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刻尔克 敦刻尔克 8.6分

时间线的技巧

fateface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等了《敦刻尔克》上线两周后才去看了一场普通场。等了那么久主要是因为看过的人反馈意见分化得很严重,有的说是神作必看,有的说是很压抑、甚至有点无聊。而我事先被朋友圈和友邻广播都剧透过了,特别想看看诺兰的时间线(职业爱好),并尝试一下据说很牛掰的配乐。最后让我下决心去看的,还是我那个做电影的朋友,她说:好歹这个故事是喜剧结尾,能压抑到哪里去,去吧去吧。于是我就去了。

大概因为看的是普通场,对音乐的印象不是很深,甚至我看着看着就完全忘记音乐这回事了,完全被情节吸引。如果不理解三个不同尺度的时间线:1、码头(一星期);2、海上(一天);3、天空(一小时),那么很难明白这里一会儿白天,一会儿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要是还像我这样是脸盲的,就更难了,谁是谁都分不清楚,要不是事先做过功课,根本跟不下来,到末了还是跟漏了一个情节,回来看北溟鱼的影评才补上了。

接下去有严重剧透,慎入。

三条不同尺度的时间线真的很厉害。时间跨度最大的是码头那条线,说是一星期,但其实电影表现的大概是一天半这样,从前一天白天开始,英国小哥在街上巡逻的时候被敌人追,逃到海边,试图排队等船回英国,偶遇换装的法国小哥...
显示全文
等了《敦刻尔克》上线两周后才去看了一场普通场。等了那么久主要是因为看过的人反馈意见分化得很严重,有的说是神作必看,有的说是很压抑、甚至有点无聊。而我事先被朋友圈和友邻广播都剧透过了,特别想看看诺兰的时间线(职业爱好),并尝试一下据说很牛掰的配乐。最后让我下决心去看的,还是我那个做电影的朋友,她说:好歹这个故事是喜剧结尾,能压抑到哪里去,去吧去吧。于是我就去了。

大概因为看的是普通场,对音乐的印象不是很深,甚至我看着看着就完全忘记音乐这回事了,完全被情节吸引。如果不理解三个不同尺度的时间线:1、码头(一星期);2、海上(一天);3、天空(一小时),那么很难明白这里一会儿白天,一会儿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要是还像我这样是脸盲的,就更难了,谁是谁都分不清楚,要不是事先做过功课,根本跟不下来,到末了还是跟漏了一个情节,回来看北溟鱼的影评才补上了。

接下去有严重剧透,慎入。

三条不同尺度的时间线真的很厉害。时间跨度最大的是码头那条线,说是一星期,但其实电影表现的大概是一天半这样,从前一天白天开始,英国小哥在街上巡逻的时候被敌人追,逃到海边,试图排队等船回英国,偶遇换装的法国小哥,二人灵机一动,假扮运伤病兵的卫生员,费劲千辛万苦混上了船,然后又被军官赶了下来。然而,这艘船还没开走就被炸沉了。这两个人又假扮从船上跳水求生的人,跟他们之前救的另一个落水的英国兵一起,在傍晚时分被送上了另一艘船。这艘船是海军的驱逐舰,上面有果酱面包有茶,法国小哥怕被人认出来不是英国人,偷偷躲在外面,就是这点小心救了他一命。很快就有德国潜艇发射的鱼雷,把这艘驱逐舰炸沉了,船舱里的人几乎都淹死了,还好法国小哥有良心,去把舱门打开,跟他搭伙的英国小哥才逃了出来。三个人一起跟着救生小艇一起又回到了岸边。第二天,天亮了,三人发现一队士兵正偷偷走向一艘搁浅的渔船,于是就跟着一起过去看有没有机会一起逃。这艘船在敌占区,所以特别危险,要等涨潮了才能离开,经历了一番危机,船终于浮起来了,但因为之前被德军打漏了,所以还没开出多远,很快就沉了,法国小哥最后没逃出去,淹死在船里了,而其他两个英国小哥逃了出去,正碰上运兵的驱逐舰被德国飞机轰炸沉了,他们被前来救援的小船救了起来,这艘小船就是道森先生的月石号。他们坐着月石号回到了英国,已是半夜,马上坐上火车,第二天醒来已在内地,其中一位英国小哥非常内疚,觉得自己是逃兵,结果却读到了报纸上丘吉尔的讲话,他们一共转移了33万人。

