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妈的笑意

nipolar
周末闲来无事便想着找部蒙古电影看看,但相关的影片可谓是少之又少,在豆瓣上找了一圈也无果。随便点开其中一个,看了下评价,感觉还不错,于是乎在周末晚上将其观之。
《Puujee》,又译为《蒙古草,原天气晴》,是一个日本探险家关野吉晴通过摄像机记录下来的,可以说这不算是电影,更确切地说这是个纪录片,记录了他骑车去非洲,在横越蒙古时所经历的事。
电影的主人公是个叫普洁的蒙古女孩,她桀骜不训,有着蒙古人的野性。关野第一次遇见她时,她骑着马驱赶着牛群,关野想拍下她的模样,可被她拒绝了:“如果你是来这儿拍照的,拿走开吧!”
后来关野去他家拜访,她和外公外婆、表弟四人住在蒙古包里,她的妈妈一个月前外出寻找丢失的马,带该有三十来头,对于这个牧民家庭来说是非常严重的损失。外婆是个60岁的女人,脸上布满了皱纹,尤其是笑着的时候,皱纹就更多了,眼睛露出慈祥的光芒。在普洁的妈妈外出期间,阿妈一个人扛起了照顾全家的重担,几乎整个家的活都是一个人在干。阿妈热情好客,对于来自另一个国家的关野十分热情,一点也没有排斥和顾虑。虽然马儿离去的悲伤还没消散,但看到关野,阿妈还是露出了喜悦的笑容,从她的眼睛看得出那是来自内心...
显示全文
周末闲来无事便想着找部蒙古电影看看,但相关的影片可谓是少之又少,在豆瓣上找了一圈也无果。随便点开其中一个,看了下评价,感觉还不错,于是乎在周末晚上将其观之。
《Puujee》,又译为《蒙古草,原天气晴》,是一个日本探险家关野吉晴通过摄像机记录下来的,可以说这不算是电影,更确切地说这是个纪录片,记录了他骑车去非洲,在横越蒙古时所经历的事。
电影的主人公是个叫普洁的蒙古女孩,她桀骜不训,有着蒙古人的野性。关野第一次遇见她时,她骑着马驱赶着牛群,关野想拍下她的模样,可被她拒绝了:“如果你是来这儿拍照的,拿走开吧!”
后来关野去他家拜访,她和外公外婆、表弟四人住在蒙古包里,她的妈妈一个月前外出寻找丢失的马,带该有三十来头,对于这个牧民家庭来说是非常严重的损失。外婆是个60岁的女人,脸上布满了皱纹,尤其是笑着的时候,皱纹就更多了,眼睛露出慈祥的光芒。在普洁的妈妈外出期间,阿妈一个人扛起了照顾全家的重担,几乎整个家的活都是一个人在干。阿妈热情好客,对于来自另一个国家的关野十分热情,一点也没有排斥和顾虑。虽然马儿离去的悲伤还没消散,但看到关野,阿妈还是露出了喜悦的笑容,从她的眼睛看得出那是来自内心的喜悦。过了几天普洁的妈妈回来了,外出找了一个月,却还是没有找到丢失的马。普洁的妈妈虽然才32岁,但是脸上已然留下了岁月的痕迹。脸上粗糙的皮肤上带着些高原红,笑起来和阿妈一样,眼角露出让她显得更老的皱纹,如果不知道,我更愿相信她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普洁的妈妈和阿妈的目光是那么干净纯洁,她们的笑容是那么单纯朴实。虽然关野与他们之间的交谈需要经过翻译,但这似乎一点也不影响他们的交流,他们就像老朋友,一问一答,关野也有什么问题,他们一点也不会避讳,就算是问到普洁的爸爸,她们也是带着微笑回答着。普洁的爸爸在乌兰巴托打工,却一去不返,是妈妈陪着普洁,教她骑马,伴着她长大。来关野要暂时离开,提出了给他们拍照,他们换上了蒙古袍,在朝阳下留下了最美的笑容。他们很腼腆,在照相时,都显得十分拘谨。当相机对准普洁的妈妈时,她害羞的笑着,难以想象这个女人能够在外出找马的一个月的时间里,独自在草原上奔走,没有被子就枕着草原和衣而睡。
远处普洁的妈妈牵着一头黑白毛色的马,说这是送给关野的礼物。纵然他们已经丢失了三十多头马,但还是毫不吝啬地将白马送给关野,对于客人,或者说是朋友,他们会真心相待,自己有什么,就给什么,丝毫不会在意。我当时还在想,这样的一头马再怎么也要一两千块吧,但他们似乎不会计算,在他们的眼里钱是没有数目的,因为他们的生活不需要钱,在这片草原上他们一直都是自给自足。冬天来了,普洁一家也搬去了冬季牧场,关野也要离开了,他们许诺来年春天再见。
