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 火花 9.3分

梦想绽放过,然后忘记

Mr-sher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啊,是为了表演足以推翻世界常识的漫才而走上这条路的。但最后,我唯一推翻的只有‘努力必定会有回报’这句美好的话语罢了。”
                       


        德永在与搭档山下的最后的漫才表演中如是说道。身为搞笑艺人的搭档俩,此刻正分站在舞台中心,合用的话筒是舞台上唯一的器具,顶上的聚光灯像来自天国的圣光,散布在众人的发丝上,好像他们泪光闪闪是正在向上天忏悔一般。

        这部叫做《火花》的剧起先常常让我苦恼,因为前不久看了北野武的《花火》,所以在提及这个词时,我脑中会像在整理桌上打结的同款耳机一样,只有一条一条抽出来排列在桌上,才能得到清楚。但是这只限于名字。因为其中携带的曲目千差万别,我只消几个节奏便可区分开来。

        有这样的时候,觉得《火花》故事十分简洁明了,就像一本不畅销的传记,当刚翻到目录就已经能勾勒大致了。但更...
显示全文
“我啊,是为了表演足以推翻世界常识的漫才而走上这条路的。但最后,我唯一推翻的只有‘努力必定会有回报’这句美好的话语罢了。”
                       


        德永在与搭档山下的最后的漫才表演中如是说道。身为搞笑艺人的搭档俩,此刻正分站在舞台中心,合用的话筒是舞台上唯一的器具,顶上的聚光灯像来自天国的圣光,散布在众人的发丝上,好像他们泪光闪闪是正在向上天忏悔一般。

        这部叫做《火花》的剧起先常常让我苦恼,因为前不久看了北野武的《花火》,所以在提及这个词时,我脑中会像在整理桌上打结的同款耳机一样,只有一条一条抽出来排列在桌上,才能得到清楚。但是这只限于名字。因为其中携带的曲目千差万别,我只消几个节奏便可区分开来。

        有这样的时候,觉得《火花》故事十分简洁明了,就像一本不畅销的传记,当刚翻到目录就已经能勾勒大致了。但更多时候,它很复杂,复杂到难以从中一蹴归纳出观众所期待的普世真理。“像是小学生的日记”应该是能准确涵盖出其中关系的比喻吧。正如小学生日记的流水行云,徳永在新宿街头行走的场景,在工作结束回家的场景,充满生活感而又理所当然。但就是这股简单劲,让人觉得真实,而真实生活中就是平淡但却不容你归纳的。

        徳永是个漫才师,漫才是类似相声的一种舞台搞笑表演。小时候,全家人看了电视上的经典漫才表演后,笑得人仰马翻。他暗自决定也要成为漫才师,也要给家人带来快乐。在镇子上遇到了同有此梦想的山下,两人不谋而合。纵使大雨倾盆,两个矮小的身体站在公园的木台上,像模像样地来回练习着。梦想可能就是从这个时期萌发的吧。这时梦想还是可爱的,动人的。

        于是两人没有打算去大学,参加了热海的一场比赛。那是一场以烟火和搞笑表演为亮点的盛典。表演前,两人嘴上重复着关于鹦鹉的复杂的台词。夕阳没有做出一点变化来回应他们,好像对这些梗也如无其事。他们前一组的前辈表演简单又好笑,观众喊着再来一个,所以德永只得多次起身又回到板凳。终于轮到Spark组合了,为了和烟火抢时间,他们更快得说着本来就复杂的表演,台下观众时不时起身走去更好的海边位置预备观看烟火。清晰的掌声后,走到台边德永不甘地怔了一下,还是下去了,接着上台的是阿呆组合,神谷在德永侧面说“我来报一箭之仇”。

        “我能力很强,一眼就能看出别人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地狱,地狱,下地狱”,神谷指着全场叫道。台下观众越来少,天空中火花越来越多。德永呆在台下,他的眼角处倒映着火花。从此神谷成了德永的师傅。前提是德永答应为神谷写传记。“像伟人传记那种?”酒后的德永稳了稳脚步。“没错,趁着还活着把今天的见闻记录下来”。“为什么想被写成传记呢?”,“因为我不想让人忘记我,想让人记住我”。

