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与音乐 对话与音乐 暂无评分

《音乐与歌词》电影剧本

Maverick
2017-09-28 17:15:05
《音乐与歌词》电影剧本

文/〔法〕爱利·舒拉基
译/苏亭

作家贝特独自坐在书房里,皱着眉,心事重重。烟缸里的烟头已经装满,但是,他还是一支接一支地抽着。
他正在写作,他的脑海里不断地浮现出那风景宜入的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蓝湛湛的天空象空阔安静的大海……
贝特沉思着,烟雾萦绕着他。终于,他掐灭了烟头,霍地站了起来。
他从壁橱里拿出一只箱子和一个手提包,又从衣橱里取出自己所有的衣服,装进箱子。他打开手提包,将写完的那一半手稿装进手提箱,穿上外套,提起箱子出了房门。忽然,他想起钥匙还未放下,便把箱子放在门口,重新进了门。他掏出钥匙,和一盒磁带一起放在桌上,又恋恋不舍地环视了一下这生活多年的屋子,这才怏怏离去。

演出剧团经理办公室。
马尔柯在团经理的办公室商量着她的演出计划,秘书弗朗丝匆匆进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弗朗丝:“对不起,马尔柯,请稍等一下,是你的孩子们打来电话。”
团长伊夫却拦住了弗朗丝说:“弗朗丝,我正在和马尔柯谈话。”
弗朗丝只好重新关上门,走了出去。
伊夫:“马尔柯,难道你不知道那些演员,无论是男的还是女的,都不喜欢这种形式的演出吗?更何况,你














...
显示全文
《音乐与歌词》电影剧本

文/〔法〕爱利·舒拉基
译/苏亭

作家贝特独自坐在书房里,皱着眉,心事重重。烟缸里的烟头已经装满,但是,他还是一支接一支地抽着。
他正在写作,他的脑海里不断地浮现出那风景宜入的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蓝湛湛的天空象空阔安静的大海……
贝特沉思着,烟雾萦绕着他。终于,他掐灭了烟头,霍地站了起来。
他从壁橱里拿出一只箱子和一个手提包,又从衣橱里取出自己所有的衣服,装进箱子。他打开手提包,将写完的那一半手稿装进手提箱,穿上外套,提起箱子出了房门。忽然,他想起钥匙还未放下,便把箱子放在门口,重新进了门。他掏出钥匙,和一盒磁带一起放在桌上,又恋恋不舍地环视了一下这生活多年的屋子,这才怏怏离去。

演出剧团经理办公室。
马尔柯在团经理的办公室商量着她的演出计划,秘书弗朗丝匆匆进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弗朗丝:“对不起,马尔柯,请稍等一下,是你的孩子们打来电话。”
团长伊夫却拦住了弗朗丝说:“弗朗丝,我正在和马尔柯谈话。”
弗朗丝只好重新关上门,走了出去。
伊夫:“马尔柯,难道你不知道那些演员,无论是男的还是女的,都不喜欢这种形式的演出吗?更何况,你有丈夫,两个孩子,还新头了一条狗,怎么能离开呢?”
马尔柯:“不,我没有买狗。”
伊夫:“你买了。”
马尔柯:“没有买。”
伊夫:“现在我们这儿一切都井井有条。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为这点儿小事争吵不休呢?”
马尔柯两臂交又抱在胸前,倔强地站在伊夫办公桌前,说:“对,我有孩子,有丈夫还有狗。但这一切不能影响我每天14个小时的工作。”说着,马尔柯走到窗前,缓缓地说:“我需要钱,懂吗?接受我的计划,否则我就到别处去干。请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你们好好想想吧。”
伊夫微笑着,理解地点点头,没有再作声。

马尔柯家的厨房。
马尔柯回到家里,发现丈夫已不辞而別。孩子刚放学回家,吵着要吃东西,马尔柯忍着满腹的委屈,在一边做饭。
宽敞的厨房中间放着一张长条桌,桌子的一端是一架电视机,马尔柯的小儿子爱利特正津津有味地看着动画片,姐姐夏洛特过来猛一下关上了电视机。
夏洛特:“轻一点儿,我没法做作业!”
爱利特不顾姐姐的反对,又打开了电视机,指着里面的人物说:“这是个检查员。”
马尔柯生气了,说:“爱利特,我叫你做作业,不是叫你看电视。”
爱利特:“别管我。”
夏洛特又关上电视机,对弟弟嚷道:“去做作业。”
爱利特:“你别管我的事。”
姐弟俩你一句我一句争吵起来。

马尔柯卧室。
马尔柯听着孩子们的争吵,心烦意乱,无心去阻止他们,便躲进了自己的卧室。她把贝特的录音带插入录音机,然后摸出一支烟,哆嗦着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只听从录音机里传出了贝特熟悉的声音。
贝特(画外音):“马尔柯,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想告诉你我的这些想法。可是我没有勇气对你说。只好给你留下这盘磁带。我走了。瞧,我一直在想,也许回到生养我的地方,才能把这本该死的书写完。我说,我知道你在为大家辛苦工作,可是我还在想些别的东西,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也许,度过了十二年的婚姻生活以后,我们大家都改变了不少。我们俩都需要时间好好想一想。马尔柯,请你理解,我不是永远离开你们,而只是暂时走开一段时间。我爱你,我确信这一点,尽管我对好些东西还不明白。嗯,还要说什么,别来找我,我会给你去电话的。……”
听到这里,马尔柯再也忍受不住了。她蹲下身子,压抑着,抽泣着。
爱利特(画外音):“我饿,妈妈。”
听到爱利特的声音,马尔柯站了起来,擦干了眼泪,喝了一口水,定了定神,这才回答:“我就来。”

厨房。
马尔柯来到厨房,把食品搬到桌上,母子三人坐下来一声不响地吃着晚饭。夏洛特虽然只有十岁,但已经懂事了。看到妈妈红肿的眼睛,她无法咽下嘴里的食物。
“嘀铃……”突然,响起了电话铃声,夏洛特以为是爸爸打来的电话,飞奔而去,拿起了话筒。
夏洛特:“你去哪儿了?”
马尔柯听到夏洛特的问话,立即跑上前来,从夏洛特的手里抢过听筒。
马尔柯:“是贝特吗?”
电话里传出伊夫的声音:“是我,我正和阿兰在一起。我们刚刚有了一个好主意。我们想组织一次联合演出。”
马尔柯:“什么?”
伊夫(画外音)“我想你一定会很高兴的。”
马尔柯:“什么?”
伊夫(画外音):“就这么定了。”
马尔柯(画外音):“好,明天就出发。”
马尔柯放下电话,沉思片刻,决定忘却一切烦恼,紧张地投入工作。

酒吧。
喧闹的酒吧间里,灯红酒绿,色彩缤汾。略嫌拥挤的店堂内,座无虚席。一对对男男女女有的在低声谈笑,有的情话绵绵,更多的人则踩着音乐的节拍。跟着台上的两名歌手摇头摆脑地狂呼乱叫。
热雷米和米歇尔是好朋友,又是歌坛上配合默契的播挡。每天晚上他们在这个酒吧间演唱,一个弹着吉它,一个引吭歌唱,歌词也都是他们自己编的。他们一起工作,一起生活。
夜深了,酒吧间的客人渐渐离去,店堂里顿时冷清下来。热雷米和米歇尔又渴又饿,便坐到桌旁狼吞虎咽地一边吃,一边继续讨论着他们新编的一首歌。
米歇尔招呼着一个女招待说:“弗朗索瓦,给我二个核桃蛋糕。”
“要三个!”热雷米扬声叫着,又冲着米歇尔,“米歇尔,我真不能容忍你的手指碰着我。”
“我更不能容忍你吐出来的臭气!”米歇尔反唇相讥。
热雷米:“哦!”
说着,他又故意碰了一下他的朋友。
米歇尔:“你不要碰我。”
热雷米:“不,是你碰了我。”
米歇尔:“唷!”
二个好朋友你一句我一句互不相让,待玩够了,这才言归正传。
热雷米:“你把歌词译成英文,这很不好。”
米歇尔:“不,热雷米,我只要有一个好的想法,你就反对。可是,你出的主意呢,每次都是对的,这不公平。”
热雷米耸耸肩,没有说什么。
米歇尔:“你听我说,保尔最近又有什么新主意?”
热雷米:“我不知道,不过肯定很有价值。”
米歇尔:“那当然。”
热雷米:“好了,我们走吧。”
二人站起身,穿上衣服,米歇尔背上他那心爱的吉它,离开了酒吧。

热雷米和米歇尔的宿舍。
二人共住的宿舍离酒吧不远,没有走多久就到家了。
一间简陋但宽敞的居室内,一张双人床放在屋子的正中,地上乱七八糟地堆放着衣物,书籍,琴箱。左边的一扇小门通向厨房。
热雷米和米歇尔走进房间,把衣服往地上一扔,二人同时倒在床上,半晌,米歇尔开口了。
米歇尔:“热雷米,你听着……”
热雷米:“什么事?”
米歇尔:“刚才你唱得很好,可就是……”
热雷米:“我翻译了,我把歌词翻译过来了。”
米歇尔:“可你是怎么翻译的?”
热雷米:“我把它翻成英文,有什么不好?”
米歇尔:“喔,很好,好极了。”
热雷米:“你简直什么也想象不出来。”
米歇尔没有再说话,他已经矇昽睡去,打起了小呼。热雷米看了他一眼,起身,关上灯,轻轻地替米歇尔盖上被子,不一会,也沉沉睡去。

