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城市 悲情城市 8.8分

人生从来如此。

顾八荒。
之前看过侯孝贤的半自传性质的处女作《童年往事》,当时不太待见侯导,学小津的影像风格是学得有几分相像,但小津对人生况味的捕捉在《童年往事》那种故作疏离的矫揉气质里几近丧失。但是没想到4年后对自身风格锤炼近乎化境的侯导捧出了一份沉甸甸的杰作。

《悲情城市》令我想起张艺谋的《活着》,二者气质迥异,但归根结底讲述了同一个母题,即微渺的个体,在面对时代的动乱时,其命运是多么不由自主而苍白无力。只是后者是呼天抢地的,而前者是不露声色的。

整部电影的叙事方式是十分片段式 的,随着林家人与宽美的日常徐徐推进,各个人物情节的穿插也频繁,却没有一个情节对时代背景有所着墨,以至于如果观者不是对二二八事件有所耳闻,对情节都会有疑问。在人物来龙去脉的交代上亦是如此,一切几乎都是掐头去尾。孩子生下了,却再无一个情节展现其后来人生,文伦为何又疯,老大被枪杀之后的家族是怎样,一群知识分子哪去了,宽美的哥哥被抓之后的结局,文清到底死了没。这一切毫无交代。

倒并非所谓留下希望的尾巴,抑或是力有不逮。我想是侯导深切地明白,不给交代,胜过一切交代。在一个风雨飘摇的年代,个人能尽力做到的,无非是勉力活下去而...
显示全文
之前看过侯孝贤的半自传性质的处女作《童年往事》,当时不太待见侯导,学小津的影像风格是学得有几分相像,但小津对人生况味的捕捉在《童年往事》那种故作疏离的矫揉气质里几近丧失。但是没想到4年后对自身风格锤炼近乎化境的侯导捧出了一份沉甸甸的杰作。

《悲情城市》令我想起张艺谋的《活着》,二者气质迥异,但归根结底讲述了同一个母题,即微渺的个体,在面对时代的动乱时,其命运是多么不由自主而苍白无力。只是后者是呼天抢地的,而前者是不露声色的。

整部电影的叙事方式是十分片段式 的,随着林家人与宽美的日常徐徐推进,各个人物情节的穿插也频繁,却没有一个情节对时代背景有所着墨,以至于如果观者不是对二二八事件有所耳闻,对情节都会有疑问。在人物来龙去脉的交代上亦是如此,一切几乎都是掐头去尾。孩子生下了,却再无一个情节展现其后来人生,文伦为何又疯,老大被枪杀之后的家族是怎样,一群知识分子哪去了,宽美的哥哥被抓之后的结局,文清到底死了没。这一切毫无交代。

倒并非所谓留下希望的尾巴,抑或是力有不逮。我想是侯导深切地明白,不给交代,胜过一切交代。在一个风雨飘摇的年代,个人能尽力做到的,无非是勉力活下去而已。命运不过是断了线的风筝,因何而起,因何而落,落于何处,是一个根本无力去关心的问题。而侯导通过这种处处是残缺的反叙事的方式,达到了对身处此种命运视角的最大限度的还原。

侯导的影像美学与小津很相像,大量的固定镜头,冷淡的色调,一切都收敛而克制,但平静的背后暗流从未消失,如同中国的山水画,处处萧索,处处留白。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村庄斗殴那场戏,侯导只是给了寥寥几个远景,衬上台湾那雾蒙蒙的远山,打斗的躁动就这么被无言地消解,但观者的心却被堵住了。李家大哥被枪杀,更是吝啬地一个镜头都不给,却去拍阴天中盘旋的鸟。文清被警察押走后,镜头亦对着空荡而灰暗的走廊注视良久。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而这二者的结合成就了这部电影。命运是诡谲的,而生活是平淡的。人身处其中,望不见来路,亦不知归途。

我3年前曾读过余华的《活着》,彼时很不满意于书中那不断地掷下苦难而缺乏细致的悲痛描写,现在回头想,明白余华是想表达一种被巨大的力量频繁摧残后的人生,如同那被岁月压弯的弓背,是麻木的,也是悲怆的,但归根结底,是麻木的。可惜这种麻木感在张艺谋的电影里,消失殆尽。

有趣的是,《活着》与《悲情城市》的结尾都是一家人围坐吃饭。只是《活着》中色调要明亮许多,一家人经历过世事种种后欢聚一堂其乐融融,张艺谋无非想说,巨大的苦难后,仍旧有一缕希望。

而《悲情城市》中,依然是那个固定机位,镜头远远地打量着这个支离破碎的家族,女人们依然如同往日夹完菜便退下,爷爷与三叔还有小儿子依然默默地夹着菜,一切如同往日。

侯孝贤想说的是,人生从来如此。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悲情城市的更多影评

推荐悲情城市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