第二条时间线是“海上—一天”,从英国那边港口开始,海军征用了道森先生家的小游艇月石号,道森先生带着他儿子出发,邻居家帮忙的乔治也自愿加入。他们在海上看到了许多和他们一样自愿加入运送士兵的小船,途中他们救起了一个在沉船上漂的幸存士兵,他得知他们在驶往敦刻尔克的时候,突然发了疯,要求他们调转船头回去,原来他的船就是被德军潜艇的鱼雷炸沉的。道森先生不肯,一番周旋下,士兵失手把乔治推下楼梯,乔治重伤不起,士兵不再抵抗。他们在航行过程中两次遇到英国空军,第二次他们看到了Collins的飞机受伤迫降,赶紧过去救人,终于把Collins救了回来。一行人一起向敦刻尔克继续进发,马上要到海滩了,正遇上驱逐舰被炸沉,他们救了几个落水的士兵,海面上都是燃油,非常危险。这时德国轰炸机被击毁坠落,点燃了海上的浮油,他们赶紧开船离开。此时,道森先生的儿子发现乔治已经死了。为了纪念乔治,他回到英国后,在当地报纸上写了一篇文章纪念他,说他是为了救援敦刻尔克而牺牲的。

第三条时间线是“天空—一小时”,就是飞行员Farrier和Collins的空战。一开始他们从伦敦出发共有70加仑油,第一次空战结束只有50加仑油,第二次空战结束只有15加仑油,Collins被击中迫降,被道森先生的儿子救起来。这个时候他也提醒了Farrier油不够了,不要再飞了,但是看着远处敦刻尔克的黑烟,Farrier纠结了一下还是继续往前飞,正好遇到了德机轰炸驱逐舰,一番纠结后拉了油门,爬高了一番空战把轰炸机击落,然后就没有油了,眼看着螺旋桨都停了,却又看到来了一架护航的战斗机,他靠高超的技术用了备用油箱的油把敌机给干掉了,所以终于没油了,滑翔到了敌方控制的沙滩上迫降,自己烧了飞机,被赶过来的德军俘虏。

我这是把三条线都捋出来了,但其实电影里这三条线从一开始就一直是平行进行的,互相没有关系,镜头切来切去,一会儿白天(海上线)一会儿晚上的(码头线),我真的有点糊涂了。但是三条线之间又有着隐隐的联系。第二条线里道森先生救上来的发神经病的士兵,后来发现在第一条线里就出现了,英国小哥的船被鱼雷炸沉后逃出来想要上救生艇,而救生艇上的军官当时不肯让他们上船,英国小哥回答说,等你被鱼雷炸了就知道了。这个军官就是后来被道森救的士兵。至此,第一和第二条线的时间差就能看出来了。而道森救上了Collins,第二和第三条线的时间差也对齐了。一直到海滩那段戏,三条线才终于在同一时空同步,于是就出现了同一件事从不同角度演三遍的情况。第一遍是天空,第二遍是海上,第三遍是码头,而且这短短的时间里几个角度还互相切换,真的太烧脑了,因为每一条线给的时间都不长,所以感觉节奏特别快,一点都不沉闷。

三条时间线还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三条叙述线,因为其时间性(temporality)是不同的。就好像法国年鉴学派说的长时段、中时段和短时段。如何在叙事中将三种时间性结合起来,繁而不乱,还有相互的呼应和交错,真是太有意思,也太有挑战性了。想到文本也可以做这样的处理,就觉得很兴奋,很想按照这种方法去写一本书。这种技巧在历史书写中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虽然历史学家已经对不同时间性有很深的理解,但很少有人尝试把不同的时间性放在一个文本里去处理,即使要写也是把背景放在最前面,然后谈事件,最后分析结构。最接近这种做法的,我能想到的是孔飞力的《叫魂》。而对于现实世界而言,我们其实都活在不同时间性的交错之中。同一件事情,在不同的时间性中,会呈现不同的面貌,嵌于不同的因果关系中。而所谓的一种角度,其实就是一种时间性。我们太习惯于客观的牛顿意义上的钟表时间,而失去了对主观的时间感和建构的时间性的理解和表述。而后者对于历史学和文学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

而有意思的是,我刚刚去复习了一下敦刻尔克真实的历史,诺兰电影里表现的一天是不可能存在的。电影开始时海军将军还在吐槽丘吉尔要求撤走三万人,海滩上却有四十万人——那时看看海滩上那些人,撑死也就五六千人罢了。等到英国小哥两天后回到英国,报纸上已经登了丘吉尔的讲话,撤退结束,一共撤了33万人。真实的历史里,这33万多人是用了差不多11天才撤完的。诺兰完全打乱了时间线,所以真实并不在于敦刻尔克到底在牛顿时间上发生了什么,而在于对于每个参与者而言发生了什么,这就是我前面说的主观的时间感。据说,里面的情节都有所本,比如道森老爷爷指挥船避开战斗机扫射,但是这些人物都是虚构的。真实,不在于如照相机一般如实还原发生的事情,而是在更高的层面上重构。既然已经回不到过去,既然电影本来就是虚构,让就让虚构变得更有真实感吧。这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我这个孤陋寡闻的,感觉被诺兰老师打开了一扇窗。接下去,有好多事情可以做啊。

弄不清楚的人可以再去刷一下剧本:http://www.scripts.com/script.php?id=dunkirk_1195&p=1
14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敦刻尔克的更多影评

推荐敦刻尔克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