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将至 血色将至 8.1分

石油大亨与直男癌

Unbeliever

《血色将至》既是开拓史、美国史,同样也是一部响当当的“直男史”。如果直男是一个独特的在生物学上有分类意义的物种,那么Daniel Plainview就是直男物种的生物学祖先。直男一切的好,一切的坏,以及一切的癌,都能从他身上找到影子。

最近工作中心情还不错,主要原因是我的直系上司。一个地地道道的ABC,却几乎没有任何ABC应有的坏毛病。人踏实稳重、礼貌谦逊,非常有亲和力。在工作上对我这个下属呵护有加,整天替我挡剑,搞得我有时候还要反过去安慰他。再加上190+的身高和匀称的身材,如果不是因为非我的菜,可能我早就坠入爱河了。

因为在他手下工作真的蛮开心,也没什么压力,所以我毫不避讳对他的喜爱。一位关系很好的同事看在眼里,整天若有所思地对我说“你对他是真爱啊”“你是不是暗恋他”之类的话。我每次都会诉她,上司人虽好,但我真的没别的想法。我对他的好感都来自于他工作中的专业与谦和,还有对我的保护。被保护的感觉真的很好,但顶多只能算是恋爱关系的一个“附加产品”,远非恋爱的全部,更非恋爱的原因。凭这个倒推出我暗恋他也有点太牵强了。同事听了没说什么,但一直一副意犹未尽的样...

显示全文

《血色将至》既是开拓史、美国史,同样也是一部响当当的“直男史”。如果直男是一个独特的在生物学上有分类意义的物种,那么Daniel Plainview就是直男物种的生物学祖先。直男一切的好,一切的坏,以及一切的癌,都能从他身上找到影子。

最近工作中心情还不错,主要原因是我的直系上司。一个地地道道的ABC,却几乎没有任何ABC应有的坏毛病。人踏实稳重、礼貌谦逊,非常有亲和力。在工作上对我这个下属呵护有加,整天替我挡剑,搞得我有时候还要反过去安慰他。再加上190+的身高和匀称的身材,如果不是因为非我的菜,可能我早就坠入爱河了。

因为在他手下工作真的蛮开心,也没什么压力,所以我毫不避讳对他的喜爱。一位关系很好的同事看在眼里,整天若有所思地对我说“你对他是真爱啊”“你是不是暗恋他”之类的话。我每次都会诉她,上司人虽好,但我真的没别的想法。我对他的好感都来自于他工作中的专业与谦和,还有对我的保护。被保护的感觉真的很好,但顶多只能算是恋爱关系的一个“附加产品”,远非恋爱的全部,更非恋爱的原因。凭这个倒推出我暗恋他也有点太牵强了。同事听了没说什么,但一直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搞得我偶尔也会怀疑我自己是不是还清楚我的想法。

今天去电影资料馆重看了胶片版的《血色将至》,重新被震撼。几年前看觉得节奏略慢,今天才意识到原来这才是完美的电影。It keeps you thinking. 《血》必将会和《美国往事》《好家伙》以及《教父三部曲》等此类影片一样被写进影史,以及美国历史,以及人类的历史。这种高度和视野的影片,几乎是在帮全人类照镜子。

看完电影,我给同事发了条微信:

重看《血色将至》,我更加明白自己为什么喜爱我的上司。

因为《血色将至》既是开拓史、美国史,同样也是一部响当当的“直男史”。如果直男是一个独特的在生物学上有分类意义的物种,那么Daniel Plainview就是直男物种的生物学祖先。直男一切的好,一切的坏,以及一切的癌,都能从他身上找到影子。

大部分直男最大的特点就是——自恋。自恋是很多直男匪夷所思之处的直接源头。他们自视甚高,背负着沉重的(成功学意义上的)使命感,他们喜欢炫耀(一切物质的非物质的东西),无一不是因为自恋。直男天生就觉得这个世界需要自己来开拓,那么多的石油等着自己开采、山头等着自己攀爬,就是因为相信自己天赋异禀,一定能抵达功成名就的高峰。

