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怒汉 十二怒汉 9.4分

程序正义和绝对正义

orphon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以前打过一次辩论赛,辩题叫做“大众舆论关注司法审判利大于弊或是弊大于利”,那场比赛我们两方都在打“过不过度,关注度多高算过度”之类的逻辑游戏,其实是挺无聊的比赛,这部电影又让我想起了这个辩题。

其实电影也好辩题也好,所讨论的都是一个“民意”和法律的矛盾关系。

现代法庭,不论大陆法系或者欧美法系,讲究的都是一个程序正义——即用证据讲话,证据和律师(或检察官)能证明你有罪你就有罪,证明不了你就无罪(疑罪从无)。

而民意,或者说大众,又亦或是电影里面的陪审团,他们所关注的是“绝对正义”,是“真相只有一个”的那个“真相”,这就和法治精神背道而驰了。

世界上的事情如此复杂,是是非非又有谁能说清呢?所以法律选择不去相信不确定的“人”,而选择相信切切实实的“证据”,这些证据比人更接近“绝对正义”。

所以对于当年辛普森一案,即使十个人里有九点九个人都认为辛普森就是凶手,也不能因此把他送上电椅,因为不论可能多低,他清白的可能都是存在的。舆论应该声讨的应当是无能的检方和警察机关,而不是辛普森的律师和他本人。因为,如果有人因为“大家认为他是凶手”而被送上处刑台,那么我们和中世...

显示全文

以前打过一次辩论赛,辩题叫做“大众舆论关注司法审判利大于弊或是弊大于利”,那场比赛我们两方都在打“过不过度,关注度多高算过度”之类的逻辑游戏,其实是挺无聊的比赛,这部电影又让我想起了这个辩题。

其实电影也好辩题也好,所讨论的都是一个“民意”和法律的矛盾关系。

现代法庭,不论大陆法系或者欧美法系,讲究的都是一个程序正义——即用证据讲话,证据和律师(或检察官)能证明你有罪你就有罪,证明不了你就无罪(疑罪从无)。

而民意,或者说大众,又亦或是电影里面的陪审团,他们所关注的是“绝对正义”,是“真相只有一个”的那个“真相”,这就和法治精神背道而驰了。

世界上的事情如此复杂,是是非非又有谁能说清呢?所以法律选择不去相信不确定的“人”,而选择相信切切实实的“证据”,这些证据比人更接近“绝对正义”。

所以对于当年辛普森一案,即使十个人里有九点九个人都认为辛普森就是凶手,也不能因此把他送上电椅,因为不论可能多低,他清白的可能都是存在的。舆论应该声讨的应当是无能的检方和警察机关,而不是辛普森的律师和他本人。因为,如果有人因为“大家认为他是凶手”而被送上处刑台,那么我们和中世纪的宗教审判庭又有什么区别呢?

大众往往是愚昧的,他们骂被撞老人碰瓷,骂杰克逊娈童,骂医生骂警察,凭的只不过一个“我觉得”或者“我朋友说如何如何”,只为满足自己居高临下的优越感,程序正义和绝对正义他们都不关心,他们只关心“属于我的正义”,我看你不顺眼,那你就去死好了。

就是不知道真相大白之际会不会有人站出来为自己的言论道歉,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有幸遇到一位Mr.Davis。

蝙蝠侠虽然很酷,但是总归算不上“正义”的化身。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十二怒汉的更多影评

推荐十二怒汉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