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几乎每个女人都想拥有自己的Gay蜜

谢小麦
此文主要以回顾为主,期待新剧ing~~

《老友记》让人们重新认识朋友,《欲望都市》让人们重新认识闺蜜,《威尔与格蕾丝》则开启了人们对Gay蜜的向往。

2016年9月26日,《威尔与格蕾丝》的团队在网络平台推出了一个10分钟的特辑,鼓励美国民众去为2016美国大选投出自己神圣的一票。随后,NBC的团队声称正在讨论《威尔与格蕾丝》重启的可能性。
2017年5月,外媒报道了《威尔与格蕾丝》正式重启的消息,新剧集将在2017年秋季播出。距离第八季结束,如今已经过去了11年的时间。在新季回归的宣传照上,四位主演背对观众,让人有一种熟悉的亲切感。
《威尔和格蕾丝》播放的八年中,曾提名过83次艾美奖并16次获奖。2001年到2005年间,《威尔和格蕾丝》在18岁-49岁年龄段收视率一直排在情景喜剧中的第二位,仅次于《老友记》。在2012年,《威尔与格蕾丝》被《华盛顿邮报》评为NBC史上最佳喜剧的第九名。


真正可谓开创先河的情景喜剧

现在很多剧都会自称“开创先河”。但真正当得起这四个字的剧集,却屈指可数;《威尔与格蕾丝》的社会价值与历史意义,绝对当得起这四个字。NBC1998年首播出的这部剧,是美国历史上第一部以GAY为主角的剧集。这...
显示全文
此文主要以回顾为主,期待新剧ing~~

《老友记》让人们重新认识朋友,《欲望都市》让人们重新认识闺蜜,《威尔与格蕾丝》则开启了人们对Gay蜜的向往。

2016年9月26日,《威尔与格蕾丝》的团队在网络平台推出了一个10分钟的特辑,鼓励美国民众去为2016美国大选投出自己神圣的一票。随后,NBC的团队声称正在讨论《威尔与格蕾丝》重启的可能性。
2017年5月,外媒报道了《威尔与格蕾丝》正式重启的消息,新剧集将在2017年秋季播出。距离第八季结束,如今已经过去了11年的时间。在新季回归的宣传照上,四位主演背对观众,让人有一种熟悉的亲切感。
《威尔和格蕾丝》播放的八年中,曾提名过83次艾美奖并16次获奖。2001年到2005年间,《威尔和格蕾丝》在18岁-49岁年龄段收视率一直排在情景喜剧中的第二位,仅次于《老友记》。在2012年,《威尔与格蕾丝》被《华盛顿邮报》评为NBC史上最佳喜剧的第九名。


真正可谓开创先河的情景喜剧

现在很多剧都会自称“开创先河”。但真正当得起这四个字的剧集,却屈指可数;《威尔与格蕾丝》的社会价值与历史意义,绝对当得起这四个字。NBC1998年首播出的这部剧,是美国历史上第一部以GAY为主角的剧集。这部剧的播出,为后来同性恋主题、角色的类型剧,树立了榜样,也在极大程度上影响了普通人对LGBT群体的认知。
在美国前任总统奥巴马公开支持同性婚姻前夕,副总统拜登在采访中高度赞扬了《威尔与格蕾丝》对美国社会的积极影响。他说“到目前为止,在LGBT文化的公众教育上,《威尔与格蕾丝》所达到的效果是前所未有的。之前,人们总是畏惧与自己不同的东西,现在他们至少试着去了解了。”在同一个采访中,拜登还表示自己对同性婚姻完全没什么异议。

在剧集最终敲定之前,NBC的高层对于同志题材多少还有些顾虑。因为就在《威尔与格蕾丝》播出的前一年,Ellen DeGeneres的情景喜剧《艾伦》,被ABC电视台停播了。停播的原因很明确,多方给予的评价大都是“同志气息太浓烈”。但《威尔与格蕾丝》的制片人大卫·科恩坦承,《艾伦》的停播对《威尔与格蕾丝》是有指导意义的;《艾伦》中收获好评的单集剧本对《威尔与格蕾丝》在尺度上的把控提供了借鉴。

好莱坞编剧、剧评家吉尔波特·赛德斯曾在《公共艺术》(The Public Arts)中说,“喜剧是广播电视节目发展的轴心”。尽管目前情景喜剧的地位大不如前,但情景喜剧依然是电视台重要的收视来源,比如《生活大爆炸》、《破产女孩》、《摩登家庭》等都收获了大量的拥趸。