演出剧团办公室。
演出剧团的办公室里一片吵嚷声。
弗朗丝作为剧团的秘书,她穿梭般地在人群中走来走去,安排布景,选择歌手,排节目单,全由她张罗。
伊夫从办公室出来,看到弗朗丝便叫住了她:“进展如何了?”
弗朗丝:“没冋题,到处都能找到人。你看见马尔柯了吗?”
还没等他回答,弗朗丝一眼瞥见了马尔柯,她立即跑过去,拉住她的手,焦急地说:“马尔柯,米莱不能参加演出了。”
马尔柯:“什么?”
弗朗丝:“他和他的夫人准备去参加一个能赚大钱的音乐会。就是这样,他们很激动。你看这多有意思!”
马尔柯皱了皱肩头,说:“再打电话跟他联系一下。”
弗朗丝:“我提醒你,现在是早上二点钟。”
剧务阿兰在旁边没好气地说:“你看,第一次就砸锅。”
马尔柯:“阿兰!我们还可以另外再找一名歌唱家。”
阿兰不耐烦地:“深更半夜到哪儿去找呀!”
弗朗丝:“有一个专场音乐会,能赚大钱,你也会感兴趣的。”
阿兰放下手中的道具,在一个圆凳上坐下,然后冷冷地说:“巡回演出,巡回演出,可是到了关键时刻,人都走了。我看应该取消这种巡回演出。”
马尔柯生气了,正色道:“阿兰,这一切都里我决定的,与你无关。”
阿兰:“我声明,我不去伦敦。”
马尔柯:“你不去我去!”
阿兰:“把孩子们也都带去吗?……”
马尔柯转过身去,面对着弗朗丝说:“我已经安排好了,弗朗丝来我家住。”
弗朗丝想了想,说:“好吧。”
马尔柯慢慢踱着步,对弗朗丝:“可以找找昂弟·阿贝尔。”
弗朗丝:“他出国了。马尔柯,我看你还是考虑一下阿兰的意见吧。”
马尔柯没有理她。她沉吟半晌,又说道:“米歇尔和热雷米不是在格贝的酒巴演唱吗?”
阿兰有点变色:“你这是什么意思!”
马尔柯:“怎么,你不认识这两个歌手吗?在你的名单上难道没有他们的名字吗?”
阿兰:“没有。”
马尔柯:“现在就去找他们。”
阿兰虽然满心的不愿意,但还是走到电话机旁。她拨通了电话,对方的铃声不断地响着,半晌,听筒格登一声,传来热雷米无精打采的声音。
热雷米(画外音):“喂,是谁在深更半夜打电话来?”
阿兰:“我们在伦敦组织了一个音乐会。有人临时退出了,于是,我们就想到了你们。”

米歇尔居室。
热雷米:“尊敬的夫人,我们每天晚上都要到格贝那儿演出,请您不要再打扰我们,我要睡觉了。”
米歇尔听后从床上跳起来,说:“你这头蠢猪,我们要赚大钱了。”
他把话筒一把从热雷米手里抢过来,对着话筒:“喂,夫人您好。刚才您说给六千法朗,我看还是七千法朗吧。”
热雷米把嘴凑上去说:“不,是八千。”
米歇尔:“对不起,八千法朗,因力我们是二个人,我们要八千法朗。”
阿兰(画外音):“你们想让我们破产呀!”
热雷米:“你不同意吗?”
热雷米捂住了话筒,对米歇尔说:“星期六,格贝从来不放我们出去。”
米歇尔:“是啊,格贝那儿怎么办!可是我们从来没有得到过这样高的报酬。而且,我们这次可要真的登台演出了。”
热雷米:“别高兴得太早了。”
米歇尔重新拿起话筒,说:“对不起,太太。刚才电话掉了。请原谅。”
阿兰(画外音):“那就一言为定,明天机场见。”
米歇尔欣喜若狂,忙对着话筒说:“太太,我们俩是一对孪生兄弟。等一过芒什省,我们就可以看见棕榈树了,我们就要套上橡皮蹼游泳了。噢,您别介意,我们喜欢开玩笑,对不起。”
米歇尔放下话筒,回身和热雷米拥抱在一起,两人睡意全消。

马尔柯家。
马尔柯整理好日用品,背上一个大提包,来到孩子的卧室。
卧室里的小床上,夏洛特正和弟弟爱利特拥被而睡,听到妈妈的脚步声,夏洛特和爱利特都睁开了眼睛,望着妈妈。
爱利特:“你什么时候回来?”
马尔柯:“明天,今晚我要在那儿过夜。”
夏洛特:“如果爸爸来电话怎么办?”
马尔柯:“爸爸如果来电话,你就替我好好地吻他。”
说完,她俯身吻了孩子们,又替他们掖好被子,关上灯,这才离去。

酒吧间经理室。
热雷米和米歇尔来到经理格贝的办公室,讪讪地提出了要在星期六晚上请一次假。格贝一听,顿时勃然大怒。
格贝:“可你们不能在星期六晚上出去啊,我的腿脚已经不灵话了,为了长工资,这是你们最后一招了吧。”
热雷米毫不示弱:“那当然,我们就是想长工资。”
米歇尔用肘子碰了碰热雷米,提醒他:“别开玩笑了。”
格贝:“不,朋友,你们真让我害怕了。别人也会跟你们学的。不信守诺言,甚至星期六晚上也要出去演出,这让我怎么办呢?你们真的一个晚上能挣八千法朗吗?”
热雷米:“是的,我们就是为这个去的。”
格贝:“你们在我这儿能挣多少?”
米歇尔:“四百。当然,这也不错了。”
格贝:“每人八千法朗?”
热雷米:“不,两个人。”
格贝:“要是这样的话,你们当然应该去了。”
米歇尔和热雷米喜出望外,忙说:“太谢谢你了。”
格贝不等他们说完,突然把脸一沉,说:“你们被除名了。”
米歇尔恼了:“你没有这个权力!”
格贝:“我有。”
米歇尔:“不,没有。”
格贝:“你们被开除了,就是这样,祝你们旅途愉快。”
说完,他背过身去,不愿再理睬他们。
米歇尔:“你没有这个权力,不过,随你的便。”
热雷米挽着米歇尔的胳膊一面往外走,一面说:“好了,好了,让他的权力见鬼去吧。”
门“呯”地一声碰上了,米歇尔狠狠地朝后唾了一口,二人这才愤愤地走了。

伦敦露天剧场。
在伦敦的露天广场上,剧团搭起了一个露天舞台,听音乐的观众如潮如涌。女歌唱家一边弹着吉它,一边歌唱,观众们兴奋若狂。一曲刚罢,掌声如雷。女歌唱家频频向观众招手、致意、飞吻。为了满足观众的愿望,她又演唱了一首英国歌曲……
热雷米和米歇尔如约来到伦敦,找到了演出的后台。女歌唱家那甜美的嗓音,黑压压一片观众,以及观众们的狂热情绪,对这两位初次登上大舞台的年轻歌手形成了某种压力。他们怯怯地走近舞台,不敢去找马尔柯。
热雷米:“米歇尔,你看真是人山人海!”
米歇尔拉了拉热雷米的袖子,小声说:“很好,热雷米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冷静。”
热雷米强作镇静地:“我很冷静。”
米歇尔:“你首先是安静,然后就要全神赏注。”
热雷米:“我的注意力很集中。”
音乐会的节目一个接一个地进行着,马尔柯全心全意地投入工作。她跑前跑后,督促着每一个环节,生怕哪一方面出了漏子,影响整个音乐会的效果。
忽然,她看到阿兰急急忙忙过来,忙上前问道:“出什么事了?”
阿兰匆匆地说:“大概是飞机出事了?”
马尔柯一惊:“飞机出什么事了?米歇尔和热雷米在哪儿?”
阿兰往前面一指,说:“他们在那儿!”
“噢,我看见他们了。”马尔柯说着,便向着热雷米和米歇尔走去,“你们好,我叫马尔柯,是这次音乐会的组织者。”
马尔柯伸出手去,米歇尔和热雷米都热情地握了一下。
米歇尔:“能和您认识,感到非常高兴。”
马尔柯:“凯利的幕间短剧一完,你们就上,唱三首法文歌曲。”
热雷米。“噢,这不行。”
“没问题,”米歇尔抢过话头,然后又悄悄对热雷米说,“你冷静点,咱们可以充当喜剧演员。”
马尔柯迷惑地望着二人嘀嘀咕咕,然后一摆手说:“你们肯定能唱好。”
米歇尔:“可您对我们说是在中学演出。”
马尔柯:“对,这正是我要对你们说的。这里的大部分人都不懂法文,所以你们唱的歌词要尽量简单一些。”
女歌唱家的歌又告了一个段落,观众们掌声,欢呼声响成一片。
米尔望了望前台:“看来,我们可以上场了。”
热雷米勉强压抑着自己不安的心情,说:“镇静,镇静。”
米歇尔再次调好了弦,对热雷米:“注意听好,热雷米。”
马尔柯用手指指前台:“小声点儿。”
米歇尔:“你没告诉我是在露天演出。”
热雷米:“安静点儿,米歇尔。”
二人该上场了,米歇尔突然感到无法面对如此广大的观众,刚跨前二步,又回过身来对热雷米说:“这真是难以想象!”
热雷米这会儿已经镇静下来,他一边推着米歇尔,一边回过头来对马尔柯说:“原谅他,他有点儿怯场。”
马尔柯理解地点点头:“我也一样。”
女歌唱家频频向观众招手,慢慢向后台退来。热雷米和米歇尔也为她的歌所倾倒,跟着观众鼓起掌来。
热雷米:“她的演出真棒,轰动了全场。”
米歇尔:“真棒!”
阿兰站在一旁看着二人不敢上场,心中暗暗好笑,便对马尔柯使了个眼色。
阿兰:“那两个人好象有点儿怯场。”
马尔柯冷冷地:“现在还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
阿兰:“我看还是把他们的演出取消吧!”
马尔柯没有理睬阿兰,却走到热雷米的跟前,用鼓励的目光望着他果断地说:“你们俩上场!”
热雷米心头一热,不顾观众对女歌唱家的狂热,拉着米歇尔来到了麦克风前。米歇尔见事已如此,也强迫自己镇静了下来。
热雷米面对着台下热情的观众,伸出双手示意大家安静,但是观众仍然沉浸在对女歌唱家的狂热中,欢叫着要她再来一个。
热雷米:“静一静,请大家安静下来。你们懂不懂STOP?(停的意思,译者注)这个词的含义,我想全世界的人都认识这个词吧!”
米歇尔:“请听我说,我们能到这儿来演出真是高兴极了。来到英国,使我们回想起我们的童年时代。”
热雷米:“阿丝民,玛扎尼,米歇尔……”
米歇尔:“行了,能到这儿来,我们感到非常高兴,我和热雷米就是在这儿上中学时认识的。”
热雷米:“对,是在六年级,我们一起渡过了四年的黄金时代。”
听着他们二人在台上的英文对话,观众们安静下来,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到他们的身上。米歇尔趁机拨动了琴弦,热雷米开始用英文歌唱一首流行的爱情歌曲。他那铿锵有力的男中音随着吉它颤悠悠的谐音一会儿昂扬顿挫,一会儿又如怨如诉,全场听众鸦雀无声,歌声随着琴声,琴声和着歌声,朋友俩配合默契,越唱越带劲,越唱越纵情。然后便是雷样的掌声,所有的人都在欢呼,叫嚷,摇手帕。热雷米和米歇尔在掌声中一面微笑着,一面鞠躬,向舞台后面倒退出去,他们的第一次舞台演唱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
马尔柯走上前来,兴奋地握住了热雷米和米歇尔的手,向他们表示祝贺。剧团的全体人员注视着这一对新秀,庆幸剧团又有了称职的演员。

