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缝纫机乐队》:给鸡汤加枸杞的大鹏离周星驰还差多远

马庆云
2017-09-29 15:48:36

文/马庆云

先说优点。《缝纫机乐队》在情绪调动上,是可圈可点的。尤其后半程的乐队上台演出,无论在音乐还是画面上,都找到了自己的高潮点。大鹏通过这部电影,把每个人心怀梦想而不得实现的现实,通过摇滚造梦的方式完成了。造梦是鸡汤,情绪调动是枸杞,《缝纫机乐队》是加了枸杞的鸡汤。

即使有让人亢奋的枸杞,依旧不能回避《缝纫机乐队》是惯常意义上的鸡汤电影。整部电影的问题,存在于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电影故事的套路性。

组队,遇阻,再组队,演出遇阻,再遇阻,最终演出,这是很多鸡汤型摇滚电影惯用的叙事套路,更是很多鸡汤文学的寻常手法。尤其电影中,主人公们遇到的阻力,不是荒诞,而是扯淡,这本身便削弱了故事的令人信服感。等到《缝纫机乐队》没有阻力可言的时候,便拿出乐队女成员爱慕者前来打群架的戏份,增加了电影的闹剧气氛,却削减了“摇滚”的真正精神。

我之所以说《缝纫机乐队》属于鸡汤电影,正在于无论从故事主线还是故事内容,均套路化作业,基本上每个桥段都属于为笑点而笑点的使劲手捏,缺少巧然天成的真实感。而电影要表达的主题,更是鸡汤文学惯用的立场,梦想不死,组乐队,唱大歌,嗨嗨皮皮站

...
显示全文

文/马庆云

先说优点。《缝纫机乐队》在情绪调动上,是可圈可点的。尤其后半程的乐队上台演出,无论在音乐还是画面上,都找到了自己的高潮点。大鹏通过这部电影,把每个人心怀梦想而不得实现的现实,通过摇滚造梦的方式完成了。造梦是鸡汤,情绪调动是枸杞,《缝纫机乐队》是加了枸杞的鸡汤。

即使有让人亢奋的枸杞,依旧不能回避《缝纫机乐队》是惯常意义上的鸡汤电影。整部电影的问题,存在于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电影故事的套路性。

组队,遇阻,再组队,演出遇阻,再遇阻,最终演出,这是很多鸡汤型摇滚电影惯用的叙事套路,更是很多鸡汤文学的寻常手法。尤其电影中,主人公们遇到的阻力,不是荒诞,而是扯淡,这本身便削弱了故事的令人信服感。等到《缝纫机乐队》没有阻力可言的时候,便拿出乐队女成员爱慕者前来打群架的戏份,增加了电影的闹剧气氛,却削减了“摇滚”的真正精神。

我之所以说《缝纫机乐队》属于鸡汤电影,正在于无论从故事主线还是故事内容,均套路化作业,基本上每个桥段都属于为笑点而笑点的使劲手捏,缺少巧然天成的真实感。而电影要表达的主题,更是鸡汤文学惯用的立场,梦想不死,组乐队,唱大歌,嗨嗨皮皮站在舞台上就能自我感动了。一口电影鸡汤灌进去,确实好喝,但咂咂嘴,发现没什么,回味有点让人呵呵。

第二,是故事人物缺少性格层次感。

《煎饼侠》的好处在于,对男一号提供了至少两个层次的性格特点,成功时候的张狂,和失败之后的抓狂。即使柳岩这样的配角女神,也是在身体的美感之外,提供了一个精神层面的矛盾与纠结。这样具备性格多面的角色,更让人觉得真实。

相反,《缝纫机乐队》中包括大鹏在内的全部乐队成员,性格特点都十分单一,从而造成人物行为动机根本不足以推动故事剧情发展。这其中,又以大鹏的表演最为温吞,他从始至终饰演一种忧郁男的角色,这种忧郁感仿佛致敬早年的周星驰,但却缺了早年周星驰电影最核心的部分。

