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在世如春梦---杜明礼

文具盒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他手执折扇,从容淡定地周旋于泾阳各个商家大贾之间,挑拨离间,四两拨千斤就搅浑泾阳商场一池好水。
       他也曾狼狈不堪,被打得面如土色,涎水直流,只有进气没有出气。然而事后,他还能坐着轮椅,出门看泾阳形势,盘算出另一个坏主意。
        他对不愿合作的人心狠手辣,借贝勒爷权势轻松害惨吴家,又抛出威逼利诱,控制沈家,他是十足的坏蛋。
        面对心爱之人,他却难下狠手。童年的半个馍,让他记挂了胡家小姐好多年。哪怕若干年后再次相遇,哪怕这次他是被哀求的那个,他的内心依然自卑,他是以乞丐的身份第一次出现在她面前的。而现在的自己,是一个不完整的男人。他喜欢她,又不得不利用她。他抚摸被她触碰的手,他坐她坐过的...
显示全文

        
       他手执折扇,从容淡定地周旋于泾阳各个商家大贾之间,挑拨离间,四两拨千斤就搅浑泾阳商场一池好水。
       他也曾狼狈不堪,被打得面如土色,涎水直流,只有进气没有出气。然而事后,他还能坐着轮椅,出门看泾阳形势,盘算出另一个坏主意。
        他对不愿合作的人心狠手辣,借贝勒爷权势轻松害惨吴家,又抛出威逼利诱,控制沈家,他是十足的坏蛋。
        面对心爱之人,他却难下狠手。童年的半个馍,让他记挂了胡家小姐好多年。哪怕若干年后再次相遇,哪怕这次他是被哀求的那个,他的内心依然自卑,他是以乞丐的身份第一次出现在她面前的。而现在的自己,是一个不完整的男人。他喜欢她,又不得不利用她。他抚摸被她触碰的手,他坐她坐过的凳子,这个时候,他就像一个毛头小伙子。
        他不是站在食物链最顶端的那个人,他头上始终压着一座大山,一座叫他往东,他绝不敢往西的大山---载漪贝勒。当没能阻止赵白石的机器织布局开业的时候,他被打断了一条腿,即便被打得撕心裂肺,苟延残喘,他能说的,只能是“奴才谢恩”,能做的,只能是继续害人。
       他也萌生过与心爱之人远走高飞的想法,却被查坤一次次打醒,他的太监身份,以及那么多的前车之鉴。逃?往哪里逃?过寻常日子?又有谁会愿意与一个公公过寻常日子?
        当咏梅听信了他的教唆而拒绝与周莹合作,在离谱的价格战中破产时,他不是不担心她的。当她向他求救时,他也不是不脑热的。他算盘拨得飞快,他想倾其所有去帮她。可是,查坤又一次让他清醒,就算他把所有银子都给她,也挽回不了他们的败局。这些银子,可能是避免贝勒爷再罚一顿毒打的救命钱。而最后能陪他到老的,只有银子,和查坤这个兄弟。
        他的眼泪,无声地滑了下来。
        终于,他还是放弃了她。他几近疯癫地往嘴里灌酒,他哼着小曲,拿着银票的手,却止不住地发颤。咏梅就站在门外,站在雨中,不肯离去。
        她大声质问:“你别忘了,我救过你,我给过你半个馍你才活下来的!”他却无情地说:“不,我之所以能活下来,跟你给我的半个馍没有半点关系,是因为我的心里面根本没有情感,只有利益!”
        他摧毁了她在他身上的最后一点幻想,也亲手埋葬了他们之间的一点可能。
        雨下得那么大,他抬头笑了,也许他也流泪了,可是没人会看到,知道。
        咏梅最终怀着对吴聘的愧疚自尽,世上再没有一个让他牵挂的人,从此彻底成为一具行尸走肉。
       “人生在世如春梦,且自开怀饮几盅”像他常哼的那样,他的人生也是一场梦,不过是一场噩梦。
        在梦做完前,他能做的,只能是沉浸在黑暗中,和把其他人拖入黑暗。
12
5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3)

添加回应

那年花开月正圆的更多剧评

推荐那年花开月正圆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