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之子 约翰之子 8.4分

《约翰之子》剧本复原

猫奴十二年
【因个人能力精力有限,不足之处还请豆友们指正】
【感谢大神@塔拉Tala的字幕翻译】

1、内 艾蒂安家/厕所 日
艾蒂安埋在洗手池里将脸上的泡沫洗掉。随后脱掉浴袍,拉上了浴帘。

2、内 艾蒂安家 日
玛丽娜从外面回来。将外套与挎包放下,径直进了厨房……
/厨房
玛丽娜:你好,艾蒂安!
艾蒂安(os):嗨,玛丽娜!
玛丽娜给自己弄点吃的。这时电话响了。
玛丽娜:艾蒂安,要不要我帮你接?
艾蒂安(os):好的,麻烦你。
玛丽娜走向书房……
/书房
玛丽娜接起电话。
玛丽娜:喂。是的。稍等,别挂电话。(走出)
/厕所门口
玛丽娜(冲厕所里):是找卡珀利耶太太的。
艾蒂安(os):什么?
玛丽娜(冲厕所里):是找卡珀利耶太太的!
艾蒂安(os):是谁?
玛丽娜:请问您是哪位?(冲厕所里)是勒萨热先生,从加拿大打来的,询问他儿子的地址。
艾蒂安(os):要地址干什么?
玛丽娜:他问您有什么事?(冲厕所里)给他寄个包裹。
艾蒂安(os):哦,地址记在蓝色的笔记薄上,他儿子叫马修。(玛丽娜走出)
/走廊
玛丽娜:请稍等一下。地址是巴黎市武伊勒街64号。武伊勒,...
显示全文
【因个人能力精力有限,不足之处还请豆友们指正】
【感谢大神@塔拉Tala的字幕翻译】

1、内 艾蒂安家/厕所 日
艾蒂安埋在洗手池里将脸上的泡沫洗掉。随后脱掉浴袍,拉上了浴帘。

2、内 艾蒂安家 日
玛丽娜从外面回来。将外套与挎包放下,径直进了厨房……
/厨房
玛丽娜:你好,艾蒂安!
艾蒂安(os):嗨,玛丽娜!
玛丽娜给自己弄点吃的。这时电话响了。
玛丽娜:艾蒂安,要不要我帮你接?
艾蒂安(os):好的,麻烦你。
玛丽娜走向书房……
/书房
玛丽娜接起电话。
玛丽娜:喂。是的。稍等,别挂电话。(走出)
/厕所门口
玛丽娜(冲厕所里):是找卡珀利耶太太的。
艾蒂安(os):什么?
玛丽娜(冲厕所里):是找卡珀利耶太太的!
艾蒂安(os):是谁?
玛丽娜:请问您是哪位?(冲厕所里)是勒萨热先生,从加拿大打来的,询问他儿子的地址。
艾蒂安(os):要地址干什么?
玛丽娜:他问您有什么事?(冲厕所里)给他寄个包裹。
艾蒂安(os):哦,地址记在蓝色的笔记薄上,他儿子叫马修。(玛丽娜走出)
/走廊
玛丽娜:请稍等一下。地址是巴黎市武伊勒街64号。武伊勒,贝勒的勒。75-0-14。对。马修卡珀利耶收。别客气,再见。好的。(挂掉)
玛丽娜(冲厕所里):好了,我已经找到了!要不要我打电话给马修说一声?
艾蒂安(os):想打就打吧!
玛丽娜:我还得出去买点清洁剂!

3、日 公司 内
跟拍。马修边接电话边进办公区。
马修:哦,他想干嘛?找我母亲?(亲吻同事脸颊)好吧。很好,谢谢。(在自己的位置坐下)你能否看一下电话,跟我说一下那个号码。谢谢。(轻声对同事)没事吧?
同事:已经寄走了。
马修冲同事点一下头。拿出纸和笔。
马修:嗯。嗯。嗯……

4、稍后
同事站在咖啡机前。
马修拨通了另一通电话:您好,先生,我是马修·卡珀利耶,您之前给我打过电话。不好意思。好的,我等着。(同事将咖啡放他桌上。对同事)谢谢。
同事收拾好桌上的东西,轻声问马修:走吗?
马修:(对同事)这就去。(同事离开。对电话)是的。对,她是我母亲,怎么了。因为她已经过世了。不好意思,请问您究竟是哪位?没有。(表情转沉重)他叫什么名字?哦,他什么时候过世的?他有子女吗。

5、日 公司/会议室 内
方桌前,坐着十来位包括马修在内的公司领导及员工。
领导:西班牙和葡萄牙那边的问题,即目前的数据来看还是不容乐观。
科拉莉等人表情严肃——
领导(os):科拉莉,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科拉莉:咱们第一季度的销售额降低了百分之三,我们还没有零售商那边的确切数据。单就眼下的趋势来看的确不容乐观。大部分地区的Hipercor超市销售额有些许增长,但与此同时,家乐福、Intermarket和Supersol超市的销售额却有所下降,我们打算投放广告,比如通过电台、网络……
领导(os):包括电视台?
科拉莉:不,电视广告太贵了,我们打算把重点放在兽医那边,给他们发送邮件。超市那边,主要还是以促销为主,继续加大广告投入……
全程马修低头不语,显得心事重重。

6、马修开车回家。

7、昏 马修家 内
马修进了家门,把钥匙扔一边,进了厨房——
/厨房
马修接了一杯自来水,边喝边想着什么。

8、昏 马修妻子家/门口 内
马修妻子开门。马修站在门外。两人亲吻问好。
马修妻子:嗨。
马修:嗨。
马修妻子:你今晚要接他走?
马修:不,我有点事要跟你说。
马修妻子:怎么了?
瓦伦汀(os):爸爸!
瓦伦汀跑过来。
马修亲了一下他脑袋:嗨。
瓦伦汀:我刚画了一个地形图。
马修妻子:是地图。
马修:真的吗?
瓦伦汀:你过来看。
马修妻子:进来吧。
两人笑。马修关门。

9、昏 马修妻子家/厨房 内
两人沉默不语一阵。
马修妻子:他叫什么名字?
马修:约翰·埃德尔。他是一名医生。
马修妻子:给你打电话的那人是谁?
马修:是他的一个朋友。约翰生前曾托付他寄一个包裹给我,所以他电话来要我的地址。
马修妻子:那你去那儿干什么?
马修:我想弄明白他是谁。见见我的哥哥们。
马修妻子微笑:你要参加葬礼吗?
瓦伦汀(马修儿子,os):是谁的葬礼?
瓦伦汀进厨房。
马修:一个你不认识的人。
瓦伦汀将地图拿给马修:你看。
马修:听我说宝贝。这个周末我不能来接你了,你要跟妈妈呆在一起。我得去趟加拿大。
瓦伦汀:去加拿大?你要坐飞机去吗?
马修:是的。
瓦伦汀:我能跟你一起去吗?
马修:不,不行。之后的两周我都在,好吗?
瓦伦汀无奈点点头。
瓦伦汀:我画得好吗?
马修:非常好。但这些不是国家,是洲。
瓦伦汀:对啊。
马修指给他看:这不是澳大利亚。是大洋洲。
瓦伦汀拿过:哦,对,我去改。(离开)
马修妻子: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马修:周二或周三吧。
瓦伦汀听到后折返回来:那柔道比赛怎么办?
马修:柔道比赛是哪天?
瓦伦汀:周二上午。
马修:周二我回不来呀。
瓦伦汀失落地离开了。
马修跟过去:瓦伦汀……

10、昏 马修妻子家/瓦伦汀卧室 内
瓦伦汀伏案作画。
马修进来:对不起宝贝,但爸爸必须得去。我尽快会回来。下次比赛我一定会在。好吗?宝贝?
瓦伦汀沉默不语。

11、日 机场 内
一名游客在过安检。
安检人员交还游客的证件:出门右拐,再见。
游客:谢谢。(离开)
马修拎包前来。
安检人员:你好。
马修将各种证件递给他:你好。
安检人员:您来加拿大工作还是旅游?
马修:旅游。
这时马修电话响了,接通。
马修:喂?是的,您好。(对安检人员)谢谢。(走出关卡,对电话)哦,好的,我不知道你会来……

