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 乡愁 8.9分

塔可夫斯基的乡愁

genesis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俄国导演安德烈塔可夫斯基一生只拍摄了七部正式作品,却以其影片极度风格化的诗意叙事,唯美长镜头,以及对宗教,哲学命题的深入探讨而被誉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导演之一。塔可夫斯基将电影视为表达内心世界的一种方式,追求自我生命与艺术的纯粹连接,反对商业电影的逐利行为。他继承了父亲的诗人特质,用一颗敏感深沉的心审视人类的生存状态,思考爱,信仰与死亡。如同诗歌里存在留白一样,塔可夫基斯独特的诗意叙事方法着重于电影情绪与氛围的营造,借助叙事提出问题,但并不希望给予观众某种伸手可得的固定答案。这种留有余地的叙事方法可能会带给观影者些许困惑,但也促使观众主动进行思考,结合影片情节与自身经验来创造个人化的观影感悟。《乡愁》是塔可夫斯基第一部拍摄于外国的作品。由于对政府无神论思想的不满以及反对当局对其电影创作进行干涉,他决定离开家乡,离开祖国,前往意大利继续自己的自由艺术生涯。《乡愁》为塔可夫斯基赢得了名望与奖项,也再一次向世人展现了那独一无二,慑人心魄的诗意之美。诚如片中主人公所言,诗和其他艺术形式一样是不可翻译的。真正美丽的爱情故事里没有亲吻,只有难以忘怀不可言说的情愫。因此,本文只是笔者对《乡愁》这部...
显示全文
俄国导演安德烈塔可夫斯基一生只拍摄了七部正式作品,却以其影片极度风格化的诗意叙事,唯美长镜头,以及对宗教,哲学命题的深入探讨而被誉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导演之一。塔可夫斯基将电影视为表达内心世界的一种方式,追求自我生命与艺术的纯粹连接,反对商业电影的逐利行为。他继承了父亲的诗人特质,用一颗敏感深沉的心审视人类的生存状态,思考爱,信仰与死亡。如同诗歌里存在留白一样,塔可夫基斯独特的诗意叙事方法着重于电影情绪与氛围的营造,借助叙事提出问题,但并不希望给予观众某种伸手可得的固定答案。这种留有余地的叙事方法可能会带给观影者些许困惑,但也促使观众主动进行思考,结合影片情节与自身经验来创造个人化的观影感悟。《乡愁》是塔可夫斯基第一部拍摄于外国的作品。由于对政府无神论思想的不满以及反对当局对其电影创作进行干涉,他决定离开家乡,离开祖国,前往意大利继续自己的自由艺术生涯。《乡愁》为塔可夫斯基赢得了名望与奖项,也再一次向世人展现了那独一无二,慑人心魄的诗意之美。诚如片中主人公所言,诗和其他艺术形式一样是不可翻译的。真正美丽的爱情故事里没有亲吻,只有难以忘怀不可言说的情愫。因此,本文只是笔者对《乡愁》这部影片的个人理解与思考,若不得塔氏真谛还请多包涵。

   俄罗斯诗人安德烈为了给一位已故音乐家写作传记来到意大利,寻访此音乐家曾经在意大利的旅居之处。陪伴诗人旅行的是一位名叫尤金妮雅的美丽女翻译,负责帮助安德烈与当地人交流。尤金妮雅对诗人暗生情愫,但诗人却厌倦了女翻译空有美貌。诗人和女翻译下榻于一家小镇酒店,并在旁边的露天浴池遇见了多米尼克。多米尼克被一些人看作精神不正常的疯子,因为他曾将自己的妻儿锁在家中长达七年之久。相比起尤金妮雅的漠然,诗人安德烈希望进一步了解多米尼克的内心世界。由于意见的分歧,女翻译选择独自回到酒店而安德烈进入多米尼克的家中与其展开了一场长谈。多米尼克告诉诗人他之前将妻儿锁在家中是希望保护他们,现在他想要拯救全人类,方法便是手握点燃的蜡烛从那酒店旁圣卡特琳娜浴池的一头走到另一头。多米尼克希望诗人帮助他完成这个仪式,因为每当他自己走进浴池时就会被人阻拦。人们害怕精神不正常的他溺死在浴池中。诗人在短暂的迟疑之后答应了多米尼克的请求,带着蜡烛回到酒店。尤金妮雅在诗人的房间等待他,希望缓解刚才由于意见不合而产生的对立情绪。可诗人并不在意尤金妮雅的示好,而是向她展示从多米尼克处获得的蜡烛。女翻译因为没有得到预期的情感回馈而大怒,谴责诗人被脑中复杂的思想所禁锢,是一个乏味,不懂得男女情爱之乐的人。尤金妮雅决定放弃对诗人的执迷,选择回到罗马和一个家境优渥的男人开始一段新的关系。诗人在准备离开意大利回到家乡的时候接到了女翻译从罗马打来的电话,被告知多米尼克正在广场上演讲。尤金妮雅说多米尼克向她打听诗人的近况,希望确认诗人已经完成了所承诺的蜡烛仪式。结束通话后安德烈决定推迟回家的时间,前往露天浴池履行诺言。多米尼克在结束演讲之后自焚。诗人在蜡烛火苗被风吹熄多次后终于完成仪式,与此同时却心脏病发。

