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玲珑 醉玲珑 5.9分

元安這一世的痴與怨

雲離垢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第51-52集, 我最有印象的劇情, 是天帝跟蓮妃這一段糾葛了一世的孽緣。

兩位演技精湛的演員, 把他們這一生最重要的愛恨糾葛, 在這兩集終於交代得清清楚楚。 去讀那樣濃烈的愛恨, 是只能知道心有多被撼動, 卻無法用文字形容。 尤其是元安這個最複雜矛盾的人性活出的癡颠與瘋狂。

在元凌的身世被殷貴妃捅破之後, 元安終於把自己推入了下一個階段的瘋癲。

「奇恥大辱, 朕這一生的奇恥大辱啊。 蓮妃啊, 你們母子, 給朕出了一個天大的難題。」

一個是自己今生為之瘋魔的女人, 一個是自己精心付出過一手帶大親自栽培出來的最優秀的兒子。

孫公公問: 「陛下可是要即刻降旨, 招凌王回宮?」

「叫他回來做啥? 難道讓朕把邊境拱手送給梁國, 難道讓他回來殺進宮裡, 取了朕的性命, 向天下人昭告, 朕花了二十年的時間替別人養了一個逆子。」

元安的眼裡, 聲音裡, 已經是滿滿的滔天的恨。

他說: 「老四, 你是朕花了二十多年的時間, 精心培養出來的, 大魏的戰神啊。」

你看得到元安眼中的不甘與重傷。 以曾經身為父親的立場, 在他的帝王心術之外, 元安對元凌絕對是有一份特別的父愛的。 在他二十年的...

显示全文

第51-52集, 我最有印象的劇情, 是天帝跟蓮妃這一段糾葛了一世的孽緣。

兩位演技精湛的演員, 把他們這一生最重要的愛恨糾葛, 在這兩集終於交代得清清楚楚。 去讀那樣濃烈的愛恨, 是只能知道心有多被撼動, 卻無法用文字形容。 尤其是元安這個最複雜矛盾的人性活出的癡颠與瘋狂。

在元凌的身世被殷貴妃捅破之後, 元安終於把自己推入了下一個階段的瘋癲。

「奇恥大辱, 朕這一生的奇恥大辱啊。 蓮妃啊, 你們母子, 給朕出了一個天大的難題。」

一個是自己今生為之瘋魔的女人, 一個是自己精心付出過一手帶大親自栽培出來的最優秀的兒子。

孫公公問: 「陛下可是要即刻降旨, 招凌王回宮?」

「叫他回來做啥? 難道讓朕把邊境拱手送給梁國, 難道讓他回來殺進宮裡, 取了朕的性命, 向天下人昭告, 朕花了二十年的時間替別人養了一個逆子。」

元安的眼裡, 聲音裡, 已經是滿滿的滔天的恨。

他說: 「老四, 你是朕花了二十多年的時間, 精心培養出來的, 大魏的戰神啊。」

你看得到元安眼中的不甘與重傷。 以曾經身為父親的立場, 在他的帝王心術之外, 元安對元凌絕對是有一份特別的父愛的。 在他二十年的認知裡, 他一直把元凌當作是他跟他最愛的女人共有的血脈, 是他所有癡狂的結晶啊。

在蓮池宮裡元安跟蓮妃的對峙娓娓訴說了這半世憾恨。

「快三十年了, 朕已經老了, 你還如當初的模樣。 就像朕第一眼看見你, 在致遠殿的大殿上。」

是的, 在夜裡蓮池宮前元安凝視蓮妃那般熱切瘋狂的眼神中, 我似乎可以看到那天那樣金碧輝煌的大殿中, 陽光灑入殿堂, 映著蓮妃美得傾國傾城的模樣。

「那時候, 你率兵西征, 剛剛得勝歸來, 一身戎裝正甲, 英氣逼人。 可是你的眼裡, 盡是野心跟慾望。」

「當年的事情, 你都還記得。」

「自然記得, 那個時候你看我的眼神, 我一輩子都不會忘。」

從這兩人的對話, 我幾乎可以遙見當年, 一個英姿風發的少年, 騎著高頭駿馬昂揚地的停在大殿前, 抬眼望向大殿裡要封賞他的這帝國最高的中央威權, 卻不慎對上一雙眼。 那個纖瘦秀麗的身影吸引了他所有的目光。 黑髮如秀水披肩, 眉眼精緻, 驚心動魄, 靈動明媚。 只此一眼, 便生了心魔, 從此萬劫不復。