12、日 机场-公路 外-内
马修从旋转门出来。正欲点上一支烟,发现远处一名正在打电话的男子正冲他招手。他连忙把烟塞了回去,朝那名男子走去。
男子(皮埃尔,os):对。好的。好的。(对马修)抱歉,你是马修?
马修与皮埃尔握手:对。
皮埃尔:我是皮埃尔。
马修:你好。
皮埃尔:上车吧。(对电话)抱歉……晚上也一样?
两人坐进了车里。但皮埃尔的电话还是没停。
皮埃尔:我知道了。不行,我现在说不好,我得先看看。好的,稍等……
皮埃尔拿出一个满是日程的记事本。
皮埃尔:……周二下午两点您看如何?不行的话,那就,那就周三下午五点半。好的,那就周三。谢谢。再见。(挂掉,对马修)不好意思。
皮埃尔收起手机,准备发动汽车。
马修:你收到我的留言了吗?
皮埃尔:收到了。我给你打过电话,但打不通。葬礼下周一才举行,你怎么现在就过来了?
马修:因为我想见见我哥哥。
皮埃尔:为什么?
马修:就想见见他们。
皮埃尔语塞,把钥匙插进孔里。
皮埃尔:酒店订了吗?
马修:订了。(拿出手机)艺术酒店,在圣多米尼克大街。在舍布鲁克附近。
皮埃尔拿过手机:我看一下。我只是想把包裹寄给你。有关你和你妈妈的事,你哥哥毫不知情。他的妻子刚刚失去了父亲,他的孩子们刚失去了父亲,他们要承受的已经够多了,不是吗。(把手机递还给马修)
汽车发动,驶上了高速公路。两人沉默不语一阵。
/汽车内
马修:他怎么死的?
皮埃尔:心脏病。以前就发作过两次,他知道还会发作。因此他才提前把包裹给了我。半个月前,他钓鱼的时候从船上掉了下去,尸体一直没找到。
马修:尸体都没有怎么给他下葬呢?
皮埃尔:就只是举行个葬礼而已。
马修:那他真的死了吗?
皮埃尔:当然真的死了。他么在湖中找到了他的船,他还能长翅膀飞了不成?
又是一阵无语的沉默。皮埃尔看看路牌——
汽车驶离了高速路。
皮埃尔(os):以前来过蒙特利尔吗?
马修:(os)没有。你知不知道他跟我母亲是怎么认识的?
皮埃尔:你母亲没跟你讲过?
马修:没有。
皮埃尔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当时我们去巴黎参加实验室技术大会,你母亲当时在实验室工作。
马修:你也是医生?
皮埃尔:对。他俩是我们到巴黎的那天晚上相识的。我们本打算多停留几日,在巴黎逛逛,但他压根就没踏进会场半步,也没去埃菲尔铁塔,我只能独自前往。这些她都没跟你讲过?
马修:没讲过这些。
皮埃尔:那她都跟你讲过些什么?
马修:什么都没讲过。她从未谈起过那段过往。
皮埃尔:她过世多久了?
马修:八年。
皮埃尔继续讲述那段故事:会议结束后,我们便飞回了这里。
马修陷入沉思。他的目光渐渐看向窗外——
马修主观镜头:高楼大厦鳞次栉比的蒙特利尔映入眼帘。

13、日 蒙特利尔街道 外/内
汽车缓缓驶来,转过一个弯。
马修(os):我哥哥,他们叫什么名字?
/汽车内
皮埃尔:一个叫本杰明,一个叫塞缪尔。
马修:他们是做什么的?
皮埃尔:一个在多伦多当律师,另一个曾经获得过摩托车越野赛冠军,现在在卖摩托车。
马修:就在这里?
皮埃尔:对。你呢,你是做哪行的?
马修:农产品加工业。生产动物食品。
皮埃尔:喂牛的?
马修:不是,喂狗的。狗粮。
皮埃尔:到了。(将车靠边)晚一点我电话你,告诉你葬礼的地址。如果你想在蒙特利尔逛逛,明天我可以开车载你去。
马修:谢谢。我不是来旅游的。
皮埃尔:葬礼上你会见到你哥哥,我想那样最合适不过了。
马修:好吧,谢谢。
马修背上包,下了车。
皮埃尔想了片刻,也连忙下了车。
/街道
皮埃尔:等一下!
皮埃尔打开后备箱,拿出一个包裹给马修。
皮埃尔:拿上你的包裹。你瞧,这玩意儿根本不值得远渡大西洋。
马修:里边是什么你知道吗?
皮埃尔:他没告诉过我。(扣上后备箱)好了,我晚一点打给你。
皮埃尔上车离开。马修进入酒店。

14、日 酒店 内
马修把东西放床上,打着电话。
马修:喂,是我,我已安全抵达。替我亲亲瓦伦汀。好吧,晚一点再打给你。(挂断)
马修收起手机,目光被包裹吸引。他拆开包裹,发现里面只有一幅油画。

15、日 皮埃尔家/酒店 内
一名上身只穿着内衣的女士平躺在床上。一双有力的手正按摩着她的双颊,让她很不舒服。镜头上移,这双手属于皮埃尔。
皮埃尔:你得多喝点接骨木汤,过两天就会缓解。
女士(os):什么汤?
皮埃尔:接骨木汤。我会拿药给你。(电话响起)保持这个姿势二十分钟。
皮埃尔起身接起电话。
皮埃尔:喂?
马修(os):抱歉打扰你。
皮埃尔:没事,怎么了?
马修(os):我打电话来是为了那个包裹的事。
皮埃尔:怎么了?
马修(os):那里边装有一张画。
皮埃尔:哦,怎么了?(走出会诊房间)
/酒店
马修才洗完澡出来,边翻找着自己的衣服。
马修:是一个男孩的肖像。我在网上查询了一下,有一个相关的拍卖网站,这画很值钱。上边还有那个画家的另一幅作品,售价二点四万美元,风格和尺寸都跟我手上这幅一样。
皮埃尔(os):哦,那怎么了?
马修:这幅画我不能收。
皮埃尔(os):为什么不能收,它是属于你的。
马修:这也太荒谬了,我压根就不认识他。
皮埃尔(os):我真搞不懂,那你想怎么处置它?
马修:不处置,还回去就好了。我不想要他的钱,再说他连个字都没留。
/皮埃尔家
皮埃尔:听我说,那是他让我交给你的(走到阳台),你随便怎么处置它都成,或者送给救世军组织,或者随便给谁,但你不能还回去。要不然你怎么跟他们解释?你要怎么跟他们说?我已经跟你兼顾够了,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有你这么个人!你就把它当作你的继承物好了,至于其他人,他们什么都不缺。行了,你先睡一觉吧,睡醒了再说。啥?你在这是发哪门子疯呢!?

16、日 街道 外
车水马龙。马修在路边努力想拦一部出租车。

17、日 摩托车店 外
出租车在两列摩托车之间停了下来。

18、日 摩托车店 内
马修走入。不知所措地环顾自周。这时一名面善的男店员注意到了他。
男店员:请问需要什么?
马修把他误认为是哥哥了:我随便看看。
男店员:是参加越野赛,还是耐力赛?
马修:越野赛。
男店员:哦,选哪个吧。天蝎牌的排气管,W-P前叉,Excel轮胎……绝对是最好的。
马修抑制不住笑容。
男店员:你是比赛用,还是随便玩玩?
马修:随便玩玩。
男店员:哦,那辆可是冠军车同款。得过三次世界冠军,排量大,易操控。
马修走向他:谢谢。
男店员给马修一个礼物:你是法国人吧?
马修:对。
男店员:法国很漂亮。(对门口)你好。
马修扭头,见皮埃尔走了过来,有点生气。
男店员:如果你有意买,可以先试骑一下。
马修:我再看看。
皮埃尔:你喜欢摩托车啊?
男店员:你们俩认识?
皮埃尔:是的。
男店员:你怎么不早说?山姆不在。我估计他今天不过来了。他去机场接他哥哥,明天他们要去湖边。
皮埃尔:去干嘛?
男店员:找尸体。他们觉得搜寻过后这几天,尸体有可能会浮上来。他哥哥坚持要找回尸体,然后以犹太教的方式将其下葬。
皮埃尔:是吗?
男店员:是。你清楚他们的为人。(递给马修一张名片)我们周日不营业,其他时间再过来吧。找雷米就行。
马修:好的,谢谢。
马修迅速离开店里。
男店员:我会跟他讲你来过了。
皮埃尔:不,不行。我会打电话给他。
皮埃尔也离开了。

19、日 摩托车店 外
马修快速走向公路,似乎是想找车。
皮埃尔从店里出来,看着马修的一举一动。随后走向自己的汽车。

20、日 酒吧 内
白天酒吧里人还不多。马修坐在靠窗的位置。皮埃尔拿了两瓶啤酒过来,坐在他对面。双方沉默一阵。
马修:埃德尔是犹太姓氏?
皮埃尔:最早叫埃德尔斯坦,后来你爷爷改成法国姓氏了。
马修:他是执业医生吗。
皮埃尔:你是说约翰?(笑,喝一口酒)不,不是。
马修:那个湖在哪儿?离这儿远吗?
皮埃尔:行了,别闹了。你不喝吗?
马修:把他们的电话号码告诉我。他们又不是小孩子,不至于那么脆弱。他们也不会告诉他们的母亲的。
皮埃尔:你以为他们能隐瞒一辈子?嗯?你换位思考一下,反正你会在葬礼上见到他们……
马修:我才不在乎什么葬礼。
皮埃尔思考着什么。

21、日 皮埃尔家 内
皮埃尔妻子(安琪)正在沙发上看书,这时开门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皮埃尔走了进来。她起身迎上前去。
皮埃尔:嗨。
安琪:嗨。
皮埃尔:我带来一位客人。
马修上前,与安琪握手。
安琪:你好。
马修:你好。
安琪:我叫安琪。
马修:我叫马修。
三人不知所措地笑笑。
安琪:(对皮埃尔)你女儿来了。
皮埃尔:哦,是吗?
皮埃尔女儿(贝蒂娜,os):嗨,爸爸。
皮埃尔:你是来参加葬礼的吗?
贝蒂娜(os):对。
贝蒂娜穿着浴袍迎上来,与她的父亲拥抱。随后她注意到了马修。
贝蒂娜:你好
马修:你好。
皮埃尔:这是我女儿贝蒂娜,这位是马修。
两位同龄人握手,算作更进一步的介绍。
贝蒂娜:你好。
马修:你好。
皮埃尔向里摆摆手:请进吧,你要喝点什么?威士忌?还是啤酒?
马修:啤酒吧。
皮埃尔:啤酒。你们要不要也来一杯?
安琪:好啊。
贝蒂娜:好啊,我也要。我马上回来。(离开)
马修:咱们进去吧。
马修进了客厅。
安琪:(低声)他是谁?
皮埃尔:(低声)过来说。
两人朝里屋走去。安琪显得迫不及待。
安琪:(低声)他是什么人?
皮埃尔:(低声)我进去跟你说。

