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之谷 风之谷 8.8分

《风之谷》

浅夏安然

《风之谷》是宫崎骏的漫画作品,吉卜力工作室推出的一部动画电影。该动画作品改编自宫崎骏连载于《Animage》的同名漫画。该漫画自1982年开始,在《Animage》断续连载了12年之久,至1994年结束,共7册。动画版的内容仅只有漫画版的第一本多一点,而漫画版的内容也更曲折丰富,有着对战争的血腥刻画和人性的深入探索,与电影版是完全不同的作品。 这是动漫界绝对的至尊神作,超越EVA,阿基拉和攻壳机动队,仅逊于动漫之神手冢治虫倾尽毕生心血完成的第一神作《火之鸟》。这部宫老花费一纪时间铸造的辉煌史诗,对战争,自然,政治,人性,哲学,宗教均有极为深刻的描述和探讨。把这个至高无上的位置留给它,我相信看过的人都不会有异议。 漫画的背景是一千年前,工业文明发展到顶峰之时,世界在七日之火中被巨神兵毁灭。遭受严重污染的大地被散发有毒气体的腐海所覆盖,以树木为食的巨星昆虫成了腐海的主人。在尚未被腐海吞噬的土地上,有多鲁美奇亚和土鬼两大军事强国,羽翼之下各有附属国若干,为了野心和仅存的生存空间连年相互厮杀。 娜乌西卡毫无疑问是本作的灵魂人物,相比剧场版,她的形象更加立体、丰满,从一个天使般的少女成长为拯救世界世界的弥赛亚。作为多鲁美...

