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无所依 老无所依 8.0分

Chigurh 和克苏鲁

Bodhi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七年前看了这部电影。最近又重温了一遍,有了很多不同的感受,写个影评。

先不说故事本身,在本片中科恩兄弟自始至终都在表达一个观念:命运是未知的,当它到来之时我们只能束手就擒。从一开始老警长独白中提到的坐电椅的男孩,到本片的主线案件(案件本身也是警长的回忆),还有警长的老丈人讲述的印第安劫匪杀害 Uncle Mac 的故事,每件事的讲述者的口吻和语调都让人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当这些往事摆在老警长跟前的时候,你甚至能想象出他一副 I don't know what to make of that 的无可奈何的表情。这一切用警长丈人讲的话总结起来就是:You can't stop what's coming。

Chigurh 告诉 Carla Jean,当人们要被自己杀掉的时候都会说同一句话:You don't have to do this。没人会知道杀人犯在想些什么,更不用说 Chigurh 这种级别的变态杀人狂。同样的,当 Carla Jean 走进卧室,看到正在静静等待她的 Chigurh,就知道这个人肯定无法用常识去理解。于是她也只能像个普通人一样请求他不要下杀手:you don't have to do this。Chigurh 摇了摇头,俗了。Chigurh 让案件的牵连者一直处在一种胆战心惊的氛围之中。即使是经历过了越战的 Carson — 同时也是一...


显示全文

七年前看了这部电影。最近又重温了一遍,有了很多不同的感受,写个影评。

先不说故事本身,在本片中科恩兄弟自始至终都在表达一个观念:命运是未知的,当它到来之时我们只能束手就擒。从一开始老警长独白中提到的坐电椅的男孩,到本片的主线案件(案件本身也是警长的回忆),还有警长的老丈人讲述的印第安劫匪杀害 Uncle Mac 的故事,每件事的讲述者的口吻和语调都让人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当这些往事摆在老警长跟前的时候,你甚至能想象出他一副 I don't know what to make of that 的无可奈何的表情。这一切用警长丈人讲的话总结起来就是:You can't stop what's coming。

Chigurh 告诉 Carla Jean,当人们要被自己杀掉的时候都会说同一句话:You don't have to do this。没人会知道杀人犯在想些什么,更不用说 Chigurh 这种级别的变态杀人狂。同样的,当 Carla Jean 走进卧室,看到正在静静等待她的 Chigurh,就知道这个人肯定无法用常识去理解。于是她也只能像个普通人一样请求他不要下杀手:you don't have to do this。Chigurh 摇了摇头,俗了。Chigurh 让案件的牵连者一直处在一种胆战心惊的氛围之中。即使是经历过了越战的 Carson — 同时也是一个杀手,在 Chigurh 前来拜访他的时候他也只能全程冒冷汗等死。没人知道怎么对付他。我们的主人公 Llewelyn 试过,失败了,而且还不是 Chigurh 亲自杀的他。

Carson 在被自己的雇主问起 Chigurh 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的时候,Carson 意把 Chigurh 跟黑死病放在一起比较。我在这里则是联想到了克苏鲁。引用一下克苏鲁的呼唤中的一句话:

The oldest and strongest emotion of mankind is fear; And the oldest and strongest kind of fear is fear of the unknown. -- H.P. Lovecraft
人类最为原始而强烈的情感是恐惧;其中最原始、强烈的恐惧是对未知的恐惧。 -- 爱手艺

克苏鲁神话所要创造的恐惧感就是人类最为原始的恐惧:在人类的认知范围之外有一种特别古老而强大的力量存在,过于深入地去探求会给人类带来无可挽回的灾难。为什么会联想到克苏鲁?回到电影,在 Llewelyn 被杀之后,老警长跟墨西哥当地的警长聊了聊。老警长准备离开的时候墨西哥警长还在说,Who'd do such a thing? How do you defend against it? 我看到这一幕突然就产生了一种错觉,他们在对付的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罪犯,而似乎变成了某种你无法理解也无法描述的事物。这一瞬间 Chigurh 在设定上跟克苏鲁里面的那类未知的力量重叠了。在常识之外,无从躲闪。

墨西哥警长对老警长提了一下 Chigurh 的作风之一就是回到犯罪现场,随后讲的就是上面提到的,Who'd do such a thing? 老警长听完这番话后若有所思,接着他驱车回到了案发现场。在这个场景里,警长是准备去以身触碰那种「未知」的,他从未像在这一瞬间一样如此接近「未知」。从破损的门把手插槽里,两人都死死盯着对方的行动。警长咽了咽口水,打开了门,Chigurh 已经从窗逃走。

想接近未知的人有很多,有人发了疯,有人失去踪影。老警长在经历了名为 Chigurh 的未知后,他选择了退休。他对老丈人说,我输了。他输给了未知。未知这种存在,窥一眼已经足够,不能太过深入。就像克苏鲁一般,你大可把它当作一个神话,或是茶余饭后用来打消无聊的某种阴谋论。它背后有所谓的真相吗?或许有。不过想要理解它,需要付出的代价太过庞大,或者根本就是不可能。所以即使当它真的到来之时,就把它当作随处可见的小小命运,全盘接受下来吧。

No country for old men. River chasing scene 1

话外音1:奥斯卡入门作,也是科恩兄弟入门作。当时看完之后特别震撼,查了一下发现是奥斯卡得奖作品。太对味了,这七年间反反复复看了无数次。后来把学院奖历年的得奖作品开始慢慢都补起来,每年的颁奖也都关注。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老无所依的更多影评

推荐老无所依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