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 永恒 7.3分

若为自由故

Teddypicker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拿这部电影来交个作业 顺便发下豆瓣w

-
从《荷马史诗》开始,人们就视疯掉的人为另一层面上的智者。通常神志不清、满嘴呓语的疯子又是未卜先知的预言家。在《永恒》这部电影里,年轻的尚孟经历了与爱人,同时也是他嫂嫂的玉帕蒂的相识、相知、相爱,到两人命隔黄泉的巨大变故后,他这样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风度翩翩的青年也变成了智力如同五岁幼儿、终日与山林为伴的未开化的野人——他或许早已失去自己的意志,却不忘在尼普森离开帕博的庄园前,为他递上那一本纪伯伦的《先知》。他用自己的灵魂作为代价,为尼普森,或者说其他像他一样的年轻人,敲响了一记警钟。
《先知》里说,“因为爱虽然能为你加冕,却也能将你钉在十字架上;他虽然能让你生长,却也能将你刈剪。他虽然能攀升到你的高处,抚弄你颤抖在阳光中的叶片, 却也能沉降到你的根部,撼动你附着在泥土中的根须”,还说“爱所给的仅是他自己,他所带走的也仅是他自己。爱不占有也不被占有;因为对爱而言,爱已足够”。在我看来,整部影片里,除了最后蓦然醒悟的尚孟,其实没有一个人是懂爱的。
理想主义的玉帕蒂和尚孟不懂,他们两个兀自追求一个爱情的形状,像追求一个蓬莱仙境。刚刚相识的...
显示全文
拿这部电影来交个作业 顺便发下豆瓣w