显示全文

《风之谷》是宫崎骏的漫画作品,吉卜力工作室推出的一部动画电影。该动画作品改编自宫崎骏连载于《Animage》的同名漫画。该漫画自1982年开始,在《Animage》断续连载了12年之久,至1994年结束,共7册。动画版的内容仅只有漫画版的第一本多一点,而漫画版的内容也更曲折丰富,有着对战争的血腥刻画和人性的深入探索,与电影版是完全不同的作品。 这是动漫界绝对的至尊神作,超越EVA,阿基拉和攻壳机动队,仅逊于动漫之神手冢治虫倾尽毕生心血完成的第一神作《火之鸟》。这部宫老花费一纪时间铸造的辉煌史诗,对战争,自然,政治,人性,哲学,宗教均有极为深刻的描述和探讨。把这个至高无上的位置留给它,我相信看过的人都不会有异议。 漫画的背景是一千年前,工业文明发展到顶峰之时,世界在七日之火中被巨神兵毁灭。遭受严重污染的大地被散发有毒气体的腐海所覆盖,以树木为食的巨星昆虫成了腐海的主人。在尚未被腐海吞噬的土地上,有多鲁美奇亚和土鬼两大军事强国,羽翼之下各有附属国若干,为了野心和仅存的生存空间连年相互厮杀。 娜乌西卡毫无疑问是本作的灵魂人物,相比剧场版,她的形象更加立体、丰满,从一个天使般的少女成长为拯救世界世界的弥赛亚。作为多鲁美奇亚的番属,娜乌西卡代替病父承担了出征土鬼的任务。在这场惨烈的战争中,她见证了王虫群摧毁多鲁美奇亚的军营,见证了战乱百姓的极度摧残,见证了战斗的残酷和成百上千人的死亡,更见证了两代土鬼皇帝令人发指的残暴统治。然而她一直保持着内心的纯净,在与内心虚无的斗争中变得更坚强,最终阻止了战乱和仇恨的延续。 宫老赋予娜乌西卡的,是远超常人的力量与智慧,在愤怒中一招杀死库夏娜的铁甲精兵,16岁便可极为娴熟的驾驶滑翔翼和各类飞行器,短时间内通过研究发现了犹巴用一生探索的腐海之谜都是最集中的体现。而相比于高超的战斗能力,她更强大的武器是她如女神般博爱的心和对世界万物的最深刻理解,凶猛的狐松鼠被她驯服,懦弱的克洛多瓦不顾危险救她,心怀仇恨的土鬼百姓视她为女神,高傲的库夏娜承认她是真正的王者,甚至残暴的乌王最后都被她感染,替她挡住致命一击。温柔又勇猛的风,慈悲与破坏的混沌,纵观所有影视小说动漫,并无一人能将其超越。 在娜乌西卡面前,几乎所有人都要黯然失色,唯有一人即使在女神的光芒下也能显得璀璨夺目,她就是女王库夏娜。她是那个世界最杰出的军事家,亲自训练的第三军团是那个世界最强悍的部队,并深受麾下士兵爱戴。她机敏过人,对战场上细微的变化都能做出精准分析,在被土鬼大军重重包围时设奇谋背水一战大破敌军。从小母后被害的阴影使她成了折断双翼的飞鸟,然而这一颗坚强而满是创伤的心在遇到娜乌西卡后却逐渐被她感染、融化。在犹巴为她而死,用生命洗刷她杀戮的罪恶后,她下定决心走上王道之路,并最终成为多鲁美奇亚的中兴之主 考虑到风之谷创作的时代背景,漫画中土鬼和多鲁美奇亚两大军事帝国很容易让人想到美苏对峙,而依附于多鲁美奇亚的边境各国和土鬼各诸侯国则喻指北约和华约诸国。上世纪八十年代正是社会主义阵营逐渐溃败的时期,东欧的剧变,柏林墙的倒塌,苏联的解体,南联盟的内战都在宫老心中留下很深的阴影。土鬼帝国的腐败和迷信,神圣皇帝对百姓的残忍和压迫正是宫老对社会主义极其失望的心理体现。皇兄杀死皇弟夺权,事后又大肆屠杀其亲信正是苏联和本朝一种极其典型的政治现象。而对于多鲁美奇亚和其喻指的西方国家,宫老同样给予了猛烈的抨击。多鲁美奇亚对土鬼的侵略和残暴的掠夺正可影射美国对越南朝鲜伊拉克等国的入侵。其宫廷内部的勾心斗角亦可看做对水门事件等龌龊政治丑闻的暗指。克洛多瓦,库夏娜,乌王,三皇子,神圣皇帝以及土鬼僧侣等政治人物,都可在历史上乃至那个年代找到原型。本作对政治的刻划,可谓登峰造极。 森林人的设定能够说是《风之谷》中的一个亮点。人究竟能够怎样活着?我们的欲望到底有多大?怎样才能满足?自古以来,这些问题一向,困扰着各个世代的无数人们。似乎没有人能够回答这些问题。森林人的出场有7次,最早是在犹巴一行被僧会追杀,飞船被击落时,正当驯虫师们要砍下昏死过去的犹巴的手作为证据时,听到了森林人的笛声。驯虫师对这些像鬼魅一般的人又敬又怕,迅速逃走了,犹巴一行人因此得救。其实,第一次看到那里,我还以为犹巴他们会被抓去吃掉(笑)。森林人其实是驯虫师的始祖中血统最尊贵的一族,是是古艾弗达人的后裔。在300年前大海啸发生时,他们跟随蓝衣人进入了森林。从此,舍弃了用火,身穿昆虫肠衣,食用虫卵,并且居住在昆虫体液构成的泡沫帐篷中……他们完全放下了城市的生活,而选取与腐海融为一体。对外界人来说是恐惧的对象的腐海,对于森林人则是温暖又舒适的家。另一方面,森林也赐予了他们回报,不仅仅带给了他们所需的衣食住行,还赋予他们超潜质,能够自由地以念力对话,精神能够脱离肉体四处云游……他们对自己的生活状态还是很满意的,尤其是远离了城市的喧嚣,甚至连礼貌的像征——火——也舍弃后,内心深处得到的那种平静——安宁、详和、充满生之喜悦和感恩,仿佛微风下平静的湖水,偶起微涟……其实,这样的平静与满足,便是幸福了。   有一个关于草履虫混养的实验,对人很有启发:第一次实验者将大草履虫和小草履虫混养在一个瓶子里,超过了允许的密度,结果在种间竞争的结果下,大草履虫死光了。