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号 将军号 9.0分

为将军号打call——黄金时代下巴斯特•基顿的长片

神蠢局小局长

首发于“文慧园路三号”公众号

说到基顿,看过他电影的影迷们不难发现,从他真正开始成立自己的电影厂后,其短片作品们能做成一个大合集,但长片却并不是太多——尤其因为他的黄金创作期较为短暂,主要集中在1920-1928年这一期间,因此他的高质量长片也不是太多。而«将军号»,这一作品更特殊在它称得上是基顿电影生涯的分水岭,这部在上个世纪20年代称得上是大手笔、大场面的影片,在当时却遭遇了滑铁卢。直至今日,在上一次放映散场时,在电影院外仍能听见观点截然相反的评价:有像我这样被基顿萌到直打滚的,也有说“完全get不到笑点,这个就是当时的烂片”的。但无论评价怎样,这部将军号,无论是从其直观可见的规模,还是基顿自身电影的内容,都可以算得上是基顿在黄金时代的集大成作。

让我们从1920年前后开始,按时间线来看看基顿的长篇作品们。

彼时基顿主演的长片主要还是由当时的喜剧明星 “大胖”(Fatty)罗斯科 · 阿巴克尔导演,基顿是片子里的主演,在拍摄中也贡献出自己的创意。但这位对基顿有知遇之恩的明星出品的喜剧电影更偏重于情节描述,电影中一些笑料虽有后来基顿自己...

显示全文

首发于“文慧园路三号”公众号

说到基顿,看过他电影的影迷们不难发现,从他真正开始成立自己的电影厂后,其短片作品们能做成一个大合集,但长片却并不是太多——尤其因为他的黄金创作期较为短暂,主要集中在1920-1928年这一期间,因此他的高质量长片也不是太多。而«将军号»,这一作品更特殊在它称得上是基顿电影生涯的分水岭,这部在上个世纪20年代称得上是大手笔、大场面的影片,在当时却遭遇了滑铁卢。直至今日,在上一次放映散场时,在电影院外仍能听见观点截然相反的评价:有像我这样被基顿萌到直打滚的,也有说“完全get不到笑点,这个就是当时的烂片”的。但无论评价怎样,这部将军号,无论是从其直观可见的规模,还是基顿自身电影的内容,都可以算得上是基顿在黄金时代的集大成作。

让我们从1920年前后开始,按时间线来看看基顿的长篇作品们。

彼时基顿主演的长片主要还是由当时的喜剧明星 “大胖”(Fatty)罗斯科 · 阿巴克尔导演,基顿是片子里的主演,在拍摄中也贡献出自己的创意。但这位对基顿有知遇之恩的明星出品的喜剧电影更偏重于情节描述,电影中一些笑料虽有后来基顿自己电影的标志性特色,但比起后来基顿将这些特点发挥到极致,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让我们看看25岁的基顿有多嫩

之后,基顿作为导演拍摄了一系列短片,且在1923年推出了长片«三个时代»,与其说是长片,这部电影的结构更像是由三个短片拼接而成,三个不同的故事通过简单的交叉剪辑,共享一个“爱”的主题。基顿的电影里,爱和浪漫一定是一个浓墨重彩的部分,因此结婚戏也是他电影里经常出现的元素,他的影片也通常有相似的套路:穷小子遇到财大气粗虎背熊腰的情敌或对手或是遭爱人误会;通过自己的智慧或偶然发现事情的转机;用自己的办法化解之前的困境;最终皆大欢喜。但相似的情节走向,由于基顿在每部电影里都有属于不同电影的小机关和小惊喜,从而赋予了每部电影不同的魅力。在三个时代上映的同年,基顿还上映了«待客之道»。这部基顿拉着全家老小齐上阵的片子,不再像是短片拼接大杂烩,而是从头至尾讲述了一个完整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基顿延续了自己电影里躲避追逐的特色,在躲避对方追杀上下足了功夫。除了灵活而疯狂的跑动,基顿也献上了很多让人称奇的伪装。这种梗一直在后来的电影中也一直被借鉴。在待客之道里,我们已经能看见基顿后续在将军号里的铁轨追逐——无论是铁道换岔道还是被火车司机坑得满脸乌黑,已经能看出基顿利用火车和铁道实现“笑果”的能力。

«待客之道» 基顿:我搞笑起来连自己媳妇都不放过(图中女主为基顿的妻子Natalie Talmadge)
«待客之道» 扳完岔道以后,火车司机被远远地甩在了后方

紧接着的1924年,基顿又推出了自己新的长片«航海家»。正如影片的名字一样,基顿又开始了在一艘船上的奇妙历险。由于典型的基顿式“阴差阳错”,整个大船上只有基顿和他的爱人,而两人在船上的相遇过程,更是把这种阴差阳错感发挥到了极致。两个人在大海上漂泊,共同经历航行和误闯野人岛的冒险。在女孩儿被野人抓走之后,基顿用自己特别设计的航海服救出了爱人,而爱人又蠢萌地与他并肩作战。这样的设定在后来的«将军号»中也有所体现。此外,在这部作品上映的同年,基顿的另一部小长片(45分钟)«福尔摩斯二世»上映,这部电影眼花缭乱的剪辑和戏中戏的创意,现实与故事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直接确定了基顿技术咖的地位。 于是,较之前的长片,技术咖基顿开始了道具上和技术上的大胆设计:水下拍摄修船的镜头,修到一半还有一只过来捣乱的龙虾,然后被基顿巧妙地用作工具;他还擅长一本正经地搞笑,在水下作业时煞有介事地立一个“危险!工作人员作业中!”的牌子;这些在不经意中就是笑点;对战野人的场面热闹而不混乱,一场打斗颇有一场小战役的风范,能看出基顿在对场面的控制上已经有了很强的功力。在整个故事进程中,你会被那个时代下他的创意和实践性所惊艳,也佩服他完全知道怎么让观众对故事情节感到紧张,更会发现后来百年电影间常见的笑料梗,原来早在上个世纪20年代,就被这个人给玩过了。这个年份的两部作品,在我看来,映射出来的是最意气风发的基顿。