马尔柯邻居家。
马尔柯安排的下几场演出后,便飞回法国家里,看望孩子们。
为了感谢邻居的照应,当天晚上,她带着孩子们去邻居家道谢,并且和女主人——也是她的好朋友,于丽聊起了丈夫贝特的事。
马尔柯:“我和他是在美国的阿丝比尔大街相识的。后来,有了夏洛特,我们就结了婚。慢侵地,我发现我并不太喜欢他了。他好象感觉到了这一点。我的话大概使你厌倦了吧?”
于丽:“不,不!我听说要对付那里的女人得有点手段,男人都被他们弄走了,这似乎不太正常。”
马尔柯:“是啊,两个月了,没有一点儿音讯。”
言谈之间,马尔柯深深地叹息了一声。于丽同情地望着她,却无言相慰。

邻居家客厅。
夏洛特、爱利特和邻居象的孩子一边看电视一边打闹。时间一久,爱利特想吃东西,便对姐姐说:“你去和妈妈说,我们都饿了。”
夏洛特站起来,走到妈妈和于丽聊天的屋前一看,见她们正默默地抽着烟,神情忧伤,没有敢去打扰,便轻轻地掩上了房门。忽然,她灵机一动,又走到客厅的紧里头,拿起听筒,拨动了号码。不一会儿,对方传来父亲贝特的声音,夏洛特万分激动。
贝特:“真是,……喂,是的,是的,爱洛特,声音大点,好让我听得清楚些。”
夏洛特:“我没法大声,我是在邻居家给你打电话。她们以为我在打市内电话呢。”
贝特:“你这样不好,应该在自己家里打电话。”
夏洛特:“可是电话费太贵了。爸爸,我能把您的电话号码给妈妈吗?”
贝特:“心肝儿,我跟你说过,这是我俩之间的秘密,好吗?”
夏洛特:“好吧。”
夏洛特放下电话,踮着足尖又回到弟弟身边。

楼顶酒家。
为了庆祝这次在英国巡回演出的成功,剧团经理回到法国后租用了一家楼顶酒家举行招待会,邀请了各界名流,报社记者。酒店内来宾如云。酒至半酣,伊夫站起来,敲了敲杯子,开始演讲。
伊夫:“请安静,安静!”
客人们听到伊夫的声音,停止了交谈,静待伊夫讲话。
伊夫:“今天我可能又要讲些蠢话了,我觉得人一激动,就想讲话。我想借此机会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些演员、艺术家……”
说着,他指着剧团的几名歌唱演员一一作了介绍,热雷米和米歇尔当然也在被介绍之列。来宾们一一报以热烈的掌声。记者们忙着拍照,闪光灯不断地闪着亮光。
最后,他挽过马尔柯,对大家说:“……同时,我要向这次演出的组织者马尔柯致谢,如果没有她,就没有我们今天的一切。现在,我提议,为了这次的成功演出干杯。”
来宾们纷纷举起酒杯,只听大厅内一片清脆的碰杯声。
马尔柯今天晚上特别兴奋。她穿着一件墨绿色镶边的长裙,套着一件缕空的黑色开司米毛衣,金黄色的短发向后掠去,不擦脂粉,不戴首饰,轮廊分明的脸上嵌着一对机灵的大眼睛,让人一看便知道这是一位精明强干的职业妇女。虽然已近四十岁了,脸上却不带一丝皱纹。这时的她为了接受来自四面八方的碰杯,忙得不亦乐乎。

酒吧。
米歇尔躲开了喧闹的人丛,来到酒吧。他看到一名年轻的姑娘独自在那儿饮酒,便上前搭讪。
米歇尔:“你是个女歌手吗?”
年轻女子报以一笑,“不是。”
米歇尔:“你不会唱歌?”
女子摇摇头。
米歇尔:“你肯定是个合唱队的队员,我在播音室里见过你。”
女子因米歇尔错把她当作女歌手而十分高兴,笑呵呵地:“不,我不是合唱队队员。”

大厅。
弗朗丝从大厅外来到马尔柯身边,衷心地祝贺她:“你终于成功了!有你的电话,夏洛特打来的。”
马尔柯放下手里的酒杯,转身对大家说:“对不起,我要去接个电话。”
说完她匆匆地离开了大厅。

大厅电话机旁。
马尔柯来到电话旁,拿起电话喊了一声,只听电话里传来接线员的声音:“她来了,请接电话。”
马尔柯:“谢谢。喂,是夏洛特吗?”
贝特(画外音):“不,是她的父亲。夏洛特告诉我说,今天晚上对你来说是最重要的一个夜晚。”
马尔柯突然听到贝特的声音,心里一惊,忙回答说:“是啊。”
贝特:“啊,是啊!”
大厅里不断传来欢笑声,谈话声,马尔柯捂住了一只耳朵,仍然听不清对方的声音。
马尔柯:“这儿人太多了,我现在实在没法说话,我另外找时间给你回电话好吗?”
贝特(画外音):“不,不!我给你去电话,我会给你去电话的。”
马尔柯:“好吧。嗯,孩子们很好,他们想你……”
贝特(画外音):“是,我也想他们……”
马尔柯:“那末,你为什么不回来看看他们?我是说他们,孩子们,不是我……”
贝特(画外音):“不,我想这不是个好主意,我们都需要分开一段时间。”
马尔柯:“那他们怎么办?你有没有想过他们需要什么?”
贝特(画外音):“你怎么能这样说呢?”
马尔柯皱了皱肩头:“你知道吗?贝特?有时候我真羡慕你。”
贝特(画外音):“怎么?”
马尔柯:“有勇气这么厚脸皮。”
贝特(画外音):“瞧,如果你要这么说话……,算了,我们最好把它忘了,只要……”
马尔柯没有听完贝特的话,便把电话挂了,回到大厅。

酒吧。
米歇尔独自在酒吧转悠,看见妇女便当她是女歌手跟人搭话。
米歇尔又见到一名妇女,便上前问:“你是几点钟到的?因为我来的时候没有看见你。”
妇女:“我和同伴一起来的,你看,他在那儿。”
妇女用手一指前方,一个男子循声过来,米歇尔忙道一声歉,溜之大吉。然后又对人丛中的一个妇女问道:“对不起,您是个女歌手吗?”
一个男子回过头来:“什么!”
米歇尔见错把男子当女子了,忙解嘲说:
“您难道不喜欢我的温柔吗?”
男子怒目而视:“不喜欢!”
米歇尔:“喔,对不起。”
米歇尔灰溜溜地走了,端起酒杯一扬脖子吞了下去,一看,只见远处一位名叫科尔尼的年轻的女子正望着他吃吃发笑,米歇尔走上前去想问个究竟,不料那女子倒先发话了。
科尔尼:“你怎么不对我说‘您一定是个女歌手’?”
米歇尔:“啊,你在嘲笑我。”
科尔尼:“刚才我听到了你的声音。看来你一定是个歌手了。”
米歇尔不置可否地“哼哼”了两声。
科尔尼却非问个究竟不可:“我说得对吗?”
米歇尔还是“哼哼”了两声。
科尔尼想了一会,突然说:“啊,我想起来了,我在父亲的播音室里见过你。你看,我父亲就在那儿。”说着,她指了指远处。
米歇尔望着伊夫问科尔尼:“这是你父亲?”
科尔尼点点头,说:“对,是我父亲。”
米歇尔:“你也是个歌手吗?”
科尔尼:“是的。”
米歇尔闻听,欣喜异常:“喔!”
科尔尼:“怎么样?”
米歇尔:“太棒了!”
对斗尔尼:“真的?”
米歇尔:“我非常崇拜那些歌星,真想为你写首歌。”
科尔尼:“真的?……那好,那就上你家去吧。”
米歇尔一听,慌了:“什么,去我家?”
科尔尼:“看不出你还挺害羞的啊!”
米歇尔脸红了,忙不迭地摇头:“不,不是这个意思。”
科尔尼微笑着“啊”了一声,米歇尔更是狼狈。忙解释说:“我和一个同伴住在一起,不知道他今天晚上回不回来……”
科尔尼:“他可爱吗?”
米歇尔:“他叫热雷米。”
两人一边谈着,一边离开了酒店。

酒店大厅。
马尔柯放下电话回到客厅,招待会已接近尾声,客人们纷纷告辞。马尔柯与伊夫一起站在门口送别来宾。
马尔柯:“晚安!”
两名男宾:“晚安!”
马尔柯:“晚安!”
……
热雷米自从那天见到马尔柯以后,他那漫不经心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总向着她扫过去。他看到客人已走得差不多了,便来到马尔柯身边,请求她允许他送她回家。马尔柯惊奇地瞥了他一眼,略一沉思,便愉快地接受了。
马尔柯披上披巾,拿起提包来向伊夫告别。
马尔柯:“晚安,我要走了。”
伊夫:“稍等一下,我陪你回去。”
马尔柯:“啊,不用了,热雷米要陪我回去。”
伊夫点点头:“晚安!”
“晚安,”他们握手告别后,马尔柯与热雷米一起离开了大厅。

街道上
马尔柯在热雷米的陪同下步行回家。热雷米热情洋溢,生气勃勃地有说有笑。
热雷米:“我觉得你今天晚上过得很愉快,真的,我感觉到了。否则,你不会同意让我来送你。”
马尔柯微笑不语。
马尔柯:“热雷米!”
热雷米立即站直了身子:“是!”
马尔柯伸出手握了握热雷米的手:“谢谢,晚安。”
热雷米:“啊,晚安!”
不等他醒悟过来,马尔柯已独自往前走去。
“等等!”热雷米又跳过来,站在马尔柯的面前,“我没有说错吧,是你让我陪你回家的。”
马尔柯:“对!”
热雷米:“所以说,是你被吸引了!”
马尔柯一楞,然后宽容了这楞小伙子:“不完全是这样。”
说着,她又继续往前。
热雷米追上去,连珠炮似地:“等等,你不要辩解,我要让你明白,你已经堕入情网了!你爱上了我,可是你觉得害怕,事实上这很正常。”
马尔柯禁不住格格笑出声来:“不,你说得不对。”
热雷米:“就是这样,你不敢承认,我可是受不了啦!我,我要和你在一起……”
说到这儿,热雷米嗫嚅着,再也说不下去了。
马尔柯不再笑了,她停住了脚步,对热雷米正色说:“你别在这儿胡言乱语了。”
热雷米:“你瞧,你找到了一个既敏感又热情的人。”
马尔柯:“不!热雷米,我很疲倦,晚安。”
热雷米无可奈何地也道了“晚安”,可是他却仍然拉着马尔柯的一只手不放。
马尔柯又说了一遍“晚安!”
热雷米:“我能否为你效劳?”
马尔柯:“可以。”
热雷米:“您吩咐吧。”
马尔柯:“放开我的手。”
“啊,对不起!”热雷米这才松了手,“如果总能听到您的笑声该有多好啊!再见!”
马尔柯:“再见!”
热雷米眼睁睁地望着马尔柯独自走去,心里割舍不下,一下子又不知如何是好。正在这时,远处驶来一辆汽车,热盖米灵机一动,拦住了那辆车。
出租车司机:“你说什么?”
热雷米:“快,追上那个女的,她是我妻子。我们吵嘴了。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在外面过夜,我得回去……”
汽车一会儿就赶上了马尔柯,在她面前嘎然而止。热雷米跳下车,站在马尔柯面前。
热雷米:“啊,请上车吧!你听我说,马尔柯,您不会反对我为您效劳吧!”
马尔柯无奈,只得顺从地上了车。