——对世界怀着忧郁的心态,却在骨子里边有一种倔强地反抗,以看不透世俗的方式努力抗争世俗,从而带来某种天真质感。相反,《缝纫机乐队》中的大鹏角色,从最初始阶段便看透了世俗,不是抗争,而是顺从,骨子里边那种对世俗的对抗关系就没了,没了这种对抗,人物身上的天真也就没了。没了天真,再做孩提般的事情,就不是可爱,而是脑子残疾了。

乔杉饰演的角色,为了配合大鹏的这种剧情性格的缺失,只能从初始阶段便犯傻卖贱了。也正是因为大鹏这种初始阶段便看透世俗并愿意与之同流合污的性格特点,造成多处剧情的转折牵强生硬,尤其以大鹏已经离开小镇,看到宣传摩托车的到来便幡然悔悟,多少让人觉得,为推进故事而推进故事。近乎全部的剧情人物扁平化,不也正是心灵鸡汤们的重要特征吗?

第三,喜剧笑点好像真的不是那么密集。

大鹏在28号于北京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说,他的《缝纫机乐队》在石家庄点映的时候,笑场最多,达到了三百次以上。电影时长117分钟,笑场三百次,这意味着,每分钟要笑三次才能达标大鹏的话。石家庄的这批跟大鹏一起看电影的观众真不容易,比某卫视综艺节目的现场观众都难做。

虽然如此,我却要说,《缝纫机乐队》的笑点,并不密集,接近全部的笑点制造,都是老套俗气的,没有超越网络老梗的范畴,很难见到智慧的一面。一部主打喜剧元素的电影,却在不少包袱上抖不响,很大原因在于,段子太老了,观众看乏了,张嘴就让大家猜到什么梗,不过瘾,不解渴。这种抖包袱的智慧,是喜剧电影最吸引人的地方,但《缝纫机乐队》显然没有超越《煎饼侠》。

第四,《缝纫机乐队》比《煎饼侠》吃亏在何处。

《缝纫机乐队》说的是四五线小镇青年的故事,而《煎饼侠》则是大都市偶像神坛明星们拍电影的故事。前者处在生活的此岸,大家每天都能眼见耳听,后者却处在生活的彼岸,只能畅想与远远的瞎猜。这这种远远的瞎猜,给了《煎饼侠》可以胡乱发挥的空间,任何的不像,都因为影迷并未生活在故事的空间内,而觉得新奇可信。

可是,《缝纫机乐队》却吃了这个亏。因为是四五线城镇的青年,近乎全部的影迷群体都会把剧情中的人物形象与故事套路与生活进行对比,他们会在其中帮助电影发现“不像”的一面。其实,只要出现些许的不像,就会让影迷感觉到这是闹剧,纯粹糊弄大家玩儿的。此岸故事,难就难在如何“像”上。

第五,大鹏真正名垂影史的出路在哪?

对于大鹏而言,成为东北周星驰,也逃不出直播喊麦的水平,他真正应该做的,并非是如何抖包袱,制造笑料,而是如何让自己的戏更加具备生活的真实质感。敢于在生活的此岸做故事,并且能够因为自己的“像”而让影迷心服口服,这才是真水平。大鹏电影,只要触碰现实,就闹剧到一塌糊涂,这是他的致命伤。

不得不提范伟老师的《耳朵大有福》,同样是东北喜剧元素,却拍出了真实的生存味道,这种电影,你笑过思考过之后,是有余味的,甚至是刻入大脑的思考程序当中的。大鹏的《缝纫机乐队》鸡汤里边加枸杞,一时兴起,过后半根烟功夫,就索然无味了。

大鹏要是打我,请公众号联系:马庆云【xuezhemaqingyun】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缝纫机乐队的更多影评

推荐缝纫机乐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