22、同上
马修无目的地参观着不大的客厅,拾起沙发上的书瞅瞅,又看看书架上的各种书籍。这时一段急促的脚步声吸引了他的注意——
两个几岁大的小女孩从楼梯上跑下来,羞涩地站在他面前。
马修:(开心)嗨。
贝蒂娜换好了衣服,从卧室走了出来:你俩变哑巴了吗?
小女孩异口同声:(害羞)嗨。
贝蒂娜笑笑:快去洗澡,我马上就来。
小女孩们进了卧室。贝蒂娜从酒柜中拿出酒杯。
马修:我是不是吓着她们了?
贝蒂娜:怎么会。你是法国人?
马修:是的。
皮埃尔拿了几瓶啤酒也进了客厅。
皮埃尔:请坐。(对女儿)你怎么从机场回来的?
贝蒂娜:搭出租。
皮埃尔:你应该打电话给我嘛。(三人坐下)你确定要去参加葬礼?
贝蒂娜:我是为了伊娃。
一阵沉默。安琪也加入了进来,坐在马修旁边。
安琪:抱歉,我之前不知道。
马修:哦,没事。
皮埃尔:没人知道。
贝蒂娜:不知道什么?
安琪: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
皮埃尔:因为你管不住自己的嘴。
安琪略显窘意。贝蒂娜一副茫然的神情。
安琪:马修是约翰的儿子。
皮埃尔:瞧见了吧?
安琪:这事儿你应该知道。
贝蒂娜:约翰的儿子?什么意思?
安琪:是他的亲生儿子。我也是刚刚才知道。
马修:我也是刚刚才知道。
几人陷入尴尬的语塞。
安琪:你刚到的吗?
马修:是的。
安琪:要不要去洗个澡?
马修:不用,我已经在酒店洗过了。
安琪:干嘛要住酒店,(看着皮埃尔)为什么不住家里?你可以跟孩子们睡在一起。
贝蒂娜:可以啊。
皮埃尔:你被什么事都瞎管。(递给马修一杯啤酒)给你。
马修:谢谢。
安琪:我想伊娃不知道这事儿。
皮埃尔对妻子那么多问题感到有点烦躁了:你还想到什么了?
安琪无奈。
安琪:(对马修)你喜欢吃烤猪扒吗?
马修:烤什么?
安琪:烤猪扒。
皮埃尔:就是猪排骨。
马修:哦,喜欢。
安琪如释重负:那好。

23、夜 皮埃尔家 内
贝蒂娜从厨房拿了一罐水走出来。
安琪(os):她的处境肯定不容易,当然你也一样……
/阳台
一家人围坐在餐桌前。丰盛的晚餐。
马修:是的,不过后来她又遇到了别人。
安琪:那人跟你们一起生活吗?
马修点点头。贝蒂娜来到了桌前。
小女孩甲:不要拿我的……
贝蒂娜:姑娘们,别闹了!
安琪:那时你多大?
马修:一岁半。
安琪:是他抚养你长大的?
马修:算是吧。
安琪:但你知道他不是你的亲生父亲?
马修:我十四岁那年,我母亲就告诉我了。
安琪点点头:你跟他相处得好吗?
马修:一般吧。
贝蒂娜:安娜,别闹了。
安琪:你还有其他兄弟姐妹吗?
皮埃尔:你是不是还要问问他的血型?
马修笑:没有。
贝蒂娜:好的,我生气了。上床睡觉。快走吧。
皮埃尔:晚安,孩子们。
小女孩们与大人们吻别。
小女孩甲(乙?):晚安。
安琪:晚安。(对马修)你有孩子吗?
马修:有个儿子跟她们一般大。
小女孩甲(乙?):他要来吗?
马修:不,他在巴黎。
小女孩甲(乙?):他叫什么名字?
马修:他叫瓦伦汀。
贝蒂娜:快走啦,跟大家说晚安。
几人互道晚安。贝蒂娜带他们进了房间。
安琪:我们有两个女儿。另一个在澳大利亚,悉尼。她已经成家了,有三个孩子。但我们一个也没见过。
安琪喝下一口酒。气氛变得有点严肃。
马修:有照片吗?
安琪:茱莉娅的照片吗?
马修:不是,我哥哥的照片。
安琪:哦,当然有啦,等等我去拿。(离开)
皮埃尔:你太固执了。
马修:没错。起码我能看看他们长什么样。
安琪带了一个相框和相册回来。
安琪:(把相框拿给马修)这是你爸爸最近的照片。不过我还有这些呢……
马修看到,照片上一名中年男子微笑着站在湖前,手持一条大鱼。
安琪:……那是皮埃尔拍的,算是个见证吧。一位内他俩喝了太多威士忌,却只钓了几条鱼,对吧?看看这张,这是在他家。(将相册上的照片指给马修看)这是山姆……这是本……这是你父亲……这是他妻子伊娃……这俩是贝蒂娜和朱莉娅。
贝蒂娜回来了。
贝蒂娜:又开始秀你的照片啦?
安琪:怎么啦,他又没看过。(对马修)我们过去经常在一起……
马修翻到一张照片,是约翰与皮埃尔站在一起,两人都身穿白大褂、戴着听诊器。
安琪:……后来约翰的诊所开业了,他越来越忙。虽然他们还会一起去钓鱼,但也不像从前了,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
马修拿起那个相框给皮埃尔看:这就是那个湖?
皮埃尔:对。(对贝蒂娜)还有草莓吗?
贝蒂娜:有。(对马修)你要来一点吗?
马修:好啊。(对安琪)您有他的电话吗?
安琪:谁的?
马修:我哥哥的。
安琪点点头:有啊。

24、夜 皮埃尔家/厨房 内
贝蒂娜和马修先后将饭后的餐具端进来。
马修:你们经常见面吗?
贝蒂娜:不多。我现在住在温哥华。
皮埃尔进了厨房:大家要喝咖啡吗?
贝蒂娜:喝。
马修:我也喝。
贝蒂娜将餐具放好,马修在一旁搭手。
马修:你在那边主要做什么?
贝蒂娜:心理医生,主要针对青少年的。你是做哪行的?
马修:商贸。平时也会写作。
贝蒂娜有点惊喜:写什么呢?
马修:侦探小说。
贝蒂娜:妈妈,他写侦探小说诶。
安琪不知什么时候也进了厨房:是吗?
马修:就出版过一本而已。
安琪:我要看看,我经常看书呢。(递给马修一张便签纸)这是他俩的电话号码。
马修:谢谢。
安琪从架子上拿下一个杯子,给自己倒了些牛奶:我现在正在读这本,名叫“跳舞的熊”,作者是詹姆斯·克伦利,很好看。
马修:是嘛。
安琪:你父亲也很喜欢读书。我给他推荐过一些经典,比如巴斯克斯·蒙塔尔万,还有米兰达,保罗·克里夫……
马修:保罗·克里夫的“清扫魔”,写得很不错。
安琪:你看过啊。
马修:是的。
安琪:改天咱们可得好好探讨一下。
马修:好啊。
安琪离开。马修和贝蒂娜继续手头的事情。
贝蒂娜:你写做多久了?
马修:三年左右吧。
贝蒂娜:不错。
马修:我喜欢写作,那让我觉得自由。
贝蒂娜:或许我也该写写试试。(两人笑)

25、夜 皮埃尔家 外
一辆出租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几人从门里出来,吻别。
马修:谢谢你们。
安琪:很高兴见到你。
马修:我也是。再见。
贝蒂娜:拜拜,周一见。
马修:周一见。
皮埃尔送马修到出租车前。
皮埃尔:你真是太犟了。你打算怎么跟他们说?说他们的父亲在外面还有个儿子,一直瞒着他们?你究竟图个啥?
马修:你有兄弟吗?
皮埃尔:这有什么关系吗?
马修:因为我没有。而现在突然冒出两个。所以我想见见他们,这也是人之常情,不是吗?我只有两天时间。我没别的奢求,只想见见他们。(陷入沉默)谢谢你们的晚餐。周一再见吧?
皮埃尔点点头:嗯。
马修与皮埃尔握手:再见。
皮埃尔:再见。
马修进入了出租车:圣多米尼克大街2060号。
出租车开走。突然皮埃尔想到了什么,拍了拍出租车。
安琪主观镜头:车停了下来。皮埃尔对车里的马修在说着什么……
安琪站在门廊,疑惑的表情。
安琪主观镜头:皮埃尔说完了话,车开走了。他朝这边走来。
安琪:怎么回事,你俩吵架了?
皮埃尔径直走进家门:没有,没事。
安琪半信半疑,跟着皮埃尔后面进了屋。门被关上。

26、晨 酒店走廊 内
跟拍。马修打电话:喂,是我。我没吵醒你吧?你收到我的留言了吗?还好吧。说来话长。但还好。让瓦伦汀接电话。(进电梯)喂,我听不到你讲话。卡琳娜。喂。

27、晨 酒店门口 外/内
马修从酒店里快步走出。
马修:对,刚断了。对。好的。(看到皮埃尔的车,朝那边走去)抱歉,我得走了。对,我先挂了……
/车内
皮埃尔听到马修的声音。
马修(os):谢谢你。替我亲亲他。
马修挂了电话,坐到车里。
马修:你等很久了吗?
皮埃尔:没。咱先说好,到了那儿不要乱讲话。可以吗?
马修:好的。
皮埃尔发动汽车。
皮埃尔:你又没有厚实点的衣服?
马修:我有件线衣。
皮埃尔看看马修:线衣啊……
皮埃尔转了一个弯道——
路灯尚未熄灭,路上行车寥寥。

28、晨 街道/车 内
马修:搜寻工作进行多久了?
皮埃尔:三天。
马修:是在湖里搜寻吗?有没有潜到水下找?
皮埃尔:有。
马修:就他一个人去钓鱼了吗?
皮埃尔:不是。那天早晨,我有点不舒服,所以就在小屋里睡了一会儿。等我醒来后,发现小船在湖心漂着,船上空无一人。如果我当时跟他一起去,说不定他现在还活着。