1999年的蒙古已经转变为市场经济,不再沿用以前的共产经济,所以什么都要用钱来衡量,但这并未影响到远离城市的蒙古包,他们还是吃在草原,住在草原,接受着大地母亲的馈赠。第二年春来时,关野再次去到普洁家,但这次却没有看到普洁的妈妈,只是他的舅舅在家里帮着干活,舅舅说她进城去了,还没回来,但后来阿妈告诉关野她去世了,这本来是很忌讳的,不应该多说,但是他还是告诉了关野。她从马上摔下来,被另一匹马踩了一脚,在十二天后,她被医院拒之门外,因为医院认为牧民没有保险,就没钱支付医药费,也就在那天,她离开了这个世界,也离开了阿妈和普洁。我注意到阿妈在说这些话时,脸上还是带着以往的笑容,普洁和以往也没什么两样,但听阿妈说,刚开始的那几天她一直在哭,直到舅舅回来后才好点。母女两的感情非常好,她的生命是妈妈给的,她学会骑马也是妈妈教的,她的烦恼也是妈妈分担的……
现在看来,普洁似乎已经好多了,她还是能去放牛喂羊,只不过多了些沉默。这次关野带回来了一本杂志,上面有上次临走前拍的照片,普洁的妈妈也在上面,去世的祖父也在上面……
有个好消息是普洁带着母亲的愿望上小学了,去完成母亲的希望。第一天上学的普洁很高兴,虽然教室很简陋,但她还是非常激动,把自己打扮地漂漂亮亮的,戴了两朵红花在头上。按照蒙古的习俗,子女三年内是不能去扫墓的,也就是说要等到普洁三年级是才能到母亲的坟前说说话。阿妈,舅舅和关野带着祭奠的东西去到坟前,这是一个很简单,简单到只是用土掩盖的坟墓,阿妈在做完祷告和仪式后坐在坟前,看着女儿静静地躺在里面。在此刻她再也坚持不了了,放下坚强,任凭眼中滚动泪水,宣泄内心的悲伤……
普洁和关野俨然成了好朋友,还记得关野第一次问她毕业后想做什么时,她说想做个老师。她也曾和关野说过就这样养养牛是没有前途的,所以她把自己的梦想寄托在知识上,希望能够获得知识,来改变自己的未来。在她看来,老师是知识的传播者,就是知识的化身,所以他也想成为一名老师。这次关野再次问道她的梦想,她说想学日语,当一名口译。我想这是关野带给他的希望,是他们的友谊改变了她的梦想。
由于关野还要继续自己的非洲计划,所以他又要离开这个地方。这次临走前,阿妈决定宰只羊给关野饯行。大家吃得都很高兴,普洁的脸上洋溢着笑容,阿妈笑着的脸上布满了皱纹,关野也高兴地品尝这蒙古特色宴食。第二天清早,到了分别之时,阿妈笑容未变,眼中滚动着泪水,就像是自己的孩子即将远行一样,亲吻着关野的脸颊,送上美好的祝愿。关野和普洁握手,并承诺完成这次骑行后一定会回来看望他们,到时候普洁一定长大了许多。驶向远方的越野车越行越远,蒙古包前的阿妈和普洁挥动着双手,久久没有放下,他们在和一位亲人告别,他们在挥动着自己的不舍,他们在期待着重逢的那一天。就像此时画面中的那句话,“普洁的梦想超越蒙古高原,延伸到日本,他会实现外婆愿望,离开蒙古”。
当关野再次踏上蒙古草原时,已是2004年的7月。我想着四年后的阿妈笑容中的皱纹又多了吧,四年后的普洁也应该长大了吧。正当我期待着四年后的普洁会是什么样子,画面出现了阿妈的照片,下面的文字写着“苏伦脸上的笑意不复见”。
阿妈的笑意去哪了?阿妈是如此坚强和豁达,即使在自己丈夫和女儿去世后,她还是乐观地笑着啊!
“她在回家途中发生交通事故,当时她还梦想着成为日文翻译,12岁的普洁来不及毕业就过世。”
普洁去世了。
普洁离开了这个世界,就像他的妈妈一样,离开了这片土地,离开了阿妈,离开了自己的梦想。
阿妈的笑意不复见,她的丈夫,她的女儿,她的孙女都离她而去,坚强的阿妈已没有理由再去微笑,没有理由再去坚强。女儿和丈夫去世时,她还有普洁,她还要继续照顾这个年幼的孩子,所以她必须将悲伤隐藏,默默地担起全家的重任。但是普洁也走了,她还这么年轻,她还有无限的未来,但命运还是在和她开玩笑,一次又一次地打击着这个六十多岁的女人。
当期待破灭时,就会感到深深的失落,就像我期待看到普洁一样,结果却出乎我的意料,心里汹涌着苦涩和悲伤。也就像阿妈期待着普洁能够走出草原,但普洁却永远地留在了草原,躺在这土地里……
我在想阿妈,想着还能看到阿妈的微笑吗。我想阿妈会的,因为蒙古女人都是坚强的,没有什么能够击垮他们;蒙古女人是豁达的,就像这草原,承载着一切,包容着一切,无论好坏,都给予同样的恩赐。
苏伦脸上的笑意不复见……


NPR
20170925

http://open.163.com/movie/2015/3/K/U/MAJH2ATO7_MAJH4AUKU.html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蒙古草原,天气晴的更多影评

推荐蒙古草原,天气晴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