米歇尔家。
科尔尼来到米歇尔与热雷米的住处,只见屋子里凌乱不堪,不禁感到好笑。便忙忙地帮他收拾了一番。米歇尔不好意思了,赶紧去煮咖啡,准备宵夜。
两人边吃点心边聊,忘了时间。米歇尔一看表,已经四点,心里着实慌了,热雷米早该回来了。
科尔尼看他神不守舍的样子,忙问:“啊,米歇尔!”
米歇尔:“唉呀,出事啦,快四点了,科尔尼。”
科尔尼:“那又怎么样?”
米歇尔:“什么怎么样!差一刻四点了。我们该冷静点了。”
科尔尼摸不着头脑,只好回说:“那当然。”
米歇尔:“我请你冷静点儿。”
科尔尼:“是啊,我很冷静。”
“该回家了!”米歇尔犹豫了半天终于冲口而出。
科尔尼:“我不回去。”
米歇尔:“为什么?”
科尔尼:“我也不知道。”
米歇尔:“你难道没有感到时间在流逝吗?”
科尔尼固执地:“没有。”
米歇尔:“与其这样聊下去,你还不如睡在那儿,不过,你还是应该回家。”
说着,米歇尔来到电话机旁,拿起话筒,刚准备拨号,科尔尼过来按住了他的手。
科尔尼:“你给谁打电话?”
米歇尔:“给一个出租汽车司机。他就住在楼下。”
科尔尼:“你要出去啊?”
米歇尔:“不是。你还是回家去吧,我给你叫车。否则,你家里的人会着急的。他们也不知道你在我这儿。”
科尔尼:“你不愿我留在你这儿?”
米歇尔:“不是这个意思。”
科尔尼:“那为什么?”
米歇尔看到科尔尼对自己一片真心,不禁为之动情:“如果我们总能象现在这样在一起,该有多好啊!可是,科尔尼,我骗了你,我已经结婚了。”
“我也骗了你。”科尔尼不慌不忙地说。
米歇尔:“什么?”
科尔尼:“我也结过婚!”
米歇尔:“你结过婚?”
科尔尼:“对,后来一切都过去了。”
米歇尔:“不,别说了,科尔尼。”
米歇尔说了假话,想不到引出了科尔尼的真话,心里很觉愧疚。
“帮帮我吧!科尔尼,你听我说,”米歇尔结结巴巴地,不知怎样说才好,“我结婚了……可是,一会儿她就到。”
科尔尼:“谁?”
米歇尔:“我爱人。”
科尔尼:“那又怎么样?”
米歇尔:“什么怎么样?”
科尔尼:“你要给她解释什么?”
米歇尔:“解释什么呢?这没有什么可解释的。”
科尔尼:“她不妒忌吗?”
米歇尔:“不妒忌。”
科尔尼:“她厉害吗?”
米歇尔:“不厉害。”
科尔尼:“那么,她很可爱罗!”
米歇尔:“科尔尼,他是个男的。”
米歇尔终于忍不住,说出了真情。惹得科尔尼哈哈大笑。她跳上去搂住了米歇尔的脖子,两人深情地,久久地亲吻着。

马尔柯家门前。
汽车停在马尔柯家门前。热雷米跳下车,为马尔柯打开车门,扶着她下了车。马尔柯瞥了他一眼,然后说:“我可以自己回去,不必再送了。”说着转身要走。
“啊,请原谅我!”热雷米一个箭步冲到她的前面,挡住了她的去路。
马尔柯:“怎么啦?”
热雷米:“我没带钱,请您付一下车费……”
马尔柯打开钱包,刚要掏钱,热雷米忙说:“走吧,我在和你开玩笑呢。”
马尔柯望着他淘气的脸,禁不住笑出声来。
“晚安。”马尔柯想上楼,可是热雷米仍然没有要让路的意思。
热雷米:“晚安……”
马尔柯:“有什么不好说的。”
热雷米:“我在想,今晚我们能不能在一起吃顿晚饭?”
马尔柯心动了,但是想了想后便说:“吻吻我吧……”
热雷米在她脸颊上轻轻一吻,马尔柯趁机转身上了楼。随手关上了门。拋下热雷米一人呆呆地站在楼下。

米歇尔家。
米歇尔和科尔尼正在缠绵之际,突然听到电话铃响。米歇尔松开科尔尼,去听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热雷米的声音。
米歇尔:“是我。”
热雷米(画外音):“是你吗,米歇尔?”
米歇尔:“是我。”
热雷米(画外音):“请你告诉我,现在能不能回去?”
米歇尔:“当然可以。你在干什么呢?你在哪儿?在巴黎?”
热雷米(画外音):“喂,米歇尔,和我谈谈,你认识生活了吗?”
米歇尔:“你想让我和你说什么呢!”
热雷米(画外音):“米歇尔!”
“科尔尼,”米歇尔一紧张,叫错了名字,忙又改口说:“冲上去,热雷米。”
热雷米(画外音):“你想拋弃我?”
米歇尔:“不,我让你冲上去,将来你会感谢我的。”
说着,他放下了电话,回到科尔尼的身边。
米歇尔:“科尔尼,科尔尼,请原谅,是我的一个朋友给我打来的电话,他说他不回来了,所以我希望你能留下来。”
科尔尼婉言拒绝了:“我累了,我要回去了。”
米歇尔:“不,你等等,你不想喝杯咖啡了吗?”
科尔尼:“谢谢。”
米歇尔:“我这儿还有咖啡因呢!”
科尔尼不禁好笑起来:“啊,哈哈……。”
米歇尔一本正经地说:“你别笑,是真的。”
科尔尼:“不,我要回去了。”
说着,她拿起手提包,拉开门走了出去,米歇尔紧随在她的身后,一直把她送到大街上。

马尔柯家门前。
热雷米在公共电话亭里放下电话,蹓跶着又来到了马尔柯家门前。他忍不住上了楼,按响了门铃。
马尔柯刚进屋,换上便鞋,给孩子们掖好被子,便听到了门铃声。她打开门,见是热雷米,不禁生气了。
马尔柯:“你想干什么?”
热雷米脸一红,想了想才说:“有几个问题我没搞懂。”
马尔柯:“够了,热雷米,我很累,现在不能和你玩。你想干什么?和我睡觉?发生关系?”
热雷米难堪极了,连称:“不,不。”
马尔柯:“那你为什么不回去?”
热雷米:“什么?噢,是的,我想,想……”
马尔柯:“走吧,晚安。”
马尔柯说完,便关上了门。
热雷米十分沮丧,他默默地站在那儿,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终于,他又举手按了门铃。
马尔柯打开门,见又是热雷米,便双手交叉在胸前,等着他说话。
热雷米:“发发慈悲吧……我想过了,我想……在你这儿过夜一定很有意思。”
马尔柯把门开大些,然后往里一伸手:“进来吧!”
热雷米喜不自胜,忙不迭进了门。
马尔柯把他带到儿童室前,轻轻打开门,小声说:“到这边来,你看。”
热雷米毫不迟疑地走了过来。
马尔柯:“轻点儿,来。”
热雷米往里一看,见一张床上正躺着两个孩子,说:“我把他们吵醒了?可我不知道……”
马尔柯又鞋轻关上门,说:“明白了吧!”
热雷米:“如果他们的父亲在的话,我决不会在这儿耽搁的。”
马尔柯:“我再说一遍,晚安,热雷米。”
热雷米:“晚安……”
热雷米举步离去,刚走到门边,猛又转身过来,他一下抱住马尔柯,语无伦次地说:“马尔柯……不,马尔柯,这次轮到我了,我想吻你。”
马尔柯无法摆脱他那有力的双臂,又被他的热情所融化,终于屈服了,倒在热雷米的怀里。热雷米狂热地吻遍了马尔柯的脸和唇,这才放开她。

表演场上。
热雷米堕入爱河,一个星期后,精疲力尽。每天还要演出,热雷米站在台上歌唱,有时连自己也不知道在唱些什么。
今天,演出场上仍然人如潮涌,歌手们一个接一个登场,热雷米躺在一个角上呼呼大睡,急得米歇尔直跺脚。
米歇尔:“我真受够了,一个星期以来,你总是昏头昏脑的。我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真让人不可思议。”
热雷米听到米歇尔的抱怨声,微睁开眼,迷迷糊糊地:“我没有睡觉呀!”
米歇尔瞪了他一眼,狠狠地说:“你看着点儿。”
热雷米勉强支起身子,可是米歇尔一转身,他又倒头大睡。
该他们上场了,米歇尔踢了他一脚,热雷米从梦中惊醒,懵懵懂懂地跟着米歇尔上了台。米歇尔拨开了弦,两人又唱起了一支二重唱,热雷米暂时驱走了睡意。

马尔柯家门前。
热雷米呆呆地坐在台阶上等待着马尔柯已经有半个小时了,这才看到马尔柯从街上回来。两人热烈地拥抱了一阵,这才挽着手进了门。
马尔柯:“你等我很长时间了吗?”
热雷米故意痛苦地皱着眉说:“等你整整一个冬天了……”

