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真情遭遇虚妄时,评判也在常理之外

逍遥小小兽
当真情遭遇虚妄时,评判也在常理之外

    比1962年《洛丽塔》好,好在人物关系自然、真实。

    电影很单线,远远无法尽现小说人物的丰富内在。
    洛丽塔似乎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她的美更像毒药。
    大叔因为早年的经历,坠入对少女无法自拔的迷恋,这一种原罪,成为内心向外的投射——不是落在洛丽塔身上,也将落在别的少女身上。
    有悖常理的真情,遭遇虚妄,似乎也算不坏的归宿了——这是基于大众的心理而言。
    我恰恰以为,任何一种情意,只要是真,就有无可挑剔的美。它的落空,犹如一场与人无涉的生命旅行,荒凉着丰富,寂寞着闪光,所有的捉弄、玩笑,都只是附加的风景,除了令行程加深几分无力的疲惫的悲剧色彩,并不能改变生命的颜色。
    而所谓的虚妄,却也有着深处隐含的心理——洛丽塔母亲的一厢情愿,使爱着洛丽塔的大叔成了继父,仅仅这一层关系,便无法突破。少女如果有真情,该如何表露?她的虚与委蛇,又何尝没有她自己的难过与困境?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可...
显示全文
当真情遭遇虚妄时,评判也在常理之外

    比1962年《洛丽塔》好,好在人物关系自然、真实。

    电影很单线,远远无法尽现小说人物的丰富内在。
    洛丽塔似乎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她的美更像毒药。
    大叔因为早年的经历,坠入对少女无法自拔的迷恋,这一种原罪,成为内心向外的投射——不是落在洛丽塔身上,也将落在别的少女身上。
    有悖常理的真情,遭遇虚妄,似乎也算不坏的归宿了——这是基于大众的心理而言。
    我恰恰以为,任何一种情意,只要是真,就有无可挑剔的美。它的落空,犹如一场与人无涉的生命旅行,荒凉着丰富,寂寞着闪光,所有的捉弄、玩笑,都只是附加的风景,除了令行程加深几分无力的疲惫的悲剧色彩,并不能改变生命的颜色。
    而所谓的虚妄,却也有着深处隐含的心理——洛丽塔母亲的一厢情愿,使爱着洛丽塔的大叔成了继父,仅仅这一层关系,便无法突破。少女如果有真情,该如何表露?她的虚与委蛇,又何尝没有她自己的难过与困境?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如亨伯特,超脱于世俗之外。
    大叔对洛丽塔母亲的欺骗,是一出难以忍受的剧情。如果亨拍特具备基本的良善,事情应该可以得到妥善的处理,三个人的关系也可以清楚明了——难道电影只是想表现亨伯特的独特吗?抑或独特之人无法拥有常人的智识?这又进入了道德层面。由此,人们对大叔的判断便会轻易出现偏颇。你甚至可以以为,大叔与少女是相互的诱惑,这更像一场游戏。
    亨伯特的痴迷和深陷,人物关系的混乱,人物心理的混乱,才会有电影的戏剧化效果。
    让我们抛开世俗的推理吧!内在的成因,将隐于内在,不必妄言。
    请重温这经典的一句,这真实的坦言—— “洛丽塔,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我的原罪,我的灵魂。”
    所有以“原”命名的事物,自有它不凡的意义,根深蒂固,不可动摇。它不会落入世俗或道德的窠臼,自然也不理会世俗与道德的评判。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树梨花压海棠的更多影评

推荐一树梨花压海棠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