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马修学监是否有所获——杂谈

豌豆159

对于克雷芒马修来讲,自己对孩子们春风化雨般的投入,其实是渴望有所回应的。他离开时,想象着会有孩子们和他拥别,可是事实是他一个人拿着行李箱离开,正如他初来“池塘之底”的情景一样,同样的铁闸门,看似是什么都不带来,也什么都不带走的离开了。他说“这些孩子的谨慎更像是冷漠”。直到看到满地的纸飞机,也似乎是孩子们给克雷芒马修的一种无声回应 。

马修不但担任着一个伯乐的功能,为每个学生找到自己不可替代的位置。同时,也在尽一个父亲的职责,其中包括为保护佩皮诺警告蒙丹,对佩皮诺的收养。以及影片中对彭尼法斯说要注意站姿,站好了才能唱好。为莫瀚奇训练形体,逆光画面里,马修就像是一个标杆,使含胸驼背的胆怯学生,在梦想中昂首挺胸。在马修的教育进程中,所有观众都认为,最大的收益者应该是皮耶尔.莫瀚奇。然而,在影片一开始,莫瀚奇指着马修的照片,已然忘记了当年这个秃顶学监姓甚名谁。这个细节也令人回味,恰似我们自己,往往会忘了当初的挖井人。当时的送别纸飞机和现如今叫不出来姓名,马修到底是有所获还是无所获,令人寻味。马修似乎到最后还是在挂念这个有着天籁之音的孩子,坚持把日记给莫瀚奇看,似乎就像...

显示全文

对于克雷芒马修来讲,自己对孩子们春风化雨般的投入,其实是渴望有所回应的。他离开时,想象着会有孩子们和他拥别,可是事实是他一个人拿着行李箱离开,正如他初来“池塘之底”的情景一样,同样的铁闸门,看似是什么都不带来,也什么都不带走的离开了。他说“这些孩子的谨慎更像是冷漠”。直到看到满地的纸飞机,也似乎是孩子们给克雷芒马修的一种无声回应 。

马修不但担任着一个伯乐的功能,为每个学生找到自己不可替代的位置。同时,也在尽一个父亲的职责,其中包括为保护佩皮诺警告蒙丹,对佩皮诺的收养。以及影片中对彭尼法斯说要注意站姿,站好了才能唱好。为莫瀚奇训练形体,逆光画面里,马修就像是一个标杆,使含胸驼背的胆怯学生,在梦想中昂首挺胸。在马修的教育进程中,所有观众都认为,最大的收益者应该是皮耶尔.莫瀚奇。然而,在影片一开始,莫瀚奇指着马修的照片,已然忘记了当年这个秃顶学监姓甚名谁。这个细节也令人回味,恰似我们自己,往往会忘了当初的挖井人。当时的送别纸飞机和现如今叫不出来姓名,马修到底是有所获还是无所获,令人寻味。马修似乎到最后还是在挂念这个有着天籁之音的孩子,坚持把日记给莫瀚奇看,似乎就像是父母之爱,不管我们需不需要,他一直都在。

哈珊校长,曾经是一名号手,号手本应该是一个团队的发声者。然而哈珊校长,一直将自己置身于一个很高的位置,崇尚错误的“行动——反应”教育理念。包括克雷芒马修初见校长的仰拍画面,还有通往校长办公室的层层叠叠的楼梯,以及申令克雷芒马修称呼他为校长大人。校长曾经的号手身份意味着高高在上发布施令的宣扬者,马修的乐队指挥者身份,似乎更像是一个因材施教的伯乐,会区分每个人的音域,发现每个学生的特点。

对于另一位影片中一笔带过的老师——哈让。令人回味的是。他临走前,因为没收慕东香烟,胳膊被慕东刺伤。马修问哈让老师“那慕东还在这里么?”哈让则闪烁其辞,岔开话题说自己知道使马桑大叔眼睛受伤的是乐格克,之所以没有揭发是因为怕错过公车。后来从马桑大叔口中知道,慕东已经自杀了。。慕东带给哈让老师身体上的创伤,远远不及这种让人窒息的教育氛围带给孩子们的无形伤害。而这些所谓的教育者们,为了赶上自己的公车,尝尝选择逃避、推卸。

孩子们的本质其实都是单纯的,需要一个理解自己的引路人。郭邦藏起来的口琴和十万法郎,只为了买热气球。有“斯坦加杰倾向”的蒙丹,其实也不过是个缺乏父母关爱的孩子。还有自杀的慕东,也是马桑大叔口中的一个小可怜。包括每周六等待父母的佩皮诺,单纯执着的让人心疼。。马修在校长面前,对他们的庇护,其实也是对人性教育的一种维护,也是对自己立场的一种笃定。马修已经不自觉的将自己和这些孩子归为了一类人——在一个不属于自己的空间里做着自己的事情。

关于莫瀚奇和佩皮诺这群孩子的故事,是从马修老师的日记中解读的。而马修老师的未来,则是从莫瀚奇开车时的回忆中讲述的。其实每个人作为一个旁观者,从容的参与别人的故事,也默默的改变着别人的生活轨迹。影片最后,佩皮诺最终还是等来了他的星期六,哈珊校长也被抓了起来,莫瀚奇也实现了自己的音乐梦想,一切都是圆满结局。导演也这样设置了一个乌托邦世界,保护着每个人的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放牛班的春天的更多影评

推荐放牛班的春天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