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二 三十二 9.5分

战争中流尽鲜血,和平时寸步难行

Δ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片子从头到尾静极了,耐得住性子,越是沉痛的历史,讲述起来越是平淡而隐忍。

开篇就是山水甲天下的桂林风光,朦胧寂静,山水无言,空朦山色中慢慢淡出一位佝偻老人,她就是第一个公开自己慰安妇身份的韦绍兰,1944年被日军掳走,送到位于马岭的慰安所。

重提陈年旧伤,老人开始是平静的,当年也是一个普通的日子,她在山上砍柴,被日军掳走了,背上还背着她尚在襁褓的女儿。

她被扔在一个屋子里,和其他被掳来的女子关在一起,随时要承受着心理上的恐惧身体上的折磨。导演没有用旁白,也几乎没有用配乐,这点克制让人把所有注意力放在老人那带着乡音,平实又鲜活得滴血的语言上。

老人的讲述像一根线,也像一根针,一层层深入,穿过她经年麻木的外壳,最终扎进深埋心底从未愈合的伤口。

谈到在慰安所的日夜,老人像突然被刺痛,这么多年过去了,可她惊恐闪躲的眼神,却让人恍惚亲眼见到了那骇人的人间地狱。而诗,也果然是来源于生活诞生于经历,这位语言平实的老太太说,眼泪都是往心里流的。

显示全文

片子从头到尾静极了,耐得住性子,越是沉痛的历史,讲述起来越是平淡而隐忍。

开篇就是山水甲天下的桂林风光,朦胧寂静,山水无言,空朦山色中慢慢淡出一位佝偻老人,她就是第一个公开自己慰安妇身份的韦绍兰,1944年被日军掳走,送到位于马岭的慰安所。

重提陈年旧伤,老人开始是平静的,当年也是一个普通的日子,她在山上砍柴,被日军掳走了,背上还背着她尚在襁褓的女儿。

她被扔在一个屋子里,和其他被掳来的女子关在一起,随时要承受着心理上的恐惧身体上的折磨。导演没有用旁白,也几乎没有用配乐,这点克制让人把所有注意力放在老人那带着乡音,平实又鲜活得滴血的语言上。

老人的讲述像一根线,也像一根针,一层层深入,穿过她经年麻木的外壳,最终扎进深埋心底从未愈合的伤口。

谈到在慰安所的日夜,老人像突然被刺痛,这么多年过去了,可她惊恐闪躲的眼神,却让人恍惚亲眼见到了那骇人的人间地狱。而诗,也果然是来源于生活诞生于经历,这位语言平实的老太太说,眼泪都是往心里流的。

三个月后,她背着襁褓里的女儿逃出魔鬼之地。三个月的极度惊恐所积累下来的情绪,与逃回村子后身边人的排斥,这才刚开始发生致命的化学反应。

被“慰安妇”这个身份折磨了一辈子的她,在逃回家后发现怀孕生下的这个儿子又要被“日本人”这个名头继续折磨。

罗善学是在日本投降那一年出生的。慢慢长大他了解了自己的身世,从那时候他就知道这辈子,他不敢奢求什么,有碗稀饭就得了。他坐在老母亲的土屋门口扒饭,说日本人这三个字,背了一辈子,坏了一辈子。

穷困一生,因身上的标签被排挤一生,老无所养,罗善学的怨,如此合情合理,他是历史的受害者,他当然有权利认为自己该得到补偿,相比之下,他的老母亲,当年更直接的受害者的态度,才更加让人震撼,她原本更有权力来控诉历史对她的亏欠,但她只说了一句,上海,南京,日本,如果有心来照顾我们,那我就欢乐一点。

罗善学说,如果得了病,就吃农药,一了百了。

而见证了操蛋历史,承受着生活之重的韦绍兰老人,说的仍是,

“这世界真好,哪里会想去死。”

“这世界红红火火的,吃野东西都要留出命去看。”

比谁都更有权力控诉命运的她,不断重复的是,世界真好。

一切在她那句“世界真好”面前,都瞬时变得渺小鄙陋。

我甚至都不愿意称之为是对生命和世界的热爱,因为热爱远远不足以表述她身上散发的光芒,那是一种历经地狱洗礼后的高贵,是被历史的车轱辘碾轧过后的大气,她轻轻一句话,原谅了历史,包容了时光。

影片的结尾,是一个温柔的暴击,她回忆起十三四岁时,一群少年少女围着一位老者学唱歌谣,她眼睛里闪烁的童真而欢乐的光芒,直击人心底。

三十二这个数字,仍在加速倒数。导演郭柯在采访中说,等不及了,所幸一口气记录尽量多的人,不让这些回忆消失无痕。

《二十二》如果找到排片,去看看她们吧,看看她们的泪与痛,笑与勇。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十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十二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