第二次,实验者将大草履虫和另一种袋状草履虫混养。这次同样又发生了种间竞争,但并没有哪一方灭亡。一星期后,原本都是营游泳生活的两种草履虫,大草履虫继续游泳生活于瓶上半部,而袋状草履虫则改为营底栖生活,居于瓶底。两者,尤其是袋状草履虫,改变了自己的习性和生活环境,使得自身能够在环境变化时继续生存下去。   生命本身是有韧性的,这正是生命伟大之处的彰显。每当环境变化,生物原赖以生存的条件减少时,那么剩下的生物所能做的只有两件事:为争夺剩下的资源互相残杀,强者生存;或者转而适应新的环境,改变自己的居住、摄食、生育、甚至呼吸的习惯,从新的环境中获取自己生存所需的一切。前一种,为与自己近亲竞争,久而久之,便变得牙更尖、爪更利、角更大……;后一种,则为了生存于新环境而长出肺、生出脚、展开了翅……此谓之——进化。   实验室里,草履虫如此;泥盆纪后期,上岸的鱼儿如此;“大海啸”发生时,在蓝衣人带领下的森林人亦如此。只但是,这时进化的主体已不是基因,而是除基因外生物社会中另一种重要的进化因子——迷米,即通常所说“文化”的单位。关于这方面的详细讨论,能够看苏珊·布莱克梅尔的《迷米机器》,作者是我在“之一”里提到过的理查德·道金斯的学生。   能够想象,森林人初进腐海时,必须是无比痛苦与不适的,就像鱼儿初次上陆一样。腐海里充满了瘴气,吸入一口就没命,因此要整天戴着面罩;不能用火,吃不到平常吃惯的美味;四周都是巨大而危险的昆虫,一不留意触怒了它们便会受到围攻……在如此众多危险包围中,要生存下来都是很难的,即使有蓝衣人的带领,也必须吃了不少苦头,有很大牺牲。但最后,他们最后适应了森林的环境,熟悉了昆虫的习性而生存了下来,并且感受到了生之喜悦和心的平静,以及前所未有的幸福。 那么,所谓幸福到底是什么呢?实验室里的袋状草履虫幸福吗?上陆的鱼儿幸福吗?多少人毕其一生去追寻幸福,终未能找到;又有多少人为了找寻“真正的幸福”而将自己苦苦追求得来的东西,又摔个粉碎?幸福是什么?老婆?房子?车?是冬天的暖炉,还是怀里的小猫?被爱人抱着,是幸福,吃到妈妈煮的久违的红菜汤,也是幸福。有人说在海边悠闲的晒太阳就是幸福,那富人和乞丐都能够做的事,为什么还要追求其他东西呢?其实,幸福也只是一种感觉罢了,每个人的幸福也是各不相同的,同一个人,在不一样时期的幸福也能够完全不一样。因此,若要对幸福下一个统一的定义是办不到的,就像“美”这个概念一样。当你觉得自己的心和欲望最后得到平静和满足了,那便是幸福。换句话说,当你的心对自己说“我幸福”,那你便幸福了。 在世间生存的每个人,或者说每种生物,都是生活在一个特定的环境中的。那么,生物也都是对这个环境有一个“期望值”的,或称为“要求”。这种“要求”,最早是对温度、盐度、光照等自然条件的应激性,而原因,则是DNA复制及各种酶起作用的最适条件。比如草履虫,就有最原始的避盐性、趋光性,各种生物都有其生存的温度(冻死其实就是酶活性减弱,代谢停止)。到了高等动物,正因细胞间的组织结构极其复杂,又有了思想,结成了社会,因此要求变的复杂了。但无论人的哪种需求,归根结底都能够认为是几种基本生存本能的衍生。这方面的著作,比如弗洛依德的理论,还是很多的。那么,当环境与生物体的“要求”一致时,对于低等生物,就是适应;而对于高等生物,比如人,就是“幸福”了。 但,对于人来说,整个社会也是环境,甚至比自然的环境更重要。而社会和文化的复杂性,则使得人要求的标准更高、更复杂了。因此,有时候反倒不如动物比如猫猫狗狗来得幸福。其实挺悲哀的,正是我们的礼貌,给我们的欲望制造了如此多的缺口,而填平他们,似乎永远也不可能。幸福是什么?对我们来说,能够是汽车、洋房、娇妻、孝子或者一份体面的工作、受人敬仰、占有稀缺的资源,做别人所不能,或者,以上全部。而对于其它生物,比如猫狗,就简单得多了:每一天三顿的美餐,一个照料它的主人,对门的异性。很多时候,我们感慨小孩子的纯真,然后又质疑自己需要的究竟是什么?其实也大可不必。当你放下了心中繁杂的欲念,将追求的目标回到到欲望被所闻所见之诸多事物搅乱之前的状态,便也能够体味这以前失去了的纯真和幸福。   一个人要到达幸福,有两种方法:向自己定下的目标发奋并使之实现,或者降低自己的目标。这后一种虽听了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但却是事实,而且也更实用。正因礼貌带给我们的欲望太多了,当你历尽千辛万苦实现了一个,另一个又出现了,永远没有尽头。而如果你能够认清自己心中最深的几个渴望,并专心去发奋,那你将会发现,其实它们并不是那么难以满足的。须知,小孩子和其它小动物之因此容易快乐幸福,也正是正因他们的欲望很简单。罗素以前说过:“我所需要的,其实只是充足的阳光、新鲜的空气、安静的环境、可口的食物以及一个温柔善解人意的女子。”

16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风之谷的更多影评

推荐风之谷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