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 昨天 8.5分

生活的平庸使我痛苦不堪

淡水金鱼

辗转反侧。

贾宏声和余虹在本质上都是一样的,“生活的平庸使我痛苦不堪”。

身处于一个理性世界,仿佛只有追求秩序和规整,追求利益最大化才是一个正常的人。身边的人都有稳定而温和的生活,但这在另一群和他们格格不入的人看来,这种生活就意味着平庸。淹没在茫茫人海中,规律的工作,平淡的婚姻和麻木的自我意识。

贾宏声质问他父亲:“你有想过你为什么活着吗?”“你快乐吗?”这样的拷问,有几人能够经受的住?这样的拷问,正是贾宏声脆弱和茫然的精神世界所不能承受的。

贾宏声在这种痛苦中开始反抗。

对于理性、秩序、利益最正面的反抗,就是混乱、堕落,甚至是自我毁灭。我们常常感到,仿佛只有毁灭才能感到真正的自我存在。自残、吸毒、性(或者说爱情)都可以让人有自我毁灭的快感。打破一切秩序,消解掉世界原有的规则,打破虚伪,用痛苦来感知真实。他们反对理性,反对做“正确”的事情,更看不惯一些人的虚伪做作,并且标榜了一套真实的法则。

这种后现代主义的魅力,更多的来源于精神上的安慰。贾宏声的痛苦也属于这个范畴。他的痛苦是真实的,但是确实漂浮在空中的,在幻想和自我麻痹中,自己选择了痛苦。他和父母...

显示全文

辗转反侧。

贾宏声和余虹在本质上都是一样的,“生活的平庸使我痛苦不堪”。

身处于一个理性世界,仿佛只有追求秩序和规整,追求利益最大化才是一个正常的人。身边的人都有稳定而温和的生活,但这在另一群和他们格格不入的人看来,这种生活就意味着平庸。淹没在茫茫人海中,规律的工作,平淡的婚姻和麻木的自我意识。

贾宏声质问他父亲:“你有想过你为什么活着吗?”“你快乐吗?”这样的拷问,有几人能够经受的住?这样的拷问,正是贾宏声脆弱和茫然的精神世界所不能承受的。

贾宏声在这种痛苦中开始反抗。

对于理性、秩序、利益最正面的反抗,就是混乱、堕落,甚至是自我毁灭。我们常常感到,仿佛只有毁灭才能感到真正的自我存在。自残、吸毒、性(或者说爱情)都可以让人有自我毁灭的快感。打破一切秩序,消解掉世界原有的规则,打破虚伪,用痛苦来感知真实。他们反对理性,反对做“正确”的事情,更看不惯一些人的虚伪做作,并且标榜了一套真实的法则。

这种后现代主义的魅力,更多的来源于精神上的安慰。贾宏声的痛苦也属于这个范畴。他的痛苦是真实的,但是确实漂浮在空中的,在幻想和自我麻痹中,自己选择了痛苦。他和父母的对立,正是精神和现实的抗衡。在精神上,他“造神”,他是列侬的儿子,他看见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龙,他会组建最好的乐队。而现实中,他只不过是农民的儿子,他父母只会用肥皂,而且一天的生活费只有30块。精神和现实的割裂,中间是“虚荣”。

生活的平庸使我们痛苦不堪。贾宏声用精神的毒品来消解平庸,却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他只是强化了这种极端。敏感脆弱而又固执的人仿佛都有着共性,他们比常人更能感知痛苦,也更容易陷入虚无的精神空间。我,以及我的朋友,包括大部分的人,我相信都经历过“被平庸折磨”的时期。抑郁、失眠、焦虑,每天思考活着的意义,想问问自己到底开不开心,什么才是最开心的,活着没意思,那么什么又是有意思的?每天这样无休止的反抗,自己都变成了一个哲学家。但我们和贾宏声不同是程度上的不同。但是反抗平庸,是每个人都挣扎过的。

反抗世界,后来发现只是在和自己死磕,磕到头破血流为止。贾宏声后来也明白了,“你就是一个人,你就是一个人,一个人。” “你什么都不是。”他也开始观察蚂蚁,让蚂蚁爬到自己啃过的苹果上,意识到自己和蚂蚁没什么不同。但他之前还是会嘲笑朋友这种行为的,因为蚂蚁有什么意思呢,没意思,贾宏声那时候眼里只有龙。

后来的结局,我们都知道了。我不会去纪念贾宏声,因为他太笨了,笨,脆弱,倔。他最后走了一条我幻想过很多次的路,我爱他和自己死磕的样子,特酷,特带感,穿个皮夹克,想操世界。我也清楚地明白,后来他还是死于平庸,就好像我们一样。

摇滚的精神永存,但不会在某个个体身上重现,一个人反抗世界很容易走向矫情、傻逼,那是因为我们的世界从头到只有“我”。生活的平庸,不该妥协,但更不应该用毁灭来反抗。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昨天的更多影评

推荐昨天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