相对于之前很多影视作品只是截取同志生活的片段展开讲述,或者同志角色只是大故事背景下的陪衬,《威尔与格蕾丝》将两名同志作为主要角色展开故事。以同志的生活、情感为核心,辐射出的社会景象、各路人群对少数族群的态度;这种呈现,不仅让普罗大众得以窥见同志人群的生活状态,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同志平权运动的发展。

就题材而言,《威尔与格蕾丝》理所当然地收获了大量的同志群体观众;但同时,它所面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让异性恋观众群体能听懂Gay humor 并且接受。四大主角之一的Jack以夸张的表情、动作以及反转的命运,承担起剧集大量的笑点。尽管有人觉得Jack“女性化”的一面,会引发普通大众对LGBT群体的误解;事实却并非如此。有一项针对大学生观众的调查显示,大部分人认为Jack“是(史上)最有趣的喜剧演员之一”。

在问到观众为何对杰克有所偏爱时,许多用户的反应略令人费解——“他身上的同志气息很浓”、“他是我想象中的同志的类型,感觉很真实”、“典型的同志特质,敏感、神经质、戏剧化、情绪化、甜美”。实际上,饰演杰克的西恩·海耶斯在塑造杰克的多面化性格上费了很大努力,但令观众印象最深的,还是他“女性化”的一面。也有很多观众,表现出对杰克这个角色的“不喜欢”,给出的评价多如“不负责任”、“天真”、“与现实脱节”、“愚蠢”、“聒噪”等。
另一个角度来看的话,杰克身上的这些不足,恰是对“完美”威尔的一种反射。威尔的负责与焦虑如影随形,杰克的“不负责”让他快乐;威尔的现实、成熟与杰克的不现实、天真,在性格的二元对立上,构建了同志群体的两个典型性的极端。

很多情况下,针对外部的歧视和偏见,自嘲、自黑式的幽默,会是一种很有效的武器。历史学家乔治·乔塞恩曾说,“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在对抗暴力性恐同分子的时候,同志的机敏是非常重要的。”但也恰恰是长期以来对非主流群体的喜剧化呈现,导致了很多观众对非主流群体的刻板印象。《威尔与格蕾丝》的开创性举措,对于“刻板印象”的消弭,提供了足够的佐证;剧集的长度与剧情的广度,一定程度上呈现了现实世界中LGBT的生活。


与同志文化的天然亲密感

2000年,《威尔与格蕾丝》的联合制作人大卫·科恩接受采访时说,“实际上,我们并未刻意去做一部‘同志剧集’……我们只是想挖掘、呈现一些尚未被大肆表现的文化形态和社会生活。我更愿意把《威尔与格蕾丝》看成一部新颖的关于友情、亲情和温情的浪漫喜剧。”也可能是恰恰因为这个初衷,这部剧在大众及评论界都获得了一致认可。将非主流生活形态、同志群体意识及同志角色融在一起,反倒在主流群体中获得了普遍性的成功。

《威尔与格蕾丝》的制片人马克斯·穆奇利克和大卫·科恩早年相识,1995年曾在短命的情景喜剧《波士顿公园》(Boston Common)中共事过一段时间。1997年,他们向NBC推荐了一个项目。这个项目的主要角色有三对夫妇,其中两对是普通的异性恋夫妻,另一对则是“精神恋爱”的男同志与直女的组合。 当时,NBC的老板是华伦·里特尔菲尔德。1980年代初期,华伦在一个“他是同志,她是直女”的项目上失手,这令他耿耿于怀。华伦建议马克斯和大卫,不如直接把项目中的两对异性恋夫妻去掉。接下来的几个月的时间,马克斯和大卫不断地调整故事大纲,最终打动了NBC的高管。然后1998年秋天,《威尔与格蕾丝》正式登陆电视台。

威尔与格蕾丝在现实中的原型,就是这部剧的制作人之一、已经公开出柜的穆奇利克和他青梅竹马的好朋友珍妮特·艾森伯格。珍妮特在纽约从事画外音配音演员的选拔工作。13岁的时候,穆奇利克与珍妮特在加利福尼亚比利佛山的伊曼纽尔教堂相遇,当时他正在彩排校园戏剧。当时,穆奇利克已经是希伯来文学校乐团的明星级人物,而珍妮特则是学校戏剧社团的成员。大约三年之后,珍妮特将穆奇利克介绍给自己在戏剧社团的朋友大卫·科恩。
科恩经常为他们两个的关系感到困扰,“有时候看起来他们像是亲密的情侣,这种亲密不仅困扰着我,也困扰着两个当事人。”几年后穆奇利克与珍妮特分别去不同的地方上大学,再然后穆奇利克出柜的消息传来,珍妮特感到十分震惊。科恩说,“有一段时间,我充当了他们的联络员。他们真的是爱着彼此,却在某段时间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彼此。”