29、日 乡村道路 外
天亮了许多。车在鲜有人迹的乡村道路上飞驰。
皮埃尔还比较精神,而马修已经靠在窗户上睡着了。
皮埃尔主观镜头:路旁的加油站驶出一辆皮卡。
皮埃尔:前面就是他们。
马修被惊醒。
皮埃尔:开皮卡的就是他们。
马修主观镜头:一辆红色的皮卡在他们前面不远处飞驰。
皮埃尔猛按喇叭。红色皮卡慢慢靠边停下了。
皮埃尔解下安全带:我先过去。
马修主观镜头:红色皮卡上下来两个一高一矮的男子。皮埃尔向他们走去。
高个子(山姆):你要去哪儿?
皮埃尔:去湖边。我跟你们一起去。
与皮埃尔握手:是我妈告诉你的?
皮埃尔:是你的修理工说的。我之前去过你店里。
皮埃尔和矮个子(本)握手:你好。
本:你好。
皮埃尔:这地方你们不熟悉,你们自己去肯定找不到。
山姆:你不是说你想再来这里了吗?
皮埃尔:我改主意了。
马修这时从车里出来。三人注意到了他。
皮埃尔:这是我一个朋友的儿子。他是法国人,过来帮忙。
马修走过来,向他们点头致意。
皮埃尔:这是马修。这位是本。这位是山姆。
几人互相握手问好。
皮埃尔:你们是怎么个意思?听说你们要请个拉比过来念经?
山姆朝本歪歪脑袋:这是他的想法。
皮埃尔:干嘛非要搞得那么迷信?
本:只是遵循教规而已。
皮埃尔:这都是新规矩?
本:对。
皮埃尔无奈地叹叹气。、
皮埃尔:你们给船带汽油了吗?
山姆:带了。
皮埃尔:那就好。那咱们走吧。
四人各自回到自己的车里。
/车内
马修和皮埃尔各自系好安全带,沉默一阵。
马修主观镜头:红色皮卡在他们前面开着。
皮埃尔(os):两个人你都见着了,开心了吧?
两人对皮埃尔笑笑。
皮埃尔:你会钓鱼吗?
马修:什么?
皮埃尔:钓鱼,钓鱼。
马修:哦,我不会。
皮埃尔失望地摇摇头。

30、两辆车在林间公路飞驰。

31、日 湖边 外
两辆车先后在离小木屋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几人拿上行李从车上下来。一条狗从红色皮卡里跳出来,叫个不停。
本:别叫!
狗边叫边朝湖边跑去。几人跟在后面。
本:别叫唤!
狗站在湖边,朝湖中猛叫着。本径直进了屋里,山姆却停下脚步,静静地看着。
皮埃尔见马修疑惑:那是约翰的狗。它一直在到处找他。
马修定了定,跟着皮埃尔走了进去。
山姆缓过神,表情五味杂陈。

32、日 小木屋 内
山姆和皮埃尔已经开始换装备了。马修进来。
马修:这个放在哪儿?
皮埃尔:放那边。
马修把东西放下。皮埃尔又示意旁边的床:过那边去。
马修来到床边把包放下,算是有了自己的床位。
皮埃尔从地上捡起一双皮靴给马修:来,把鞋穿上。
本:那是我爸爸的靴子?
皮埃尔斩钉截铁:不是。
山姆也进了屋。
山姆:你是来度假的吗?
马修:对,过来待几天。
本:你知道我们在找什么吗?
马修愣了愣:知道。
皮埃尔:但愿咱们能找到吧。咱们应该去北边那块狭长的区域看看。如果他被卷入水流,应该会漂到那边去。你的靴子合脚吗?
马修:合脚。
本不耐烦地跑到门边,朝外大喊:别叫了!该死的!
皮埃尔递给马修一瓶子:来,喷点防蚊液。

33、日 湖中 外
苍鹰翱翔蓝天。
皮埃尔驶着船。马修同他一起,向湖中深处涉入。
马修:他当时也穿着这种涉水靴吗?
皮埃尔:对。
马修:若靴子里灌满水,那很难浮起来。
皮埃尔:我知道。
沉默。
马修:他怎么知道我母亲怀孕的事?他们后来通过电话?
皮埃尔:我跟你说过我也不知道。、
马修:你当然知道。
皮埃尔:这些事不应该由我来告诉你。
马修:那应该由谁来?他们是不是通过电话?
皮埃尔叹口气:对。他告诉你母亲,自己早已成婚,并且有两个孩子。但你母亲不愿意听他解释。直到有一天她打电话来,告诉他你出生的消息。
马修:他对此无动于衷?
皮埃尔:八天后,他买了张机票。是我送他去的机场。那天晚上,他打电话给我,说他已经搭出租回到家了。整个人惶恐不安。
马修:此后再也没有联络过她。
皮埃尔:没有。她也再没来过电话。但这事折磨了他一辈子。当他得知自己的心脏出问题后,他非常想去找你,但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所以他把那个包裹交给了我,托我转交给你。你从来没问过你母亲有关你父亲的事?
马修:问过。她说那只是一夜情而已。跟一个陌生人之间的一夜情。后来艾蒂安成了我父亲。
本(os):皮埃尔!
皮埃尔看向远处:怎么啦?
本和山姆站在远处的一堆石头旁边。
本:你要不要过来看看这些石头!
皮埃尔:它们又不在水流的位置!不用看!
本摆摆手,继续搜寻。

34、稍后
水里,山姆边走边用一根棍子四处戳着。
他的身后,另外三人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
本要笨手笨脚一些,棍子没杵稳,大叫一声,险些滑倒。
皮埃尔:怎么了?
本:没事!
山姆索性停下来,从包里掏出矿泉水打算休息休息。他看到马修在他后面辛勤工作着。
山姆:旅行还顺利吧?
马修累到说不出话。山姆将矿泉水递给他,大口喝起来。
山姆:你有香烟吗?
马修点点头,从裤兜里掏出一包烟,抽了一根出来:给。
马修为山姆点上烟,自己也拿了一根抽上。
山姆:你住法国哪儿?
马修:巴黎。你去过吗?
山姆:没有。你爸也是医生?
马修:不是。
马修看到皮埃尔也走了过来,想把矿泉水给皮埃尔。
皮埃尔:谢谢。(从自己包里拿出一瓶水)休息会儿?
本也过来了。
本:艹,热死了。
皮埃尔:脚崴了?
本:都是这双破靴子闹的,脚上起泡了。
马修将矿泉水给本。本喝了两口,发现马修在抽烟。
本:能不能给我支烟?
皮埃尔:安息日你还吸烟?我还以为你还要敬拜上帝呢。
马修把烟给本,为他点上。本不管不顾地抽起来。
马修笑笑。:我们不会跟别人讲的。
狗在远处叫了几声。几人向远处看去——
它叼着一只黄色的帽子跑了过来。马修赶紧上前。
马修:过来,给我。
马修把帽子给皮埃尔。
皮埃尔:他从哪儿找到这顶帽子的?
本:快去找!快去!
狗在前面带路,四人尽可能快得跟在后面,艰难涉水前行。
狗在一块石头上站定,朝着湖里某处大叫。
本第一个跑到该处,他看到眼前的场景,吃惊地摘下了墨镜。
另外几人也先后赶到。皮埃尔朝它走去,一把从水里抓起——
一只死麅子的脑袋。
皮埃尔:是只麅子。估计是被狼咬死了。说不定你们父亲的尸体也在这片区域。
本明显有些垂头丧气,立刻又开始寻找:过来这边。巴勃罗!
山姆:本。(无奈)本,这样做毫无意义!本!
没办法,另外三人只好跟着本继续下去。
四人一狗,在水中跋涉。

35、稍后
皮埃尔驾快艇,载着一行人回程。
大家都显得心事重重。

36、昏 小木屋 外
装满鱼钩的木盒,皮埃尔在整理着。
马修(os):你是律师对吗?
本(os):对。
马修(os)就在蒙特利尔么?
皮埃尔坐在木屋的台阶上,把鱼钩在往鱼竿上挂。看来是准备去钓鱼了。
本(os):不是,在多伦多。
马修(os):是你自己开的律师事务所?
本(os):是的,规模很大,开了有十年了。
马修脱了衣服,准备在湖边洗个澡。山姆和本已经在洗了。
马修:有多少员工?
本:三十人,其中十八人是律师。
马修:你负责哪行?刑事诉讼?
本:不是,我已经有十年不出庭了。我主要负责企业收购及兼并。其实就是寻找资金。
山姆把肥皂递给马修。
马修:谢谢。(对本)你父亲是开私人诊所的,对吗?
本:对。
马修:他的专业是什么?
本:整形外科,给那些有钱人隆胸。他可挑了个好行当。
本洗完,准备离开。皮埃尔走过来:有人要跟我去钓鱼吗?
本:现在?(摇摇头。离开)
皮埃尔:难道你想吃面条?你们去吗?
山姆:不,我不想去。(离开)
皮埃尔:你呢?
马修:我怕也不想去,谢谢。
皮埃尔:好吧。
马修拿起一块毛巾擦脸。
皮埃尔见状,站在快艇旁低声说道:别搞事,知道吗?
马修不耐烦:你简直就是一复读机。
皮埃尔:啥?
马修:我知道了。你都说过八百遍了。
皮埃尔无语,坐上了船。
皮埃尔:把火生好。
马修:好的。
皮埃尔:屋子后边有木头,用斧子劈好。
皮埃尔:好的。
皮埃尔驾船离开。
马修披着毛巾、拿上衣服,朝小木屋走去。这时他听到从屋里传来——
山姆(os):行了,搞这些形式毫无意义。
本(os):葬礼没遗体怎么能行?你别动我东西,也别再喝啦!
/木屋内
山姆上身赤裸着,只披着条毛巾。他站在酒柜前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
山姆:管好你自己的事好吗?你有没有想过找到遗体后的后果?
本坐在床上穿着裤子。
山姆:若我们找回一具已经毁坏的遗体,妈妈看到后会做何感想?难道就为了取悦你那该死的拉比!?你这辈子压根儿就没进过教堂,甚至连“基帕”都没戴过!现在反倒想起戒律来了!?
本:你别犯浑!
/木屋外
马修还站在门外,无奈地听着屋里的争吵。
本(os):也不一定真就像你想的那么糟!咱么先找到他再说!
/木屋内
山姆拿着酒和酒杯坐在了桌前。
山姆:想找你自己找。我可不找了,明天我去钓鱼。
本沉默一阵,话锋一转:难道你不需要钱吗?
山姆:什么意思?
/木屋外
马修也感到了不对劲。
本(os):因为我需要。
山姆(os):这跟钱有什么关系,你什么意思?
/木屋内
本:若想继承遗产,必须要有死亡证明,要拿到死亡证明,必须得找到尸体!
山姆:什么?
本:若没有尸体,咱们就必须得等七年之后才能继承遗产,这是法律规定的!(见山姆若有所思)怎么?你也是受益人!一半遗产是你的!
山姆:你是说,这才是咱们找遗体的原因?
本:对,这也是一个原因,没错。
山姆:本,我真不敢相信。我知道你是个混蛋,却没想到你连混蛋都不如。
本:少跟我来仁义道德那套,我从未跟任何人提过任何要求,我知道这些年来他一直在经济上资助你,若非如此你这会儿还不定在哪个角落要饭呢!所以少跟我说教,说给你自己听吧,好吗?