而我的上司的自恋程度则非常轻微。虽然他偶尔也会开一些小小的略带颜色的玩笑以暗示自己是个womanizer,但仅限于言语上。实际行动中,他的不自恋非常明显——作为一个ABC,整天穿的邋里邋遢的。工作没几天,他又进一步不幸成为了我的室友,更让我能仔细观察到他的不修边幅。虽然在个人卫生方面没有任何问题,但他的衣服鞋子都是穿了N年的老旧款;几乎从不自拍,也不怎么照镜子;在外人面前从没有任何个人形象上的拘谨——生怕自己的头发乱掉或者妆花掉之类的。他活的非常自在,没有油光锃亮的外表,但散发出来的都是原始的“人”气。简而言之,没有面具,不care about面具,就是“赤裸裸”地站在你面前。所以他对自我形象上的关注度是非常低的。洒脱、自然、率真。而不像Daniel Plainview那样整体防备,时而招摇,偶尔炫耀。

如果深入一点看,大部分直男的自恋还表现在对别人的猜疑与不信任上,尤其是在工作和事业中。这个世界上不知有多少妻子是不知道自己的老公是做什么赚钱养家的。影片里的石油大亨,最开始其实就是孑身一人,偶然捡了个孩子,为了谈客户方便就假戏真做拿来当自己的亲儿子养。结果后来对儿子恨铁不成钢,亲手抛弃他并父子反目。后来又出现了一个号称亲兄弟的人,感觉好不容易可以有个交心又能信任的伙伴,结果生性多疑的他最后戳破了假兄弟的面目,直接杀了抛尸。石油大亨这辈子在事业上最亲近的人要算那个助手Michael,但导演自己都知道这个Michael本质上就是个仆人。别说生意上能把持多少权重了,思想和心灵层面和Daniel更是几乎零交流。就这样,石油大亨一个个把身边的人都逼走了,真正做到了一个人来,一个人走。连我自己都有点感同身受,因为我有时也会有同样的心理——为什么别人都不懂我,为什么他们都那么蠢,为什么他们都不听我的,不按我说的做,为什么我们无法心照不宣、心有灵犀、心心相印……

然而我的上司再一次摧毁了直男的刻板印象。他对于可被信赖的人(比如我)的信任,真的超乎想像。比我大快十岁的年龄,无论是工作经验还是人生阅历都丰富得多,然而他从我上班第一天开始就不停地夸我。起初我以为就是客套,后来发现他好像是真心的。不仅在很多关键问题上耐心询问我的意见,而且最后直接就“I trust your judgement on this”。他不仅态度谦和,而且深刻明白自己的优势和劣势。他知道人非圣贤,再完美的直男也有自己不擅长的部分。所以他并没有像石油大亨那样,一人对抗全世界,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因为石油大亨这般疯狂到最后并没得到什么好后果。没错,Daniel把不论是客观条件上的困难、生意上的竞争对手还是人生中的死敌最后都全部KO了。但就像全片最后一句台词说的那样,在他残忍而痛快地杀了自己精神上的死对头跳大神传教士之后,他也知道自己“finished”。人这一辈子,恨别人,其实都是恨自己。干死别人,最后的归宿也都只能是干死自己。你把这个理论套用到跳大神传教士身上,反过来看,也是一模一样的。所以最后俩人都死了。(所以传教士应该是直男)

此外,直男还有很多表面上的共同点。比如听不进别人的意见、不善于沟通(所以脾气暴躁,因为直男都是“小孩子”,碰到不按自己心意的事情就会“哭闹”,发脾气就是成年人的“哭闹”),心思不够敏感等等,直接原因无非都是上面提到的自恋。我最佩服上司的一点就是他超强的沟通能力。在大老板(中国人)在我面前劈头盖脸骂他的时候,他还能特别淡定慢慢解释事情的原委。晓之以理并动之以情。到最后只能把大老板说的无法反驳,开启发脾气撒娇模式,拿“领导牌”出来强迫下属执行命令。这样直接对比,直男癌们糟糕的沟通技巧和总认为自己是正确的自大自恋暴露无遗。而另外有一次因为我看不惯一位人品较差的同事而发脾气闹别扭的时候,上司依然可以通过耐心沟通讲道理让我最后不仅心情得以平复,也学会了用更加专业的态度对待这件事。

