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山 盲山 8.3分

这不叫爱情,这叫生殖

影视潜规则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或许是一篇会被禁的文章。

理由很简单,因为涉及敏感话题。

再加上近期有关部门对网络上的评论,内容发布都采取了较严格的审查条例,

所以被禁是意料之中,能够通过审核是惊喜之外。

豆瓣上网友“stalker”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宁愿相信,一个人并不是有意去漠视另一个人的生命和尊严。而是,这本来就是一个生命和尊严轻如鸿毛的时代,如果一个人活在世上,根本没有感觉到自己存在的意义,或者社会对他的尊敬,那他又怎么去尊重另一个人的生命?

这就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而那些违法乱纪的犯罪分子或者那些根本不清楚自己已经触犯法律的群体所犯下的罪行是否都可以用这么一段说辞来为他们推卸本该承担的责任?

情能不能推动法,而法要不要不容情,似乎一直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

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从现实中去寻找造成这种矛盾的病因是什么。

《盲山》也许会给我们一个算是正常的解答。



《盲山》是导演李扬继《盲井》之后的又一部将视角投向社会问题的电影。

他曾说过要拍“盲”系列三部曲,然后就去拍商业片了。

可是,自《盲山...
显示全文
这或许是一篇会被禁的文章。

理由很简单,因为涉及敏感话题。

再加上近期有关部门对网络上的评论,内容发布都采取了较严格的审查条例,

所以被禁是意料之中,能够通过审核是惊喜之外。

豆瓣上网友“stalker”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宁愿相信,一个人并不是有意去漠视另一个人的生命和尊严。而是,这本来就是一个生命和尊严轻如鸿毛的时代,如果一个人活在世上,根本没有感觉到自己存在的意义,或者社会对他的尊敬,那他又怎么去尊重另一个人的生命?

这就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而那些违法乱纪的犯罪分子或者那些根本不清楚自己已经触犯法律的群体所犯下的罪行是否都可以用这么一段说辞来为他们推卸本该承担的责任?

情能不能推动法,而法要不要不容情,似乎一直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

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从现实中去寻找造成这种矛盾的病因是什么。

《盲山》也许会给我们一个算是正常的解答。



《盲山》是导演李扬继《盲井》之后的又一部将视角投向社会问题的电影。

他曾说过要拍“盲”系列三部曲,然后就去拍商业片了。

可是,自《盲山》之后就再也没有听到任何关于第三部的消息,原因不详。

《盲井》是他的处女座,也是他的成名作,为他带来了柏林电影节银熊奖却没有赚到钱。

有次在陕南拍戏,一个很小的县城,李杨碰见一家音像店,问他卖过《盲井》没有,

他说卖过,当年还很火,他都卖了上千张,国内最少估计卖了100万张吧。

李扬苦笑,对其又爱又恨,恨的是一分钱没拿到,爱的是群众基础打下了。



《盲山》也是如此,在开拍前原来的投资人因故退出,

其实闭着眼睛都能想得到,无非是赚不了钱罢了。

没有办法,李扬把自己的房子抵押了筹集了400万元拍了这个电影。

他说自己还算比较幸运,另个弟弟都是做生意的,钱好借。

当然,他的弟弟们也经常说他:

“老拍这样的电影干嘛,像冯小刚、张艺谋他们那样拍电影不是更挣钱嘛。”李扬每次都含糊略过。

自然,这也不代表他拍这类型的题材就是为了哗众取宠。

在《南方周末》的采访中,主持人问道过类似的问题,

他答道:“我讲了一个故事,把人性中我们习以为常、不觉得是黑暗的一些事情提出来强化,这是我想做的。我就像拿一个手术刀,把它切开了,血淋淋地让你看———这是我们人性中有的东西。”

无疑,他没有以此为噱头去顺应市场只是把现实呈现在我们面前引我们去思考,这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盲山》也是改编自真实发生的案件。

但是在国内上映时是有过删减的,结局部分改动最大与戛纳公映版截然不同。

海外公映版的结局是:

警察来了又走之后,白雪梅的父亲留下来保护着自己的女儿,但是黄德贵及其家人不愿意轻易地放走自己花钱买来的“老婆”便在第二天强行拉白雪梅往山上藏。

白父在拉扯中与黄德贵他们打了起来并大喊到:“来人啊,打人了”,结果却是周围人仍然无动于衷,做旁观看戏状。

白雪梅努力劝解,只是他们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盛怒之下,拾起地下的菜刀向黄德贵砍去,然后,镜头给了白雪梅一个面部特写,突然黑屏。

至于后续的事无论怎么发展都不如戛然而止。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白雪梅如此的不理智,一个字——盲。



盲,是法盲。

白雪梅本是一名毕业后好不容易找到工作的大学生,想着靠自己赚钱减轻家里的负担。

谁知却被两个人贩子以7000元的价格卖到西北某边远山村。

等到白雪梅明白过了意图说明事情真相的时候,

买她那家人的老汉一句话令她绝望至极:

“想啥呢?那也不许去,反正我用七千块钱把他买给我儿子做媳妇了。”

这家子的女人也说道:

“女子,嫁谁都是嫁。你嫁给我儿,我不会亏待你的。”

人贩子和买方在兹以为这是一宗再也正常不过的货品交易的思想下活生生把别人的生存视为草芥。

他们不了解这样做的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只是认为我给了钱你就得听从我的安排。

愚昧,是落后的根源之一。



还有一处更能证明这种对于法律的漠视。

村里人要是谁家生了女娃儿,大家都不说话都默守着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那就是第二天会在水塘里浮现一具小小的尸体。