37、夜 湖边 外
烤架上烤着两条鱼。
马修坐在烤架前,不时用铲子翻弄着。皮埃尔拿着一些东西从后面走来,蹲在一旁。
皮埃尔:欧洲可没有这种鱼。它跟你们那比纳的河鲈很像,特别鲜美,尝过就知道了。
皮埃尔拿出一个小瓶,往鱼上撒撒。
马修:这是什么?
皮埃尔:孜然,稍撒一点即可。再撒点盐和胡椒就OK了。屋里的气氛不错啊。他们俩总是吵个没完,这会儿怎么不吵了?
马修:我不知道。
皮埃尔又朝上撒了些佐料。
马修:要翻过来吗?
皮埃尔:对。
马修用两把铲子翻鱼。

38、夜 小木屋 内
皮埃尔帮本处理脚伤。
皮埃尔:这个法子是你爷爷教我们的。把一根棉线放入水泡,留置一个晚上,第二天水泡里的液体就随着棉线排出了。医学院可不会教你这些东西。(将一根线剪掉)好了,过来吃饭吧。
皮埃尔端上一碗汤走到餐桌前,马修和山姆已经入座了。本穿好袜子也坐入了自己的位置。
皮埃尔:我们第一次来这里,就是跟你们的爷爷一起。他的飞钓技法简直是前无古人。(入座)抛线前他总会仔细观察水面,他会瞅准一个五十英尺的点抛投,鱼饵会落在三英尺左右的位置,通常只要十秒钟的功夫,鱼就咬钩了。我们始终都没搞懂他的窍门。
马修:他没教你们吗?
皮埃尔:是我们学不会。他说要观察旋窝、气泡等等。想想看,五十英尺啊。
陷入了沉默。
山姆:说不定他跟某个年轻姑娘私奔了呢。(不怀好意地看着本)你觉得很意外吗?他诊所里有一半的护士都跟他有一腿,说不定他陷入情网了呢?说不定咱们会很快就会收到他寄自佛罗里达的明信片,“我已经和魁北克小姐开始了新的生活,致以亲吻,你们的父亲”,很有可能的。至于遗产的事儿,咱们根本不需要担心,对吧?
本故作镇定地从桌上拿了一瓶啤酒。
山姆:别,那可不符合犹太教规。
本把啤酒倒进玻璃杯里。
山姆:看到了吗,什么狗屁的律法和拉比,他才不在乎呢。
本:你说完了吗?
山姆:你不爱听了?
本喝了一口酒。
山姆:爸爸说的没错,咱俩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本:过去我曾开玩笑说,我长了脑子,而你只有其他。看来我说的一点儿都没错。
皮埃尔:你俩吵完了吧?
山姆:我至少有骨气,而你却没有。
皮埃尔听不下去了,离开了木屋。马修也跟了出去。

39、夜 湖边 外
皮埃尔翻弄着烤架上的东西。马修从木屋出来,来到他身边。
皮埃尔:幸好约翰已经看不到这些了。
马修:你之前可没跟我讲过这些。他跟很多女人睡过。对嘛?
皮埃尔坐了下来。马修跟着蹲下,帮皮埃尔忙。
皮埃尔:他的确偏爱女色。
马修:我现在开始明白了,或许他的孩子遍天下呢?搞不好我得有一个营的兄弟姐妹呢。你知不知道“大家庭”旅行时,可以买到团体折扣票?
本(os):哦是吗?有种你再说一次?永远改不了的怂逼样儿!
这一句吼声让烤架前的两人猛地朝木屋看去——

40、夜 小木屋 内
山姆和本还坐在桌前,气势汹汹。
山姆:你最好闭上你的臭嘴,混蛋!
本:我为什么要闭嘴!你算老几?
山姆猛地扑向本,两人互相抓着对方的衣领,扭作一团。
山姆:操你大爷的,你不闭是不是!
本:放开我!你就是一烂醉鬼,喝点酒就跟别人找茬!(一把将山姆推开)
山姆:那你呢?整天除了勾心斗角算计别人,你还会干什么?
山姆一耳光打向山姆,两人又扭在一起。这时皮埃尔和马修从外面冲进来。
皮埃尔:够了!
山姆:我来帮你闭!
马修跑向两人,欲拉架:住手,别打了!别打啦!
山姆一掌推开马修:滚开!
本:放开我!
马修又过去拉:山姆!
山姆:你他妈的跑来起什么哄!
马修:你疯了吗?
皮埃尔死抱住气势凌人的山姆。
山姆:咋?这是我家!用得着你来指手画脚!?
本欲扑向山姆,被皮埃尔推向一边。
皮埃尔:你给我助手!你是疯了还是怎么着!你俩都是疯了还是怎么着!
马修离开了木屋。
/木屋外
马修小跑着下了台阶,叹着气。拿出一支烟抽起来。
皮埃尔(os):把这些捡起来。听到没有?把这些都捡起来!快点!
皮埃尔处理完屋里的事情,回过身,注意到了在屋外暗自神伤的马修。

41、晨 小木屋 外
马修坐在台阶上,心事重重地看着静静的湖面。
皮埃尔从屋里出来,拿给马修一杯咖啡:给你。
马修:谢谢。
皮埃尔靠在台阶的扶手上:你没睡会儿?
马修:睡了一小会儿。
短暂的沉默。
马修:这叫什么湖?
皮埃尔:没名字。我们就叫它“湖”。
马修:就像我一样。无根之浮萍。我跑来这里做什么呢。我本应该和我儿子待在一起,却跑来这里跟那两个疯子一起找尸体。
皮埃尔:是你非得见他们啊。
马修冷笑一声,又陷入了沉默。
马修:你知道那个律师执意来这里的原因吗。因为若找不到尸体,就拿不到死亡证明,没死亡证明,就必须得等上七年才能继承遗产。他现在急需用钱。
皮埃尔好像已有所预料,并没有多么惊讶。
马修:我要把那幅画还给你,你将其转交给他们,那是他们父亲的财产。这样他们起码有个可争之物。反正我要回家了。
皮埃尔沉思片刻,转身回了木屋。不久又出来,拿给马修一个红色听诊器,坐在马修旁边。
皮埃尔:给你。这是他的听诊器。这样你好歹有了一份属于他的物品。知道吗,你并不是一夜情的产物。约翰的确喜欢泡姑娘,但他跟你母亲却是认真的,并不是随便玩玩。若他们能早一些遇到彼此,他们一定会相伴终生。
马修:你认识我母亲吗?
皮埃尔:认识。我们在一起吃过晚饭。他看她的眼神,就好像发现了新世界。你父亲在她眼里,简直就是罗伯特·雷德福。
两人微笑。

42、晨 小木屋 内
本在刷牙。
山姆坐在床边打着哈欠。
马修和皮埃尔从外面进来。
马修:要喝咖啡吗?
皮埃尔:不喝,我打算弄点儿茶喝。
皮埃尔将鱼竿放在高处,坐在自己床上打包衣物。
山姆:昨晚的事我很抱歉。
马修:没事。来点咖啡?
山姆:好的,谢谢。
皮埃尔:有茶没?
马修:没有。
本洗漱完,从厕所出来:咱们今天还在同一个地方继续找?
皮埃尔:山姆,去教堂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山姆:下午一点。
皮埃尔:在什么位置?
山姆:在克拉克费尔蒙大街拐角。
本:喂,皮埃尔,咱们今天上哪儿找?
皮埃尔:我不知道你要去哪儿找,反正我要回家了。
本:为什么?
皮埃尔:因为……
马修:因为穿着那种靴子落水肯定会沉入水底,这是常识。
皮埃尔:你就这样跟你的教士讲,他会为你父亲祷告。
皮埃尔和马修做各自的茶饮,留本站在那儿不知所措。