定水也就記住了這一眼, 急切的, 渴望的, 狂躁的, 溫柔卻也炙熱得如同熔鐵, 燒著鋪天蓋地的慾望。

場景就如同慢鏡頭般在陽光下無限地拉長再拉長。 鮮衣怒馬, 翩翩皇子, 迎著他的是一個等著他意氣風發凱旋歸來的盛世朝堂。

這一個記憶裡的畫面在元安處是溫柔的, 美得他願意傾盡一世去收藏的。 但在定水眼中, 卻帶著完全不同的色調。 她看到的, 就是讓她怵目驚心的人性跟醜陋慾望。

「你仗著先皇對你的信任, 一步一步地收買兵權, 你買通了內官, 暗中謀劃, 居然能全面控制禁宮。 你策動政變, 囚禁先皇, 令他死不瞑目。」

這是定水生命裡頭的版本, 是她解讀的故事。

「原來你記得的都是這些。」

元安可能從未想過, 原來在他一廂情願寵了一輩子的女人的眼中, 記憶裡頭的故事竟是這般他未理解過的不堪。

「那當然, 刻骨銘心, 永生難忘。」

「道聽塗說, 又在此胡言亂語。 難道為了這些, 這麼多年, 你對朕一直心懷憤恨?」

在元安說得那麼委屈的語調中, 我真的以為他或許是被誤會了。 難道, 這故事還能有一個更讓人想像不到的版本跟真相? (譬如, 先皇或許是發現定水暗巫的身份了, 於是不得不計畫除去定水, 卻被元安發現。 而後元安所有的大逆不道, 就只是為了保下他後來的蓮妃? 呵呵, 可能腦補過頭了。。。)

蓮妃引著元安走到先皇靈位面前, 指著先皇靈位質問, 你敢說你是奉召繼位, 正大光明!?

元安盯著那牌位整個驚到傻到了(那螢幕裡的震驚表情跟翻飛思緒真的是太讓我印象深刻), 完全的不可置信, 無法相信蓮妃會在宮中供著牌位, 抱著牌位, 守著牌位。 守了整整二三十年。

「原來你心裡念念不忘的還是他。 朕忍了你三十年, 也等了你三十年, 寵了你三十年。 沒想到在你的心裡, 朕竟然不如一個死人。 朕為妳取了這天下!」

是啊, 三十年的瘋魔跟癡颠。 世間讓人腸斷的傳奇, 莫過於這般到頭來絕望的愛戀。

「為妳取了天下, 修了這蓮池宮, 對你百依百順, 你(到底還)想要什麼!?」

「我要你這天下, 我要你的命, 你肯給嗎!?」

看著那樣一張絕世容顏, 帶著嘴角一抹似單純而嬌憨的笑, 卻偏偏有一雙明亮璀璨的眼, 眼裡盡是滿滿的瘋狂跟恨意, 讓這張顛倒眾生的面容透著四分嘲恨三分癲狂三分冶豔, 匯成了十分滿滿的惡意, 竟讓元安看癡了。

「你比誰都自私, 說奪這天下是為了我, 我替你擔了這三十年的罪名。 人人道, 你是為嫂弒兄。 你哪裡是為了我, 你分明是為了你的野心, 還有權慾。」

「所以說, 你是最瞭解我的。 當年我看著你這雙眼睛, 我就知道, 你不該對他念念不忘, 你跟我, 才是最親近的人。」

「他才把我放在他心中最重要的位置。 而你, 我只不過是你眼裡的私慾。」

一個女人的愛與不愛, 就是這般主觀, 偏執, 尖銳。 在定水解讀的人生裡, 她用了將近一輩子去念一個男人, 恨一個男人。 她的半生, 注定給這兩個男人填滿了, 直到她解脫的那一天。

然後劇情進入另一個高潮。

「聽著, 朕問你一件事, 凌兒, 凌兒, 到底是不是朕的親生骨肉?」

「就算你現在知道也已經晚了。 他已經長大成人, 三軍重權在握, 隨時可以奪回先皇所失去的一切。 而這所有的一切, 全是你一手促成的, 替先皇培養了一個這樣好的兒子。」