录音室。
录音棚里摆满了各种录音器材。今天是热雷米和米歇尔录音,科尔尼远远地站在一边看着。
快轮到他们录音了,可是热雷米还没有来,米歇尔心急如焚,不住地向门口张望。终于热雷米睡意朦胧地到了,米歇尔连忙迎上去。
米歇尔:“热雷米!”
热雷米庆烦地望了一眼录音室,垂头丧气地坐在一边。
录音师:“好,很好,谢谢。下一个。”
米歇尔与热雷米走进录音棚,拿起麦克风,可是热雷米心里只有马尔柯,无论如何也唱不下去。
米歇尔责备地望着他,说:“啊,这样不行。”
热雷米侧过身:“你这是什么意思?”
米歇尔:“我不想和一个梦游者一起工作了。”
录音师见工作进行不下去,急了,便对米歇尔说:“你能不能一个人唱?”
米歇尔:“谁?我?”
录音师:“对!”
米歇尔:“这可不行,我们是二重唱,这就如同夫妻一样,总是在一起的。”
热雷米见状,忙说:“请大家不要焦急,他才是真正的歌手,他将要为你们演唱一首美妙动听的曲子。”
米歇尔:“你疯了,热雷米?”
热雷米说完,拿起衣服往外走,米歇尔急了,一把扯住了热雷米,“你等等!”
热雷米轻轻推开他的手:“你唱吧,唱吧。”
米歇尔拉着他的胳膊,转过脸来对大家说:“你们别信他的,他说得不对。”
热雷米哀求着:“唱吧!”
米歇尔:“不,我不唱。”
录音师不耐烦了:“快点儿,下面还有别的节目呢!”
热雷米:“唱啊!”
米歇尔转过身来对大家说:“你们想听我唱歌?”
录音师:“对。”
米歇尔:“听我一个人唱?”
录音师:“对。”
“那么你们好好地听着吧,你们这些笨蛋。”米歇尔轻轻咕噜着,拨起了琴弦。热雷米趁机溜走了。
科尔尼站在远处,用目光频频鼓励着米歇尔,米歇尔顿了顿,终于扬声唱起来,歌声低沉而圆润,连米歇尔自己也不曾想到自己还有这么一副好嗓音。

米歇尔家。
米歇尔录完音,告别了科尔尼,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回到家,发现热雷米正倒在床上,呆呆地胡思乱想。米歇尔把吉它靠墙放好,便在热雷米的身旁坐下。
热雷米:“米歇尔!”
米歇尔:“我不同意你刚才的做法。”
热雷米心不在焉地:“我也不知道我该不该去。”
米歇尔:“去哪儿?我不懂,你这是什么意思?”
热雷米:“我也不知道。他们已经不喜欢二重唱了,我们该各自去谋生了。”
米歇尔迷惑地望着他:“你是在开玩笑吧?”
热雷米:“不,二重唱已经过时了。”
米歇尔:“不,我们应该相信自己,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热雷米从床上跳起来,大声说:“你相信什么?我们已经二十八岁了!”
米歇尔:“我知道。啊,祝你生日愉快!”
热雷米这会儿对他的风趣十分厌烦,便扭过头去:“别开玩笑了。”
米歇尔:“你想让我说些什么呢?就是说,你和我,我们合不来?”
热雷米:“就是说,你比我唱得好。”
米歇尔苦笑着:“你又嘲笑我,是你比我唱得好。”
米歇尔:“别在这儿浪费时间了。你说清楚是走还是留?”
热雷米:“我想去找马尔柯,我答应她我会回去的。”
米歇尔:“那么好吧!你最好还是清醒点儿。”
热雷米起身走了,留下米歇尔一个人。

马尔柯家。
热雷米兴冲冲地来到马尔柯家门口,按了电铃,马尔柯出来开了门,一见热雷米,不禁楞注了。
热雷米:“晚安,马尔柯。”
马尔柯:“啊,是你,热雷米!我今天想了整整一天。我想今晚如果我们在一起,那就是犯罪。”
热雷米:“我也想了整整一天,我想,我终于能和你一起睡觉了。”
马尔柯笑了:“啊,你这个无赖、自私鬼,我求求你。我们就这一次……”
热雷米:“不行!”
马尔柯:“就这一次!”
热雷米趁马尔柯转身,便进了屋,随手关上了门。
热雷米:“让米歇尔去等着吧!”
马尔柯望了他一会,让步了:“好吧,那你可要倒霉了。”
热雷米上前搂住马尔柯,轻声央求说:“马尔柯,我真受够了,我不愿象堆垃圾似地,每天早上五点就被扫出大门……”
马尔柯:“那没办法,我有孩子……”
热雷米:“为什么我们一谈到这个冋题,你就说你的孩子?”
马尔柯猛地把他推开,佯怒道:“对,我就是想到他们了。”
热雷米:“我也想要孩子。”
马尔柯:“你可以这样想。”
热雷米:“那好,我们分手吧。”
说着,他拿起沙发上的衣服,假意要走。马尔柯望了他一眼。有点着急地问:“分手?”
热雷米:“对,分手!”
马尔柯:“好,再见!”
说完,她把门打开,做了一个请出的手势。热雷米迈前两步,关上大门,轻轻地拉过马尔柯,久久地热吻着。
热雷米留下来了,他觉得身上有点不舒服,便央求说:“马尔柯,明天早上五点,我能不能喝到一小杯热咖啡?马尔柯,原谅我……”
马尔柯用一个手指捂着热雷米的嘴,小声说:“轻一点儿……”

米歇尔家。
米歇尔出去买了点香肠和食品、一瓶酒,一个人在厨房里忙开了。他煎好香肠,烧好了汤,摆上各种食品,把鲜红的葡萄酒放在餐桌中间,在桌子的两头各放上一只酒杯和一副刀叉。一切做完以后,米歇尔满意地点了点头,自我欣赏了一番,然后走到电话机旁,拨通了电话。
米歇尔:“你好,科尔尼。不,不,没什么重要事情。我给你打电话是为了告诉你,我为咱俩准备了一顿晚饭。这一定会使你大吃一惊。真的,是为咱俩做的,想和你一起吃,我还特意为你准备了香槟酒。吻你,再见!”
米歇尔放下电话,回到餐桌边上,再次仔细端详了一会桌上丰盛的晚餐,然后给两只酒杯分别倒上酒,耐心地等待着科尔尼的到来。

马尔柯卧室。
清晨,和熙的阳光透过窗帘射进了马尔柯的卧室,照在马尔柯的脸上。马尔柯揉了揉眼睛,顺手拿过枕边的手表。她一看已指向八点,猛地跳了起来,用力摇醒了身边的热雷米,然后一骨碌跳下床,抓起―条长裤套上,又随手套上一件上衣。
马尔柯:“啊,热雷米,闹钟没啊,快点儿,热雷米!”
热雷米头沉沉地,勉强支起身子,马尔柯又把他按住了。
马尔柯:“不,你别动,我不愿让孩子们看见你……”
她让热雷米重新躺下,盖上床单,然后来到儿童室。

儿童室。
“孩子们,快醒醍,快起床,闹钟没响,你们要迟到了,快点儿!”
马尔柯旋风般地进了儿童室,掀开床上的被子,拿过两个孩子的衣服。
马尔柯:“亲爱的,夏洛特,你帮弟弟穿衣服。”
“妈妈,今天没有……”夏洛特还想说什么,却被马尔柯打断了话头。
马尔柯:“别顶嘴,快穿衣服,怎么了,别又说你头疼!”
夏洛特不敢作声了。马尔柯安顿好孩子们,又回到自己的卧室,催促热雷米起床。热雷米却起不来了。
执雷米:“昨天,我就跟你说我有点儿不舒服。”
马尔柯:“噢,没关系,我先送孩子们去上学,马上就会回来。”

儿童室。
“妈妈……”夏洛特见妈妈进来,张口想说什么,又被马尔柯打断了。
马尔柯:“听着,夏洛特,我们已经晚了,拿着书包,到车上去吃早饭。”
说完,不由分说地拖着夏洛特和爱利特来到停车场,开出汽车,飞也似地向学校驶去。

学校门口。
不一会儿,汽车在校门口停住了。马尔柯下了车,抱出孩子,说:“去吧,一会儿见。”
孩子们站在校门口不进去,眼睛却直楞楞地望着妈妈。
马尔柯:“你们是怎么了?”
夏洛特:“今天是星期五,不上学。”
马尔柯一按额头,惊叫着:“我都晕了。”
她重新把孩子们抱上车,驾着车回家了。

马尔柯卧室。
爱利特回家后,就钻进了妈妈的卧室。他看到妈妈的床上躺着一个人,便悄悄地走过去掀开被子一个角,仔细地端详着他。热雷米望着孩子、微笑地向他点点头。爱利特走到妈妈身边,轻声问:“他是谁,妈妈?”
马尔柯抚摸着儿子,一时无言以对。
爱利特又走到床边,摸了摸热雷米的手,对妈妈说:“噢,他发烧了。”
夏洛特走过来,敌意地注视着热雷米,然后转身问妈妈:“他一直睡在你的床上吗?”
马尔柯:“对,一直到他病好为止。”
夏洛特:“他怎么了?”
马尔柯:“他发烧了,他昨天来的时候病了,于是我就把他留了下来。”
马尔柯终于想出了借口,想瞒过两个孩子。
夏洛特固执地说:“他好象没病。”
爱利特拉着夏洛特的手去摸热雷米,夏洛特一下摔掉弟弟的手嚷着:“我敢发誓,他没发烧。”
马尔柯:“他发烧了,是医生说的。”
夏洛特用尖锐的目光盯视了一下妈妈:“他要是没发烧,就不留下了?”
马尔柯:“夏洛特,你以为我在骗你吗?你认为我在骗你吗?你认为他没有病?”
夏洛特:“对,他没病。”
说着,夏洛特赌气出了门。躲进了自己的房间。
马尔柯怔怔地望着她,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剧场。
演出已经开始,剧场里观众爆满。就要轮到米歇尔和热雷米上场了,可是热雷米至今还未到场。米歇尔在后台急得直打转。
科尔尼到后台来看望米歇尔。
科尔尼:“你好!”
米歇尔:“你好,你看,他还没有来。”
科尔尼安慰他:“他会来的。”
米歇尔:“他肯定不会来了。”
科尔尼为他理了理胸前的领带,用热情的目光鼓励他:“你不要紧张。”
米歇尔强作镇静:“我很轻松。你看,我很镇定。”
科尔尼:“很好。”
米歇尔翘首望了望后台的出入口,见不到热雷米,不禁叹了口气:“完了,一切都完了,他要是不来的话,我和谁唱呢?”
科尔尼:“你给他打电话了吗?”
米歇尔:“电话我都打过了,就剩了没给警察局打了。”
科尔尼:“我也是。”
舞台监督又来催促上场了。米歇尔无奈,只得硬着头皮上台,准备独自演唱。

