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不好就成「王宝强」

影视潜规则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不涉及“击败奥运会的男人”这个话题,

对于王宝强的认识更多的停留在憨笑和一个个精彩纷呈的喜剧角色。

在给人带来愉悦的同时也渐渐地被角色固定,

想当然的理解为王宝强只适合演绎这种类型的片子,忽略了他不尴尬的演技本身。



并非科班出身的他第一部电影是纯本色出演的《盲井》,

谈不上有多大演技的成分,更多的是靠那时不谙世事的自然流露。

在全国人民面前露脸是2004年冯小刚的《天下无贼》,

他在里面饰演一名外出打工攒钱回家娶媳妇的“傻根”,

这一角色也奠定了他的喜剧基础,自此星途一路绿灯。

《士兵突击》后也让他尝到了人气明星的滋味,尤其是囧系列的推出不仅仅在人气上锦上添花,也让他的喜剧形象深入人心。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也是一个坏的开端。

王宝强终于不用蹲在片场等待一个可能会领不到盒饭的龙套角色,

现在的他就算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喝咖啡也会有一大推的剧本抢着让他当主演。

而使他不安的也是因为这样的状态,

好的演员害怕没有角色亦担心被角色拖累,想要长期走表演这条路一旦被定型是件可悲的事。

虽...
显示全文
不涉及“击败奥运会的男人”这个话题,

对于王宝强的认识更多的停留在憨笑和一个个精彩纷呈的喜剧角色。

在给人带来愉悦的同时也渐渐地被角色固定,

想当然的理解为王宝强只适合演绎这种类型的片子,忽略了他不尴尬的演技本身。



并非科班出身的他第一部电影是纯本色出演的《盲井》,

谈不上有多大演技的成分,更多的是靠那时不谙世事的自然流露。

在全国人民面前露脸是2004年冯小刚的《天下无贼》,

他在里面饰演一名外出打工攒钱回家娶媳妇的“傻根”,

这一角色也奠定了他的喜剧基础,自此星途一路绿灯。

《士兵突击》后也让他尝到了人气明星的滋味,尤其是囧系列的推出不仅仅在人气上锦上添花,也让他的喜剧形象深入人心。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也是一个坏的开端。

王宝强终于不用蹲在片场等待一个可能会领不到盒饭的龙套角色,

现在的他就算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喝咖啡也会有一大推的剧本抢着让他当主演。

而使他不安的也是因为这样的状态,

好的演员害怕没有角色亦担心被角色拖累,想要长期走表演这条路一旦被定型是件可悲的事。

虽然靠“傻根”出名但是王宝强却从来不是个不懂得“可持续发展”的明星。

他的表演不要局限于喜剧,他可以演变态、杀手,精神病和瞎子且不露痕迹地带领观众入戏。



他在《追凶》中是有些磕巴但内心感情纠结的杀手,

《hello!树先生》中又是个游手好闲,不被人尊重的“神棍儿”,

《天注定》中转而成为顾家重感情的冷血杀手。

说他没演技的也许都没有注意过一个聪明肯下功夫琢磨角色的演员真正震撼你的作品。

在他的大银幕之旅中,演技封神和引起讨论最多的要数2011年的《hello!树先生》。



这部电影由被网友称为豆瓣高分导演的韩杰执导,也是他自独立执导以来的第二部故事长片。

之前一直跟着同为山西老乡的贾樟柯做了6年的副导,参与了包括《三峡好人》在内的Uncle 3等多部代表作品的拍摄,对村镇青年以及现实题材有着很多观察和审视。

关于这部电影的拍摄灵感韩杰导演有在采访时有两种说法,

一种说法是他说这部电影的创作是受了杨争光(《双旗镇刀客》的编剧)的小说《老旦是颗树》的影响,

另一种说法是他在介绍影片时说,树先生其实是根据山西孝义一个真实存在的人物创作的,这位现实中的树先生逢人就说,韩杰混的不错,那是因为我找人在北京罩着他呢。

不论真相如何,作品本身是值得刷完又刷的。



树先生是村里的单身青年,在汽修铺上班。

每天也没什么可忙的,但他总是把自己伪装成忙忙碌碌的样子,

好像跟村里的每个人都谈得来,张口闭口尽是大事,

他也是自己臆想的人们眼中村里的“红人”,跟谁都熟。

年轻人们见到他第一句话就是“hello啊,树哥,咋啦,不忙啦。”



