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y of Rock不是“石家庄”,是纯真的理想

大奇特(Grinch)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观众对于喜剧的要求往往高于其他类型片,《缝纫机乐队》是我今年喜欢的国产喜剧。国内现在的喜剧电影总是偏浮夸,而大鹏的喜剧始终都在关注平凡的小人物,落脚于现实,总能透出几分可爱与不易。

网络剧《屌丝男士》是大鹏喜剧的雏形,段子加明星,最后沿用到银幕处女作《煎饼侠》上。还是用客串明星串成段子集,将演员的个人形象与银幕身份重叠,就像现在的“真人秀节目”,凸显真实又不断自黑,令观众有代入感,优缺点都很明显。

《煎饼侠》讲的是拍电影,《缝纫机乐队》说的是组乐队,都是一撮人干一件事,实现自己的价值,无不透着创作者现在和过去的自传色彩(大鹏上大学时曾组过乐队),这次还回到了家乡集安。构建了以集安为意象的乌托邦世界——“摇滚之城”,这里成为他青葱岁月的缩影。

影片不再依靠大鹏个人,他以经纪人程宫的角色身份,与主唱胡亮、贝斯手丁建国、鼓手炸药、吉他手杨双树、键盘手希希组成一个整体,“同是天涯沦落人”的遭遇也如出一辙。不再让个人成为观众投射的对象,而是让集体焦虑由集体呈现。当摇滚公园的大吉他被拆时,观众感受到的也不止是“中国摇滚”的屈辱与没落,还有梦想的忿忿不平。

组乐队开演唱会,...

显示全文

观众对于喜剧的要求往往高于其他类型片,《缝纫机乐队》是我今年喜欢的国产喜剧。国内现在的喜剧电影总是偏浮夸,而大鹏的喜剧始终都在关注平凡的小人物,落脚于现实,总能透出几分可爱与不易。

网络剧《屌丝男士》是大鹏喜剧的雏形,段子加明星,最后沿用到银幕处女作《煎饼侠》上。还是用客串明星串成段子集,将演员的个人形象与银幕身份重叠,就像现在的“真人秀节目”,凸显真实又不断自黑,令观众有代入感,优缺点都很明显。

《煎饼侠》讲的是拍电影,《缝纫机乐队》说的是组乐队,都是一撮人干一件事,实现自己的价值,无不透着创作者现在和过去的自传色彩(大鹏上大学时曾组过乐队),这次还回到了家乡集安。构建了以集安为意象的乌托邦世界——“摇滚之城”,这里成为他青葱岁月的缩影。

影片不再依靠大鹏个人,他以经纪人程宫的角色身份,与主唱胡亮、贝斯手丁建国、鼓手炸药、吉他手杨双树、键盘手希希组成一个整体,“同是天涯沦落人”的遭遇也如出一辙。不再让个人成为观众投射的对象,而是让集体焦虑由集体呈现。当摇滚公园的大吉他被拆时,观众感受到的也不止是“中国摇滚”的屈辱与没落,还有梦想的忿忿不平。

组乐队开演唱会,和组剧组拍电影一样,是能够产生戏剧冲突的动因。乐队中的成员由男女老少构成,是千千万万乐迷的代表。他们有各自的现实问题——精神的瓦解(胡亮)、母权的压制(希希),孩子的操控(双树)、失恋的打击(建国)、爱情的盲目(炸药),不过他们的共同驱动力是这场演出。加上乐队自带的属性,可以用音乐串联全片,架构起的草根梦引发共鸣。

胡亮代表的是一种纯真的理想。剧情先以童年胡亮开场,引入在那个即将迎来风暴的贫瘠年代,以孩童视角见证能真正表达人类情感的音乐——摇滚。用矗立在家乡的摇滚公园的大吉他作为“摇滚不死”的精神图腾。斗转星移,大吉他因为新城改造面临拆除,创作者藉此传达出人们对于摇滚的衰落及摇滚精神的遗忘。胡亮作为生活在其中的人,心有不甘,独自上路寻找机会。组乐队开演唱会的目的是为维系住他的精神图腾,也是一种现代化之下个体的卑微存在。

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撕碎给你看。随着图腾成了历史废墟,胡亮的梦想幻灭,那块搬回家的碎石开始代表“摇滚已死”。破吉他乐队的老宋留给童年胡亮的那枚拨片,曾被程宫当作“人质”,在关键时刻起到了转嫁作用,唤醒了胡亮已死的精神寄托,成为新的“摇滚不死”的图腾。拨片这个功能性用的好,多次出现且一直具有升华的力量,也经由三个人的手达到传承的目的。

