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罪 心理罪 5.4分

本剧最大bug,邰伟错看了方木

桂圆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方木为什么会只身带上药剂去找医生?

我起初以为他是不想拖累其他人,想要与医生同归于尽。其实仔细思考这个理由并不成立。他带走了乔兰保管的药剂,这一举动明确告诉了邰乔二人他的目的与行踪。我想方木从一开始就是在设一个局,邰伟以及警方在他的计划以内。

《圣经》上说每个人都有罪,那罪是原罪。

电影名叫《心理罪》,护工,马凯,林海的罪最为直观,电影后半部分通过人物自白告诉观众邰伟也有罪,而埋藏最深却又贯穿全剧的是方木的罪。相比原著的方木,电影中的方木可以说是“魔化”后的方木,他不再是家庭健全的孩子,而是一个孤儿,天生的感情缺失与残疾。他对生命缺少敬畏,邰伟乔兰面对李一曼的重伤表现出的痛苦,在他那儿是漠然。他枉顾人命,想要以王彤莹引出医生,他只有天才的假设,他说不要有无谓的感情,因而忽视作为诱饵的人可能受到的伤害。他骄傲自负,脆弱而敏感。医生的心理暗示让他相信邰伟会有危险,这是他的骄傲,坚持自己的判断——医生是面临崩溃而主动出击。陈希的死无疑是对他的打击,这种打击不全是出于爱情。她的死宣告了他判断的失误,行动的失误,在和医生的第一轮游戏中,他输了,他想要以王彤莹入侵医生的心,想...

显示全文

方木为什么会只身带上药剂去找医生?

我起初以为他是不想拖累其他人,想要与医生同归于尽。其实仔细思考这个理由并不成立。他带走了乔兰保管的药剂,这一举动明确告诉了邰乔二人他的目的与行踪。我想方木从一开始就是在设一个局,邰伟以及警方在他的计划以内。

《圣经》上说每个人都有罪,那罪是原罪。

电影名叫《心理罪》,护工,马凯,林海的罪最为直观,电影后半部分通过人物自白告诉观众邰伟也有罪,而埋藏最深却又贯穿全剧的是方木的罪。相比原著的方木,电影中的方木可以说是“魔化”后的方木,他不再是家庭健全的孩子,而是一个孤儿,天生的感情缺失与残疾。他对生命缺少敬畏,邰伟乔兰面对李一曼的重伤表现出的痛苦,在他那儿是漠然。他枉顾人命,想要以王彤莹引出医生,他只有天才的假设,他说不要有无谓的感情,因而忽视作为诱饵的人可能受到的伤害。他骄傲自负,脆弱而敏感。医生的心理暗示让他相信邰伟会有危险,这是他的骄傲,坚持自己的判断——医生是面临崩溃而主动出击。陈希的死无疑是对他的打击,这种打击不全是出于爱情。她的死宣告了他判断的失误,行动的失误,在和医生的第一轮游戏中,他输了,他想要以王彤莹入侵医生的心,想要在医生头脑中植入自己的意志,却反而被医生植入了“邰伟有危险”的意念,与他而言是天才的“耻辱”。他之后的颓废是爱人的死亡与天分遭到“践踏”的合力效果,这是他的脆弱。

他对罪恶的洞察力使他处于杀戮的漩涡。

他带着药剂去找医生,并不是为了正义,用医生的话说,他这叫“公报私仇”。这私仇是什么?如上面所说,双重仇恨,他想彻底赢一次。带着可以使人暴毙的毒药,目的自然是杀人,邰伟指责医生说“无论如何,你没有剥夺他人生命的权利”那方木就有吗?跨过法律边界妄图“动用私刑”,这样的方木其实有点令人胆寒。他与医生隔着玻璃门对峙,会不会从医生身上看出自己的一点轮廓?他们都是骄傲的天才,善于以心理入侵控制他人,他们都有强烈的好胜心。方木抨击医生为了追逐名利不惜以自身做实验载体,他可曾想起自己对尬舞的邰伟说“胜利最重要”?他激怒医生,以自身为筹码,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不择手段”。

“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必将回以凝视”

邰伟问“你为什么当警察?” “我想探究人性最阴暗的一面”方木答。他是犯罪心理学的天才,时刻直面罪恶,在对罪犯进行心里画像的过程中,他甚至会“cos”他们,想他们所想,他最了解罪恶,也如他所愿,一次次见识到了人性的可怕。在他以罪犯的心理说出“美味佳肴”四字的时候,我有一瞬的战栗,他与他们,真的只有一线之隔。

邰伟与陈希的存在,阻碍他成为“医生”

陈希说要替方木打碎他心里的玻璃罩,哪怕会流一点血。后来她流干了血。方木被关到了医生的玻璃罩里,打开玻璃罩之后将药剂注射入医生体内的方木,不是陈希所想的打破疏离的阳光方木,而是一头离了束缚的野兽。他眼睛里有血丝,那不是对死的恐惧,而是一种畅快淋漓,他揭露医生的罪,药剂的效力和心理入侵使医生走到崩溃的边缘,他赢了。陈希是方木最甜蜜的“束缚”。那邰伟对方木而言意味着什么呢?医生曾经对方木说“如果没有邰伟,我和你会成为朋友的”他们本该是同类,邰伟和陈希一样,阻碍了黑暗的合流。方木始终无法画出邰伟。邰伟耗费前半生试图弥补自己的罪,他嫉恶如仇,珍视每一个生命,他紧紧抱住虎口脱险的小女孩时与方木目光交接,方木那时候的表情不再是冷漠。当邰伟对方木说出隐藏在他内心深处的罪恶时,他们的生命正式发生了联系。后来邰伟的眼泪“流到了”方木眼里。邰伟说:“不走进阳光,就会被黑暗吞噬”。乔教授对邰伟提起方木时说:他和你一样,都是走钢索的人。邰方二人亦是同类。当邰伟在方木的生命受到危险时“如约而至”的时候,方木内心的天平或许倾斜了吧。死死抱住医生给小女孩创造生机的时候,内心的罪再一次得到了束缚。

这一切还只是个开始。

我说邰伟是“如约而至”,和我在文章开头所设想一样,邰伟的到来是方木计划的一部分。方木在赌邰伟会来。那亦是一次心理入侵,他跟邰伟说“那一定是个阴暗潮湿的地方,既方便储血,也方便他们像蝙蝠一样苟且偷生”他一早便给了邰伟提示,邰伟不来,他与医生同归于尽,罪恶灰飞烟灭;邰伟来,他活下来的可能性大,罪恶封存。他赌赢了,邰伟冒着生命危险来了,这一次他或许会真正画出邰伟:身负罪孽,舍身以偿。

邰伟对方木说:“你够格了”,其实是一个bug,方木到最后也没能画出自己。总结前文设想——方木身上有医生和邰伟的双重属性,之后他会如何转变?正如他所说:这一切仅仅是一个开始。

“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但愿不要一语成谶。

ps:有些设想并非我的见解,觉得见解独到很是认同,将它们与我的设想结合,于是有了此文。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心理罪的更多影评

推荐心理罪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