机乐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