   本片可被拆分为彩色画面叙事部分与黑白画面叙事部分。彩色画面部分讲述的是发生在物理世界中的剧情,而黑白叙事部分则为回忆,梦境,与人物意识的展现。好比弹奏钢琴需要两只手的默契配合,《乡愁》中现实世界与情感世界的交织,碰撞造就了凄婉,绝美的乐章。如果说影片的彩色画面叙事部分好似女娲用黄土捏出的人形躯壳,那黑白部分所传达的人物内在情感就是女娲吹进人形躯壳里的那口气。有了这口气,女娲造的人才变得灵动起来。有了黑白画面叙事的情感展现,人物的选择和行为才变得合理可信。

   首次黑白画面的出现是在播放片头字幕时。伴随着字幕的滚动是对诗人一家全家福式的描绘。画面中有孩童时期的诗人,姐姐,母亲,祖母以及狗狗。他们以意识流或梦境的形式在影片中多次出现。这段影像也和片尾写着“怀念母亲”的字幕相呼应,点明《乡愁》的一大主旨是表达与讨论对于家乡,亲情的思念。第二段黑白影像出现在女翻译和神父的对话之后:天使的羽毛从空中飘落然后被诗人捡起。诗人缓缓往家的方向望去,看见天使正走向家门,可能是去迎接逝世母亲的灵魂。之后的一段以梦的形式出现在诗人沉睡于酒店房间以后。在梦里母亲与哭泣的女翻译相拥在一起,女翻译像母亲一样慈爱的对诗人轻轻细语,梦境结束于怀孕的母亲躺在床上的长镜头。此段黑白影像展现了诗人对母亲的思念以及他潜意识里将对母亲的情感移情于女翻译。对于男性来说,母亲与妻子的关系是十分微妙的,因为她们都承担了向男性提供心理慰藉的责任。当母亲离世后,为男性提供情感依靠的任务就交到了妻子手中。第三段主要的黑白影像出现在女翻译看完俄国音乐家关于思乡的书信之后,这一段与影片开端的全家福有些许类似,用缓慢移动的长镜头对诗人的家庭成员进行特写,再次突出他对家人的思念之情。下一段白黑影像衔接在诗人独自饮酒之后,他思索着多米尼克禁闭妻儿的原因,照镜子时发现镜中人不是自己而是多米尼克的形象,随后是一段诗人与母亲的对话,向母亲控诉上帝的沉默。此处仿佛表达了诗人与多米尼克在思想上达成了某种契合,也为接下来诗人决定帮助多米尼克完成蜡烛仪式做铺垫。最后一处黑白影像出现在影片的结尾,诗人侧身卧在家门口的草地上,家的四周被具有宗教风格的巨大石柱所包围。镜头离诗人越来越远,空中飘起鹅毛大雪,形成一幅超现实主义的画面。这样的结局或许可以理解为诗人因心脏病死亡以后最终魂归故里。

   《乡愁》除了表达对亲人逝去,家乡逝去的感伤与怀念,还对死亡,信仰等问题进行了形而上层面的思考。若如基督教所言,人在死后可以永生,可以与至亲重逢,那诗人便得以从对母亲的缅怀之情中解脱,塔可夫斯基也得以从对母亲的缅怀之情中解脱。因此,导演将不同的世界观赋予多米尼克,诗人与女翻译,借人物之间的交流与冲突对人类的精神世界展开探索。

   影片最大的亮点,或是让观众最难以理解的地方,在于对多米尼克这个人物的塑造,以及他和诗人的关系。当地人认为多米尼克是疯子,因为他曾经将自己的妻儿锁在家中长达七年之久。但多米尼克有着自己的信仰,对当下的人类社会持极端的批判态度。他认为世界末日很快就会到来,所以不仅试图保护自己的妻儿,还想要拯救全人类。虽然影片没有对多米尼克的信仰来源给出明确的答案,但通过他告诉旁人不要忘记上帝对圣卡特琳娜所说的话可以看出多米尼克应该是一个基督徒。多米尼克背诵出的那句话 - You are she who is not, and I AM HE WHO IS - 意为上帝告诉圣卡特琳娜要谦逊,要了解自己的卑微。信奉这句话的多米尼克对当下这个人类自我意识膨胀,信仰缺失的社会感到绝望,所以在影片高潮部分才会选择在广场上发表演讲呼吁人们重新审视自我,并在演讲结束后以自焚的行为来警醒世人。面对多米尼克这样的极端信仰者,或许大部分观众都难以产生情感共鸣,可影片的主人公诗人却冒着生命危险帮助他完成了蜡烛仪式。