生活就是上面包车抽抽烟、侃侃山,

遇到“造反”就去管,然后被小孩看不起。



村里有热闹总会叫上他,他也总会凑上去添一分。

无非就是逗人发笑的跳梁小丑,不会有人真把他当回事。



村长儿子和朋友在饭店吃饭碰到树哥也会给他面子,拉上他一起喝酒。

起初他并不愿意但也架不住强拉硬拽,就跟在他们后面屁颠屁颠地迈开了腿。

然而并非如他想的那样,他在酒桌上只不过是他们喝酒时烘托气氛的“玩物”。



他的好朋友小庄不小心刮蹭了高朋的车,

树哥劝说给他个面子放小庄一马,

不料,却没人理他反而被推到一旁。

待到事情解决后他一人不自主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这是他的内心第一次受到打击。

可能有人会怀疑他怎么还有好朋友,

以为小庄是外乡人,是个比他还低等的存在,

他和小庄独处时能略微找到做人的尊严。



本来还能罩住几分面子的焊工工作,

由于意外弄伤了眼睛在住院时被老板辞退。

无法接受现实的他调戏了照顾他的女护士,

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女性,也许也是最后一次。

虽然在电影后半段他结了婚但是已经很难判断那是他的想象还是现实。



这下好了,树成了彻头彻尾的无业游民,

跟一群整日无所事事的人家事国事天下事。

在村长儿子高朋的婚礼上,树无意踩了二猪一脚,二猪怀恨在心。

在酒桌上故意刁难喝醉的树哥,树哥借着酒劲骂了二猪一句。

这便给了二猪发飙的理由,逼着树哥给他下跪道歉,

迫于无奈,也为了保住一些面子,树选择在人相对较少的屋内屈辱地下跪道歉。

这时,他似乎明白了平日里称兄道弟的朋友没有一个人会帮他,给他尊严。

他就是热闹中能够增点色彩的“大喇叭”,甚至连那都不如。



树想到了改变,他去城里找了那位同样瞧不起他的朋友陈艺馨,

在他的奥数培训班当一名助教,发现了光鲜亮丽的校长出轨的事实。

期间,他也遇到了自己的另一半——聋哑人小梅。

这段感情处理的非常的有意思,树先生完全全就是位文艺青年。

贴两段他发给小梅的短信:

“你知道吗?当我们相视的那一刻,就是这世界最美丽的瞬间,就算给我个村长我也不当。”

“相思是病,相忆是酒,你就想那烟酒搞得我烟不离手,酒不离口。”