马尔柯的卧室。
热雷米疲倦地躺在床上,神思恍惚。马尔柯礼貌地将医生送至门口。
马尔柯:“谢谢您,大夫,再见。”
马尔柯送走大夫,顺手关上门,然后便忙着安排孩子们吃晚饭。一切就绪,马尔柯疲乏地坐到桌前,看到桌上的饭菜,竟一口也咽不下去。
夏洛特偷偷地瞥了一眼妈妈,迟疑了一下,终于忍不住脱口而出:“他走不走?”
马尔特:“夏洛特,他没有妨碍你!”
夏洛特:“如果爸爸回来的话,会发现他在你的床上。”
马尔柯耐着性子:“亲爱的,爸爸不会在今天回来的。”
说着,她伸手去抚摸夏洛特的脸,夏洛特伸手一挡,挑开了妈妈的手,狠狠地说:“这是爸爸的家。”
马尔柯火了,伸手给了她一巴掌:“够了,用不着你担心!”夏洛特放下手里的刀叉,哭着跑回了自己的房间。爱利特愣愣地望着妈妈,不敢吱声。马尔柯打完了女儿,心里很后悔。她沉默片刻,便悄悄地向儿童室走去。

儿童室。
夏洛特坐在床上抽泣着,不理踩走进房来的妈妈。马尔柯蹲在夏洛特的面前,双手捧着她的脸,轻轻地抚摸着。夏洛特用力推开妈妈:“别碰我!”
马尔柯坐到女儿身边,轻声说:“夏洛特,我干了件蠢事,请你原谅我。”
夏洛特心软了,沉默半晌:“他不会总留在这里吧!”
马尔柯:“当然,他病一好就走。行吗?”
夏洛特和解地点点头,马尔柯紧紧地拥抱了女儿。

剧场。
米歇尔刚走上舞台,只见舞台的两边挤满了观众,心一谎,又退了回来。舞台监督走到舞台两边维持秩序。
舞台监督:“大家别挤,把舞台让出来。左边的快点儿,好,谢谢。”
观众退走了,舞台监督又来到后台招呼上场。
舞台监督:“下一个热雷米和米歇尔准备上场。”
科尔尼忙招呼米歇尔:“快点儿,快上场。”
米歇尔退缩着:“不,我不唱了。”
科尔尼:“快去吧。”
米歇尔转奇对舞台监督说:“我没有乐队只好一个人自弹自唱了?”
舞台监督:“唱吧。”
米歇尔:“我希望您能知道,我们始终是二重唱的,也就是说,两个人一起唱。”
舞台监督:“可以。”
米歇尔:“实际上是他唱,我不唱。”
舞台监督不再理他,又到前台维抟秩序。米歇尔走到舞台监督身边:“先生,你同意我们两个人一起唱吗?”
舞台监督:“不,你自己唱。快点儿。”
米歇尔:“独唱?”
舞台监督不耐烦了:“对,快点儿,下面还有很多节目。”
米歇尔无奈,只得一个人低低地唱起来。一曲歌罢,博得了满堂喝采。米歇尔激动得满脸通红,回义望望科尔尼,科尔尼给了他甜蜜而鼓励的一瞥。

马尔柯家客厅。
马尔柯上班去了,热雷米独自睡在床上养病,爱利特坐在地上津津有味地玩着他的玩具,不住地抬头望一眼正在打电话的姐姐。
夏洛特举着话筒,流着泪把家里发生的事告诉远在美国的父亲。话筒里传来了贝特的声音。
贝特(画外言):“冷静点,冷静。如果你妈妈说他病了,那他就是病了。可是夏洛特,如果她出去了,那是因为她要工作。他和这事没关系。我不愿意你对她发脾气,你明白吗?你答应我做个好孩子,好吗?我也要做个好孩子。我爱你,现在我亲亲地吻你。”
夏洛特:“是。”
贝特(画外音):“再见!”
夏洛特挂上了电话,用手抹去脸上的眼泪。爱利特好奇地望着姐姐,禁不住问:“你干什么呢?”
夏洛特:“你别管。”
爱利特:“出什么事了?你不想告诉我?”
夏洛特:“你别管,我病了,滚吧!”
说着,夏洛特飞快地奔进自己的房间,然后“砰”地一声碰上了门。
爱利特听说姐姐病了,立即跑到热雷米的床前把他推醒:“先生,夏洛特病了。”
热雷米闻言,从床上起来,支撑着来到夏洛特的屋里。见她坐在床上,靠着床头柜画一张画。
热雷米:“你怎么了?病得很厉害?”
夏洛特本不想理他,后来想了想便问:“先生,你病好了吗?”
热雷米拿过她手里的一张画问:“你在看什么?”
夏洛特:“看一张画。”
热雷米看那画时,只见画的是一位妇女,长得就象马尔柯,不禁脱口而出:“啊,真好看。”
夏洛特恨恨地:“你看她多坏?”
热雷米一惊:“你说什么?”
夏洛特:“真讨厌!”
热雷米:“讨厌!”
夏洛特:“对,为什么她老不在家呢?”
热雷米明白了,立即附和说:“你说得对,她的确讨厌。”
夏洛特见热雷米也说她妈妈不好,心里很不是滋味,便撅着嘴对热雷米说:“你怎么能这样说话?”
热雷米故意学着她的语调:“因为她总不和我们耽在家里。”
夏洛特:“我想这大概是由于工作忙吧。我爸爸也很忙,他很漂亮,是个著名的作家。”
热雷米:“我知道,不过,我要去睡觉了。”
夏洛特:“睡前你不想吃点东西吗?”
热雷米:“当然想吃,可我吃什么呢?”
夏洛特走出屋子,跑到厨房里从冰箱里拿出一盘点心,送到热雷米的跟前。
热雷米感激地拍拍她的头:“谢谢。”
夏洛特:“有酸乳酪。”
热雷米拉过爱利特,三个人坐在儿童室里高高兴兴地吃起来。

马尔柯卧室。
夜深了,马尔柯才匆匆回家,热雷米正站在黑暗的卧室里等待着。马尔柯放下食品就来到热雷米的跟前。她抚摸了一下热雷米的头:“啊,你的头不很热了!”
热雷米把她的手放在胸口:“不,不是头热,而是这颗心。”
马尔柯抱着热雷米的头,低声说:“喔,别忘了明天多在有穿堂风的地方站一会儿,我可不愿意你的病马上就好。”
热雷米:“好吧。”
马尔柯:“你说什么?”
热雷米:“好,我留下来。蛋糕,孩子,面包。啊,我要在这儿病一辈子,明天我送孩子去上学。”
马尔柯笑了:“不,这可不行。”
热雷米:“为什么?”
马尔柯:“因为明天是星期天。”
热雷米:“啊,哈哈。”

酒吧间。
米歇尔与科尔尼坐在咖啡馆里喝咖啡,他来到电话间,拨通了马尔柯家的电话,没想到接电话的正是热雷米。
米歇尔:“热雷米,你可以接电话了吗?”
热雷米(画外音):“是我给你打的电话!我给你打过两次电话,可你总不在家。我病了,米歇尔。”
米歇尔:“热雷米,我了解你,请告诉我,现在好点了吗?”
热雷米(画外音):“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的病还是很重的,所以,我还要在这儿耽一段时间。”
米歇尔:“耽多久?”
热雷米(画外音):“我也不知道要耽多久。”
米歇尔耸了耸肩膀说:“热雷米,我能对你说些什么呢?好,你多保重吧。”
热雷米(画外音):“我自己会照顾好自己的。”
米歇尔:“再见!”
米歇尔放下电话回到桌旁。
科尔尼看到他神不守舍的模样,乘他不注意,给他的咖啡杯里一连放了五块方糖。米歇尔端起杯子问科尔尼:“味道怎么样?”
科尔尼:“很好,还要糖吗?”
说着,又在他杯子里放进一块糖。
米歇尔喝了一口,发觉甜得无法再喝,见到科尔尼在一旁吃吃发笑,知道是她捣的鬼,于是拿起一盘糖,一起倒进了科尔尼的杯子。科尔尼笑得前仰后合。

录音间。
米歇尔和科尔尼喝完咖啡后一起来到录音间,正巧科尔尼的父亲也在。科尔尼紧紧地拥抱了父亲后把米歇尔介绍给他。
科尔尼:“爸爸。”
父亲:“女儿,你好吗?”
科尔尼:“很好。”
说着,她拉过米歇尔:“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米歇尔。”
父亲:“你好!”
米歇尔上前握了握科尔尼父亲的手,礼貌地:“非常高兴能和您认识!”
科尔尼附在父亲的耳朵边:“我和你说的就是他。”
该米歇尔上场录音了。现在他已经习惯于一个人唱歌,科尔尼站在他身边,更使他精神百倍。

马尔柯家。
星期天的下午,马尔柯一家邀请邻居一家人喝午茶,孩子们坐在一起,说说笑笑十分愉快。忽然,电话铃响了,马尔柯站起身去接电话。
马尔柯:“我是马尔柯,喂,你是谁?我听不见你的声音。”
电话里传来贝特亲切的声音(画外音):“沙拉给了我一个房间,在中心区。不,我想让你知道我在这儿。喔!”
贝特告诉马尔柯,他回法国了,希望和他约个时间谈一谈。马尔柯怔住了,半晌说不出话来。贝特的电话已经挂断,她还怔怔地站了一会儿,才回到桌旁。
热雷米睡完午觉起来,不知怎么的,到处找不到自己的衣服,他翻腾了半天还是没有踪影。无奈只好出来找马尔柯。邻居看到他赤身露体只穿了一条裤衩,不禁吃吃发笑,而孩子们也跟他起哄,马尔柯很生气,沉下了脸。
马尔柯:“热雷米你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现在,你最好不要赤身裸体地站在这个房间里。”
热雷米:“请你也帮帮我的忙,告诉我衣服在哪里,以便我能起床。”
说完,他返身回到卧室。马尔柯随即也进了屋,打开衣柜,拿出了热雷米的衣服。热雷米匆匆穿好衣服,咕哝着说:“我本该在这个家继续病下去。”
马尔柯:“热雷米,你别在这儿做戏了。”
热雷米一怔,看到马尔柯冰冷的脸色,心凉了。他气呼呼地:“好,我至少还有走路的力气。”
马尔柯:“你要是不想留下来,就走吧,没有人强迫你留着。”
热雷米:“你想让我走吗?”
热雷米走过去一手扶着她的肩背。马尔柯一扭身:“你想走就走,别把手放到我的背上。”
热雷米感到受了侮辱,拿起外套:“好,我走。这样大家都方便。”
他走到门口又回头:“马尔柯,我终于理解你丈夫了……”
说着,他踉踉跄跄地出了门。爱利特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在后面大声喊着:“小心,别摔倒了。”
热雷米听到爱利特的声音,禁不住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吻了他,又吻了夏洛特,说:“好,我走了。”
马尔柯从卧室出来,问:“你拿着药了吗?”
热雷米:“拿了,再见,夏洛特。”
夏洛特:“再见!”
她回头看到妈妈,问:“他吃饭了吗?”
马尔柯:“没有。”
夏洛特:“没吃饭就走?”
马尔柯:“你是否想给他做点……”
夏洛特不等妈妈说完,跳下椅子,走进厨房,包了两块点心和一块烧鸡冲出去找热雷米。
夏洛特:“热雷米,妈妈问你能不能吃了饭再走。这儿还有点儿烧鸡。”
热雷米摸着她的头说:“谢谢你,夏洛特,我不饿,替我谢谢她。”
夏洛特:“你还回来吗?”
热雷米:“不回来了,你想干什么?”
夏洛特:“我什么也不想。”

