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魅浮生 鬼魅浮生 7.5分

《鬼魅浮生》——爱情的另一种可能

ChrisKirk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谈及爱情,首先能够肯定的是两个人的身份对立,其次才是由这两个个体牵连引发出来的种种可能性。但是在大多数电影中,影像所突出强调的并非个体的存在,而是较之次级的后者,即爱恨情仇生离死别等,强行制造剧情化的冲突取悦观众,却始终忽略了个体的意义与价值,更不要提及对个体本身的历史追溯。

但是在《鬼魅浮生》中,导演大卫洛维推翻爱情化叙事模式,将这个概念影像化处理,以试图探讨个体面对爱情时的卑微与强大,即爱情的另一种可能性。

在电影缓慢行进的大多数时间里,女主也长时间地消失于荧幕上,观众所看到的只是一个披着床单的鬼魂四处游历,从一个空间到另一个空间,从一个时间到另一个时间,但也正是在这样不断的游走与记录中,鬼魂的个体价值在影像上得到了肯定。基于此,我们才会自然地期待一种较为强烈的心理暗示,或者通俗的说像传统靠拢的剧情走向,比如离开,比如附身,这时我们会发现导演在尽量规避这样的起承转合,并且相反,用更静态的手法铺展开此般无人可诉的悲伤等候。

当观众还在沉浸在上述对自我身份怀疑的情感中时,导演已经不知不觉将这个故事的深度进行二度拓展。苍狗白云之间见过太多变故,同时被包裹在故地不再的...

显示全文

谈及爱情,首先能够肯定的是两个人的身份对立,其次才是由这两个个体牵连引发出来的种种可能性。但是在大多数电影中,影像所突出强调的并非个体的存在,而是较之次级的后者,即爱恨情仇生离死别等,强行制造剧情化的冲突取悦观众,却始终忽略了个体的意义与价值,更不要提及对个体本身的历史追溯。

但是在《鬼魅浮生》中,导演大卫洛维推翻爱情化叙事模式,将这个概念影像化处理,以试图探讨个体面对爱情时的卑微与强大,即爱情的另一种可能性。

在电影缓慢行进的大多数时间里,女主也长时间地消失于荧幕上,观众所看到的只是一个披着床单的鬼魂四处游历,从一个空间到另一个空间,从一个时间到另一个时间,但也正是在这样不断的游走与记录中,鬼魂的个体价值在影像上得到了肯定。基于此,我们才会自然地期待一种较为强烈的心理暗示,或者通俗的说像传统靠拢的剧情走向,比如离开,比如附身,这时我们会发现导演在尽量规避这样的起承转合,并且相反,用更静态的手法铺展开此般无人可诉的悲伤等候。

当观众还在沉浸在上述对自我身份怀疑的情感中时,导演已经不知不觉将这个故事的深度进行二度拓展。苍狗白云之间见过太多变故,同时被包裹在故地不再的凄凉与无尽等待的绝望中,鬼魂试图用“死亡”终结一切,以一种纯物理性质的自我伤害对现实做出最后的抵抗。然而令我们始料未及的是,他虽因此脱离了时间的束缚,却仍受困于同样的地方,被迫去重新经历,重新体会更多的变故,更多的爱情和更多的时间,直到新时空下的两人再次到来。

一直到荧幕中出现两个鬼魂的瞬间,我们才明白导演的野心所在,即导演用一种超现实的定义阐释了主观意识形态下时间模型,然后把过去和现在进行糅合,生成一个不完全属于现实的维度世界;然后将这个世界磨平成圆,填满其中的正是流水时间,绵绵无期循环往复。

说回爱情,在对爱情的处理手法上,导演摒弃了一贯的人-人情感联系,而用一种更为纯粹的物-人替代。观众会逐渐发现鬼魂对时间持有的强烈执念,只是因为一张墙缝中的小纸条,而纸条便能视为女主的身份替代物,鬼魂在不断用手挖掘的过程中,与其说是对“过去”日子的怀念,倒更像是在经历爱情,用一种“切肤”的贴合实现对女主的拯救和记忆强留。于是乎直到最后,爱情在两个时空的碰撞下实现了重生,鬼魂得以轮回,守候终修得正果。

不得不说,大卫洛维贡献了本年度最美轮美奂的爱情故事,用冰冷到悲伤的镜头展现了爱情的另一种可能。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鬼魅浮生的更多影评

推荐鬼魅浮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