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天的路 自家始

cnniuge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nyt报道截屏

8月中,纽约时报T-magazine的art专栏推出《An Architect and an Artist Walk Into a Barn》,其中挂出了一段1分半的视频,记录当代艺术家蔡国强在美国新泽西工作室的一天,短片结束时,蔡国强骑着他改造的三蹦子花车,扭着身体唱着歌,载着小女儿,“招摇过市”。

我对当代艺术有不可理喻的偏见,但很喜欢这部关于蔡国强的纪录片《天梯》,也是摇晃的、空间充盈的色彩,火药飞上天空,爆炸,开出好看的花。

原本被中国人寄予解决长生不老问题的火药,部分替代性地给死亡的节点和指向,作了酣畅淋漓的了结。

显示全文

nyt报道截屏

8月中,纽约时报T-magazine的art专栏推出《An Architect and an Artist Walk Into a Barn》,其中挂出了一段1分半的视频,记录当代艺术家蔡国强在美国新泽西工作室的一天,短片结束时,蔡国强骑着他改造的三蹦子花车,扭着身体唱着歌,载着小女儿,“招摇过市”。

我对当代艺术有不可理喻的偏见,但很喜欢这部关于蔡国强的纪录片《天梯》,也是摇晃的、空间充盈的色彩,火药飞上天空,爆炸,开出好看的花。

原本被中国人寄予解决长生不老问题的火药,部分替代性地给死亡的节点和指向,作了酣畅淋漓的了结。

蔡国强上海个展,第一章《挽歌》截图,被炸开的烟雾遮住的160米高的上海气象景观塔,温度显示25摄氏度。25度是人间的温度,河上腾起的是末日图画。在爬升的路上沉思静默、百感交集、回光返照,最后烟消云散了。

天梯项目,蔡准备了很多年,最早从英国巴斯开始,再到洛杉矶、纽约、上海,计划一一落空,而且一落便是二十多年。

电影开头,蔡说:我知道我去不了外太空,摸不到星辰,觉得很难过。(大意)我在姥姥家的山坡上看过星空,是一样的感觉。

2015年6月15日04:50,泉州惠屿岛,秘密行动,一条500米高、5.5米宽的绳梯,被气球垂直拉升至夜空,点燃,蔡构想20多年的《天梯》成了。

升起天梯的岛叫惠屿岛,这是泉州出生的蔡的家乡。以任何可以言说的事物为标的,在这个世界上总是可以找到更好的,唯独一种与我们出生的关联,故乡,是无法主动做出选择的。

蔡的爱人吴红虹哭了,在渔港的凌晨,又高兴又委屈。蔡的奶奶因为身体原因最终未能到海边,天梯成功后,蔡在视频对话中跟在家的奶奶说,看,看不好看?你的孙子厉害吧!

如此的话,我想蔡在任何其他场合也不会说了。

有一年假期陪妈妈回家看姥姥,在一条乡间公路的站点下车后,要经过一段大约两里地的爬坡路,才可以到达姥姥家的场院。那是夏日黄昏的林荫道,我问妈妈累不累,妈妈说,在回家的路上就觉得心安。

黎明的庆祝会上,蔡家乡的人对他说,在世界做了一大圈,最后还是回来做成了。

蔡国强对彩色火药的探索,我觉得也他绘画探索的一部分。2016年,他没有再做新的大型现场,他说,他想重新梳理他的绘画阶段,解决当代绘画的困境。

转瞬即逝的常驻心中。摇摆犹疑的在故乡获得片刻的平衡。

原文参考

1.https://www.nytimes.com/2017/08/18/t-magazine/cai-guo-qiang-house-frank-gehry.html

2.https://www.nytimes.com/2016/10/14/movies/sky-ladder-the-art-of-cai-guo-qiang-review.html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天梯:蔡国强的艺术的更多影评

推荐天梯:蔡国强的艺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