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什么会一瞬间改变“

小阿不思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第一眼看到这部剧的宣传图,人物的装束风格让我以为这是一个剧情时间设定在“过去”的题材。男尊女卑、保守、极权分子、主仆、战争、大屠杀……这些元素听起来都不像是现代文明社会应该有的,它们代表陈旧和落后。

而《使女的故事》让这些元素,甚至更多荒诞的情节发生在“未来”的美国,并且让这剧中发生的事情有强烈到让人背脊发凉的代入感。

我和朋友们在吃火锅的时候强力安利这部剧,剧情设定还没说完,她们大吼着打断我:“生活这么苦,我不要再听这么致郁的东西!太tm写实了。”

《使女的故事》改编自1984年的同名小说,原作者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在书序言写到:

“有太多不同的材料孕育了《使女的故事》——集体处决,禁奢法,焚书,党卫军的生命之泉计划,阿根廷将军偷窃幼童的行为,蓄奴制的历史,美国一夫多妻制的历史……不枚胜举。”(来源:澎湃新闻)

她强调,一切看似离谱的情节都来源于真实。

故事发生的主要地点设定在未来的美国麻省,哈佛大学所在的地方。

你在一个相对发达的社会长大,会为论文和工作任务发愁,也会为社交媒体用哪张照片当头像纠结一会。

你可以穿着比基尼套着吊带去露天烧烤...
显示全文
第一眼看到这部剧的宣传图,人物的装束风格让我以为这是一个剧情时间设定在“过去”的题材。男尊女卑、保守、极权分子、主仆、战争、大屠杀……这些元素听起来都不像是现代文明社会应该有的,它们代表陈旧和落后。

而《使女的故事》让这些元素,甚至更多荒诞的情节发生在“未来”的美国,并且让这剧中发生的事情有强烈到让人背脊发凉的代入感。

我和朋友们在吃火锅的时候强力安利这部剧,剧情设定还没说完,她们大吼着打断我:“生活这么苦,我不要再听这么致郁的东西!太tm写实了。”

《使女的故事》改编自1984年的同名小说,原作者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在书序言写到:

“有太多不同的材料孕育了《使女的故事》——集体处决,禁奢法,焚书,党卫军的生命之泉计划,阿根廷将军偷窃幼童的行为,蓄奴制的历史,美国一夫多妻制的历史……不枚胜举。”(来源:澎湃新闻)

她强调,一切看似离谱的情节都来源于真实。

故事发生的主要地点设定在未来的美国麻省,哈佛大学所在的地方。

你在一个相对发达的社会长大,会为论文和工作任务发愁,也会为社交媒体用哪张照片当头像纠结一会。

你可以穿着比基尼套着吊带去露天烧烤派对,你的les闺蜜和同性伴侣打打闹闹,没有人过来指责你们。

你可以工作,有自己的银行账户。你可以和喜欢的人聊天约会,组建家庭。




这些都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不是吗?

但是这部剧告诉你,你现在的一切权利,不是前人争取来就一劳永逸的,它们随时可能被抽走,而且很可能是在你的注视下。

而我们熟悉的现代环境不是直接倒退到恐怖的极权社会,而是一点一点酝酿,一步一步挑战大家忍耐的限度。

《使女的故事》里给的让一切改变的引子是空气污染和人口出生率的急剧下跌。(不得不说,这个挺容易让人联系起现实情况)




越来越多的女性失去生育能力,流产和刚出生便夭折的婴孩让医院里几乎看不到新生儿。还能正常生育的女性与她们的孩子成为了极少数“珍稀”的资源。



在种族灭绝甚至人类存亡的危机下,女性的地位开始变得微妙起来。

首先,是从穿着运动衣在街上慢跑的女性越来越少开始。你穿得稍稍暴露一点,咖啡店的员工羞辱你的“不检点”,拒绝卖给你任何东西。渐渐没有女性愿意在公共场合“抛头露面”。




下一步,是女性失去工作的权利,在武装警察的监视下从办公大楼走出来,然后再也踏不进去。连同工作权利一并失去的,是个人财产。






没有自己的财产,没有能谋生的工作,女性一步步从公共空间中被剥离出去,被迫回归家庭。连带着,女性独身回家变得危险。

一部分人早在嗅到不对气息的时候跑了,你或许和女主June一样,还认为没有严重到这个程度,选择观望。

等到大家举着human right的牌子试图向权力机构游行抗议,政府政权已经完全被宗教激进分子占领。大屠杀早已酝酿许久,只等待时机成熟。




尸体在曾经的最高学府墙外挂满,科技不再存在,文明不再存在,你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已经生活在一个政教合一的残酷新世界。