二十年的隱忍, 二十年的謀密, 完成了這樣一個真的可以刮元安的骨抽元安的筋的局。 真的, 元安曾傾力的所有慈愛最後是替他皇兄栽培了一個最好的兒子。 他機關算盡的命運, 到頭來竟是一個把他自己操到底的婊子。

「你現在心裡一定很氣吧? 從來沒有過像這樣, 有人玩弄過你, 欺騙過你! 你為何不殺了我呢? 以泄你心頭之恨?」

「想死? 不, 朕不會讓妳死。 朕要你好好活著, 活在朕的身邊, 看看朕, 如何收拾這個逆子。 這天下, 沒有人敢違抗朕的旨意, 你也不行。」

看來, 在元安生命裡最重要的, 還是那份不可侵犯的至高無上的萬民臣服的威權。

「這三十年來, 沒變的是你, 永遠這樣不可一世。」

「我說過, 還是你最瞭解朕了。 記著, 好好的活著, 好好的活在朕的身邊。 朕得到的東西, 不會再讓給任何人。」

是的, 江山, 是我的。 你, 是我的, 得活在我的身邊。 我不會讓妳死, 再把你讓給皇兄, 讓你去跟皇兄團圓。

這夜裡的對峙, 你看這樣一個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帝王, 在他的愛情面前, 眼裡盈滿多少回淚。 他的心跟自尊給徹底弄碎了, 你要他去拾破爛式的一小片一小片拼拾起來, 像孩子玩拼圖遊戲似的, 也許用他剩下來的所有人生也拼不全了。

這夜裡的對峙, 你看定水如何幫自己造了一個籠子, 而這隻籠子裏的鳥, 甘願被鎖死在這籠子裡; 又或許, 她是繡在屏風上的織金雲朵裏的一只鳳凰, 三十年深宮怨懟, 鮮麗的羽毛暗了, 黴了, 給蟲蛀了, 死也就死在屏風上了。

然後, 看著元安握著玉杯, 在這樣一個痛徹心扉的夜過後, 他只能透過思念自己遠行的大兒子來平復自己的翻湧心緒。 突然聽到蓮妃自盡身亡的消息時, 他已經碎掉的心跟自尊都還沒來得及拾起, 就在地上被踐踏得更碎。

「她心裡該有多麽的恨啊? 其實朕並不想把她怎麼樣。 她竟然用這種方式報復朕? 她就那麼急著想去見那個人? 不惜以死作為代價?」

他真是那樣恨。。。

「她是朕的女人, 到死都得聽朕的, 朕讓她死, 她才有資格死。」

呵呵, 到這裡都還如此倔強地自欺欺人, 好像你真的都可以做得了主似的。

元安的愛情, 讓我從頭到尾的鼻酸。 兩位優秀演員之間的飆戲, 讓這場單向的癡戀虐戀, 那麼成功有說服力地引觀者入了局, 入了境, 入了心。

我是分隔線

最後, 是幾個也算印象深刻的情節。

八百里軍報讓元安坦露出了他人性裡難見的真情跟脆弱。 朕的灝兒被困了! 擬旨! 發兵! 把朕的灝兒給救回來! 那是一個終於在那一刻忘了所有陰晦權謀跟惡意算計, 一心只剩下對兒子的擔憂的父親。

元安對老七說, 朕命你即刻攜帶兵符, 密旨, 前往阿柴族, 接掌三軍, 務必要將你大哥, 平安帶回。。。。。。 第二道密旨, 等你接管三軍之後, 才能打開。。。。。。 再抽八百府兵, 作為你的王府侍衛, 護送你前去宣旨。。。。。。 即刻啟程吧。。。 但提醒你, 我剛赦十二出府, 讓殷貴妃在延熙宮修身養性。 你務必按照朕的旨意行事, 回來之後, 朕會論功行賞。

我猜, 那第二道密旨, 應該就是在接掌三軍之後, 就地誅殺元凌。 八百死士 除了監督元湛之外, 應該也擔任了宣旨後誅殺元凌的重任。

木刻沙跟洮陽守軍的對陣, 真的是太精采了。 那一波又一波的相互攻防, 真的不比電影差!!