令人惊讶的是,这部剧播出之后,没有引来广告主的联合抵制,也没有遭到右翼基督徒的谴责。更出乎意料的是,评论界给予剧集一致的好评,NBC随后将播放时间从周一调到周二。在1998-1999秋季剧的激烈竞争中,《威尔与格蕾丝》的评分进入了前二十。在第二季又进入秋季剧的前二十之后,NBC将这部剧放在了九点的最佳黄金档。这种调整,佐证了电视台对这部剧集的极大信心。

《威尔与格蕾丝》围绕着四个主要角色展开,他们分别是威尔、格蕾丝、杰克和凯伦。同志威尔和直女格蕾丝从大学开始就是最好的朋友,也是彼此的灵魂伴侣。威尔·楚曼是一个英俊、有格调但略显焦虑的企业律师,住在曼哈顿一间有品味的公寓中。格蕾丝是一个室内装潢师。杰克是威尔的好朋友,一个典型的“小仙女”(格蕾丝曾说,“我的狗都知道你是弯的”。)凯伦是格蕾丝的助理,也是一个很富有的社会名流;她大部分时间都沉浸在喝酒、购物和其他的独特嗜好之中。很多时候,她会跟杰克混在一起。

在《威尔与格蕾丝》的第一集,格蕾丝正准备嫁给自己交往了两年的男朋友丹尼。威尔并不看好格蕾丝做的这个决定,因为丹尼是那种做爱之后会跟女友击掌的“大男孩”。最终,格蕾丝逃婚,穿着婚纱出现在威尔的办公司,然后搬进了威尔的公寓。这种“同居”方式,框定了前四集故事的大体空间架构。
第五季的时候,格蕾丝结婚,并搬去了布鲁克林。尽管剧集的名字是《威尔与格蕾丝》,但是第二季开始,凯伦与杰克搭档的情节越来越多,并在时长上与威尔与格蕾丝达到了均等的程度;后两者在角色的塑造上,也获得了观众和专业评选机构的一致认可。

《威尔与格蕾丝》之前,也出现过许多有同志角色的情景喜剧,比如<Normal>、<Ohio>、<Ellen>等。这些剧集中的同志角色,普遍的共性在于:刚意识到自己性向的不同、与外界社会产生冲突,并在冲突中制造笑点。跟这些剧集相比,《威尔与格蕾丝》中,通过威尔与杰克所展现的同志世界,显然有些不同。剧集中很难找到大规模的恐同元素,也没有故意去强化同志群体的政治意图。

在其他拥有同志角色的剧集中,异性恋群体总是会经历这样一个过程:从反对、不接受,到认可、鼓励同志群体去拥抱真我。这是一种典型意义上的“政治正确”。在《威尔与格蕾丝》中,格蕾丝与凯伦完全没有经历这类观念上的转变。凯伦以一种类似于“豢养”的姿态与杰克玩乐,而格蕾丝热衷于跟威尔一起去同志酒吧,甚至一起看同志色情电影。这种表现,令《威尔与格蕾丝》与同志文化有一种天然的亲密感。剧集中经常会出现“酷儿”“甜心”之类的词汇。杰克在跟威尔打招呼的时候,有时候会说“嗨,姐妹儿”;凯伦有时候则会管威尔叫“威尔玛”,后者是一个女名。奇异的是,这种话术在这部剧中丝毫不会让人觉得反感。

《威尔与格蕾丝》的大部分剧集是现场录制的,所以对演员的考验非常大。《威尔与格蕾丝》的拍摄舞台大概有1300平米,位于NBC的演播中心。当时作为道具的威尔的公寓,如今陈列在爱默生学院的图书馆。2004年-2007年间,剧集的原始制作人跟NBC电视台打了个漫长的产权官司。如今,《威尔与格蕾丝》全部八季的内容发型了DVD,并在超过六十个国家发行。

在第八季中,威尔与格蕾丝有过一次惊天动地的争吵。然后,时间跳跃到十几年后,二人在大学新生入学的校园重逢并和解。即将到来的新的故事将在何处何时展开,四人又曾经历什么样的变故,让我们拭目以待。
10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威尔和格蕾丝 第九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威尔和格蕾丝 第九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