程宫代表一种外来者视角(建国父亲也称他“大城市来的孩子”),审视着“摇滚之城”的没落和一群人的浮沉。他为“摇滚之城”带来满是金钱与欲望的交锋,同大吉他雕塑一样,被现代城市的铜臭腐蚀着。这个角色是有成长属性的,在被建国的父亲收买后,他刚建立起的爱情苗头被浇灭,乐队瓦解,更从理想幻灭的胡亮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初心,愧疚通过一场雨来洗涤。直到在摩托老两口那里看到了纯真(一度误认为他们骗了胡亮的钱),此时,金钱被理想彻底打败。

大鹏和乔杉的cp已经相当默契,从《父子雄兵》起,开始强化乔杉的喜剧功能,自己仅作为平衡搞笑(乔杉)与温情(范伟)的桥梁。此次依然由乔杉担当搞笑,大鹏作为煽情与燃情的推动力,在影片的后半段持续发力,着重表现现实与梦想的落差。

“做人如果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星爷在电影《少林足球》里说出了这句经典台词。“梦想”是大鹏从星爷喜剧中继承过来的,在片中贯穿始终。电影的主题十分清晰,就是鼓励观众勇于追寻梦想,勿忘初心。程宫有句对白:“我以前盼望的是演出快点开始,现在想的是快点结束。”点出梦想在金钱面前的不堪一击,梦想时常被挂在嘴边,但一会儿就被抛在脑后,一时贪念毁一生。梦想的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实现它的过程,以及坚持的恒心。大鹏用他的家乡来代表这份“初心”,他的角色程宫“成功”最后勿忘初心,就是作为演员的大鹏回馈家乡的诚挚表达。

不过程宫和建国的那点爱情戏是软肋,还好只是点到即止。不过这场戏是为接下来“银行卡”的转折戏做伏笔的,由此,影片的基调也从喜剧转为悲情路线。

说完感情,再说笑点。片中安排了许多前后呼应或具备反差笑果的段落,包括胡亮现实与想象中两次骑车上台的对比,希希母亲对女儿走音乐路的改观。不过我觉得最好笑的还是胡亮和建国偷看“吉他界中的柳岩”所引发的窃听误会。听觉判断出错是喜剧片里常见的做法,许氏三兄弟的经典喜剧《半斤八两》,许冠文看电视里的烹饪节目学做鸡,孰不知电视已经被许冠英换成了健身频道,他依旧拿着鸡来做运动;周星驰在《国产凌凌漆》中扮演的凌凌漆到赖有为的别墅参加派对,寻找恐龙化石,窃听时被排骨汤食谱和足球赛转播串台,也引发了误会。

周星驰对大鹏的喜剧影响是很大的,《少林足球》对本片尤甚。组乐队唤醒摇滚梦与组球队振兴少林功夫是多么相似。“黄金右脚”曾是叱咤风云的球星,因为一时的贪婪成为球坛的笑柄,从此一蹶不振。《缝纫机乐队》将“黄金右脚”拆分成了破吉他乐队和经纪人程宫,破吉他乐队走向衰落,程宫也被金钱迷了眼。吉他手变成剪刀手,也是对“黄金右脚”被打断腿的借用。《少林足球》中的主角是阿星,配角是黄金右脚。在《缝纫机乐队》里则把这种主配关系——经纪人程宫(教练)和主唱胡亮(前锋)对调了过来。还有似《长江七号》、《食神》的发型,《功夫》中的棒棒糖都有所致敬。

除此之外,片中还有很多乐迷才懂的笑点,比如《都选C》的前奏是涅槃的《Comes As You Are》前奏的变形,歌词里还藏了很多歌名梗和乐队梗。正片里还唱过麦田守望者的《顶嘴》、新裤子的《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等歌。如果你们留意街上的风景,也不难发现一些和音乐有关的店名。

大鹏喜剧的一大特色是情怀,《父子雄兵》里就有很浓厚的港片情结,本片的情怀则是怀旧的摇滚梦。黑豹、超载、二手玫瑰、麦田守望者、新裤子、痛仰、唐朝等各时期的摇滚老炮纷纷客串路人甲乙丙丁,特别是近期因为“保温杯”而被乐迷感叹已是中年大叔的黑豹鼓手赵明义。《煎饼侠》片尾用古惑仔引发港片情结的共鸣,这次则请来Beyond的黄贯中和叶世荣参与结尾的大合唱《不再犹豫》,更将气氛推向高潮,这歌本身就是一首能够引发共鸣的热血金曲,符合众人摇滚的精神。当然,群歌群舞也是星爷喜剧的一贯特色。

摇滚对于“摇滚之城”的影响,不止是音乐本身,也是对于人的本质的追寻和坚持,是老一辈摇滚人最值得珍惜的地方。

239
4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37)

查看更多回应(37)

缝纫机乐队的更多影评

推荐缝纫机乐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