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间最美的心动,就是一个少年的成长

敞口布袋和尚
2017-09-25 15:04:46
《那年花开月正圆》里的一票玛丽苏爱情线中,我唯一觉得最有逻辑的就是沈星移为什么爱周莹。

温润如玉的吴聘爱一个野丫头,被周莹评论古板严肃的赵白石爱一个野丫头,老实稳重的王世均爱一个野丫头,若为这些男人爱上周莹硬是找一个共通的理由,大概只能是他们外在被生活磨平了棱角,却有一颗躁动的想要冲破世俗藩篱的心。抛开婚姻不说,在爱情里人只会爱上表面和自己不一样,其实能让自己找到自己的真正灵魂的人。

纨绔子弟沈星移爱周莹,却自始至终都有理有据。初见她踹了他一脚,他恼羞成怒。他跟她较上了劲,她也跟他较上了劲。她逗他耍他,他怒她骂她,很快一个在世俗眼光中不成器的少爷,已经发觉自己喜欢上了一个野丫头。

少爷在自己的生活圈子里得不到认同,因为他本应该和她一样和周老四一样,是一个游荡在世间的自在灵魂,找一种放荡不羁的活法。

但那时候的少爷不明白,不明白什么是爱情什么是自由,什么是无处安放的灵魂,他只知道他本能的被这个和自己其实很像的女人吸引,看到她就感觉自己的心也在发光发热,不可抑制的想往同类那里去吸附。

沈星移在家中的宅子取名不务斋,顾名思义不务正业,这个出身富二代的少年,有一颗









...
显示全文
《那年花开月正圆》里的一票玛丽苏爱情线中,我唯一觉得最有逻辑的就是沈星移为什么爱周莹。

温润如玉的吴聘爱一个野丫头,被周莹评论古板严肃的赵白石爱一个野丫头,老实稳重的王世均爱一个野丫头,若为这些男人爱上周莹硬是找一个共通的理由,大概只能是他们外在被生活磨平了棱角,却有一颗躁动的想要冲破世俗藩篱的心。抛开婚姻不说,在爱情里人只会爱上表面和自己不一样,其实能让自己找到自己的真正灵魂的人。

纨绔子弟沈星移爱周莹,却自始至终都有理有据。初见她踹了他一脚,他恼羞成怒。他跟她较上了劲,她也跟他较上了劲。她逗他耍他,他怒她骂她,很快一个在世俗眼光中不成器的少爷,已经发觉自己喜欢上了一个野丫头。

少爷在自己的生活圈子里得不到认同,因为他本应该和她一样和周老四一样,是一个游荡在世间的自在灵魂,找一种放荡不羁的活法。

但那时候的少爷不明白,不明白什么是爱情什么是自由,什么是无处安放的灵魂,他只知道他本能的被这个和自己其实很像的女人吸引,看到她就感觉自己的心也在发光发热,不可抑制的想往同类那里去吸附。

沈星移在家中的宅子取名不务斋,顾名思义不务正业,这个出身富二代的少年,有一颗野性不想羁绊、不想被世俗所累的心,他的一切都散发着鄙视不屑俗世的气味,他只想永远是那个打架斗殴胡闹的少年。

后来周莹嫁人、守寡、被几乎搞死,他不顾今时今日的她已不是当时的她,多次真心诚意像个孩子那样邀请她回不务斋:我们当年在不务斋里,吃喝玩乐,多开心啊!你还回来继续爬墙、上树、打架、变魔术……

时移世易别人都在成长,周莹变成了一个尝尽人世疾苦的寡妇,沈星移依旧是不务斋中拒绝长大的孩子,他怀念的是爬墙上树打架变魔术的日子,是他人生中唯一最闪亮的日子,因为那段时光他忽然找到了同类。就像周莹走后,他尝试和别的丫鬟玩骰子讲笑话,但深宅大院里长大深谙封建规则三从四德的女子,怎么可能让他再次找到自己那颗躁动不羁的心。

他和周莹的爱情,走的照旧是欢喜冤家的套路。他们总是在斗嘴、打架、耍狠、像小孩子一样争夺游戏的输赢,不管后期的两人如何变成成熟成功的商人,两人的画面总是恍惚回到了不务斋中的时光。

从这个角度说,影视剧疯狂塑造欢喜冤家的套路,真的是有道理的。两个到一起就发动起孩童状态,那一定是无比相似的同类,在跟彼此的嬉笑怒骂中,是他们最靠近自己最初的灵魂的时刻。

可惜可叹的是,不论什么样野性不羁的少年都必须成长,就如周莹从最开始就深谙此道,她不似他富有过、衣食无忧过、无视人间疾苦过,她了解生存而他不懂,她一气呵成的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男人,最适合自己的婚姻,完成了一个野丫头如何在俗世漂亮生存的范本人生,他却始终赖在自己安全的纨绔子弟窠臼里,不愿出窝。

全片迄今最触动我的,就是这个不愿长大的少年终于长大的那一刻。他拖着受伤的身体到她家为自己提亲,她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绝不改嫁,他捂住心脏的地方万念俱灰的回到家,下一次她再见到他,他已经再也不是原来的沈星移了。

他终于明白自己一直在胡闹,他像一个小孩那样只知道要,却没想过怎么才能要到,他明白了是他的任性的要,才导致她无奈发下重誓绝不改嫁,断送了她下半生所有幸福的可能。他明白了他是那么弱小,他无法计算自己要付出多少多大的努力,才能真正在一个封建规则坚如磐石的时代,主宰自己的婚姻和爱情。

然而这个终于成长了的少年,并没有变成一个被生活教育了,就彻底屈从的那种大部分人。他学会了正视困难,正视现实,用脑子和努力去改变,而不是放弃。他说我也发誓绝对娶你,你的誓言是誓言,我的誓言也是。

林黛玉和贾宝玉冲破封建礼教的爱了,却只能在坚如铁桶的时代规则中自苦自虐,结局惨烈。贾宝玉一直想当一个出世之人,在乡间野外看见地头上玩闹嬉笑的农家姑娘,恨不得下车跟了她去。这世间最难的事,就是你是个入世之人,却又想做出世之事。宝黛在封建社会的坚固规则中,做着两个享受着这种规则带来好处的公子和小姐,又妄想做一些被规则绝对不容之事,直到鱼死网破,贾宝玉终于明白出世与入世的不可兼得,出世做了一个出家人。

我无比喜欢和感慨沈星移的成长,他就是在入世中寻找出世之法,坚决拒绝利益联姻,跑到上海做生意,想成长为一个比现在强大很多的商人,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永远只有掌握经济权的人才能掌握主动权和话语权,他明白了,彻底明白了。

这个少年身上的单纯美好坚持令人沉迷,他拥有着极难被改变的喜好标准,无论世俗的标准如何,他大概一生也不会改变自己的标准。他会在现实的打压下学乖学聪明,却不会用无奈的理由把自己变成俗不可耐的大人,他一直在寻找一个和自己很像的人安放自己的灵魂,一旦找到了绝不撒手。

他成长之后拿出一张给周莹的画像,上面的女子笑的格外欢畅,嘴都要咧到耳朵根。她真的是他的光啊!

我能想象沈星移老年的样子,大概就是外在一派沉稳老道,回到家里依旧沉醉于和自己的女人嬉笑打闹,笑的嘴咧到耳朵根。

知世故而不世故,这句形容吴聘的话,形容后来的沈星移才更合适。他懂得世间的无情残忍,却宁折不弯、投机取巧的选择骄傲任性、爬墙上树招猫逗狗、开开心心的活下去。
22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那年花开月正圆的更多剧评

推荐那年花开月正圆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