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崛起 大国崛起 8.7分

批评是必须的,但不应仅仅针对纪录片本身

菱格纹
关于中国的漫长历史和朝代,不记得哪里看来的一句话,说中国“走的是竹节运”,一个朝代推翻另一个朝代,全盘打翻全盘否定,接着成为又一个轮回。从大的走向看,唐宋元明清,除了“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以外,并没有本质的变化。

因此,当欧洲在酝酿翻天覆地的变革时,中国仍然在农耕文明的千年轮回中醉梦沉酣,等待着“竹节运”的平稳周期。

数百年前,荷兰让整个“国家”成为一家超级赚钱机器,驰骋欧洲的海上马车夫、历史上第一个股票交易所、凌驾战争之上的银行借贷自由、横跨全球的(也是在中国臭名昭著的)东印度公司……固然是一个个天才的创举,但荷兰最惊人的举动尚不在此:

在经济效用的考量下,荷兰可以是西班牙领土的一部分,也可以赶走西班牙,主动寻求英女王的护佑。在以上手段宣告“不够经济”之后,荷兰才开始建设“国家”这一存在,显然,“国家”并非必需,除非它是安全护卫,是信用背书,是更高效的资源组织者;同样是为了更高效的组织管理,商人和市民向贵族买下城市的自治权,让贵族从“经理人”变成了“股东”。如果说解放思想是经济发展的先决条件,在数百年前,荷兰可能已经在国家体制层面上,做出了最大尺度的探索,这...
显示全文
关于中国的漫长历史和朝代,不记得哪里看来的一句话,说中国“走的是竹节运”,一个朝代推翻另一个朝代,全盘打翻全盘否定,接着成为又一个轮回。从大的走向看,唐宋元明清,除了“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以外,并没有本质的变化。

因此,当欧洲在酝酿翻天覆地的变革时,中国仍然在农耕文明的千年轮回中醉梦沉酣,等待着“竹节运”的平稳周期。

数百年前,荷兰让整个“国家”成为一家超级赚钱机器,驰骋欧洲的海上马车夫、历史上第一个股票交易所、凌驾战争之上的银行借贷自由、横跨全球的(也是在中国臭名昭著的)东印度公司……固然是一个个天才的创举,但荷兰最惊人的举动尚不在此:

在经济效用的考量下,荷兰可以是西班牙领土的一部分,也可以赶走西班牙,主动寻求英女王的护佑。在以上手段宣告“不够经济”之后,荷兰才开始建设“国家”这一存在,显然,“国家”并非必需,除非它是安全护卫,是信用背书,是更高效的资源组织者;同样是为了更高效的组织管理,商人和市民向贵族买下城市的自治权,让贵族从“经理人”变成了“股东”。如果说解放思想是经济发展的先决条件,在数百年前,荷兰可能已经在国家体制层面上,做出了最大尺度的探索,这种自由机变与无处无在的“经营智慧”,大概只有犹太人可以较量一二了。

轻装简行的荷兰,倾全民力量与热情塑造了经济的空前繁荣,英国则拾起了“伟大国家”不可或缺的另一部分。这个篇章里,牛顿必然是不可或缺的名字。但我也同时想起了,当年学习牛顿三定律时,感觉何其枯燥乏味,丝毫没有意识到这就是人类撕开混沌、号令物质世界的第一柄利器啊!今时今日的教科书,装满了一切人类智慧的结晶,但以照本宣科的形式来传递知识,是用看似捷径的办法,走了最大的弯路。

1215年,英国《大宪章》面世,英国贵族开始用契约约束国王的权利,法国人掀起启蒙运动,宣扬“自由,平等,博爱”,为今天的普世价值奠定了最底层的基石。所谓“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固然有经济和军事的强盛做支撑,也在于精神资产、文化输出。当英国颁布专利法,为牛顿去世举行国葬,当法国建起先贤祠,为科学和人文的先驱者们报以无上荣光,同一时期的中国,却仍然是一个追求审美、道德、礼制的国度,对一切科技的探索被视为“奇技淫巧”予以贬低。

此后,“洋务运动”师夷长技以制夷,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送”来了共产主义,学习苏联老大哥“计划经济”,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在模仿、学习、复制中,囫囵吞枣地践行着拿来主义。因为落后,所以每一步都有先例可循,现在中国的绝大多数巨无霸公司,几乎都有一个外国的原版。

今天,讲“大国崛起”,实际上人人都知道,真正要说的是“中国崛起”,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式审美回归,传统技艺复兴,大国心态与自信建立,中国人在尝试着接起某些断裂的传统,但真正具有普世意义的输出,可以为下一个时代、下下个时代奠基的精神与文化资产,在目光可见的视野里,仍然是缺席的。

庄子有一个故事,混沌凿七窍而死,这对中国重道而轻术的传统,几乎是一种预言。但是,周而复始的朝代更迭中,并没有为“混沌”智慧找到发展之道,这种极为宏观却缺乏细节的认知框架,几千年来都难以寸进,而西方从实用着手的途径,却在一点一滴中拓出新天地。站在这个历史节点上,东西方文明的冲突和融合,但愿留给我们的,不只是高房价的一片狂欢和一地鸡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国崛起的更多剧评

推荐大国崛起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