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醉风暴2 麻醉风暴2 8.7分

“我想要的公平,都是不公们虚构的”

伊夏
2017-09-26 14:36:50

《麻醉》第一部的时候只是觉得亮眼,但仍有小小拖沓。毕竟是习惯了美剧再回头看台剧,无论如何都会看到瑕疵。

没想到,紧跟着,《麻醉2》就快速进步到这样一个程度。

萧政勋做完无国界医生归来,整个人更加沉稳,带着整部剧的格局变高,视角更阔大,他写给惟愉的信,几乎不再带着自私的情欲,那是一个成熟男子写给终生挚爱的笔法,是见过生生死死后还相信自己能够守护什么的情深。

蕭政勳未刪減情書全文

「惟愉: 這是我在約旦的最後一天,明天會啟程去瑞士。頭上的縫線昨天拆了,傷口癒合的很快,從爆炸發生到今天已經十天了。 十天前,我們在醫療站內被緊急撤離,說是有炸彈,Basem正在縫合一個傷患,我們先被衛兵拉出走廊外,阿里在我身旁,看著我大叫:foot ball!他掙脫一個衛兵往診療間跑,我差一點點就抓到他了,但是沒有。他跑得好快。我也往前跑。他進到診療間內不到三秒,就爆炸了,我當場暈厥。Brain和阿里都在裡面。 上次給你寫信,是八個月前了。太多死亡了,惟愉,太多了。這次卻臨在己身。暈厥前的短暫時分,血幾乎浸滿了我的雙眼。血紅色的,就是天天從我們身邊手中經過的傷患的

...
显示全文

《麻醉》第一部的时候只是觉得亮眼,但仍有小小拖沓。毕竟是习惯了美剧再回头看台剧,无论如何都会看到瑕疵。

没想到,紧跟着,《麻醉2》就快速进步到这样一个程度。

萧政勋做完无国界医生归来,整个人更加沉稳,带着整部剧的格局变高,视角更阔大,他写给惟愉的信,几乎不再带着自私的情欲,那是一个成熟男子写给终生挚爱的笔法,是见过生生死死后还相信自己能够守护什么的情深。

蕭政勳未刪減情書全文

「惟愉: 這是我在約旦的最後一天,明天會啟程去瑞士。頭上的縫線昨天拆了,傷口癒合的很快,從爆炸發生到今天已經十天了。 十天前,我們在醫療站內被緊急撤離,說是有炸彈,Basem正在縫合一個傷患,我們先被衛兵拉出走廊外,阿里在我身旁,看著我大叫:foot ball!他掙脫一個衛兵往診療間跑,我差一點點就抓到他了,但是沒有。他跑得好快。我也往前跑。他進到診療間內不到三秒,就爆炸了,我當場暈厥。Brain和阿里都在裡面。 上次給你寫信,是八個月前了。太多死亡了,惟愉,太多了。這次卻臨在己身。暈厥前的短暫時分,血幾乎浸滿了我的雙眼。血紅色的,就是天天從我們身邊手中經過的傷患的視野。 在死亡面前,我是如此赤裸,一無所有。今天清晨,清真寺塔頂的廣播器響起,開始傳遍全城的經文廣播。雖然看不見,但你知道,隔著厚厚的一無裝飾的泥土牆,這個城市,整個國家你認識的不認識的人們都跪了下來,而如此如此,已千百年了。 我無法停止的哭了,牽動了前額的傷口疼痛。我也跪了下來。我的名字,我的時間並不重要,我和他們並沒有不同。我跪下來為了Basem祈禱,為了阿里祈禱,為了所有已逝的生命而祈禱,為了活著的我們祈禱,為了你祈禱。 我是如此的思念你。爆炸後,隔天我在安曼的醫院醒來,從來沒有如此強烈的渴望希望你在我身邊,讓我能夠看看你,握握你的手。 但在今晨的禱文中,那渴望希冀緩緩的隨著淚水滑下,滴落黃土,漸漸緩去消失了。如果再也見不到你,沒有你的消息也沒有關係了。因為我和你並沒有不同,我們之間的距離在心念裡不過一瞬。 你一直在這裡。 給你我所有的祝福。 政勳 2016/7/21」

据报道,这份“情书”是演员黄健玮亲手写下的,许玮甯一打开就落泪了。

在中东的经历,他谨慎地分享给身边的人听,那只暴烈又潇洒的熊崽,直到亲身体验过医生的承诺并不能救命,才懵懂间明白萧医师的审慎与悲恸。

熊森,另一种存在,做到主治却还是桀骜,因为父亲的“人球案”令他背负甚多。我和朋友开玩笑说这个“左手麦克风右手手术刀”的男生是台湾鬼卞吧,但其实剧情里他比仅演一个“双面人”需要的情绪还要多。你能够看到他怎么把少年意气融入术业专攻,能看到他如何在走下舞台后还自制冷静,能感受到那些歌词飚出的泪水里他还在维持理智,我挺希望他和Zoe之间有些什么,那种从高中到成年,从纯洁到热血的感觉,是能刺破整部剧黑暗压抑部分的光明之剑。

庄凯勋饰演的万大器也是令我印象颇深的一位,其实他此前在《目击者之追凶》里就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一副油滑型的斯文面孔,一旦阴鸷起来也可以令人胆寒,有他存在,吴慷仁的叶建德都要黯然几分。

剧集刚刚过半,但已经是一路走高,更不用说我已被草东的《烂泥》洗脑。非常,非常,非常感动于一个地区在地的歌曲和它创作的剧集密切咬合,他们都是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的头脑清畅的能者,我之前在广播里说,“ 华语电视剧的社会责任时至今日可能还得靠港台来扛”,大概就是觉得世间有《麻醉风暴》,有hktv的一些微茫却尽心的努力,许多本以为不能撼动的事,或许还是能够被凿壁吧。

不知道台湾播出此剧之后,健保之类相关的社会问题会不会被改变,至少我有看到台湾独立出版物里面谈及LGBTQ问题时已经开始变得明快而非忧伤,一个好的社会,还是需要理想者的努力,反过来也一样,理想者的努力能够起效果的社会,才更健康。

不是吗。

【全剧看完,还是五星不变,补上萧政勋的“遗/情书”,真的是不做医生,该是作家】

我摯愛的妻子,惟愉,

我希望你永遠不會看到這封信,

如果你正在讀,表示我已然沈睡,從這世界、從你身邊睡去。

那一天,我們去登記之前,我走在公園裡,

想著過往的一切,突然清醒了,擔心害怕的一切毫無意義,

每一秒都彌足珍貴,踏出去的每一步都無比新奇;

記得一見到你、吻你,像是新的初吻,

我想告訴你的是,我是多麼慶幸,能夠醒著在你身邊。

我擁有無數個、無數個孤寂的夜晚,而你就像切開黑黯的光刃,

在遇見你之後,在不見光的點點滴滴之中,現出銀河,

那恆亙在時間、在生與死之間的銀河,

在你之前,不知生;在你之後,不懼死。

而時間不再流動,凝止結構在心中,只待我們去探尋。

我的妻子、我的愛,

我將清醒地睡去,在你心裡;

每當黑夜來臨,只要你回望內心,即可重聚;

而這世界全在你手裡,勇敢、勿懼。

晚安,惟愉。

25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4)

添加回应

麻醉风暴2的更多剧评

推荐麻醉风暴2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