43、公路上汽车驶过。

44、日 汽车 内
马修在开车。皮埃尔坐在一旁。
马修:金钱总会令人丧失理智。
皮埃尔:所以我经常担心自己赚得太少。你的书卖的好吗?
马修:还可以吧。就第一本书而言,还算不错。
皮埃尔:你还会继续写吗?
马修:想写来着,但我平时太忙了。
皮埃尔:你应该继续写下去。努力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你可以用那幅画来缓解困境,把画卖了,你就有时间写作了。
马修:我已经说过了我不想要那幅画。
皮埃尔:你这样不对。你就算再工作十年,赚得足够多的钱,到时你仍旧是一个卖狗粮的,而对于写作却为时已晚,到时候你就会变成所谓的“甘于舒适的平庸之辈”
马修:那你喜欢你的工作吗?
皮埃尔:当然。
马修:你是家庭医生?
皮埃尔: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两人笑)所以我才选择了学医。后来我意识到,所有那些都只是在为制药企业服务,于是我便退学了去中国,去研习针灸疗法和中草药。
马修:我妻子特别迷恋中医。
皮埃尔:她是对的。中草药比那些化学垃圾强太多了。中医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医术,简直是包罗万象。(短暂沉默)你妻子是做什么的?
马修:教师,但我们不在一起生活。
皮埃尔:怎么回事?
马修:我们分居了,她说我陪她的时间太少。
皮埃尔:哦,看到了吧。(两人微笑)那你儿子呢?
马修:他怎么了?
皮埃尔:你会陪他吗?
马修:当人。虽然我就要错过他的柔道比赛了。
皮埃尔:我一直想有个儿子。
马修:是吗。好陪你一起去钓鱼?(两人笑)
皮埃尔:对啊。

45、日 街道 外
皮埃尔面色凝重地坐在车里。透过车玻璃,可以看到马修从酒店里拎着大包小包出来——
车停在路边。马修把包仍在后座,坐进车里——
他手上拿着被塑料纸包裹着的画。他把塑料纸拿掉,展示给皮埃尔。
马修:这就是那幅画。
皮埃尔:画得不错。我喜欢。
马修将汽车发动:他买了有很久了吧?
皮埃尔:我不知道,我从来没见过。
汽车驶远。这时响起了钢琴声——

46、日 皮埃尔家 内
贝蒂娜正弹着钢琴。她忽然听见了什么,转头向外看去。

47、日 皮埃尔家/客厅 外
皮埃尔的车已经停在了家门。他把渔具从后备箱里拿出来,朝家门走去。贝蒂娜站在了门口迎接。
贝蒂娜:都好吧?
马修:都好。只找到了他的帽子。
两人吻了吻面颊,皮埃尔进了屋。马修拿着东西也走了过来。
贝蒂娜:嗨。
马修:嗨。
贝蒂娜:你喜欢那个湖吗?
马修:你去过那里?
贝蒂娜:没有,那是男人们的去处。快请进。
马修:你先进。
两人谦让一番,进了屋。

48、夜 皮埃尔家/客厅 内
贝蒂娜的两女儿在谈钢琴,不怎么熟练。
皮埃尔拿着两瓶啤酒进了客厅。贝蒂娜、安琪和马修已经坐在了沙发上。
皮埃尔:幸亏他将那兄弟俩拉开了,不然他们非得弄死对方不可。其中一个喝得烂醉,跟往常一样。(将一瓶的瓶盖拧开,给了马修)
马修:谢谢。
安琪:他们打架的原因是什么?
皮埃尔:孩子们,能不能先别弹了?再说你们弹得也不对。
小女孩甲(乙?):那怎么弹?
皮埃尔:反正不是这样弹。
皮埃尔朝钢琴走去,准备亲自示范。
安琪转而问马修:他们为什么要打架?
马修:不知道。
马修的注意力被正在弹钢琴的皮埃尔吸引。
安琪:我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做。他们过去可不这样,都很懂事。
皮埃尔把两小女孩从椅子上赶开:让我来。
皮埃尔熟练地弹奏着曲子。
安琪和贝蒂娜会心一笑。
马修也面带笑容地看着皮埃尔,享受着。
皮埃尔弹了一会儿,向小女孩们一扬手:要像这样弹才对。
小女孩甲(乙?):继续弹嘛。
小女孩乙(甲?):对,再弹一遍。
马修面露微笑。忽然门外响起了汽车喇叭声。
贝蒂娜猛地起身:糟了。快点孩子们,快去换上睡衣。
安琪:你别管了,交给我吧。
贝蒂娜:你确定啊?
安琪:对,你快去吧。
贝蒂娜:谢谢。
贝蒂娜朝门口走去。
贝蒂娜:爸爸我能借用你的车子吗?
皮埃尔:车钥匙在桌子上。
安琪搂着小女孩们:走啦,该上床了。谢谢。
贝蒂娜:再见宝贝们。
小女孩们:晚安,妈妈。(上楼)
贝蒂娜套上一件外套,对马修:今晚是闺蜜之夜,你要不要一起来?
马修:可我不是女的。
贝蒂娜:当然。说不定你会喜欢呢?

49、夜 酒吧/台球厅 内
台球桌四周几名女子有坐有站。花衣女子击打台球未进,示意轮到坐在不远处的贝蒂娜:靠。打不进去的人罚请一轮。
贝蒂娜:我要一杆挑俩。
花衣女子笑:做梦吧!
贝蒂娜击球。
果真两球进洞。
站在一旁的马修和一名黑衣女子发出惊呼。
贝蒂娜:我要一杯金汤力。
黑衣女子:我也要。
红衣女子:我要一杯啤酒。
蓝衣女子:我来一杯金汤力。
马修:我来一杯啤酒。
贝蒂娜:还是给我一杯啤酒吧。
花衣女子前去买酒,不服气地学着贝蒂娜的语气:“还是给我一杯啤酒吧”……
马修:你在哪儿学会打台球的?
贝蒂娜:就在这里。十八岁时,我可是台球皇后。
马修佩服地点点头。说罢,又是一杆进洞。
贝蒂娜:这么多女孩女能应付得了吗?
马修:这里太热了。
贝蒂娜:我们高中时就认识了,我跟蕾阿从小就一起玩。
马修:(台词不明)
贝蒂娜:这会儿比较一般。她非常了不起的。打吧。
马修不明所以。
贝蒂娜:打吧,该你了。
马修恍然大悟,准备击球。
贝蒂娜:好好表现,姑娘们可都看着你呢。

50、夜 酒吧/舞池 内
众人伴随着激烈的音乐尽情摆动着。

51、夜 酒吧/卡座 内
桌上摆满了酒,一行人围坐在前,高兴地开着玩笑。
黑衣女子:不对!不对!我的是勒布朗!
红衣女子:对,西蒙·勒布朗!
贝蒂娜对着马修的耳朵大声解释道:我们都有各自中意的编号(球员?)……
其余几人聊得甚欢。
酒又来了。贝蒂娜举杯:敬帕特·布沙尔!
几人干杯。
黑衣女子对马修:你有没有跟你不喜欢的人上过床?
马修:有啊!
几人笑。
几人的玩笑话继续讲着。可贝蒂娜好像看到了什么。
贝蒂娜:我要走了!
女子们:不要嘛!不,不要走……
贝蒂娜:我真的该走了!

52、夜 酒吧 外
贝蒂娜和马修从酒吧出来,沿人行道走着。
贝蒂娜:你可以再待会儿。
马修:不用了,已经玩得很开心了。(掏出烟)要不要来一根?
贝蒂娜:不要,谢谢。
一男子从他们身后的酒吧里出来了,走顾右盼了一下,发现了贝蒂娜和马修,大声叫道:贝蒂娜!
贝蒂娜看了一眼,便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开,男子跟上去。等近了,发现男子是山姆。
山姆:嘿!贝蒂!
山姆快步追上贝蒂娜:你什么时候来的?
贝蒂娜:别烦我,山姆!
山姆:咱们喝一杯吧。(见贝蒂娜不停步)就喝一杯,顺便唠唠。
贝蒂娜:我跟你无话可说。
山姆:拜托,就五分钟,喝一杯就行。这点权利我还是有的吧?(抓住贝蒂娜胳膊)
贝蒂娜:放开我!
马修跟上来:住手,山姆。
山姆:走开,没你什么事!
贝蒂娜:放开我,拜托了!
马修:放开她。
山姆:你在这里干什么?
马修:快放开她。
贝蒂娜:山姆?
山姆:你跟她一起来的?你跟她在一起搞什么呢?
马修:请别闹了。
山姆突然一脑袋撞向山姆的面颊,马修顿时鼻血直流。山姆放开贝蒂娜。准备上前好好教训马修一顿。
贝蒂娜:山姆,你个混蛋!
山姆:我家的事你还搅合个没完了是吗?要不要再吃我一记?
贝蒂娜:住手!住手!
贝蒂娜把山姆推开:滚!我不想再见到你!(拉着马修)我们走。
山姆呆在一边,怒气未消地看着两人。
贝蒂娜:你听明白了吗?别再来烦我,永远不要!
山姆看着两人走远。

53、稍后
两人朝贝蒂娜的车走来。
贝蒂娜:我们以前就像兄妹一样。刚开始感觉有点怪,但我们谁都没说什么。来。
贝蒂娜把车打开,两人坐进车里。
/车内
马修不太舒服地捂着鼻子。
马修:他一直是这个样子?
贝蒂娜:差不多吧。
马修把化妆镜拉下来,看看自己的伤势。
马修:你离开多久了?
贝蒂娜:有五年了。让我看看。
马修转向贝蒂娜。
贝蒂娜:你觉得鼻梁断了吗?
马修:没有。会没事的。
贝蒂娜叹气:他已经无药可救了。一喝醉酒打人,那是他与人交流的唯一方式。
马修:他是不是也打你?
贝蒂娜:就打过一次。打完第二天我就离开了。那就是我搬去温哥华的原因。(揉了一团纸)把这个塞进去。
马修把纸团塞进鼻孔。
贝蒂娜:我很抱歉,原谅我。
马修:没事。
贝蒂娜:我不知道我是否还能开车。