接下来的事情,属于水到渠成。

他和小梅回到村里准备操办婚礼,树也想借着这次的婚礼挽回自己之前丢掉的面子。

只可惜借不来车,圆不了他炫耀的梦想,

婚礼成了闹剧,彻底击垮了他的精神寄托。

婚后的生活更是不如意,在这样的境遇中,树先生疯了。



电影之后情节大部分都在树先生的想象和现实中交叉。

在他的世界里自己娶了小梅、成了半仙儿、让二猪下跪,给瑞阳矿业剪彩,

也没有绷着脸,古板的父亲,

他像他被父亲吊死的哥哥那样,神仙快活。



很多人看完《hello!树先生》之后对这部电影的认识大都集中在农村上,

不少人说没有在农村生活过体会不了树先生的思维与生活方式。

其实,这种认识是把这部电影看小了,换句话说就是“坐井观天”,

眼界只有井口那么大点的地方,怎么可能知道井外的广阔天地。

说句实话,《hello!树先生》不局限于农村地区,

它不分地域,甚至于不分时代。



树先生生活在七八十年代的中国,

那时的中国正值改革开放的浪潮,在“舶来品”和自主独立上面临着巨大的考验,思想观念也与门外的世界有着巨大的差异。

那时候港台音乐是靡靡之音,是会惹人犯罪的“作案工具”,

街上是不允许出现搂搂抱抱,人民穿衣都是清一色的制服系,花花绿绿的东西想都别想。



费翔就是那个时代的悲剧,

春晚上《冬天里的一把火》让他彻底火遍了中华大地,

他的装扮、动作与穿衣风格是那个年代最时髦的潮流。

也是由于他的红让他作为公众人物没有了隐私,同性恋的私生活被人抖露出来。

从此远走他乡,再也没有出现在聚光灯下。

直到新世纪之后才慢慢回归大众视野,只可惜,某些制度又落后到30多年前。



电影里的树先生并没有像费翔那样尽管受人非议但事业有成。

他窝囊、唯唯诺诺,让身边的人漠视轻蔑,甚至让观众都有种厌恶的感觉。

看电影的时候很不痛快,为什么树成了那副样子?

想了很久才明白,

因为作为一个男性的灵魂早在他成长的年代就被父权社会阉割了。



在电影里树有一个哥哥,

他哥的出场时整部电影里最明快、最神采奕奕的,

他穿穿着在那年代被贬低微离经叛道的亮蓝色牛仔喇叭裤,

拉着女友的手,跳着热辣的舞,唱着那首《冬天里的一把火》出场了。

可是那个时代容不下这样的明快,树的哥哥因为他的叛逆被他的父亲五花大绑吊在树上,

吊死了,然后他父亲也死了。



没有了会唱歌跳舞看世界的哥哥,也没有了父亲,实际上树失去的不仅是这些。

他的父亲亲手把他哥吊死,同时杀掉的还有树内心的热烈、激情与叛逆。

就像一只刚出生的山羊被割掉了睾丸,再也不会漫山遍野地奔跑、发情、斗争、交配,

而是变得温顺、沉默,只能在羊圈里吃草,结局就是任人宰割。

也就是说他被阉割了,精神上的阉割。

因此树一次次地梦到他的父亲,

但在梦里,他的父亲永远板着脸,他在他的父亲面前抬不起头来。

一个孩子如果在父亲面前抬不起头来,那他就很难在这个世界抬起头来。



树先生在村长儿子的婚礼上屈辱的一跪,很具有意义。

尊重和接纳,不是靠妥协,可是树先生不知道。

不知道这一点的不止他一人,

我们在成长过程中很多时候父母都会要求我们做个好孩子,无形中剪掉我们可以天高任飞的“翅膀”,

学校要求我们做个好学生,强制性地扼杀了我们天马行空的想象与鬼灵精怪的活泼,

社会要求我们做个好人,其实也不是社会,社会是个很虚的概念,也是被人们架空和放大的名词、动词,形容词,更准确一点的说应该是成年人,成年人要求我们做个好人,容不得半点没有无知的个性。

这些要求各有不同但都希望我们变得温顺、听话,

本质上是想阉割掉我们身上的野性,最终让我们都成“温良恭俭让”式的人物,

殊不知,这样的社会上一次还是发生在“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唐朝。



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用老的套路去裹挟现代人的思想,

“改革开放”将近40年了,我们还是被自愿地选择“顺从”,被人推着向前,没有一点野性。

所以,树先生式的人就该被人唾弃吗?不然。

了解了他的过去你就会原谅他的现在,

这不是一个人的悲哀而是这个时代进步所遗留下的“顽疾”。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Hello!树先生的更多影评

推荐Hello!树先生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