-
从《荷马史诗》开始,人们就视疯掉的人为另一层面上的智者。通常神志不清、满嘴呓语的疯子又是未卜先知的预言家。在《永恒》这部电影里,年轻的尚孟经历了与爱人,同时也是他嫂嫂的玉帕蒂的相识、相知、相爱,到两人命隔黄泉的巨大变故后,他这样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风度翩翩的青年也变成了智力如同五岁幼儿、终日与山林为伴的未开化的野人——他或许早已失去自己的意志,却不忘在尼普森离开帕博的庄园前,为他递上那一本纪伯伦的《先知》。他用自己的灵魂作为代价,为尼普森,或者说其他像他一样的年轻人,敲响了一记警钟。
《先知》里说,“因为爱虽然能为你加冕,却也能将你钉在十字架上;他虽然能让你生长,却也能将你刈剪。他虽然能攀升到你的高处,抚弄你颤抖在阳光中的叶片, 却也能沉降到你的根部,撼动你附着在泥土中的根须”,还说“爱所给的仅是他自己,他所带走的也仅是他自己。爱不占有也不被占有;因为对爱而言,爱已足够”。在我看来,整部影片里,除了最后蓦然醒悟的尚孟,其实没有一个人是懂爱的。
理想主义的玉帕蒂和尚孟不懂,他们两个兀自追求一个爱情的形状,像追求一个蓬莱仙境。刚刚相识的时候,两人超乎寻常的互相凝视其实基本已经既定了两人在接下来的故事中互相吸引的发展。一切显得十分美好,除了他们之间有伦理的束缚,他们二人在阳光下的青草地上看《玩偶之家》、在灯下翻译纪伯伦的《先知》,接受了西方教育的他们渴望美好的爱情、自由的爱情。尚孟西装革履,年轻、风趣;玉帕蒂一袭白裙,撑着小阳伞,神秘、优雅、美丽。他们两人还互笑对方“你怎么穿得这么奇怪”,尽管在整部电影中毫不起眼,我觉得这一句倒是二人互相认可的切分点。毋论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在我们的社交网络发达之前,年轻人们还常常通过服饰来划分交际圈,像嬉皮士与朋克青年,服饰成了一种内部的身份认同的标志。这短短的一句话,透露出他们双方已经将对方划进了同一个圈内。当然,此后,两人开始穿得越来越裸露,这也象征着两人的理智和克制在慢慢消退,强烈的互相吸引让他们赤裸裸地暴露在情欲和激情的面前,尚孟和玉帕蒂为对方的一切疯狂着,丝毫没有注意到爱情的另一面——柴米油盐。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倘若《永恒》只是个嫂嫂和侄子乱伦的故事,这个故事就像个狗血连续剧,没有什么讨论的价值了。但正因帕博用锁链将两人捆绑在一起,它涉及到了更深层的爱情、自由、乃至视野。这条锁链就像是更原始的、更粗暴的另一种形式上的婚姻——没有今日我们说的结婚证和法律,有的只是两人“永远在一起”,所有的问题也就暴露出来了。两人间的那层最后的纱窗也被捅破了,原本他们尚算衣冠楚楚,每次玉帕蒂出现的时候都是一个妆容精致的形象——甚至他们在林子中的池子做爱那次也是。如今两人却变得每分每秒都要在一起,这“永恒”的桎梏让在双方刻意在对方心里营造的那风光一面已经不再。打破禁忌乱伦的那份令人肾上腺素激增的偷偷摸摸的刺激如今也消失了,失去了个人人身自由的尚孟想抛弃玉帕蒂,分离不可怕。可怕的是,从一开始,两人就不将“锁链”当“锁链”,玉帕蒂害怕尚孟就如此抛弃她,她不认为这锁链是她自由的剥夺者,而是他们两个爱情的象征,是他们永远在一起的红线。
我感到非常有趣的一幕是尚孟打破了玉帕蒂的指甲油,玉帕蒂生气地斥责他的那段场景。这让我想到了今天众多情感营销公众号用着“惹女朋友生气怎么办?——买一套口红给她”的标题,提倡一种物质解决一切的爱情观。偏偏这种无论男朋友做了什么买一套口红就可以解决的逻辑竟然在网上广为流传,还十分适用。我的意思倒不是说尚孟是这样一种逻辑醉人的男子,只是从玉帕蒂那几句“这可是进口的”、“买不到了”,可以看出她也不全是那样一个易卜生、纪伯伦等西方新思想雕砌的女人,她是十分需要物质来维持自己的美丽的,这估计也是她嫁给帕博老爷的原因之一。我个人一直秉持着“独立是自由”这一观点。如今视频网站上有许多自媒体博主调查各国女性关于结婚条件的街访视频,有趣的是,不论哪个国家,大部分成年的职场女性都首先提到了经济条件;而高中生、部分女大学生则是追求有共同爱好、精神上的共鸣等等。藉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安逸地、衣食无忧地生活在帕博老爷一手建立的“帝国”里的两人,追求的自由的爱情和爱情的自由,也是一种象牙塔式的、一种书生意气的爱情和自由。
反过来看,两个人尚未被锁链锁在一起的时候,又得到真正的自由了吗?其实刚开始看影片时,庄园强烈的东南亚气息和透露出的一种原始的、封闭的环境是让我感到十分不适的。帕博的锁链固然把玉帕蒂和尚孟禁锢在了小小的几平方米的空间内,可是接受过西方教育的他们,还是从曼谷和仰光回到了这个说不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庄园里。很多时候我们说视野决定世界观,在这个像孤岛一样的地方,玉帕蒂和尚孟好像只能惺惺相惜。他们脑子里充斥着新思想、新文化,却又要仰仗帕博的权力,在这个像个小帝国一样的庄园靠他分出来的那一点自由呼吸。对这对年轻爱侣而言,他们潜意识里认为自己渴望自由和爱情的欲望,甚至对性的欲望应被强调和珍视,可是这些欲望,又显得那么那么卑微、弱小、脆弱。
至于说帕博不懂爱,则是因为我认为,帕博老爷爱的对象并不是玉帕蒂,而是他的侄子尚孟。仔细回看影片,官家迪普有一句旁白,“玉帕蒂漂亮、年轻,但她还有一种超越她年龄的聪明”。这种“聪明”是之前帕博那么多娶了几个月就丢掉的女人没有的,大多女人若是爱上了一男子,强烈的占有欲会让她们显得无理取闹。影片的前期,玉帕蒂一直以一种冷静、优雅的形象出现,正是因为她不爱帕博,我猜想,她可以不在意有时帕博的冷漠和花心,同时她也自重,所以不会像影片一开始的那个帕博的妻子一般,随便就爬上了客人的床。若是玉帕蒂没有和尚孟坠入爱河,她和帕博确实做了一个很好的等价交易——帕博给了她渴望的安定,她扮演了帕博完美的妻子。
固然从寓言的角度来说,帕博老爷就像是个操纵人心的上帝,他通晓人性,才和玉帕蒂还有尚孟玩出了这样一出赌局,赢的人获得自由和爱情,输了就陷入万劫不复。但这个小小世界里的王者帕博老爷,或许也不懂爱的真谛。人常道“当局者迷”,他这源于封建社会下的暴君本性显得他对爱的操纵欲过强了,他可能是爱玉帕蒂的,但是他更爱尚孟,在我看来,他对尚孟的情感已经不能用爱来解释了,带有些病态的疯狂。这正对应了纪伯伦诗中的“爱不占有也不被占有;因为对爱而言,爱已足够”。最后,尚孟无法面对玉帕蒂的尸体,神志不清,从路边采下兰花对着帕博,喊着“叔叔,叔叔不要抛下尚孟”,一切像是回到了尚孟五岁,那个时候尚孟的世界里没有玉帕蒂,只有给予他亲情的帕博。帕博才露出了笑容,“叔叔永远不会抛下尚孟”。这对话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七十年代反思文学里,有一篇短篇小说叫《爱,是不能忘记的》里面的“妈妈”同他的爱人,因为一本契诃夫小说而相爱,两人相见不超过二十四个小时,“妈妈”却用了下半生去缅怀他。我倒是认为这已经不能叫做爱情了,这是“神交”,这是心中的白月光,是心中一个象征性的寄托了。文章里倒是有句话,“妈妈”告诫“我”,“你要是吃不准自己究竟要的是什么,我看你就是独身生活下去,也比稀里糊涂地嫁出去要好得多了”。仔细想想,今天的大部分人或许都做不到这一点,在三十年代的曼谷,玉帕蒂怕是也很难等到她的尚孟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永恒的更多影评

推荐永恒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