稍微发散一下,把这套自恋理论用在恋爱关系上,也是屡试不爽。因为不论是一般的工作还是恋爱,本质都是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借用林奕华的话,为什么现在越来越多的情侣吵架都是“你为什么就是不懂我?”、“你为什么不听我说?”。本质上还是源于现代人对自己的关注总多过于别人,我们天生都是自恋狂。而爱情的真谛就是“无条件的付出”。这样看来,现代流行的“爱无能”的瘟疫肆虐猖獗也不足为奇了。

然而有人要问了,那自恋的背后又是什么呢?用流行的答案回答就是“自卑”。物极必反,否极泰来,都是中国人的哲学。自恋与自卑,这对孪生兄弟之间的角力、撕扯、推拉、分裂,造就了我们现代人所有古怪的性格,凌乱的情感和纠结的欲望。自恋与自卑的关系非常好理解:用自恋去伪装自卑,用自卑去掩盖自恋,是我们人类最常用的两种社交伎俩。我向你秀肌肉、展示我的强大,就是因为怕你真的会威胁我。我表面过分谦虚低调,看似不声不响,实际上就是因为我以为我本来就比你强,所以不需要显山露水。现在所有的明争暗斗、深闺宫斗、单打独斗、群殴乱斗,其中的逻辑无非就是这两条。

我突然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的直男特别有征服欲,这种征服欲可能源自一种对于人际交往的“逃避”。在人与人的交往中,自恋与自卑都会带来特别复杂的后果。所以控制不好的人就会一意孤行、独断专行,甚至变成反社会型人格。历史上那么多所谓的“成功英雄”的故事(包括这位石油大亨)好像一直在告诉人们:想要获得成功学意义上的成功,你就必须冷酷无情、残暴独裁,否则纠结于所谓的儿女情长(其实是正常的人际沟通)就会被拖后腿。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石油大亨虽然性格古怪,但他钻探石油的专业知识还是蛮过硬的。不论是钻探技术(自己一开始的一人钻探队受了不少苦,也练就了一身本领),还是对钻探地点的判断,都是过关的。这个其实才是他最后能变成石油大亨的最核心因素。其他的东西都是锦上添花,或者是老天爷赏饭吃罢了。

征服欲控制不好还会有很多其他的问题,比如触犯法律,就是最常见的一条。所以我们现代人发明了“野外探险”这个东西,去发泄自己的“征服欲”。一个人和大自然打交道,可以自恋,也可以自卑,因为大自然不是人,没有情感,没有思维。只要不过分破坏生态平衡,这样的生活方式是非常健康的。毫无疑问,与人沟通是件难事,消耗思维、考验耐心、锤炼性格。所以给自己的任性找个出口,去大自然里面尽情发泄一番,再重回灰头土脸的人类世界,寻求平衡,从而反过来修身养性,陶冶情操,岂不乐哉。

当然,说了这么一堆,我依然没有忘却人的“孤岛”性——人与人本质上是不可沟通的。Sam Mendes特别喜欢拍这个题材的电影(《美国丽人》《革命之路》)。资产阶级发明了资本主义民主,无产阶级发明了社会主义民主,各种各样的体制和道德围绕着我们,都是为了调和这个不可调和的“孤岛”矛盾。所以我的上司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也不知道。我们私下算是某种程度上的朋友,也一起出去喝过酒。他对自己的离奇身世、情感历史、人生轨迹也几乎没有什么避讳。但我依然会在他靠着床头用手专心写日记的时候,不禁想要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也许我永远不会知道。也许我会继续讨厌我所讨厌的人。

但我没有干死他们的心是真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血色将至的更多影评

推荐血色将至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