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美》

也米

对比一下中外古往今来的作品,突然发现我们国家的所创作的作品中,对美,总有一套对美摧毁的艺术,在周墩颐的《爱莲说》中,对于美丽的莲花,教人要保持一种“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言行举止,或许是因为人要是看到美丽的东西,都会有一股占有的欲望,所以写此句,来警示行人。就像龙应台在《野火集》里面写到的,人要是缺乏那种自觉性,就喜欢用显赫的标语或文字来冠冕堂皇的督促。

或许我们国家历经愚昧的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所塑造或影响出来的人性中带着愚昧、粗俗与卑鄙等丑陋的劣根。就像莫言写的《檀香刑》中,一个法国人,以讽刺的口吻来称赞中国刑法的艺术美,“中国什么都落后,唯独中国刑法是最先进的,能让人历经巨大的折磨与痛苦再死去”。真是有一种让人听着打脸的不舒服却又有一丝赏脸的得意洋洋。带着惶恐,愚蠢的生、愚蠢的死,花一生的时间在阿谀奉承,而不知去思考如何改变现状,带着恐惧寻找的未知非得是末路吗?未来的大部分,是现在的自己所造就的。最近在看陈忠实的《白鹿原》,剧中的田小娥真是一位被封建礼教给杀死的姑娘,她只求岁月安稳,最后却落个孤魂野鬼的下场。难怪古人说,佳人命短,红颜易逝。这是...

显示全文

对比一下中外古往今来的作品,突然发现我们国家的所创作的作品中,对美,总有一套对美摧毁的艺术,在周墩颐的《爱莲说》中,对于美丽的莲花,教人要保持一种“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言行举止,或许是因为人要是看到美丽的东西,都会有一股占有的欲望,所以写此句,来警示行人。就像龙应台在《野火集》里面写到的,人要是缺乏那种自觉性,就喜欢用显赫的标语或文字来冠冕堂皇的督促。

或许我们国家历经愚昧的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所塑造或影响出来的人性中带着愚昧、粗俗与卑鄙等丑陋的劣根。就像莫言写的《檀香刑》中,一个法国人,以讽刺的口吻来称赞中国刑法的艺术美,“中国什么都落后,唯独中国刑法是最先进的,能让人历经巨大的折磨与痛苦再死去”。真是有一种让人听着打脸的不舒服却又有一丝赏脸的得意洋洋。带着惶恐,愚蠢的生、愚蠢的死,花一生的时间在阿谀奉承,而不知去思考如何改变现状,带着恐惧寻找的未知非得是末路吗?未来的大部分,是现在的自己所造就的。最近在看陈忠实的《白鹿原》,剧中的田小娥真是一位被封建礼教给杀死的姑娘,她只求岁月安稳,最后却落个孤魂野鬼的下场。难怪古人说,佳人命短,红颜易逝。这是谁造成的结局呢,却无人去探究根源。不得不说,我们国家对摧毁美是有一套比较讲究的艺术。如今也是,看到野外美丽的花草与物,总忍不住内心的欲望,想把它摘掉,插到自家的花瓶中,以供自己赏心悦目。而忘了还有后行者会来此地游玩观赏。或者有的走极端路线,在美好的事物上面添上肮脏或一脚摧毁,有一种不要老子好过你也休想安闲,老子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的丑陋病态。人总是喜欢把自己心爱的东西,收入自己的囊中,以此来满足各自的某种需求,一旦没满足,总得找个替死鬼。

看了《成为·简奥斯丁》,发现西方的一些文明礼仪文化很醇厚,或许有说穿着黑色燕尾服的虚伪绅士、穿着娇柔造作优雅装的淑女、说着附庸风雅的谈吐等等。但是,他们都在这种礼教的长期教导与影响下,会刻意的去规范自己的行为举止,用陈述性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想法与见闻。不管虚伪还是造作,起码他们的文明是看的见的。他们对美好的事物会由衷的赞叹并表达自己的心迹,而不会扭捏或以一种奇怪的方式的表达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就算被拒绝,也不会用极端的行为与粗俗的言语来毁灭美好的事物,因为他们的心中有爱的怀柔与文明礼教的束缚。也是因为他们的心中有信仰,那就是上帝。说明一个有信仰的国度,人性中的恶念被洗涤着,净化着,人性向善发展。

在剧中有说道,“矛盾与现实相撞会产生一种新的现实”,或许这就是人类有解不完的命题所在。简·奥斯丁的《傲慢与偏见》与夏洛蒂·勃朗特的《简·爱》。她们共同之处就是,婚姻的幸福是简单的爱与平等的尊严所建立起来的,并对“美”的守候。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成为简·奥斯汀的更多影评

推荐成为简·奥斯汀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