被拐卖到这里的妇女,在怀孕后唯一的念想就是期望自己怀的是男娃。

否则除了孩子被处理,自己也免不了一顿可能致死的毒打。



盲,也是文盲。

黄德贵不止一次骂他的“老婆”白雪梅,

“一天到晚光看这本破书,还不如喂猪。”



村里文化水平最高的人就是上过高中的黄德诚。

德是道德的德,诚实诚信的诚。

事实证明,他只不过是个借着文化的幌子想要和白雪梅发生关系的伪君子。

他所在的学校也是破不经风的样子,孩子们都混坐在一起,不分大小班,

想来上课就来,不想来就不来,家里没钱的就直接辍学,

学的好的,到了年纪也去不了县里接受更高等的教育。

他们认为只有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下地干活,回家喂猪才是人一辈子活着的本分。



我们总说着“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哭孩子。”

可是,我们却一次次地被现实打脸。

教育的基础是文化传播,根本是转变思想。

然而,我们所谓的高等教育说到底就是个摆设,即使过了很多年还是没有改变应试教育的帽子,把学生培养成了只会答题的机器而不懂得去适应多变的环境。

哪怕是接受高等教育也是白天黑夜的混,到头来知识没有学到身体也日渐变差。

毕业后,两眼一抹黑,茫然不知道自己的归宿在何方。

最后的结果就是在大城市不知所措,回到小地方又难以适应。

这就是我们的教育直逼人心的现实,学校的东西用不到,社会的东西学不会,

有人的因素,但根本是教育偏差性,我们的教育只是做到了文化的传播。



盲,更是心盲。

白雪梅再第一次逃跑被抓回来后,黄德贵的父母就强迫性的为他们办了婚礼。

黄德贵圆房不成,他们的父母便使用了“霸王硬上弓”。

老汉叫喊道:“这还能由她了,上!你狗日的还不来帮忙。”

随即,黄德贵扑了上去,开始机械地插入,再插入。

做爱,对他们来说只是简单的抽插,而女人,只不过是会说话的生育工具。

稍有不慎,还会招来不由分说的毒打和侮辱。



她遇到的那些能够帮助她逃出生天的人也都是荒唐到令人难以直视的地步。

她告诉村支书自己是被骗来的,希望得到帮助。

村支书却让她证明自己的身份,实际上所有人都知道白雪梅身上的证件早就找不到了。

最后还以她收了别人的彩礼为由将事情压了下去。



她向村里收税的求救。

但收税的与黄德贵是一丘之貉还教他:

“这媳妇要收拾,光说不顶球用,这跟收税一样要上硬的。”



她让村里唯一能与外界有联系邮差替她把求救信送出去,这是她的救命稻草。

然而,她却始终不知晓,邮差砖头就把她的信递给了黄德贵。

这是他们之间的默许,在他们的观念里你既然被卖到这里当媳妇就应该尽本分,逃跑是违背常理的。



那么,其他的旁观者呢?

商店的小老板用四十块占了她的身体。

村民们在她每一次逃跑的过程中都充当了搜查者、指路者、戏弄者和打手。

在她第三次好不容易到了县城上了大巴却让司机一根烟出卖,

黄德贵等人暴力般地把她拉出车内,车上的人完全忽略白雪梅的呼救。



当警察来解救白雪梅的时候,所有的村民都手持农具过来阻挠。

黄德贵的母亲更是一屁股坐在车前威胁道:“要是敢带走我‘儿媳’除非从我身上压过去”以耍无赖的方式妨碍执法。

这一幕真的蛮叫人震惊,是怎样的一种熏陶让这群人敢于这样的暴力执法,还是在他们本身就有犯罪行为的前提下。

人之如此,国运则不昌盛。

这是发生在90年代的事情,不得不承认,那时候的确过于愚昧落后,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就好转了么?至少在网络和媒体上不好看到。



盲,最无药可救的是认命。

村子里还有其他被拐卖到这里的妇女,如陈姐和郑兰。

郑兰不到20岁就成了两个孩子的母亲,她被打到忍气吞声的活着。

陈姐不止一次想过逃跑,一直没有成功过,

对她来说,连死都是一件奢侈的事儿。

她们和村里其他被拐卖的妇女一样,时间一长都选择了顺从忘记了反抗,因为痛让她们接受了命运残忍地安排。



村里的女人们想当然的认为她们嫁给了男人之后就该生孩子、做家务,下地干活、回家喂猪,到了晚上让自己的男人享受鱼水之欢。



村里的男人们呢?

白天下地干活,聊别人家的媳妇身材好不好,晚上打牌喝酒发脾气。

似乎谁也没有想过打破这份“宁静”,

不接受外来的侵扰与改造,躲在自己的“舒适区”不愿迈出一步,

就这样把这种思想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下去。



他们的环境是绵延无尽的大山,把外界的一切都阻隔在群山之内,

知识,进不来;信息,进不来;法制,进不来;观念,改不了。

“盲”字拆开来,一个“亡”一个“目”,意思是死掉的眼睛,

诚然,眼睛看不到进步那可不就如同死掉一般。

你以为你不在盲山,你以为你在城市,其实没有什么区别,枯燥、愚昧、麻木还是在身边,只是以其他形式出现。



这不是诋毁,也不是消极的绝望,更不是对制度抨击。

一个自信的国家是不怕批评自己错误的,

可怕的是永远不敢直视自己的“盲”。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盲山的更多影评

推荐盲山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