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里斯 莫里斯 8.7分

没有对不对,适合的才是好的

xiaoxiongdi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在1987年的威尼斯影展上,《莫里斯》里年轻气盛的詹姆斯·维尔拜和休·格兰特共同斩下了影帝桂冠,那一年,全世界都为这部挑战禁忌的电影动容。时光流逝,整整三十年过去了,这部电影已成为了影迷心目中的经典,虽然电影的主角们早已不复当年的美貌,剑桥园也换了一批又一批的人,甚至,曾经十恶不赦的同性之爱也逐渐为世人所理解。 今日重温,仍有一种时光倒流的错觉,好像回到了那个保守的年代,再次沦陷在赤诚、艰辛而热烈的爱之中,探索爱与被爱的哲学题。 《莫里斯》改编自英国作家福斯特的同名小说,那是1914年,距离大作家奥斯卡·王尔德因“发生有伤风化的行为”被判坐牢事件不到20年,整个社会对同性恋的容忍度基本上是0。因此,这部小说一直到福斯特死后才发表出来。 福斯特曾说过: “在虚构的世界里,我决意无论如何要使两个男人相爱,并在小说允许的范围内让他们的爱情永远延续下去。”这也是他写《莫里斯》的初衷。 《莫里斯》改编自英国作家福斯特的同名小说,那是1914年,距离大作家奥斯卡·王尔德因“发生有伤风化的行为”被判坐牢事件不到20年,整个社会对同性恋的容忍度基本上是0。因此,这部小说一直到福斯特死后才发表出来。 福斯特曾说过: ...

显示全文

在1987年的威尼斯影展上,《莫里斯》里年轻气盛的詹姆斯·维尔拜和休·格兰特共同斩下了影帝桂冠,那一年,全世界都为这部挑战禁忌的电影动容。时光流逝,整整三十年过去了,这部电影已成为了影迷心目中的经典,虽然电影的主角们早已不复当年的美貌,剑桥园也换了一批又一批的人,甚至,曾经十恶不赦的同性之爱也逐渐为世人所理解。 今日重温,仍有一种时光倒流的错觉,好像回到了那个保守的年代,再次沦陷在赤诚、艰辛而热烈的爱之中,探索爱与被爱的哲学题。 《莫里斯》改编自英国作家福斯特的同名小说,那是1914年,距离大作家奥斯卡·王尔德因“发生有伤风化的行为”被判坐牢事件不到20年,整个社会对同性恋的容忍度基本上是0。因此,这部小说一直到福斯特死后才发表出来。 福斯特曾说过: “在虚构的世界里,我决意无论如何要使两个男人相爱,并在小说允许的范围内让他们的爱情永远延续下去。”这也是他写《莫里斯》的初衷。 《莫里斯》改编自英国作家福斯特的同名小说,那是1914年,距离大作家奥斯卡·王尔德因“发生有伤风化的行为”被判坐牢事件不到20年,整个社会对同性恋的容忍度基本上是0。因此,这部小说一直到福斯特死后才发表出来。 福斯特曾说过: “在虚构的世界里,我决意无论如何要使两个男人相爱,并在小说允许的范围内让他们的爱情永远延续下去。”这也是他写《莫里斯》的初衷。 故事开始于剑桥大学。唇红齿白的克莱夫(休·格兰特 饰)与金发帅哥莫里斯(詹姆斯·维尔拜 饰)在这里相遇。本来要去找雷斯利(克莱夫的舍友)的莫里斯在房间里撞见克莱夫,缘分在这刻诞下,从那之后,他们常常黏在一起,谈论希腊哲学,弹奏柴可夫斯基的钢琴曲,好像永远有说不完的话 一开始克莱夫主动,莫里斯被动,前者像热气球般怀着滚烫而膨胀的爱向莫里斯发起进攻,一句:“I love you”就足以让莫里斯沉沦。后者仿佛一座蓄水池,只要闸门被攻陷,就将爆发出巨大的能量。克莱夫是莫里斯情感的导线,它彻底引爆了莫里斯,让他不再压抑自己的内心,完成了从被动到主动的转换。 好景不长,前面提到的雷斯利子爵因为在公众场合有伤风化行为被起诉,断送了前途。这件事对克莱夫打击很大,他开始逃避。他的退,反而让莫里斯逼得更紧。 克莱夫说,男性之间存在的,只能是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这是他对莫里斯的底线,尽管这场冒险由他开启。 他害怕了,晕倒在莫里斯家,隔天急匆匆地离开,在证券所上班的莫里斯焦急地让家人拖住他,只为见他一面。 克莱夫去希腊旅行,刻意中断与莫里斯的联系,信不回,人无声,却在一个下午突然拜访莫里斯的家,那种感觉就好像他终于鼓起勇气去与恋人分手。 莫里斯回到家看到克莱夫,开心得简直要飞到天上,他兴奋地抱住自己的老朋友,试图把缺席的光阴用一个晚上弥补回来。克莱夫还是坦白了,他认为彼此都该尝试交往女友,而不是任由这段关系摧毁两人的前程,这一刻,他理性得可怕。 但莫里斯无法,他为了克莱夫可以抛弃一切,名声,地位,金钱…比起克莱夫,这个世界什么都不算。他狠狠地吻了克莱夫,咬破他的嘴唇,他要他知道,这一切发生过,存在过,他们的爱并不飘渺。当克莱夫甩门离他而去,心碎的莫里斯像个走丢的小孩坐在椅子上,嘴里喃喃着“what an ending!what an ending!” 事情发生得很快,克莱夫结婚了,对象是一位贵族的女儿,我们不晓得这样门当户对的爱情是否是克莱夫真正想要的,又或者,它只是一种委曲求全,为了自己的前途,为了家人。在九月,他们又见面了,克莱夫吻了莫里斯的手,委婉的拒绝,至少不会像上次见面那么难堪。 莫里斯承受着取向的痛苦,他无数次看医生,希望后者的疗法能够治愈自己的“畸形”,让他跟正常人一样恋爱。医生告诉他,去法国或者意大利吧,在那里,同性恋不是一种罪。但就像莫里斯自己讲的,他更适合英格兰,所以只能将爱藏起来,从这个角度来说,莫里斯,如同一位苦行僧,他没办法像克莱夫那么洒脱,在爱情里,注定备受折磨。 住在彭斯的时候,莫里斯意外爱上了克莱夫家的狩猎人斯卡德。如果说克莱夫是优雅的天鹅, 那么斯卡德就是野兔,他来自底层,与谈吐绅士的莫里斯完全不是同个阶级,更无法像克莱夫那样,和莫里斯一起谈论晦涩的古典文学和诗歌。但他身上某种蓬勃的荷尔蒙气息深深吸引了莫里斯,他的疯狂是按部就班的克莱夫给不了的。 斯卡德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爬进了莫里斯的房间,后来,斯卡德为了莫里斯,放弃去布宜诺斯艾利斯,在爱人和未来二者间,选择了前者。 现在想想,对于斯卡德和莫里斯这样火象星座的人来说,失去爱人的未来,未必会多好。他们生性自由,会为了最珍贵的情感全力以赴,因为他们不能没有爱—这一世间最抽象也最具体的东西。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斯卡德比克莱夫更适合莫里斯。 莫里斯会幸福吗?电影的结尾,克莱夫站在窗户边看向外面,时光倒流回到从前,莫里斯站在剑桥的草坪上,穿着大大的学士服向他招手。忘掉好了,有些爱,终究勉强不来。 ps 我的电影公众号:filmpublic 欢迎来撩~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莫里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莫里斯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