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你们,对我们很重要

摩西不夜奔
每年都有那么几天,电影圈总会出一些事儿,让从业者耻于向外人说自己是干这行的。

为什么《战狼2》大卖、《美人鱼》大卖不能所有从业者与有荣焉,而像垃圾电影导演手撕豆瓣这种事儿,总让我们有这种羞耻感。

这一方面是为同行而羞耻,另外一方面,往深了想,他们以同行的身份存在,以体制内资源和市场的名义的存在,是对我们最大的伤害。

电影工作者手撕影评或者有评论评分功能的网站,已经不是新鲜事儿。

陈凯歌导演曾对着镜头斩钉截铁地说要起诉胡戈。(暴露年龄的梗啊)

冯小刚导演多次微博开骂,跟你们丫的势不两立。

《夏洛特烦恼》片方起诉文白索赔200万。

有官方背景媒体直指豆瓣等评分网站水军操作拉低国产片评分影响中国电影发展。

还有最近有一部商业喜剧片导演,要约架。

有时候,民间艺术工作者如果上台当政,可能比今日在台上的,吃相更难看。所谓自由,所谓民主,所谓艺术和信仰,“都是放鬼债的资本”,谁还真特么的当真过?

都没有自己一旦有话语权之后的控制力,来得快,来得爽。身怀利器,杀心自起;大权在握,顺昌逆亡。

但是,我必须得说,在《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
显示全文
每年都有那么几天,电影圈总会出一些事儿,让从业者耻于向外人说自己是干这行的。

为什么《战狼2》大卖、《美人鱼》大卖不能所有从业者与有荣焉,而像垃圾电影导演手撕豆瓣这种事儿,总让我们有这种羞耻感。

这一方面是为同行而羞耻,另外一方面,往深了想,他们以同行的身份存在,以体制内资源和市场的名义的存在,是对我们最大的伤害。

电影工作者手撕影评或者有评论评分功能的网站,已经不是新鲜事儿。

陈凯歌导演曾对着镜头斩钉截铁地说要起诉胡戈。(暴露年龄的梗啊)

冯小刚导演多次微博开骂,跟你们丫的势不两立。

《夏洛特烦恼》片方起诉文白索赔200万。

有官方背景媒体直指豆瓣等评分网站水军操作拉低国产片评分影响中国电影发展。

还有最近有一部商业喜剧片导演,要约架。

有时候,民间艺术工作者如果上台当政,可能比今日在台上的,吃相更难看。所谓自由,所谓民主,所谓艺术和信仰,“都是放鬼债的资本”,谁还真特么的当真过?

都没有自己一旦有话语权之后的控制力,来得快,来得爽。身怀利器,杀心自起;大权在握,顺昌逆亡。

但是,我必须得说,在《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和《娘子军传奇》两朵奇葩出来之前,我以为之前的,已经是底线了。

每当有朋友说看了一部《悟空传》或者《三生三世》都说看了最烂的国产片的时候,作为一个曾经在院线工作经常被邀约去看片的人,我说,你们看过的烂片太少了。

每当有名导演怒怼影评人的时候,我都觉得已经到了底线。其实,我也图样图森破。

什么魔法狠毒什么美女画皮,什么到刀山火海什么陷阱诡计。

都抵不住咱们这地儿本身就特么的魔幻现实主义。

《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说投了5000万,花了十二年心血,一首歌都花了好几百万,但你从海报到预告片,都在突破你对电影认知,挑战你的审美底线。

他们在旧金山某电影节,一个所有图文资料和现场布置都是中文简体的美国电影节;他们说自己微博有80万粉丝……

他们有大咖明星和权威专家撑腰,从娱乐圈到学术圈,从体制外到体制内,都能搞定。

某专家直接邀请他们参加明年金鸡奖。

但是,就是搞不定豆瓣。

中国一直有两个电影圈,一个电影圈,是所谓市场的,民间的,民营公司玩的,也是在市场化改制意外渐渐恢复了活力和创作力的,有文艺,有商业的。在中国文化管制的各种变幻不定的红线夹缝中,中国电影人顽强地存活了下来,虽然不乏有浮躁喧哗骚动龌蹉之处。

一个电影圈,是你平时看不到的,他们只需要搞定某些体制内的关系,就能拿到绝对牛逼的资源,包括资金,能得到从庙堂到江湖各路大人物的支持,除了电影本身,其他都能比民间玩得风光太多阔绰太多。

曾几何时,他们不屑于民间的评论系统,民间资本家、导演还和民间草根影评人撕的,他们看不上。他们有体制内的嘉奖,那是你们都得不到的资源和认可。

他们甚至不屑于计较真正的市场和票房,票房也可以自己来操作。

后来,新媒体内容造成的社会影响力与日俱增,他们也想博得一个好名。

没想到啊没想到,一个民间网站,居然敢做某某权威某某专家某某大人都不会做的事。

收买不了,征服不了,只好碰瓷。

大多数人都知道,前一个电影圈有多么整天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后一个电影圈就有多么顺风顺水呼风唤雨。

背后,都是同样的原因,或者,来自同样的力量。

我一直为那几百万的歌曲花费所震惊。

几百万啊。

你知道去年有个导演拍了一部为中国惊悚片挣回脸面的电影,只花了5万后来因为主演腰摔断了多花了2万一共才花了7万吗?

你知道今年有个科幻网络电影被视为纯正本土科幻,也只花了7万吗?


电影行业自己整天那个浮躁劲儿,整天几个亿几个亿项目的聊法,在这些年轻导演面前,理应羞愧。

但,另一个电影圈,他们所能获得或者占有资源的方式,他们得了体制内资源的便宜又到市场上卖乖不成又碰瓷的方式,让我们深深觉得,这很魔幻主义。他们本身呼风唤雨攒资源的方式,比他们自己的电影牛逼到捅破天了。

我看到过年轻导演为一个自己故事兴奋的眼神,看到过他们自己动手抠绿幕做特效半个月不出门的样子,看到他们为了一个电影细节更好全情投入的状态。



但是,他们需要平台,需要资源,甚至需要关注。

不用说什么表达自由,给点空气,给点灯光先。

想起姜文《让子弹飞》里,张牧之问黄四郎,你觉得对我来说,是你重要,还是钱重要。

黄四郎说“当然我重要”。

张牧之摇头。

黄四郎吸了一口凉气不甘心地说“不会是钱吧”。

张牧之说: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对于另一个电影圈的人,没有你们,对我们很重要。

请关注公众号:奇观电影
请关注公众号:奇观电影
84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3)

查看更多回应(13)

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的更多影评

推荐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