«福尔摩斯二世» 梦

之后的基顿,无论是故事讲述还是拍摄方式都更加纯熟。在原有的技术咖、小机关、灵巧剪辑的基础上,基顿更是彻底成为了场面人——对大场面和群体性的调度,简直令人拍案叫绝。1925年,基顿有两部长片产出:«七次机会»和«西行»。这两部电影中,一部满街新娘追着主角跑,另一部主角追着满街牛跑的场面更加充分展示了基顿对摄影、剪辑和调度的绝佳感觉。尤其是«西行»在结构和场面调度上已经与«将军号»非常相似,只是«西行»前半段交代起因,后半段才有火车的介入。而后半段火车戏、无论是半路上遇见劫匪的障碍还是装卸货的安排,我们都多少能看见«将军号»的影子。因此我一直把它称作“低配版”«将军号»。这样的调度不是灵光一现,其实在基顿1922年的短片«警察»里,这样的群体追逐场面已经初见雏形。在笑料和对观众情绪的把控方面,基顿好像更加掌握了如何运用阴差阳错的感觉:角色本身对身处环境浑然不觉,观众却在为他捏一把汗的同时看他化险为夷,观众的过山车心态和他本身的平静形成了一种矛盾但又刺激的对比,让人捧腹,也令人赞叹。

«西行»中的基顿更加熟练地运用火车搞事情

«七次机会» 满大街的新娘都追着嫁(并不)揍基顿

在经历了几年间多部长片的制作和表演之后,«将军号»终于在1926年横空出世了。这部由基顿的连襟,当时的制片人,Joseph Schenck投资了40万美元的大制作,融合了基顿在之前的长片电影中的众多元素,同时借助雄厚财力的支撑,又加入了许多更加刺激的元素。«将军号»基于真实的故事,整个影片的结构对仗十分工整,整部电影几乎完美地一分为二,前半段是误打误撞的爱人被劫,文弱火车司机英雄救美;后半段则是带着爱人一起逃离敌人,并想办法给己方军队通风报信。故事的走向还是跟原来的长片大致一样,但整个影片的节奏压得非常好,前半部分的段落在很多地方都是后半部分的伏笔,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天道好轮回”,没有浪费任何道具。尤其后半段的最后是整个影片的高潮,在当时这样的大场面也吓到了不少人。在影片里,战争背景下经常成群结队出现的军队和人群与这个文弱火车司机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萌,最让我惊艳的一个镜头是,南方军北方军因为自己不同的作战方略匆匆经过,千军万马好像对这个火车司机没有任何影响,他在火车上劈柴,一心想着赶上前方的火车就会心爱的姑娘,这是基顿一如既往、无可救药的浪漫。这些反差造成那些的“浑然不觉”的效果更加强烈也更具笑果,如此一位文弱的男主,委实不是一名强大的战士,但他机智而勇敢,傻人有傻福似的在战场上也能捡着大漏子。主角表现出来的如General一般的智慧与可爱,又何尝不是基顿的智慧与可爱。更加值得一提的是,基顿在这部里不仅对自己角色的“笑果”下足了功夫,也并不吝惜给其它相关角色赋予喜感:北方军在花了半天讨论如何解决一个障碍,结果换个角度一秒内就被自己人解决了。在这个片子看完之后,你还会怀疑主角这个立场是不是有哪儿不对——通常大家思维里伟光正的北方军,在这部片子里蠢萌(萌可以适当划掉)程度完全不亚于主角基顿。

基顿常常说这是他最喜欢的一部影片,却并没有取得他意料中的成果。其实对于观众而言,很多看法与评价见仁见智,这也合情合理。这样的一部心血之作,其实并不是只是投资高这么简单。它几乎融合了基顿在长片拍摄中累积的所有经验,高投资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可以把这些经验展现的更好的工具。后来许多电影人、电影网站渐渐将这颗沧海遗珠列在了自己最喜欢、或是影史最佳的榜单之中。对于基顿而言,也算是一种迟到的肯定。此后的基顿,在与米高梅签了合约以后,受到影视公司体制和有声电影特点制约的他,似乎渐渐失去了最初的那股灵性和心气,«将军号»就像是一个分水岭。我们乐见其巅峰,却又实在地不得不惋惜于巅峰之后的下坡。但是我知道,正如«将军号»开头那样,在基顿的一生中,there are two loves in his life,其中一个,必定是His movie,这让他带来了许多自己以及时代的闪光,我们作为观众,已经足够幸运。

«将军号»片头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将军号的更多影评

推荐将军号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