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大地震》:地震走了,心灵的余震何时能消?

鼎宝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看到上图中万家灯火的景象,不清楚情况的人最先想到的一定是祈福的孔明灯或者元宵节的花灯,甚至会忍不住赞叹一句:真的好美!可是,如果被告知图中的地点是唐山,火光亮起的时间是每年的7月27日,还会有人觉得这样的“灯火”美丽吗?

以上两张图片均来自电影《唐山大地震》,图中所反映的正是地震后未亡人悼念逝去亲人的场景。
“存者且偷生,逝者长已矣”。地震过后,对于遇难者而言,痛苦的体验与宝贵的生命都永远地停留在了呼吸停止的那一瞬间,而幸存者却未必真的能从灾难中“幸免”,虽然身体的创伤终会愈合,但他们心灵的雾霾却难以随时间的流逝而消散。
显示全文

看到上图中万家灯火的景象,不清楚情况的人最先想到的一定是祈福的孔明灯或者元宵节的花灯,甚至会忍不住赞叹一句:真的好美!可是,如果被告知图中的地点是唐山,火光亮起的时间是每年的7月27日,还会有人觉得这样的“灯火”美丽吗?

以上两张图片均来自电影《唐山大地震》,图中所反映的正是地震后未亡人悼念逝去亲人的场景。
“存者且偷生,逝者长已矣”。地震过后,对于遇难者而言,痛苦的体验与宝贵的生命都永远地停留在了呼吸停止的那一瞬间,而幸存者却未必真的能从灾难中“幸免”,虽然身体的创伤终会愈合,但他们心灵的雾霾却难以随时间的流逝而消散。

电影《唐山大地震》并没有着重表现灾难中的生离死别与救灾的场景,而是以一个家庭为切入点,通过这个家庭在地震之后的命运来反映灾难给幸存者造成的心理创伤以及他们心灵世界的重建。

一秒的抉择 半生来偿还
一块盖板下压着两个孩子,撬姐姐这头压弟弟,撬弟弟那头压姐姐,两个孩子只能救一个,作为母亲该如何选择?

碍于条件,坚持两个都救只会使两个孩子一起丧命。
救姐姐?可是从小就体弱多病的弟弟方达正在哭着叫妈妈啊!

救弟弟?可是,已经虚弱到说不出话的姐姐方登,依然在用满是鲜血的小手敲击石块来传达自己想要活下去的欲望……

怎么办?时间不够了,救援的人就要走了,作为顶梁柱的丈夫也没了,到底要怎么办!

也许是一直以来都更偏爱弟弟,也许是照顾更为弱小的孩子的习惯,徐帆饰演的母亲李元妮选择了救弟弟……从此,这个女人开始用自己的后半生来偿还这一秒钟内做出的抉择。
李元妮固执地认为自己的命是丈夫给的,儿子的命是用女儿的命换的,为了赎罪,深谙何为失去的她无条件的宠爱儿子方达。

为了方达的形象,她不惜借钱买假肢。方达学习不好,不愿意高考,甚至好几天不上学,她也说不出一句重话。李元妮唯一一次动手打人,是在方达受不了母亲的唠叨,说出“当年还不如救我姐”这样的话之后,可见当时的抉择一直是李元妮心中难以愈合的伤疤。

为了表达对丈夫与女儿的歉疚,李元妮三十年如一日的过着苦行僧般的生活。
她心甘情愿给丈夫守寡,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百般讨好的追求者。

每年给丈夫、女儿烧纸时,她都会一遍遍向他们嘱咐新家的地址,这一说就说了20年。20年后,当方达提出要给她换大房子时,她以“说不动”为理由拒绝了。其实,她哪里是“说不动”了呢?她是怕自己活不够下一个20年,也说不够下一个20年,丈夫和女儿的亡魂记错了路,找不到新家。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在姐姐与弟弟中,母亲把生的机会留给了弟弟方达。从表面上看,方达似乎是“抉择”的受益者,但是“受益者”的滋味真的好受吗?这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他逃学,不是因为贪玩,而是知道自己考不上大学,想早早谋一条出路,不让母亲操心。

他带女朋友回家,提前就给女友下了“通牒”:如果母亲不同意,一定要分手。为了让母亲开心,他不顾妻子的哀求,狠心将刚刚出生的儿子留给母亲。

方达看起来很像现在大男子主义者与妈宝男的综合体,但是他又与这二者不尽相同。
他事事以母亲为先,几乎没有自己的人生,这不是因为母亲的娇惯,而是因为他潜意识里认为他的命不是自己的,是姐姐和母亲给的,他要替父亲与姐姐把母亲照顾好。
他的身上承受着三倍的重压,也许那句“还不如救我姐”不是顺口而出的气话,而是压抑中最真实的心声。

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七岁,被母亲决定成为“牺牲”掉的那一个。
从鬼门关里回来,旁边是死去的父亲,母亲与弟弟早已不见踪影,曾经温暖的家变成了面目全非的修罗地狱。
从此,方登成了一个回头不见来路,远望没有归宿的“失忆人”。即使被善良的解放军夫妇收养了,她的内心深处依然是无家可归。

被生母选择“去死”的经历让她无论如何都跟养母亲不起来。

对爱的渴望导致她未婚先孕,对被“牺牲”的耿耿于怀让她即使被退学也要把孩子生下来。

她带着孩子,一躲就是好几年,不仅不让男朋友找到自己,连养父也避而不见。她之所以躲起来,也许并不是因为不想见到养父与男友,而是因为害怕再次被人抛弃。与其被“选择”,不如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在被抛弃之前先抛弃别人。

18岁,方登做噩梦会喊“妈妈”。

39岁,方登看到汶川地震的惨烈场景时,还是会撕心裂肺地喊“妈妈”。

可怜的方登,即使那么多年过去了,她的内心深处依然是当年那个被压在水泥板下绝望的小女孩,无依无靠,了无牵挂,整个生命轻得就像是在秋风中飘飞的枯叶。

影片的最后,给出了中国人喜欢的大团圆结局:失散的亲人终于重聚,女儿谅解了母亲当年的迫不得已。
但是,这只是电影,用短短两小时零十五分钟的时间来表现一个家庭由地震所导致的三十二年的苦难,在时间被成万倍浓缩的同时,个体所承受的痛苦也被蒙太奇的手法省略掉了。

此次九寨沟地震,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在不幸遇难的20位灾民身上,却鲜有人思考,这20位罹难者的家人要如何平复伤痛,走出心中的余震?
电影中给出的答案是亲情。但是,除去亲人之间的相互关爱,我们应该能够为灾区的同胞们做更多的事情,灾后的心灵抚慰跟灾难中的救援同样重要。

震后的唐山人在千疮百孔的废墟上孕育出了新的生命,让唐山再次焕发生机。祈祷九寨同胞也能够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顶住地震带来的痛苦,真正走出心灵的迷雾。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唐山大地震的更多影评

推荐唐山大地震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