        被人忘记,大概是令表演者最为悲伤的事情。但此时的神谷鬼才横溢,而德永正当年少,而且并未被众人记住过,也无从谈忘记。正如屏幕前的我,当时也是无法快速体会到其中的残酷和深刻。以为酒后就该如此开玩笑呢。

        但德永还是连夜买来了昂贵的笔来,开始动笔。这一写便是十年。十年时间,有人会一直前行直达成功,有人会碌碌无为,混吃等死。但这都不是最普遍的一种。最普遍的是,几乎快要踏入梦想,却还止步门口了的这群人。

        十年时间梦想会走样,会升华也会陈腐,Spark在之后被经纪公司签下,纵使公司不大,两人依然忍住了,从为超市扮奶牛人偶,到个人专场表演,再到梦寐以求的电视表演。好像逐渐在走向正轨。在新人赛的表演中,神谷的第一次表演精彩纷呈,竞争对手都不免赞叹认为冠军非他莫属。但就当德永为师傅高兴时,神谷任性地在第二场用前场的音频表演,对于几乎一模一样的表演,观众没有先前快乐,而评委更是不买账,认为这是嘲讽。而德永明白这是他追求的“真正的”漫才表演。不经意地产生意外事故才是真正有趣的。俗套的段子取悦观众是陈腐的。最终阿呆二人组以最后一名而告终了。

         德永用和神谷的师徒关系没有公告于世,人多时甚至会以神谷先生称呼。而这两人的活动大多是夜晚的新宿街头,或是白天的公园或吉祥寺。总之,两人一起吃饭,喝啤酒,在街上聊天,谈天说地,更像一种精神知己的形态。这种关系真的是令人羡慕啊。能够诉说对于各项事情的观点看法,能够互通心思,能够一起吃炸虾喝啤酒。在德永眼里,神谷是那么难以企及,神谷的豁达直爽,能为正确的事执着,不会模仿别人。

        德永上电视节目后终于火了,制作人请到高级的酒店喝酒。德永受不了这种纷俗,但山下似乎乐在其中或是说有些积极。一场表演中,德永拗不过山下,采用了自己认为太俗套太迎合观众的段子,反响颇佳。但神谷却笑不出来,说“和平时的德永相比还是要无趣些”。这好像和我们完全一样,当身处关键地带时,妥协似乎必不可少。为了之前努的成本不白费,放下一些东西显得识时务又智慧。于是许多人渐渐成了奇怪的人,变得不可爱,不会快乐,不会满足。落入一张网中,越陷越深,毫无爬出的可能。

        剧集中的人显然不都是这样的人,太鼓小哥会在某个公园继续敲着鼓;楼上吉他小哥,依然在大街上热情演唱;真树小姐带着小孩在公园散步后或许会去会煮一锅子火锅吧;对门老爷爷开了个简单的电器维修店,梦想着通过电视向人们递交快乐。咖啡店老板依然继续着他的店。至于神谷最后也从新鼓起勇气,说不定之后会和德永有一场精彩绝伦的表演。梦想与现实选择哪一个,这是个真实又残酷的问题,剧中人物也会踌躇,也会妥协,孤独的坚持梦想是实现梦想的必经之路,但绝对不是唯一之路。

        就算拼尽全力,但不得达成期望也是再正常不过了。最后Spark二人分别成了手机销售员和房产经纪人。不得不放弃漫才路,可能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能击穿德永的心了。公园中平凡凳子,常常在里面练习的树荫,一边厕所和水龙头,十年终究还是结束了。观众在这一段心中也会失落,但我知道这种带着同情失落难及德永千分之一。

        所以这就是一个令人失落的励志故事。为励志而励志毫无新意,这里用近乎变态的真实来反应一切。显得残忍却最又真实。果然梦想与现实是一个永恒的问题。“努力不一定会有回报”,但正如spark所代表的含义火花,绽放时动人无比,纵使最终并没有人记住也无所追悔了。
 


        是认准今朝有酒今朝醉,不管内心黯淡枯竭,继续装笑等死。还是选择在晨光中奔跑,在憧憬和纯真中跳跃,在地狱也像天堂,纵使早已亲手推翻了“努力必要回报”这条让人幸福的论语。无论排挤,无论恐惧,直面黑暗,心中始终记得那束火花在绽放。

        想来,后者应该是他们的选择吧。

        谢阅 :)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火花的更多剧评

推荐火花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