米歇尔的住处。
热雷米离开了马尔柯,回到原先和米歇尔一起往的地方。他推开门,屋里又黑又静,米歇尔还没有回来,他没有开灯,放下外套,就倒在了床上。似闭上眼睛,和马尔柯吵架的一幕又出现在他的脑海里。热雷米无法忍受这痛苦,便开了灯。正在他辗转不能入眠之际,米歇尔回来了。他见到热雷米,不禁楞住了。
米歇尔:“你回来了?”
热雷米:“晚安,我想睡觉了。”
“你不要用这样的口吻对我说话,”米歌尔说着打开了灯。
“好,那我换个口气,”他欠着身,换上一副笑容,揶揄地,“晚安,我亲爱的小米歇尔。”然后又关了灯。
米歇尔:“这就对了。”
热雷米:“好极了。”
米歇尔:“很有礼貌。”
热雷米:“妙极了!”
米歇尔:“对,妙极了!”
他随手打开了电唱机。
热雷米:“你住在哪儿?”
米歇尔:“住在科尔尼家,不过我们还没有结婚。”
热雷米:“谁?”
米歇尔:“科尔尼。”
热雷米:“这很好!”
他说完,又没精打采地倒在了床上。米歇尔脱了外套,坐到床沿边上。热雷米忽然又跳了起来:“你能不能先把电唱机关了?”
米歇尔嘲讽地:“啊,对不起,我忘了先生您对这个职业不感兴趣。请原谅,我正在听音乐,我太崇拜音乐了。”
热雷米:“而我现在想睡觉。”
米歇尔:“你是想睡觉的话,就应该到你妈妈家里去睡。”
热雷米:“啊,你这个小无赖。”
米歇尔:“那你为什么和一个无赖说话呢?”
热雷米:“我和你说话是因为我比你强,比你讲道理。”
米歇尔:“那么我和你说话是因为我比你有缺陷吗?”
热雷米:“对,这点我是知道的。”
米歇尔:“你知道就好。”
热雷米:“小无赖!”
米歇尔闻听,猛地扑了上去,抱住热雷米。两个人就在床上扭打起来。打得精疲力尽,这才罢手。
热雷米:“你等着,我要好好地收拾你。”
米歇尔:“你想把我掐死。”
热雷米:“啊!”
两个好朋友打趣够了,这才开始谈正经的。
米歇尔:“你为什么不住在马尔柯家了?”
热雷米愁眉苦脸地:“她把我赶出来了。”
米歇尔:“什么?”
热雷米:“我被轰出来了。”
米歇尔:“啊,可怜的人。”
热雷米感激地瞥了他的好朋友一眼。
米歇尔:“你想她吗?”
热雷米:“是的。”
米歇尔想了想,站起来:“这样更好,这样能给你一个喘息的机会,激发出你的创作灵感,写出更加美妙动人的歌词。”他顿了顿,然后故意学着热雷米的声调,“她赶走了我,我却仍是那样深切地热恋着她,她……她不再爱我了……”
热雷米打断了他:“你理解生活吗?你认为你懂得友谊,工作?你懂什么?”
米歇尔:“我懂。而且还相当有经验。爱情是世间最美好的,可不能让它影响了你的工作。”
热雷米迷惘地冋:“我的工作是什么?”
米歇尔:“事业上的成功。”
热雷米:“什么?”
米歇尔:“热雷米,我没住在科尔尼家。我在一个人听音乐,然后,我就录音。”
热雷米诚恳地:“你今晚的独唱,唱得很好。我也在那儿。过来,我真想拥抱你。”
米歇尔赶快躲开:“喔,这可不行。”
热雷米却走到他面前:“不,我想吻你。谢谢你。谢谢你对我说的这番话。我想……我一定要吻你。”
米歇尔:“不,别这样。你总是喜欢开玩笑。”

咖啡馆。
热雷米身体渐渐复原,精神也振作起来。两个好朋友在咖啡馆一边就餐,一边还讨论着自己的作品。
热雷米:“这是你写的吗?”
米歇尔:“不,不是。”
热雷米:“这是你给我写的?”
米歇尔:“唱吧。”
热雷米:“好,我唱。”
执雷米在米歇尔吉它的伴奏下,轻声哼唱了他们的新作。
米歇尔:“好,很好。”
热雷米指着其中的一句唱词说:“对不起,这儿有个发音问题。”
米歇尔:“啊,这个句子……”
热雷米:“不,不,我不能把这个句子译成法文。因为,译成法文字太多了。用英文唱还可以。另外,我再说一遍,请你原谅,我是被抛弃的人。我再也不当傻瓜了,病倒在别人的家里。”
米歇尔:“那你就走吧。你精神很好,你会振作起来的。”

公用电话亭。
两天后,热雷米终于忍不住,他给马尔柯通了电话。
热雷米:“我想你。”
马尔柯(画外昏):“我也想你……”
热雷米:“我有很多的话要对你说。可是我说不出来,就给你写了信。你想听吗?如果你想听的话,现在我就给你读。”
马尔柯(画外音):“不,你来吧。”

马尔柯家儿童室。
夜晚,夏洛特和爱利特准备就寝。夏洛特正在给弟弟念着一段故事:“为了玩得痛快,船员们都喜欢玩信天翁,这是一种海鸟。”
马尔柯走进屋来:“晚安,夏洛特。”她吻了夏洛特,又去吻爱利特。
夏洛特:“有事吗?”
马尔柯:“没事。”
夏洛特望着妈妈,忽然若有所思地问:“热雷米会回来吻我们吗?”
马尔柯:“会的。”
热雷米走进屋来,拥抱了夏洛特,又吻了爱利特,轻声对他们说:“晚安!”
夏洛特:“你不走啦?”
热雷米:“不走了,你睡吧。”
他又吻了夏洛特,替她掖好被子。
“机组的人都喜欢信天翁,这是种海鸟。懒汉们,船在漩涡里行驶着……”
夏洛特还在给弟弟讲故事。

马尔柯卧室。
马尔柯和热雷米回到屋里,没有打开灯,便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互相倾诉离别之情。
夏洛特的声音不时地传过来,马尔柯轻轻推开热雷米,在床边坐下。
马尔柯:“她在说什么呢?”
热雷米:“不知道。”
马尔柯:“不,你知道。”
热雷米:“我不知道。”
马尔柯沉默了一会,面对着热雷米,痛苦地:“他想让孩子们……”
热雷米立即打断了她的话头:“真可笑,他没有这个权利。”
马尔柯缓缓地:“这不是权利,而是感情。”
热雷米:“他知道……”
马尔柯:“对,他全知道了。我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他使我想到我是个很不道德的女人。”
马尔柯用双手蒙住了自己的脸,轻轻地抽泣着。热雷米坐到她的身旁,拿开了她的手,替她擦去了眼泪,然后肯定地:“不是你不道德,而是他。是他离开了你。”
马尔柯:“不,我本来是可以和他一起走的。”
热雷米心里凄然:“你想干什么?”
马尔柯:“我想让他把孩子带走一个。”
热雷米:“带走谁?”
马尔柯:“夏洛特。她很爱她的父亲。你知道我想干什么?我想干些可怕的、不可想象的事情。我想在星期天睡个懒觉,我再也不想没日没夜地工作了,我想吵架!该度假了,我希望他们能让我走,你懂吗?”
热雷米点点头:“我懂。”

机场。
第二天,马尔柯带着两个孩子来到机场接贝特。机场里熙熙攘攘,马尔柯来到问询处。
马尔柯:“对不起,我找贝特·马克先生,贝特·马克。”
正在这时,夏洛特发现了从电梯上下来的父亲,便飞也似的冲了上去,爱利特跟在姐姐的后面也飞奔而去。贝特放下手提箱,一手抱起一个紧紧地搂在怀里。马尔柯看到父女三人亲爱的情景,走上前来,贝特放下孩子们,吻了马尔柯。一家四口人离开了机场。

餐厅。
贝特安顿好自己的住处以后,便和马尔柯一起在餐厅就餐。马尔柯半是歉疚,半是嗔怪地说:“没有人强迫你离开,是你自己提走的行李。”
贝特:“是啊,嗯,我要是再耽上一个星期,你也许要把我勒死,然后从窗口扔出去。这太滑稽了,作家被老婆勒死。”
说完,他哈哈大笑。
马尔柯也不好意思地笑了,然后她问:“你准备干什么?”
贝特:“什么时候?”
马尔柯:“现在,这儿。”
贝特:“我准备结婚。”
“什么?”马尔柯大吃一惊,”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懂?你说什么?”
贝特不露声色:“我准备和一个非常可爱的女人结婚。唯一的麻烦是她有两个孩子。她是个已婚的人,有一头金发。”
马尔柯笑着说:“你什么时候才能正经些?”
贝特从身边摸出三张从法囯去美囯的机票,递给马尔柯:“这儿,这些是我给孩了们的。什么时候你愿意把他们带我,就把机票给他们。”
马尔柯一看机票有三张,便明知故问:“这张是给谁的?”
贝特:“喔!”
他哈哈笑了起来。
贝特:“原来这是三张票!”
马尔柯:“喔,真叫人吃惊!”
贝特:“喔!”
马尔柯:“上帝,你这个说谎的人!”
贝特:“旅游处的人一定是搞错了,为什么你不把它留下,如果你也愿意来美国的话……”
最后,他们决定先由贝特把两个孩子带到美国。
马尔柯十分思念孩子们,可是又舍不得离开热雷米,她痛苦、矛盾,于是给他们写了一封长信。

