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 9.5分

假亦真时,真亦假

消失。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浅析影片《霸王别姬》中程蝶衣的人物形象 由张国荣饰演的《霸王别姬》中程蝶衣,是一个对戏曲痴迷极深的人,虞姬一角被他演绎的栩栩如生,仿佛他就是虞姬,虞姬就是他。让别人无法分辨,就连他也不能明白他究竟是蝶衣还是虞姬,真假难辨。 因戏而生,为戏而活。程蝶衣被母亲送进戏班,他无法决定他的去从,只能留在戏班努力学习,将来有一天成角。他遇到了让他最为珍惜的人――师哥段小楼,谁也知道这两个人日后竟能将《霸王别姬》演的如此完美,程蝶衣就是个为戏而生的人,因戏而活的人。 成功之前必然会有无数的磨难要经历。唱戏讲究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程蝶衣不是一个全能的人,他要面临的是所有唱戏的人必然要经历的,唱功、身段,各种手势动作必须要精准,优美。开始时,段小楼会帮程蝶衣,但他们的师傅并不是那么好糊弄,段小楼会挨打,而这一切都被蝶衣记在心中,从未忘记。他所做的一切,用他师父的话说就是自个成全自个。 张府堂会,是福是祸。程蝶衣在张府出演一曲《霸王别姬》,让众人大吃一惊,给他带来赞赏的同时,“危险”也在一步步靠近。他遭到了张公公的蹂躏,从张府出来,他没有眼泪,也没有笑...

显示全文

――浅析影片《霸王别姬》中程蝶衣的人物形象 由张国荣饰演的《霸王别姬》中程蝶衣,是一个对戏曲痴迷极深的人,虞姬一角被他演绎的栩栩如生,仿佛他就是虞姬,虞姬就是他。让别人无法分辨,就连他也不能明白他究竟是蝶衣还是虞姬,真假难辨。 因戏而生,为戏而活。程蝶衣被母亲送进戏班,他无法决定他的去从,只能留在戏班努力学习,将来有一天成角。他遇到了让他最为珍惜的人――师哥段小楼,谁也知道这两个人日后竟能将《霸王别姬》演的如此完美,程蝶衣就是个为戏而生的人,因戏而活的人。 成功之前必然会有无数的磨难要经历。唱戏讲究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程蝶衣不是一个全能的人,他要面临的是所有唱戏的人必然要经历的,唱功、身段,各种手势动作必须要精准,优美。开始时,段小楼会帮程蝶衣,但他们的师傅并不是那么好糊弄,段小楼会挨打,而这一切都被蝶衣记在心中,从未忘记。他所做的一切,用他师父的话说就是自个成全自个。 张府堂会,是福是祸。程蝶衣在张府出演一曲《霸王别姬》,让众人大吃一惊,给他带来赞赏的同时,“危险”也在一步步靠近。他遭到了张公公的蹂躏,从张府出来,他没有眼泪,也没有笑容,只是把心底的那份坚忍发挥到极致。他捡走了一个弃婴,善良又充斥着他的心,母性的一面也被激发。从此,他与师哥段小楼名满整个北京城,同时张府堂会也在他心中留下了极大的阴影。 从一而终。段小楼与程蝶衣都已到了成家的年纪,菊仙出现了,嫁给了段小楼。蝶衣觉得他与段小楼已不能再像从前那样亲密,便对菊仙百般排斥,他没有多大的愿望,只想与师兄唱一辈子的戏,互相陪伴终生,但段小楼分得清戏里戏外,他是假霸王,而程蝶衣是真虞姬,他已深深入戏,只知虞姬与霸王应该在一起,而不是分开。戏终究是戏,可蝶衣却不明白这个道理。他只知唱戏要从一而终,一句“师哥,别走”是那样的凄凉。 终不舍师兄受苦。段小楼与程蝶衣分开了,不再同台唱戏。一个人的戏台是那样孤冷。段小楼被日本人抓走了,程蝶衣一曲《牡丹亭》,才换回段小楼的自由。他是重情义的,不忘师兄对他的帮助,才出手相助。 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孤独又孤傲。蝶衣为国民党演出时,台下一片喧哗。他是一个名气很大戏曲演员,骨子里自然有一股傲气,他怎能忍受如此大的侮辱。转身离开才是真正的他。一个如此爱戏的人,当然不能忍受对戏曲的不尊重,一个人落寞的背影、一个人伤心的独坐又那样让观众失落。 假虞姬,真霸王。为了不让师哥为难,蝶衣饰演的虞姬不再陪霸王登台唱戏。真虞姬别了他的霸王,亲自为他的霸王戴上戏帽。假虞姬走上了戏台,与真霸王同台。蝶衣独自坐在化妆台前,是那样无助。他烧掉了他所有的戏服,只剩下了虞姬的戏服。只愿能与段小楼再次同台,共同演绎《霸王别姬》。 失去希望。文革对中国文化的摧残是极其严重的,包括戏曲。段小楼与程蝶衣都遭到了批斗,为了活下去,段小楼不得不揭发程蝶衣,程蝶衣只是一脸冷漠地听着,好像与他无关一样。而对戏曲文化的破坏却伤透了他的心,发出了“京戏能不亡吗”的心声。他也开始揭发别人,之前所有的不满在这一刻全部释放。最终用一把段小楼喜爱的剑,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我本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程蝶衣用一生去演绎女娇娥,就连他自己也分不清究竟是男儿郎还是女娇娥。假做真时,真亦假。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以假乱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霸王别姬的更多影评

推荐霸王别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