54、贝蒂娜的车缓缓驶来。

55、夜 皮埃尔家门口/车 内
贝蒂娜头靠窗户,闭着眼。
看来是马修开的车。他靠在路边,把车熄火,看向贝蒂娜。
马修:你睡着了?
贝蒂娜:没有。咱们喝得太猛了。

56、夜 皮埃尔家 内
门被打开,两人边低声聊着天边从外面进来。
马修:……你觉得呢?
贝蒂娜:是的。
贝蒂娜:你什么时候走?
马修:明天。
贝蒂娜:你不去参加葬礼了吗?
马修:不去了。
贝蒂娜:哦,那,晚安吧。
马修:晚安。
两人互吻面颊。
贝蒂娜:晚安。
马修:晚安。
马修目送贝蒂娜上了楼,自己也进了卧室。

57、夜 皮埃尔家/马修卧室 内
那幅画被立放在书桌上。画上的小男孩似乎若有所思地看着天花板。
马修洗了澡,把卧室门关上,坐在床上用毛巾擦擦脑袋。他摸了摸自己受伤的鼻子,他决定——

58、夜 皮埃尔家/阳台 外
贝蒂娜撑在阳台扶手上抽烟。
马修(os):你还没睡?
贝蒂娜看向门边:我是不是吵醒你了?
马修(os):没有……
马修已经穿好了衣服。
马修:我睡不着。
贝蒂娜:我也是。(展示手上的烟)抽吗?抽一口,放松一下。
马修走向贝蒂娜,接过她手上的烟:谢谢。
贝蒂娜:你不渴吗?
马修:不渴。
贝蒂娜:我都已经喝了很多水了。
马修抽了几口烟,把烟还给贝蒂娜:给你。
贝蒂娜接过。
马修:你的两个女儿,全靠你自己养活吗?
贝蒂娜:对。
马修:她们的父亲不管吗?
贝蒂娜摇摇头:不管。他是纽约球队的,我跟他相识于温哥华。他知道我怀孕后很不高兴。当他得知是双胞胎,干脆逃回他家了。
马修:这里打球的很多是吗。
贝蒂娜苦笑:(这两句台词不明)
短暂沉默。
马修:你女儿见过他吗?
贝蒂娜:没见过。
贝蒂娜把烟又给了马修。
马修:日常生活开销你自己能应付得来吗?
贝蒂娜:勉强还行吧。我跟另一个心理医生合开了一家诊所。我们从没歇过业。你绝对想不到,有心理问题的青少年会有那么多。
马修:那你如何治疗他们?
贝蒂娜:聊天,或是倾听,听他们倾诉。来吧,跟我说说你的父亲、母亲,你的恋母情结等等,你就会明白了。
马修笑笑:我又不是青少年。
贝蒂娜:当然。来吧。
马修微笑着摇摇头,吸了口烟。
马修:好吧。我的情况说来有点复杂。我不认识我的父亲,他在湖底的某处,明早他们会将他的帽子下葬。
贝蒂娜:你说得对,你这情况不太常见。
马修:对吧。
马修把烟还给贝蒂娜。
贝蒂娜:你千里迢迢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马修:对啊。顺便来见见我的哥哥们。
贝蒂娜:然而你并不喜欢他们。
马修:对。

59、夜 皮埃尔家/厨房-马修卧室门口 内
两人一人拿个玻璃杯,大口喝着水。
马修:还要喝吗?
贝蒂娜:不要了。
两人离开厨房。贝蒂娜在马修的卧室门口停下了脚步。
贝蒂娜笑:每次我和我妹妹回来晚了,我们就会从窗户爬进来。这是她的房间。
马修:他们从没发现过?
贝蒂娜:没有。其实他们知道的,但从未说过什么,他们不太干涉我们。我父亲的座右铭是:你们是自由的。我想我妹妹了。你并非唯一孤独之人。
马修:好吧。
贝蒂娜:去好好睡一觉吧。
马修:你也一样。
贝蒂娜张开双手。两人拥抱告别。可一抱却松不开手了。
贝蒂娜:看咱们多像少男少女。
两人愈抱愈紧,互相感受着对方的气息和体温。这时贝蒂娜看见了什么。
贝蒂娜:那是什么?
马修:什么?
贝蒂娜:那幅画。
马修:算是我的继承物吧。
贝蒂娜:我见过那幅画。
马修:是吗。是在约翰家见的吗。
贝蒂娜:不是。那画很值钱。
马修:你怎么知道?
贝蒂娜:我以前跟我爸爸去过一家画廊,那画就挂在画廊里。我就是在那里见过它的。
马修明白了些什么,表情渐渐变得严肃。
贝蒂娜:他站在那幅画面前很久,他非常喜欢这幅画。
马修:你是说你爸爸?
贝蒂娜:是啊。第二天我返回画廊想要买下它,当我得知价格时惊得我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但以约翰的财富,买这么一幅画,就跟别人在宜家买副海报一样容易。起码这画还会升值呢。
马修表情凝重。

60、晨 皮埃尔家/厨房 内
平底锅煎着两片煎饼。
安琪手里拿着锅铲,神情茫然。
马修(os):早上好。
安琪回过头,看见马修已经穿好了衣服站在门口。
安琪:喝咖啡还是喝茶?
马修:如果有咖啡就咖啡吧。需要我帮忙吗?
安琪示意一旁的柜子:杯子在那边。昨晚玩的怎么样?你肯定特受欢迎吧。
马修把杯子拿出来,笑了笑。
安琪:鼻子怎么了?
马修:哦没事,有人跟我们找麻烦来着。
安琪:男孩子总爱找麻烦,还好我只生了两个女儿。要不要来块煎饼?
马修:好的。
安琪:坐吧。
马修把杯子摆好,坐在了餐桌前。安琪端着煎饼和咖啡走过来。
安琪:我在网上找到你的书了,是叫《失踪》对嘛?
马修:是的。(安琪为他倒咖啡)谢谢。
安琪:我已经下单买了。
马修:(突然地)我能不能再看看你们家的相册?
安琪怔了一下:当然可以。(示意桌上放的伴侣/牛奶)你自己加吧。我去拿。
安琪进了里屋。马修显得有点紧张。
安琪(os):湖边的照片要吗?
马修:不用,就看相册就好。
安琪拿着相册出来:给你。你几点的飞机?
马修:十二点十分。
安琪愣了愣:你不去教堂吗?
马修:不去。
安琪把咖啡壶放回灶台。她偷偷瞄了眼马修,似乎是有心事。
安琪:喜欢哪张就拿走。(坐到马修对面)
马修:这张行吗?
安琪:随便拿。
马修从相册里抽出皮埃尔和约翰的合照。
马修:我就要这张。
安琪:这张是约翰的诊所开业前拍的。
马修:皮埃尔的听诊器……这是他的吧?
安琪看了眼照片:对。
马修:听诊器还在吗?
安琪:当然,他什么都留着。
安琪长时间看着马修,欲言又止。
马修:怎么了?啊?
安琪:他生病了。皮埃尔,他得了癌症。
马修震惊。
安琪:前列腺癌,预后很不乐观。医生不主张手术,建议化疗。但他不愿接受化疗,他说化疗药都是毒药。他认为中医能治疗所有疾病。一生的意思是化疗至少能保证十年的生存率。你能跟他谈谈吗?
马修:我妈?
安琪:对啊。若你爸爸还在,肯定能说服他。就算掐着他的脖子,约翰也会强迫他接受化疗。
马修:他也就那么说说而已……
安琪:你不了解他。他根本就不听我的。他不让我跟别人讲,贝蒂娜和朱莉娅也不行。她俩现在都不知道……
这时安琪听到了里屋的响动,迅速起身去了灶台,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马修则装作在看相册。皮埃从里屋出来了。
皮埃尔:你已经起来了呀?还是压根儿就没睡?(吻了吻安琪)订好票了吗?
马修被从思绪中拉回了:订好了,十二点十分。
皮埃尔:这么早就有航班。
马修:这趟是经停纽约的。
皮埃尔端着咖啡壶走到桌前,看了看马修。
皮埃尔:你怎么了?
马修:没事,发生了点摩擦。
皮埃尔:哦,不奇怪。
皮埃尔坐到马修对面,看着马修手里的东西:这是什么?
马修:我要拿走,她给我的。
皮埃尔:那张照片?
马修点点头。
皮埃尔嘬一口咖啡:我送你去机场。(对安琪)我晚一点再去教堂。
安琪为他端来早餐。
皮埃尔:谢谢你亲爱的。
安琪把一瓶新的伴侣/牛奶放在餐桌上。
安琪:拿上这个,这是给你儿子的。
马修:谢谢。
安琪进了里屋。马修看着那张照片——
皮埃尔和约翰身穿白大褂,戴着听诊器,微笑着。
马修露出笑容,将视线从照片移向坐在他对面的皮埃尔。
皮埃尔:你还好吧?
马修:不好。
皮埃尔:怎么了,鼻子不舒服吗?
马修:不是。我,我觉得呼吸有点苦难。
皮埃尔:什么时候开始的?
马修:就现在。
皮埃尔若有所思:是不是还伤者别处了?
马修:没有。
皮埃尔:我来给你检查一下吧。