牧师、医生、科学家、男同性恋、男性有色人种……一切象征知识、与包容的群体都被抹杀或者派去了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地方劳作,因为他们对当权威胁,也对繁衍后代“没用”。

最“有用”的则是有健康子宫的女性们。如果你觉得珍稀代表尊贵,那就大错特错了。无论有没有爱人和孩子,无论性取向如何,无论想不想生育,使女像奴隶一样被关到集中营接受洗脑教育,学习各种匪夷所思的“仪式”。

一旦想要反抗或逃跑就会遭到残酷的惩罚,反正你只需要有健康能生育的子宫,那砍掉你的手,挖掉你的眼镜,切下你的阴蒂,把你电击出精神问题都无所谓。

就算你乖乖接受了这一切,被一群男人轮奸也是你的错。管教的修女会把所有使女召集到一起指责那个被强奸的女性淫荡。(这个荡妇羞辱听起来很熟悉呢)




在这里,对个人的物化和分级都被教派包装成神圣的仪式。

你被完全限制住人身自由,不再拥有自己本来的名字,被送到了男主人家中变成他的使女,在每个排卵期被男主人以神圣的名义一遍又一遍强奸。他会诵读经文,会保持衣冠齐整,不与你目光接触。是的,你在替无法生育的女主人受孕,你不能表现出任何情绪。

你唯一感到开心的时刻是和别的使女在出去买菜后绕一段路,享受片刻湖边的风景,回想不久前的生活。大多数时候,你感觉不到自己是个有自主意识的人类。

使女一旦成功生下孩子(女主人会和使女一起进行“分娩”仪式),这个孩子会被当作女主人的小孩留在家里,而使女被送到下一个主人家继续履行她作为一个珍贵的生育机器的职责。在必要时刻,使女是与别的国家交换资源时的重要筹码。

那么在这个基列共和国,只有使女是绝对的弱者吗?受到伤害的又何止那些在一开始就被屠杀的人和被当成珍稀子宫的使女?

只有宗教领袖可以拥有珍贵的使女,也就是说,只有这些男主人们有繁衍后代的权利,也只有男主人们有权享受作为财产的女性身体和子宫。

男性下属们不被允许触碰这些女性资源。就像男主人的司机,本来在屠杀前无法找到工作,在被主教煽动后为他工作。然而作为下人,你的地位不够高,就不会有女性分配给你,你的自由是极其有限的。如果一个中下层男性和使女发生性关系,也就表示他损害了男主人的财产,等待他的不是被消失就是被乱石砸死。

女主人们看似拥有上层资源,能使唤下属,但是她们同样无法参与任何公共事务。她们急切地需要使女生下孩子巩固她们的地位,因此不得不忍受她们的丈夫每个月当着她们的面与使女发生关系,这何尝不屈辱。她们必须给自己洗脑她们做的一切都是合理的才能避免自己走向失控。




在极端男权的社会中,只要你不是那极少数处于社会顶端的男性掌权人,你就是规则的囚犯。

你以为失去各种意义上的自由和权利,不再被当作一个“人”而是一个行走的子宫,像个物品被换来换去的可能性离你很遥远,你光是想一想都无法接受自己要被迫生活在如此极端病态的社会。

可是你看到剧中那些接受了这些规则设定一脸麻木的人们,他们也不是简单被洗个脑就全盘接受的。从改变的酝酿到爆发,有人反抗,有人逃离,有人被杀害,有人沉默,有人迎合。

不同人的选择和环境的转变对应,让我们一瞥看似偶然的大倒退后有多少人蓄谋已久地推动和多少人侥幸地旁观。

只要稍微思考在目前的社会中自己是哪一类人,身处在进程中的哪一个转折点都让人恐慌。我不愿论证这样的题材是虚构还是预言,只觉得这是对我们自认聪明的“这不可能会发生”的打脸。

除了那一小部分真的被教派洗脑成功认为自己是对的教徒,大部分人都是“正常人”。他们和你一样无法接受,正因如此,你看着这些人装作过着正常生活一样做着一件一件荒谬至极的事情才格外恐怖。

他们提醒着你,倒退在历史中发生过许多次,在未来也许还会再发生。







(首发于公众号:人类食用指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使女的故事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使女的故事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