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魅浮生 鬼魅浮生 7.5分

「啊,这是你们埋藏了的宝贝吗,那心灵中的光辉?」

小冷门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们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如果我们死后尚有感觉,将怎样感受这个世界?《鬼魅浮生》(英文名A Ghost Story),片名听上去像灵异恐怖片,试图回答的却是这样伤感而满富哲思的问题。它的剧情,简单到没办法剧透——

男主人公C,因车祸意外身亡,死后,他的鬼魂披着白床单,回来探访他的女友M和他的故居。

这是一部地道的文艺电影。

导演大卫·洛维似乎什么都没有做,而只是,虚构出一对鬼魂的眼睛,让它去观察、经历我们这个世界。

这双眼睛看到,一位朋友给M留下字条,要她节哀顺便。看到,M因C之死陷于哀恸,暴食、呕吐——这顿饭M吃了五分钟,鬼魂就静静地看了她五分钟。还看到,M独身后的日常生活:洗澡、睡觉、观雨、更换床单。一次,M带了一位男人回家,C的鬼魂向她传递不满的信号,让一些书飞出了书架。再接着是,M给东西打包,从这座房子里搬走,走前,她在墙缝中藏了一张字条。

一个新家庭搬进这里:一个女人,和她的两个孩子,C的鬼魂砸桌摔碗,将这个家庭吓走。不久后,又有新住户搬进来,在这里举办party。一位喋喋不休的男人,在party上大谈生命暂存、万物必逝。再然后,旧宅屋被拆除。C的鬼魂想起来M藏的字条,正打算看,...

显示全文

我们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如果我们死后尚有感觉,将怎样感受这个世界?《鬼魅浮生》(英文名A Ghost Story),片名听上去像灵异恐怖片,试图回答的却是这样伤感而满富哲思的问题。它的剧情,简单到没办法剧透——

男主人公C,因车祸意外身亡,死后,他的鬼魂披着白床单,回来探访他的女友M和他的故居。

这是一部地道的文艺电影。

导演大卫·洛维似乎什么都没有做,而只是,虚构出一对鬼魂的眼睛,让它去观察、经历我们这个世界。

这双眼睛看到,一位朋友给M留下字条,要她节哀顺便。看到,M因C之死陷于哀恸,暴食、呕吐——这顿饭M吃了五分钟,鬼魂就静静地看了她五分钟。还看到,M独身后的日常生活:洗澡、睡觉、观雨、更换床单。一次,M带了一位男人回家,C的鬼魂向她传递不满的信号,让一些书飞出了书架。再接着是,M给东西打包,从这座房子里搬走,走前,她在墙缝中藏了一张字条。

一个新家庭搬进这里:一个女人,和她的两个孩子,C的鬼魂砸桌摔碗,将这个家庭吓走。不久后,又有新住户搬进来,在这里举办party。一位喋喋不休的男人,在party上大谈生命暂存、万物必逝。再然后,旧宅屋被拆除。C的鬼魂想起来M藏的字条,正打算看,房屋坍塌了。城市化推进到这块世外桃源,新的办公大楼平地而起。C的鬼魂爬上楼顶,望着都市的楼群和灯光,放下留恋,从楼上跳了下去。

世界上并不是只有C一个鬼魂。与C的故居相邻的另一所房子中,也有一个鬼魂。他透过窗户与C的鬼魂打着无声的招呼,说他在等一个人。「等谁?」C问。那个鬼魂说他忘了。两所房子被拆除后,那个鬼魂说了句「我觉得他们不会回来了」,离开了这个世界。

在C和M搬进这座位于乡间的房子之前,也早就有鬼魂在此处逗留。当这里还是一片旷野,这个鬼魂曾目睹一个家庭赶着篷车来到这里。他们生火做饭,然后,为弓箭所杀,直至化为一堆白骨。C和M的一举一动,这个「年长」的鬼魂无不看在眼里。M搬走后,他看了M藏在墙缝里的字条,突然便消失,留下坍缩成一堆的床单。

一般的灵异片,鬼魂不可见,人们为这些不可见的力量所惊吓。这部电影恰恰反其道而行,从鬼魂的视角展开讲述。因而,我们会将同情投射在鬼魂的身上。我们感受到他们对尘世的留恋;感受到他们对于「鸠占鹊巢」的愤怒;感受到他们彻骨的孤独,因而,两个鬼魂间的无声对话,竟会令我们产生一种奇妙的慰藉感。

最重要的,则是他们对于世事变迁、沧海桑田的无奈。

就这点来讲,片名「浮生」两字,用得非常恰当。这两个字,典源自《庄子》「其生若浮,其死若休」一句,意指我们生于世间就像在水面上漂浮。电影的出发点在死,落脚点则在生。

片头有一条引语,取自弗吉尼亚·伍尔夫的短篇小说《鬼屋》(A Haunted House):「无论你何时醒来,都有一扇门轻轻关上。」显而易见的是,《鬼魅浮生》的整体创意,正是从《鬼屋》那里照搬过来的,或者说,伍尔夫启发了大卫·洛维。

在伍尔夫那篇不足1500字的小说中,一对作了古的夫妇,回到他们的旧屋,寻找他们藏在这里的宝物。小说末尾,活着的人问这对夫妇,「啊,这是你们埋藏了的宝贝吗,那心灵中的光辉?」那所谓的宝物,不是别的,是他们活着时候的欢愉。C的鬼魂迟迟放不下的,也是这曾经的欢愉——死后,生前的一切都成为欢愉。

影片的形式颇富个性,设身处地地去贴近一个鬼魂可能的感觉。徐缓的动作,静滞的镜头,安静的声响,躁悸的音乐,都令我们始终犹同置身于一场漫无止境的葬礼。

实际上,无论鬼魂的感觉是什么,我们都不可能正确地模拟出它。因为,我们谁也没有作为鬼魂的经验。我们不可能知道,死者对生者的感觉是什么。创作者能做的,只是用某种感觉去代替这种感觉。奇怪的是,这个作为替代物的感觉,正好又来自于一个与鬼魂之眼相反的视角。

它就像,如上所说,一个活着的人去参加一个逝者的葬礼。或者,如同现在的你去拜访儿时的旧屋,找寻和追念消逝了的往事。那是一种尚存(却必逝)的事物对已逝事物的同情和哀悼。像《大话西游之仙履奇缘》片尾的孙悟空看墙头的爱情,看芸芸众生、蝇营狗苟;也像《末代皇帝》里,共和国时期的溥仪,到故宫里参观。

他们是活着的人,但从另一个意义上讲,他们也都是鬼魂。孙悟空是美猴王的鬼魂,而溥仪,则是那湮灭王朝的幽灵。他们用幽灵之眼看世界,因而,从庸常乏味中看到了截然不同的事物。《鬼魅浮生》带给我们的启示,和上面两部杰作一样,那就是——

即便我们还没有死,我们仍可以为自己创造出一双鬼魂和幽灵之眼。

何况,我们还都是自己过去的鬼魂。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鬼魅浮生的更多影评

推荐鬼魅浮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