朵霞那一個深情的背後抱, 說: 「我在洮陽城等你凱旋。」

天啊, 或許是預感到一別後今生恐不再復見, 那一句說得多絕望, 像是給自己留一個可以現在策馬離去後能期待的夢境。 不為自己跟元凌編織這個夢, 她可能無法放手讓元凌走。 畫面裡總覺得元凌無法拒絕卻又不知該如何回應, 可能, 他也懵懂地感知了那一份說不清道不明的絕望。 所以千頭萬緒裡只能為回一個字, 好。

張愛玲說過: 有些人很多機會相見的, 卻總找借口推脫, 想見的時候已經沒機會了。 有些話有很多機會說的, 卻想着以後再說, 要說的時候, 已經沒機會了。 有些事有很多機會做的, 卻一天一天推遲, 想做的時候卻發現沒機會了。 有些愛給了你很多機會, 卻不在意沒在乎, 想重視的時候已經沒機會愛了。 或許, 這段話不那麼能為這分離的情境做註解, 但是, 我覺得, 就是接近了。 最後還能說的時候, 我還是想對你說, 我對你這份最深的愛。 若一別成了訣別, 起碼, 這是我給你的訣別。

天帝爸爸下了密令, 只要老四有反心, 便可诛殺於邊疆。 呵呵, 真的好天帝爸爸。

老七讓采倩帶了一封信給四哥, 他抬頭望向天際, 說, 這天, 恐怕是要變了。。。 這一幕真的深沉又剔透得很讓人起雞皮疙瘩。

元灝守那個荒城守得真好, 拍得真好, 感覺兵法裡小規模守勢戰略全用上了。 梁軍一波一波的進, 一波一波的被誅殺。 真的好精彩。

事實證明, 凌王帶玄甲軍單獨前去營救灝王完全綽綽有餘。 所以那個, 商量半天耗掉了有沒有半集的劇情最後讓朵霞跟著凌王一程, 最後中途返回為洮陽解圍, 完全是多此一舉, 只是為了增加凌霞二人那段生離死別的不捨跟遺憾???

殷貴妃帶著何儒義闖宮面見元安, 捅破元凌身世的真相, 是不是早就準備犧牲自己成全元湛了? 可惜千算萬算卻沒算到, 背著如此厚實驚人的外戚勢力士族門脈的元湛怎麼可能會是元安的優先選項?

封了延熹宮, 不能再讓她見任何人, 再說任何一句話。 我想, 元湛下次再見到母妃時, 母妃應該就只是一個活死人了吧。。。

我喜歡卿塵幫元凌整理出征的衣物跟行李那一段。 真的很有夫妻感, 很親密, 很私密。 感情的真實與豐滿就是要靠這種細節來堆疊, 不是就兩個人站在哪把一堆台詞講完啥事也不做。 元凌一個人生活那麼久, 應該是第一次有人這樣幫他整理出征前的行李吧。 看他笑得那樣滿足跟幸福,真好。 好像又回到了只有兩個人, 誰也無法介入的私密氛圍。

元灝對張束說, 如果突圍失敗, 一定要在被蕭續捕獲押作人質前, 要張束殺了他: 你既以劍相託, 我便以命相酬。 蕭續想活捉我作為威脅大魏的人質, 若此番突圍不成功, 便用你手中的劍, 親手殺了我, 不枉我們相識一場。。。 相比皇宮禁院, 我的心更願翱翔在這大漠之中。。。

我真心喜歡這一段對元灝的塑造。 看得到為什麼他是元安的第一選擇的合理性。

玄甲軍趕到的時候真的是太帥了。 元凌上場後, 基本上我的腦細胞就不工作了。

我是分隔線

其實這兩集真讓我蠻激動的。 為了天帝爸爸的瘋狂愛情激動。 我都覺得, 那樣深, 那樣炙熱了三十年的感情, 都快讓我愛上天帝爸爸了。 他的瘋狂都快讓我覺得, 他愛得, 比這劇裡的任何人都執著, 都入魔。。。 這兩集, 完全沈浸於飾演天帝的演員飆上天的演技。 我才突然驚覺, 什麼, 原來, 我愛的應該是天帝!

先在這邊結尾。 去追正在播的53,54集。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4)

添加回应

醉玲珑的更多剧评

推荐醉玲珑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