夏洛特,爱利特,我亲爱的孩子们:
你们走了以后,发生了很多事情,夏天的巴黎,晴朗、明媚。忽然间,雨季到了,气候也变凉了,于是我们的剧团来到了海边。我们就是在这儿给你们写的信。热雷米还在唱歌,我想他还会和米歇尔很好地合作下去。回去后,他们要一起灌唱片,一起演出。夏洛特,我把信封连同地址都放在你的书包里了,可你还是没有给我写信。我不知道你们现在在哪儿?我等待着你们的消息……。我给你们的父亲去了电话,他说爱利特的学校已经安排好了,可是你呢?你的消息我一无所知。

热雷米走进了马尔柯的住所,轻轻地吻了她的头发,便坐下来看她写信。
马尔柯:“这八天过得真痛快。”
热雷米:“我也是。”
两人相视而笑,马尔柯向他示意,她又在写信,热雷米微笑着低头喝咖啡。马尔柯继续埋头写信。
“明天我们剧团就要回巴黎了。我给你们寄去了很多的明信片,但愿你们能够收到。吻你们,替我多多吻你父亲,我想念你们,想念极了。妈妈。”
马尔柯搁下笔,双手抱着头,眼圈都红了。
热雷米放下咖啡杯,走到她身旁。
热雷米:“你睡了吗?”
马尔柯:“喔,不,我在闭目养神。”
她抬头望着热雷米微笑。
马尔柯:“不,过两天,我就去美国,你还应该和米歇尔继续合作下去。”
热雷米:“对,走吧,一走了之。可你什么时候回来呢,大家都很喜欢你,你懂吗?是大家!”
马尔柯:“我爱你,热雷米。我真心地爱你。可是我也需要他们。我要去安慰他们,爱他们。咳,我这是怎么了?”
热雷米也很难过,拥抱了马尔柯,久久不肯松手。

录音棚。
录音棚内正在为第二天的播音录音,节目一个接一个地录成,很快是米歇尔的节目了。米歇尔抬头一看,见热雷米垂头丧气地走进来,立即迎上前去。
米歇尔:“你这是怎么啦?”
热雷米:“没什么,她走了,我就回来了。”
米歇尔:“喔,你好象要疯了!就这样回来了?”
热雷米:“这世界自由了。”说着,他又自言自语地说:“让音乐充实你的身体,让魔幻填补你的灵魂。”
说完,拉着米歇尔来到录音室,准备演唱。
米歇尔提醒他:“热雷米,不应该加铜乐器,不然,人们就听不到我们的声音了。”
舞台监督:“准备好了吧,我们要录音了。”
米歇尔:“请稍等五分钟。”
热雷米:“怎么啦?”
“就等五分钟,谢谢。”他说完话,拖着热雷米不由分说地向门外走去。
舞台监督:“好,五分钟,不能再多等了。”
米歇尔:“跟我来。”
热雷米:“怎么了?”
米歇尔把他拖到一个角落,悄声说:“我看得出来,你又走神了。”
热雷米:“请原谅,米歇尔,我头疼,我老走神。”
米歇尔:“我看你真是疯了,完全疯了。这盘唱片对你、对我都非常重要,你唱不唱?”
热雷米不耐烦了对,是很重要,但你理解我吗?我这儿还有更重要,或者说和唱歌一样重要的事情。”
米歇尔:“我只请求你一件事。”
热雷米:“你不会理解我的,你更不懂得该怎样做才能帮助我。”
米歇尔:“不要再想这女人了。你不能总是想着她,你该做的事情还多着呢。”
热雷米低声说:“我没有想她。”
米歇尔:“你疯了!”
热雷米:“可是我没有办法。”
米歇尔:“不,你不能这样下去!”
热雷米:“我就是想看见她,我想她。”
米歇尔无可奈何地耸耸肩膀,走回录音室,让舞台监督取消了他们俩的节目。

马尔柯家门前。
热雷米离开了录音棚,独自在街上徘徊,不知不觉已经走到马尔柯原先居住的地方,望着那扇大门,禁不住滴下泪来。他在门口的石阶上坐了一会。忽然,他霍地从地上跳起来,飞奔而去。

机场。
热雷米匆匆来到机场,直奔售票处。
售票员:“您要上午的机票?”
热雷米:“对。”
售票员:“下午的机票行吗?”
热雷米:“可以。”
售票员:“您到底要什么时候的机票?”
热雷米:“哪个快我就要那一个。”
售票员:“好,特快。”
热雷米:“谢谢。”
售票员:“飞行时间三个小时四十分钟。”
热雷米:“三个小时四十分钟,太好了。我要一张往返票,多少钱?”
售票员:“二万五千法郎。”
热雷米:“二万五千法郎?”
热雷米大吃一凉,再一摸口袋,钱已经不多了,不禁感到十分窘迫。
热雷米:“是往返票吗?”
售票员:“对。”
热雷米:“三个小时四十分钟。”他想了想,又说:“还是给我一张普通的机票吧。”

美国某城市。
电话亭。
街道电话亭里,热雷米满腹心酸。
热雷米:“米歇尔吗?”
米歇尔(画外音):“是我。”
热雷米:“米歇尔,正经点儿。”
米歇尔(画外音):“热雷米,你好吗?”
热雷米:“不,不太好。”
米歇尔(画外音):“怎么?
热雷米:“情況不妙。”
米歇尔(画外音):“喂!”
热雷米:“一切都结束了。”
米歇尔(画外音):“什么?”
热雷米:“完了。”
米歇尔(画外音):“为什么?”
热雷米:“一切都过去了。”
米歇尔(画外音):“热雷米,你等一下,你在哪儿?我听不清你的声音。”
热雷米:“我在街上的一个电话亭里。”
米歇尔(画外音):“热雷米,出什么事了?”
热雷米:“没什么。我是今天早上到的,也不知是七点还是八点。由于钱不够,我只好从机场乘卡车,真够人受的,我实在受不了了,就要求下车,可是司机骂我,这是我碰到的第一个美国人。司机看我不是个坏人,就慢慢地改变了态度,帮我找到了我要去的地方。我就在她住的那幢楼下面,甚至进到了楼里,按了电梯,可我不敢上楼,我有点儿害怕。”

马尔柯家。
马尔柯在美国的新居内整理衣服,孩子们和父亲一起喝午茶。突然,电话铃声响了。
马尔柯:“谁能来电话呢?”
贝特:“我来接。”
马尔柯:“我接吧。

电话亭。
热雷米:“她接了电话。而我事先准备好的话,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你知道我的幽默,可是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除了说‘你好,我很好!’就顿住了。”

马尔柯家。
马尔柯听出了热雷米的声音,心里一颤。热雷米忙说:“我使你讨厌了吧?”
马尔柯:“不,不是,可我听不清楚。”
热雷米:“是啊,我一给你打电话,你就听不清楚,可我却听得很清楚。”
马尔柯:“你在哪儿?”
热雷米:“在楼下。”
马尔柯:“楼下?”
热雷米(画外音):“对,就在你家楼下,如果你高兴的话,我可以用英语跟你说话。”
马尔柯走到窗前探一下头:“啊,我看见你了。”
热雷米(画外音):“我也想看看你,可以上楼吗?”
马尔柯看了贝特一眼,急急地:“不,热雷米,你还是不上来的好,你转过身去,就能看见一个咖啡馆,请在那儿等我。”

电话亭。
热雷米继续着和米歇尔的通话。
热雷米:“她说她不愿我上楼。米歇尔,我跑了整整7000多公里的路啊……也就是说我应该回去……你理解我吗,米歇尔?”
米歇尔(画外音):“我很理解你。”
热雷米:“我知道,我本不该来,可我还是来了,我按她说的做了,来到了那个小咖啡馆里等她……你知道,由于时差,我几乎支持不住了,而且,在飞机上我也没有睡觉,为了支持住我的身体,我就喝咖啡,喝了许多,许多。在喝到第七杯的时候,我看见她来了。我看到了她,多有意思啊!在这个城市,这个街道见到了她。她转过身子,我真是高兴极了。但这种时刻一下就过去了。我清楚地知道这一切就要过去了,一切都结束了。她带着一家人来了。我们在一起吃了顿早饭,什么也没说。后来,我和贝特聊了起来。他是我唯一说话的对象,我向他解释了我的这次旅行。然后,我们一起走了出来,连说带笑,我尽量做出很滑稽的样子,贝特看着我,他怕我受不了,尽量用法语和我说话,逗孩子们笑……大家都笑了,我也笑了,可没有一个人能理解我当时的心情。马尔柯也尽量地边说边笑。他们想让我留下来,我没有同意,我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我还有我的音乐。我和贝特互相握手告別,将近二十分钟,我们谁也没有说话。我们在一起呆了一个半小时,能表明什么呢?友谊?!贝特讲英文,他讲得很快,我一个字也听不懂。我只会笑,马尔柯吻了我。你知道,她对我说……不,她什么也没说,就只吻了我。之后,就走了,他们都走了。就是这样,我自言自语地说,米歇尔你说得真好,我完全疯了……”
米歇尔(画外音):“啊……
热雷米:“米歇尔你懂得生活了吧。给我讲点儿有趣的事。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米歇尔(画外音):“热雷米,你要忘掉这一切,重新开始。快点儿回来,我们还要在一起唱歌。”
热雷米:“可对于这次恋爱我还能再做点儿什么呢?”
米歇尔(画外音):“热雷米,你还想干什么?你总不见得要娶她为妻吧?”
热雷米:“当然不是,我只想能有一点时间,一点点时间。”
米歇尔(画外音):“啊,太好了。你等等,我记下来。好,说吧……你听见我的话了吗?”
热雷米:“是的,太好了。”
米歇尔(画外音):“热雷米,你应该回来,没有你我都笑不出来了。”
热雷米:“我会回来的,吻你。”
米歇尔(画外音):“快回来吧,没有你,我简直不能唱歌。”

巴黎剧场。
热雷米回到巴黎,休息了一段时间后,精神开始恢复,终于从痛苦的泥潭中拔了出来。他和米歇尔一起写词、作曲,两个好朋友又开始了二重唱。狂热的观众把鲜花、彩带扔到他们的头上,身上,热雷米重新振作起来,把全付精力投入到他喜爱的歌唱事业之中。

(全剧终)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对话与音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