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心动 怦然心动 8.9分

斯句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Claire

有一个叫做《往事》的系列纪录片,英文翻译成:was.

以前北京大学有个书店,叫“风入松”,英文翻译为:forest song.

翻译,词典上的解释是:将一种语言所表达的意思用另一种语言表达出来。译文应尽可能在内容、形式和风格上与原文保持一致,尽可能求得译文与原文之间的意义对等、形式对等和风格对等的结果。

英语学习者常常有这样的经历,一句英文,我们大概扫一眼便知道它所表达的意义,情感和情境,而如果要“信、达、雅”地逐字逐句地将之翻译为中文,往往并不那么容易。所以有这么一种说法:真正考验一位高水平外语学习者的是他的母语水平。

第一次看Flipped是在高二,一连看了两遍,初衷是练听力,第二遍则是抱着欣赏的态度。那时还没学过"flipped"这个单词,查了一下,"flipped"在词典中大概有两种解释:快速翻动和入迷,而在影片中则翻译为"怦然心动"。

按理说这个翻译已经是很妙了,相对而言,很难想象还会有比"怦然心动"更合适的译名,然而根据影片的实际内容来看,这个翻译似乎还有所欠缺,以个人观点,整部影片的内容用"动心"似乎更合适,不过对于一部青春电影,这样一个名字又稍显的低沉,或许这就是不同语言在翻译过程中不...

显示全文

有一个叫做《往事》的系列纪录片,英文翻译成:was.

以前北京大学有个书店,叫“风入松”,英文翻译为:forest song.

翻译,词典上的解释是:将一种语言所表达的意思用另一种语言表达出来。译文应尽可能在内容、形式和风格上与原文保持一致,尽可能求得译文与原文之间的意义对等、形式对等和风格对等的结果。

英语学习者常常有这样的经历,一句英文,我们大概扫一眼便知道它所表达的意义,情感和情境,而如果要“信、达、雅”地逐字逐句地将之翻译为中文,往往并不那么容易。所以有这么一种说法:真正考验一位高水平外语学习者的是他的母语水平。

第一次看Flipped是在高二,一连看了两遍,初衷是练听力,第二遍则是抱着欣赏的态度。那时还没学过"flipped"这个单词,查了一下,"flipped"在词典中大概有两种解释:快速翻动和入迷,而在影片中则翻译为"怦然心动"。

按理说这个翻译已经是很妙了,相对而言,很难想象还会有比"怦然心动"更合适的译名,然而根据影片的实际内容来看,这个翻译似乎还有所欠缺,以个人观点,整部影片的内容用"动心"似乎更合适,不过对于一部青春电影,这样一个名字又稍显的低沉,或许这就是不同语言在翻译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出现的偏差和不足。

影片中有一处情节,Bryce的同学们编了一句顺口溜来嘲笑Bryce和Juli,这地方给我留下很深印象: "Bryce and Juli sitting in a tree, K-I-S-S-I-N-G. " 来看看字幕组是怎么翻译的: "布莱斯和朱莉高高坐树上,卿卿我我不分离。"当时便忍俊不禁,这还叫顺口溜吗,还顺得出来吗?

英国诗人萨松有一不朽名句: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余光中先生译: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中文翻译地很绝,毫无疑问。但是如果没有上下文的话,中文其实是有歧义的,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嗅蔷薇的到底是我还是猛虎呢?事实上,我是先知道的中文,后才看到英文,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以为是“我”在细嗅蔷薇。

有一句英文,原文是:(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看上去似乎很简单,但在当时连梁启超都说很难译为中文。

英文的介词很考验翻译水平,因为中文没有对等功能的词。英文中往往一个介词搭配翻译成中文就不得不变成一个短语。本例来说,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三个介词连用,简洁有力,举重若轻,作为演说用语非常有煽动性,但是中文处理不好,使用了太长的短语来翻译的话,节奏就不对,也失去了那种简洁有力的感觉。

杜诗“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余光中评论:“无边落木,‘木’后是‘萧萧 ’,是草字头,草也算木;不尽长江,‘江’后是‘滚滚’,也是三点水。这种字形,视觉上的冲击,无论你是怎样的翻译高手都没有办法的。”这句诗的翻译问题很典型,基本可以管窥在不同文化之间传达意境的难度。

由于不同语言的历史和文化背景相差甚异,所以即使理解了一个词或者一个句子,想要找到合适的汉语词汇来替换却也很不易,英语简短的一句话,可能要用繁复的汉语去解释,简单的一句文言文,英语可能要啰嗦半天,有时候绞尽脑汁还很可能会词不达意,或者就差那么一点。读着译完的句子,可能还会感觉零碎,别扭。

对此,美国翻译理论家奈达提出了动态对等(Dynamice Equivalence)的学说,即翻译不必受源语中语言形式的各种束缚,在接受语中要考虑读者的反应,翻译要在内容上与源语内容对等,反对因辞害义的形式对等(Formal Correspondence)。主张的翻译方法就是译意,使得译文内容最接近原文。因此,检验翻译的标准不在于原文与译文语言形式的对比,而在于源语读者和译语读者的反应是否趋于一致。

在影片Flipped中,这样的动态对等翻译俯拾皆是:

I'd hate to see you swim out so far you can't swim back.我不想看到你误入歧途并无法回头。

Bryce Loski was still walking around with my first kiss.布莱斯·罗斯基仍然欠我一个初吻。

The apple doesn't fall far from the tree.有其父必有其子。

其中个人最喜欢的是Bryce的祖父Chet的一段话:Some of us get dipped in flat, some in satin, some in gloss. But every once in a while you find someone who's iridescent, and when you do, nothing will ever compare. 有些人浅薄,有些人金玉其外,而败絮其中。有天你会遇到一个彩虹般绚丽的人,当你遇到这个人后,会觉得其他人只是浮云而已。韩寒则把最后一句译为"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世界上的语言成百上千万种,一种语言的词语完全对应另外一种语言词语的情形是不可能存在的,翻译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韵律,美感和风格等语言特质的流失。

不过总会有一些翻译,比如Sometimes ever, sometimes never.(相聚有时,后会无期),Young fault lasts for life.(一见杨过误终身),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and death like autumn leaves.(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这些绝妙翻译的存在让我们在陶醉于语言魅力的同时,不禁感叹:

“斯句若彩虹,遇上方知有”。CUEB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怦然心动的更多影评

推荐怦然心动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