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微致郁的小众电影 & 几处对白

Eida

很喜欢这部电影里破碎的对白。当然配乐也喜欢。配合上那种意识流般碎片化的自拍叙事。比如影片并没有交代过主角和他的父母亲的关系,但是从叙事中反复提到“妈妈,吻,巧克力”,以及被撕掉的明信片能隐隐约约感觉到主角的童年创伤,他可能是被母亲抛弃,非常缺乏母爱。他会非常依恋同住的哥哥的怀孕的女友Caro的原因。 男主是很缺乏爱的,又有点孤独,在到处都有种"寄居“感。”哥哥跟他不亲近,也不一起玩,搬走后回来取东西的时候甚至没有说话。他经常“住在”别处,晚上在Mani的沙发上过夜,一个人坐火车旅行,和朋友party通宵不归,我们看到他想尽办法找新的玩的花样来,填充这种生活的虚无感,一个“拍手”“打靶”能玩一天。他希望用爱克服虚无,却不知道怎么爱和如何留住爱。他似乎不是真的爱女孩Mani,但Mani在Party上倾心于新的男友时候他却很落寞。拍摄和记录,对于这个男孩来说,是一种之于虚无的挽留。也是对于本体层面的das Leiden 和das Nichts的克服。 “身边的人和事来来去去,我接近全力要挽留这一切。” 这部片子正是写实风格的,对白破碎慵懒,甚至看上去很没有意义,不知所云。却又往往突然触动: “给我一个吻。” “你知道吗,我们的妈妈经常...

显示全文

很喜欢这部电影里破碎的对白。当然配乐也喜欢。配合上那种意识流般碎片化的自拍叙事。比如影片并没有交代过主角和他的父母亲的关系,但是从叙事中反复提到“妈妈,吻,巧克力”,以及被撕掉的明信片能隐隐约约感觉到主角的童年创伤,他可能是被母亲抛弃,非常缺乏母爱。他会非常依恋同住的哥哥的怀孕的女友Caro的原因。 男主是很缺乏爱的,又有点孤独,在到处都有种"寄居“感。”哥哥跟他不亲近,也不一起玩,搬走后回来取东西的时候甚至没有说话。他经常“住在”别处,晚上在Mani的沙发上过夜,一个人坐火车旅行,和朋友party通宵不归,我们看到他想尽办法找新的玩的花样来,填充这种生活的虚无感,一个“拍手”“打靶”能玩一天。他希望用爱克服虚无,却不知道怎么爱和如何留住爱。他似乎不是真的爱女孩Mani,但Mani在Party上倾心于新的男友时候他却很落寞。拍摄和记录,对于这个男孩来说,是一种之于虚无的挽留。也是对于本体层面的das Leiden 和das Nichts的克服。 “身边的人和事来来去去,我接近全力要挽留这一切。” 这部片子正是写实风格的,对白破碎慵懒,甚至看上去很没有意义,不知所云。却又往往突然触动: “给我一个吻。” “你知道吗,我们的妈妈经常吻我们。我们躺在床上,期待着她来亲吻我们并和我们说晚安。她会画上几分钟的时间,一个接一个地吻,到最后我们的脸上都是妈妈的口水。” “我不可能是纳粹。” “我觉得自己有可能。” “甚至是纳粹吗?” “当然,你知道纳粹是怎么成为纳粹的吗?我也不知道。所以我不排除这个可能性。但我并不想成为。” “奇怪的是,在变化过程中,你自己并没有感觉。后来才发现,你发生了变化,半年之后才意识到,你很难分辨,什么时候自己变了,或者是为什么。”

“告诉我,你上一次坠入爱河是什么时候?” “一段时间之前,你呢?” “我总是沐浴在爱河中。”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自拍十九岁的更多影评

推荐自拍十九岁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