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

摇头摆尾的蝎子

“那些为了理想的战斗,也只不过是为了金钱。” 新裤子乐队的《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 “我以前有一股劲儿,也他妈摇滚过。那时候,我想着每天什么时候开始。现在这股劲儿泄了,我他妈现在成天为了这个,想着每天什么时候结束。”《缝纫机乐队》中程宫摔着手里的钞票说。 “这一米不到的地儿是这儿最摇滚的地方”说唱歌手大卫踩过北京school酒吧的门前说,“最后,还是金钱逼走了摇滚。” 北京Mao的搬离,前阵儿13club的城管拆灯牌。 城市越来越大,但留给摇滚,留给音乐的地儿却越来越小了。 但是,心里都清楚。 金钱,社会生活,都逼不走摇滚,逼不走热爱。 没地儿唱歌,没地儿演出。 即使听爸妈的话,打上领带,在茶水间低头吃着便当,耳机里传来的还是敲着心尖儿的鼓点。 地铁里挤的像孙子一样,眼镜起了雾气,回到家像只狗一样疲惫。 还是要摸几下琴把。 梦想在每夜熠熠生辉。 想起那天微信里那个醉酒微醺的人发来的语音 “你喜欢,你喜欢什么就做什么。” 是啊,仅此一次的生命,用尽一生的热爱。 第一次,在影院里哭的那么凶。 大学生了,迷茫汹涌而至。自由了,却提前感知到了未来的压力。仰头低头之间,是理想和现实的缝隙在作祟。说实话,找不到工作的意义。...

显示全文

“那些为了理想的战斗,也只不过是为了金钱。” 新裤子乐队的《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 “我以前有一股劲儿,也他妈摇滚过。那时候,我想着每天什么时候开始。现在这股劲儿泄了,我他妈现在成天为了这个,想着每天什么时候结束。”《缝纫机乐队》中程宫摔着手里的钞票说。 “这一米不到的地儿是这儿最摇滚的地方”说唱歌手大卫踩过北京school酒吧的门前说,“最后,还是金钱逼走了摇滚。” 北京Mao的搬离,前阵儿13club的城管拆灯牌。 城市越来越大,但留给摇滚,留给音乐的地儿却越来越小了。 但是,心里都清楚。 金钱,社会生活,都逼不走摇滚,逼不走热爱。 没地儿唱歌,没地儿演出。 即使听爸妈的话,打上领带,在茶水间低头吃着便当,耳机里传来的还是敲着心尖儿的鼓点。 地铁里挤的像孙子一样,眼镜起了雾气,回到家像只狗一样疲惫。 还是要摸几下琴把。 梦想在每夜熠熠生辉。 想起那天微信里那个醉酒微醺的人发来的语音 “你喜欢,你喜欢什么就做什么。” 是啊,仅此一次的生命,用尽一生的热爱。 第一次,在影院里哭的那么凶。 大学生了,迷茫汹涌而至。自由了,却提前感知到了未来的压力。仰头低头之间,是理想和现实的缝隙在作祟。说实话,找不到工作的意义。活着,不能只做自己热爱的事情吗。你可以,但你家人可以吗。 是啊,我有反骨,我也有软肋。 我有热爱,我他妈还要吃饭啊。 但我知道 看到那样一群人,影片结尾挥着旗子,抱着自己心爱的陪了那么久的宝贝冲进现场,举起金属礼,低头弹起,仰头打起那一首beyond的《不再犹豫》。 我知道,自己永远都还是会为这种热爱,这种理想而动容。 管他呢,日子还长,先热爱够了,闹够了再说。

也许对于一个电影来说,这部影片还并不完美和成熟,演员乔杉在那个雨夜的情绪爆发也许还稍稍欠些火候。但对于我一个观众来说,想也是对于导演来说。电影最重要的是你想传达什么,就像大鹏导的上一部作品《煎饼侠》一样,也许笑点设置略刻意,或是剧情稍简单。但两部片子所传达的主题,看似简单俗套但却有恰恰是现在很多人没有想明白的问题,你在为什么而活,为工作还是为热爱。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缝纫机乐队的更多影评

推荐缝纫机乐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