   为了更好的展现诗人的性格与思想,以及为他在故事中的选择提供合理解释,塔可夫基斯创造了女翻译的角色与多米尼克进行对照,以便从另一个方面表现诗人的内心世界。相比于愿意为信仰付出生命的多米尼克,女翻译是一个不相信宗教,不折不扣的俗世中人。她和多米尼克好比一条数轴的两端,而诗人便游走于两人之间。从影片一开始,诗人便表现出对女翻译的厌倦,自言自语说受够了她那张美丽的脸庞。女翻译知道诗人已经结婚,却还是对他释出爱意。在一次又一次没有得到预期的情感回馈后,女翻译崩溃大怒,对诗人进行谴责,并点出了男主人公的性格特征。诗人忧郁,深沉,被自己复杂的内心世界所困扰。诗人无法对男欢女爱这样的尘事产生兴趣是因为他沉浸在母亲逝去的痛楚以及对童年家乡的怀念中。他渴望得到精神上的慰藉,却又质疑上帝的存在,也因上帝的沉默流下眼泪。所以在诗人与女翻译因为对于多米尼克的看法不同而产生分歧时,诗人选择了多米尼克,而不是女翻译。他需要的不是嬉笑怒骂情话绵绵的爱人,而是一个能够给予他信仰的力量,解除他心底愁郁的心灵导师。面对诗人的选择或许大部分观影者会感到难以接受,因为这并不符合现代社会的思维逻辑。在当今这个一切概念和思想都可以被解构,被质疑的时代,宗教已经逐渐失去了它的力量。人们开始更多的关注个体生活的发展,而不再探究形而上的问题。塔可夫斯基用这样反常规的故事设定展现出他作为思想者,作为艺术家的反思性。当他发现信仰缺失的人类社会慢慢变得破碎,丑恶,甚至有可能走向万劫不复的深渊时,他借多米尼克之口做出了呼吁人类进行自省的呐喊。

   多米尼克自焚前的演讲是《乡愁》的高潮,也是整部电影传递观点最直接的段落。多米尼克认为人类通往心灵的道路已被阴影蒙蔽。人类需要从俗尘琐事中脱离出来,去倾听那看似没有实际意义的声音,共同为一个崇高的理想奋斗。 他质疑所谓的有理智的人,并控诉没有信仰的自由意志将会导致世界的毁灭,白骨与灰烬会是每一个人的归宿。多米尼克希望人类社会重新团结起来,以最简单自然的方式生活。在他自焚之前,多米尼克献上了对母亲的赞咏 - oh mother, the air is that light thing that moves around your head and becomes clearer when you laugh.在多米尼克心里,母爱的纯粹与美好便代表着人类最原始,最高尚的情感。在这里,诗人对母亲的思念和对母爱逝去的感伤,升华到了形而上的高度,与人类应有的精神本质产生了连接。塔可夫斯基也在此对他的母亲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多米尼克这个他人眼中的疯子,愚人,以最虔诚最博爱的心向全人类进行呐喊。他的演讲字字珠玑,直击人类社会共同面临的心理危机。无论是在影片拍摄的冷战期间,还是当下的2017年,多米尼克对于所谓理智人的质问依旧振聋发聩。在宗教的权威被颠覆之后,人类存在的目的性开始丧失,内心的空洞逐渐扩大。科学的进步使人类的物质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但并不能为人类的存在意义提供终极答案。随着信仰的丧失,人的自我开始膨胀,逐渐忘记了要爱他人,眼里只有自身的利益。比较,嫉妒,歧视,仇恨,抢窃,枪杀,核威胁,军备竞赛,世界大战。种种因自私与贪婪而起的人性恶疾正如多米尼克所说的一样让人类互相杀戮,残害,甚至在夺取他人生命之后没有一丝愧疚,面对需要帮助的人也不再有恻隐之心。影片中提到的音乐家便是国家意识形态斗争的受害者。他不顾俄国恶劣高压的政治环境,冒着再次成为奴役的风险回到家乡,但最终无法抵抗内心的抑郁,自杀身亡。掩盖在这种种丑恶行径之下的本质或许是人类社会的无力与荒诞感,不知道我们从哪来,要干什么,之后要到哪去。这种心中无法填补的空虚转而化作施加于他人身上的愤恨。理智的人因为理智而拒绝宗教,却发现仍然要面对一个毫不理智的世界。身处冷战时代的塔可夫斯基想必对人类社会的失序深感忧虑,才创造出多米尼克这个人物,借其之口表达自己的思考。面对这样的困境,多米尼克坚定的认为人类需要重拾信仰,重新建立与上帝的关系。他甚至选择像耶稣一般牺牲自我,以求人类可以得到救赎。