61、晨 皮埃尔家/马修卧室 内
床上已经放上了马修收拾好的背包和衣物。马修攥着手,面色凝重的坐在床沿。皮埃尔不一会儿拿着工具进来了。
皮埃尔:把衣服脱掉。
马修脱掉了上衣。皮埃尔将血压计绑在马修手臂上,静静地感受了一会儿,取了下来。
皮埃尔:血压正常。转过身去。
马修背朝皮埃尔。皮埃尔将耳朵贴在他背上。
皮埃尔:深呼吸。用嘴呼吸。呼气。吸气。呼气……
马修将放在背包里的红色听诊器拿了出来。
马修:用这个听吧。
皮埃尔接过,戴上了。
皮埃尔:转过身来。
皮埃尔用听诊器仔细听着马修的胸腔。两人沉默一阵。
马修:这是你的吧。
皮埃尔没有回答,依旧听着诊。
马修:这个听诊器,是你的吧。你就是所谓的罗伯特·雷德福。
皮埃尔还是没有回答。
马修:你为什么要打电话给我?嗯?
皮埃尔哽咽了一下:因为是时候了。
马修:是时候了?
皮埃尔:是的。
马修:过去三十年你都找不到时间?嗯?
皮埃尔:我只能说,现在是时候了。
皮埃尔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又是一阵无言。
皮埃尔:你确定今天就要走吗。
马修点点头:我得去照顾我儿子。
皮埃尔苦笑一声。他取下了听诊器给马修。
皮埃尔:拿着吧。你没什么事。不早了,我去准备一下。
皮埃尔起身离开卧室。欲把门带上,回头时与马修相视一笑。

62、晨 皮埃尔家 内
小女孩们从楼梯上跑下。安琪跟在后面。
小女孩甲(乙?):外公你看!
皮埃尔站在门边,穿着衬衣。
皮埃尔:哇哦。
安琪:小心别弄脏了啊!(对皮埃尔)我们跟你一起走。
皮埃尔:咱们不是要在那儿碰头吗?
安琪:咱们去完机场直接去教堂,我现在去给汉孩子们准备三明治。(去厨房)
马修背着包从卧室出来。
马修:是不是要晚了?
皮埃尔:现在就走。
安琪(os):安娜,罗丝,出发咯!
皮埃尔套上外套:他们也跟我们一起走。
马修:好的。
安琪(os):贝蒂娜!

63、晨 车内/皮埃尔家门口 内/外
小女孩甲(乙):咱们来玩拍手游戏吧!
皮埃尔:让一下宝贝们,我得把这个拿出来。
小女孩们:拍拍拍……
/街道
皮埃尔从车里出来,拿着??往远处走去。
马修和安琪从家里出来。
安琪朝家里:可以走了吗?
马修把包放进汽车后备箱。贝蒂娜也来到了车前。
贝蒂娜:睡得好吗?
马修:一般吧。
贝蒂娜:我也一样。
小女孩甲(乙):妈妈看我们的裙子。
安琪来到车前。
贝蒂娜:这是什么玩意?
安琪:我周六买的。穿那种破洞的牛仔服去不合适。
贝蒂娜:你知道我不喜欢她们穿成这样。
安琪坐进副驾驶:很漂亮的!
皮埃尔回来了:好了,咱们出发吧!
几人先后坐进车里。
/车内
马修:嗨。
小女孩们:嗨。
皮埃尔看着后视镜:把钥匙给我。
贝蒂娜在衣兜里摸了半天。马修想起来了:哦,在我这里。
皮埃尔接过钥匙:谢谢。
皮埃尔发动汽车——
/街道
汽车驶离。

64、晨 车内 内
小女孩甲(乙?):咱么去哪儿?
安琪:去机场。
小女孩甲(乙?):你要回巴黎吗?
马修:对。
小女孩甲(乙?):去看瓦伦汀吗?
马修:对。
小女孩甲(乙?):你受伤了吗?
马修:是我自己不小心。
皮埃尔:护照带好了吗?
马修:带好了。
小女孩甲(乙?):以后我们也要去巴黎吗?
贝蒂娜:会的。
小女孩甲(乙?):什么时候去?
贝蒂娜:我也不知道。有一天吧。
马修:那太好了。欢迎你们到巴黎。(对安琪和皮埃尔)你们可以一起来。
安琪:我很想去,很久以前就想去了,(对皮埃尔)对吧?
皮埃尔:对。
安琪面带笑容地看着皮埃尔。

65、晨 加油站 外
汽车缓缓驶来,停在加油站前。皮埃尔下车,将加油枪放入油箱里。
安琪神情茫然地看着前方。她把化妆镜拉下来——
安琪主观视角:坐在后面的马修低着头。
安琪看着化妆镜。
小女孩甲(乙?):我要尿尿。
贝蒂娜:在家时怎么不尿?
小女孩乙(甲?):我也要尿。
贝蒂娜打开车门。
小女孩们跑了出去,她跟在后面。
皮埃尔:快一点啊。
安琪继续观察化妆镜。她再看看车外后视镜——
安琪主观视角:正在加油的皮埃尔。
安琪再看回化妆镜。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安琪:那个……你跟他谈了吗?如果你要求他去治疗,他会听你的。他欠你的,不是吗?
马修正准备说话,车门开了。
皮埃尔坐了进来。他系好安全带,见安琪一直盯着他。
皮埃尔:怎么了?
安琪:没事。你的帽子在车上吧?去教堂的时候你得戴着。
马修心事重重的样子。
皮埃尔:哦对,该死的,我忘拿了。(见安琪还盯着他)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安琪:没事。
皮埃尔忽然想起什么,送衣服口袋里摸出了约翰的帽子。
皮埃尔:我有这个呢。
皮埃尔把帽子戴上。马修露出笑容。皮埃尔看向后视镜——
马修主观视角:皮埃尔朝他微笑。
父子两人通过镜子完成了沉默的短暂交流。
皮埃尔:她们干嘛呢。
马修又陷入了沉思。

66、日 机场 内
小女孩们跑进了大厅,东张西望。大人们跟在后面
小女孩甲(乙?)用手一指:你看!
两人朝一家礼品店跑去。
马修四处张望:二号楼。
皮埃尔朝礼品店那边看看:在这边。
几人朝二号楼走着。马修和皮埃尔走在前面。
马修:替我跟他们说一声,好吗。
皮埃尔没有作答。
皮埃尔:那幅画你带着吧?
马修:是的。
皮埃尔:那就照我说的做,把画卖了以维持生计,好好写作。
小女孩们站在礼品店的橱窗前:妈妈,我们能买小猴子吗?
贝蒂娜:现在不行。
小女孩们:求你了妈妈。
马修停住脚步:等一下,我得给我儿子买礼物。
马修在橱窗前看了看。
马修:我马上回来。(进店)
小女孩甲(乙?):妈妈,我们想要棕色的那只。那只棕色的小猴子。
皮埃尔透过橱窗,看着正在选礼物的马修。安琪在旁边偷偷注视着皮埃尔。
贝蒂娜:小猴子很漂亮,但咱们现在不能买。
皮埃尔进店:我马上回来。
小女孩甲(乙?os):买吧……

67、日 机场/礼品店 内
马修选好了一家玩具飞机,走到收银台前排队。皮埃尔拿着两只小猴子玩具也站了过来。
马修:不错,你是个好爷爷。(两人笑)
皮埃尔:你真的想让我去看望你吗?
马修:当然。我们可以一起去看看埃菲尔铁塔。上一次你不是没来得及去吗……
轮到了马修和皮埃尔。
收银员:要不要替您包装好?
马修:好的,谢谢。(对皮埃尔)但你得有个健康的身体才能去,不是吗?
皮埃尔看向马修,听出了含义。
马修:好好治疗。我可不想参加两回父亲的葬礼。
收银员:五十三块五。
皮埃尔把卡给收银员:我来付。还有这两个。
马修:“化疗”的疗效早已得到证实,单凭中草药肯定治不好你的病。
收银员拿来pos机:九十七快,谢谢。
马修:不是吗?
皮埃尔输密码:我不知道你都听说了些什么,但我会以我自己的方式治疗我自己。
马修冷笑一声:难道你就不想见见你的孙子?
收银员:这两个要不要也包装一下?
皮埃尔:不要,谢谢。
收银员将礼品装进袋子里。父子二人相视无言。

68、日 机场/候机大厅 内
小女孩们互抛着小猴子玩具玩耍着。
马修从机器中取出登机牌。另三人伴其左右。
安琪:没有直飞的航班吗?
马修:这是最早能到的航班。我想赶回去看我儿子的比赛。
贝蒂娜:罗丝,安娜,该走了!
几人沉默着走到了安检口。
马修将登机牌递给工作人员:你好。
工作人员:你好。(扫过登机牌,还给马修)谢谢。
马修:谢谢。
贝蒂娜:过来跟叔叔说再见。
马修吻了吻小女孩们的面颊:再见了宝贝们。
小女孩甲(乙?):再见。
小女孩乙(甲?):再见。你还回来吗?
马修:当然会了。你们也会去巴黎的吧?对吧?
小女孩们点点头。
马修看向贝蒂娜:我们还有很多话要唠呢。
贝蒂娜:对。
两人拥抱。
皮埃尔:我会拜读你的大作,并且等着看你的下一部作品。我一定会为之而努力,好吗。
马修笑:很好。(与安琪互吻面颊)谢谢你所做的一切。
安琪:不客气。也谢谢你。(从包里拿出一本书给马修)拿着这个,在飞机上看。很不错的一本书。
马修:谢谢。快去吧,你们要迟到了。
皮埃尔:好的,再见。再见,孩子!
马修:再见。
马修走向门里。他停下脚步,回头朝门外的几人招了招手——
皮埃尔等招手回应。
马修面带笑容,走向安检。
几人离开安检门口。可皮埃尔又折返回来,朝门里望去——
马修过了安检。他再次回头,看到了还守在原地的皮埃尔。
皮埃尔招手告别。
马修报以回应。
父子二人对视许久。马修向里走去。
皮埃尔不舍却满足地目送马修远去,随后在家人的陪伴下离开了大厅。


【完】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3)

添加回应

约翰之子的更多影评

推荐约翰之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