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生命的主宰

住家小女子
这两天在看韩剧《w两个世界》,这是一部什么样的剧?嗯,故事是这样的,女主爸爸是畅销漫画作家,男主是漫画里的主角,按说剧情应该按编剧的设定来进行啊,可是没有,漫画中的剧情竟然不受作家控制,而是由主角自己改写了,所以作家很生气,想方设法要杀掉男主终结漫画,然而并未成功。呃,剧透就到这里。

我想写的是什么呢?在第五集后半部分,男主质问作家,两人的那段对话超震撼。他说,你知不知道,你创造了我,在你看来,我是一个角色,但事实上,我是活生生的人,我经历了实实在在的痛苦,我亲眼看到爸爸妈妈弟弟妹妹的尸体,我经受了被冤枉的痛苦,我经常做同一个噩梦,你用刀刺我,给我下毒,安排车撞我,你现实生活失败得一塌糊涂,所以你只能操纵我,你是个混蛋,你拿的不是笔,而是刀。

姜哲的质问让我们看到,漫画作家吴成务在作品中可以为所欲为,弥补在现实不得志的窘况,他要在漫画中主宰人物的命运,不惜让人物遭受极度痛苦,让他成为一个英雄,最后在无法控制他之后又希望毁掉他,真的是不惜真的用刀杀他。

我反思的是,如果笔下的人物是活生生的人,你给他安排什么样的人生?作家在创作的时候,设定的人物,什么样的性格,什么样的...
显示全文
这两天在看韩剧《w两个世界》,这是一部什么样的剧?嗯,故事是这样的,女主爸爸是畅销漫画作家,男主是漫画里的主角,按说剧情应该按编剧的设定来进行啊,可是没有,漫画中的剧情竟然不受作家控制,而是由主角自己改写了,所以作家很生气,想方设法要杀掉男主终结漫画,然而并未成功。呃,剧透就到这里。

我想写的是什么呢?在第五集后半部分,男主质问作家,两人的那段对话超震撼。他说,你知不知道,你创造了我,在你看来,我是一个角色,但事实上,我是活生生的人,我经历了实实在在的痛苦,我亲眼看到爸爸妈妈弟弟妹妹的尸体,我经受了被冤枉的痛苦,我经常做同一个噩梦,你用刀刺我,给我下毒,安排车撞我,你现实生活失败得一塌糊涂,所以你只能操纵我,你是个混蛋,你拿的不是笔,而是刀。

姜哲的质问让我们看到,漫画作家吴成务在作品中可以为所欲为,弥补在现实不得志的窘况,他要在漫画中主宰人物的命运,不惜让人物遭受极度痛苦,让他成为一个英雄,最后在无法控制他之后又希望毁掉他,真的是不惜真的用刀杀他。

我反思的是,如果笔下的人物是活生生的人,你给他安排什么样的人生?作家在创作的时候,设定的人物,什么样的性格,什么样的遭遇,人物会有什么样的感受,是不是需要换位思考一下。如果要给自己设定人生,会怎么设定?

如果我们是作家,怎么为笔下的人物设计人生,或者说,我们本来就是自己的主宰,那我们怎么设计自己的人生。这是第一个思考题。

这个问题,我的答案大概,首先是心怀善意对待所有人吧,然后成为一个强大有能力的人。

还有第二个思考题,是关于创造者和被创造者的。当漫画人物有了自己的自由意志,变得不受创作者掌控,就像《复联2:奥创纪元》中那样,人工智能奥创由人创造,但是通过自我学习,人工智能能自己思考,计算能力远超创造它的人本身。在很多年前,就有对人工智能会把人类灭绝的担忧。这种失控感是会引发恐惧的。怎么防止自己创造出来的人工智能或者自己设定的角色最终毁灭创造者本身呢?

我想到身边的例子:生孩子。我们生了孩子,是我们创造了孩子,但是孩子是独立的个体,本质上是不属于我们的,随着年龄增长也会不由我们掌控。我们能做的是什么?不要试图去控制他,不要觉得创造者就是主宰,被创造物就要事事听我们的,不是这样的。被创造者只是借由创造者之手来到世上,以后的路应由他们自己走,每个选择可以让他们自己选。我们可以引导,可以建议,但恐怕不适合继续主导。又好比老师和学生的关系,所谓教学相长,学生超越老师是常有的事情,现在作为老师的,需要反过来经常向学生学习才对,做父母的也要常常反过来向孩子学习。

这样一种相互学习,相互成长,合作共赢的关系,我想,才是最好的方式吧。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W-两个世界的更多剧评

推荐W-两个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