   塔可夫斯基通过《乡愁》向观众展现了三类人,他们分别代表着三种不同的世界观。第一类是以女翻译尤金妮雅为代表的无宗教信仰者,也对形而上的问题不感兴趣。她专注于尘世的生活,希望营造出一个让别人看起来十分美好的人生。尤金妮雅无法理解他人对于形而上以及宗教理念的追求,因此她视多米尼克为疯子,视诗人为无趣,不自由,复杂的人。然而尤金妮雅自己也是一个内心存在空洞,并不自在的人。她告诉诗人自己和一位家境优渥的男士开始了一段十分融洽的新关系,其实这只是维护脸面的谎言。尤金妮雅深知她和这位男子貌合神离,两人的关系前途未卜。第二类是以多米尼克为代表的虔诚信仰者。对于他来说,听从上帝的话语,依照宗教教义行事,完成赎罪之旅,前往光明的生后新世界便是此生的意义。正因为他活得如此虔诚,如此纯粹,才与这个宗教权威已经被解构的世界格格不入。在多米尼克看来,由于太多的人类已经和上帝的意志决裂,背弃了神的话语,所以人类文明正在走向深渊,上帝的末日审判也即将到来。正因如此,多米尼克才将自己的妻儿锁在家中。他认为这是对妻儿的保护,能够让他们远离危险丑恶的世界。但是对于没有虔诚信仰的人来说,多米尼克无疑是疯狂的。因为所谓的理智人是不会以这种近乎残酷的方式来限制自己妻儿的人生自由。影片刻画的第三类人,便是以诗人为代表的踌躇者。他渴望信仰,但又无法笃信。诗人是敏感,沉郁的。他深知现世生活的短暂,死亡的必然,并且对那些由于执着于世间浮华而产生的虚伪,妒忌,贪婪,暴戾感到无奈与厌恶。他希望得到心灵上的慰藉,希望与逝去的母亲重逢,希望活在一种自然,恬静,纯粹的精神世界里,希望自己的存在有着超越肉体,超越死亡的形而上意义。为了对抗现世生活的荒诞与乏味,诗人也试图寻找上帝,可是他求而不得,上帝的沉默让诗人留下眼泪。最终诗人决定完成蜡烛仪式代表他尊重多米尼克的信仰,愿意拥抱超自然意义存在的可能性。这可能也是塔可夫斯基世界观的体现。在他的最后一部影片《牺牲》中,塔可夫斯基通过人物之口告诉自己的儿子,如果坚持不懈地浇水,枯树也会开花。就算当下人类的精神世界是如此的枯萎干涸,也不能放弃对心灵,对存在意义的探索,要充满自信,充满希望的活下去。

   女翻译,多米尼克,诗人。观影者或多或少会发现自己的思想与他们的观念有契合之处,并将自己代入影片进行思考。虽然塔可夫斯基的电影如诗一般充满各种解读的可能性,但从他的作品中不难看出对宗教,对神秘主义,对超自然力量的偏好。然而,当今世界是多元且开放的。面对宗教或超自然这种既不能被证明也无法被证伪的思想,每个人都有自由选择相信与否的权利。塔可夫斯基的作品只是表达他个人对人类生命的思考,提出问题,并试图帮助观众更好的感悟这个世界。他,和芸芸众生一样,没有能力为全人类提供一个唯一且正确的生存意义,终极答案。诗人在独自饮酒时给小女孩讲过一个并不好笑的笑话,说一个人看见另一个人正在沉入泥泞的水塘里,便冒着生命危险将这个人救起。被救起的人不但没有感谢施救者,反而说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住在这里。诚如这个故事所讲,有时人和人思想的差异是不可调合的。多米尼克,诗人,女翻译。也许他们永远也无法完全懂得彼此,只能依照自己认为正确的世界观,以自己认为正确的方式生活,但这也并没有什么不好。人的存在意义再差也差不过演出一场因随机概率而产生,且自娱自乐的荒诞戏。加缪在《西西弗神话》里写道,只要我们面对现实,永不屈服,那就算人生的目的只是无止尽的推石上山又有何不可。当我们看透生活的荒诞却依然爱它,昂着头微笑着死去的那一刻,又何尝不是一种神性的展现。也有可能在无垠的宇宙中,更高级的生命体正在静静地观察我们。等合适的时机到来,它们将莅临地球,将人类存在的奥义告知天下。

   塔可夫斯基的《乡愁》,是对母亲的怀念,对祖国的忧叹,对世人的警醒,对信仰的追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乡愁的更多影评

推荐乡愁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