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度晒 四十度晒 6.5分

不能飞的鸟、没有水的井、没有出口的胡同

桃子

夹叙夹议,特别介意被剧透的,建议看过片子再读

故事发生在地处欧洲东南角的希腊。

男主 科斯蒂斯 坐船登上安提帕洛斯岛,他是这座岛上的新医生。

镇长亲自来接他,一路介绍着岛上的情况,把科斯蒂斯带到他的住处。

这是一个阴冷的冬天,景物看上去都显得安静又寂寞。温度低、临海,还多雨,灰蓝的空气里仿佛飘着可以刺痛人的雾气,街上也没有人。镇长说,这样的淡季里,岛上一共800来人(嗯,还没有一所中学的人多)。

科斯蒂斯,40多岁,发量稀疏、容貌平庸、体型臃肿,人看起来丧丧的,从到这个岛开始就没笑过,即使在接受镇长的迎接时也面无表情。

他走进镇上安排的住所,黑暗中只见玄关处一颗小小的工艺圣诞树闪着彩灯。

显示全文

夹叙夹议,特别介意被剧透的,建议看过片子再读

故事发生在地处欧洲东南角的希腊。

男主 科斯蒂斯 坐船登上安提帕洛斯岛,他是这座岛上的新医生。

镇长亲自来接他,一路介绍着岛上的情况,把科斯蒂斯带到他的住处。

这是一个阴冷的冬天,景物看上去都显得安静又寂寞。温度低、临海,还多雨,灰蓝的空气里仿佛飘着可以刺痛人的雾气,街上也没有人。镇长说,这样的淡季里,岛上一共800来人(嗯,还没有一所中学的人多)。

科斯蒂斯,40多岁,发量稀疏、容貌平庸、体型臃肿,人看起来丧丧的,从到这个岛开始就没笑过,即使在接受镇长的迎接时也面无表情。

他走进镇上安排的住所,黑暗中只见玄关处一颗小小的工艺圣诞树闪着彩灯。

在诊所接待的病人,基本都是岛上的年长居民。

科斯蒂斯独自在餐厅吃饭,邻桌的老人过来打招呼,跟他说虽然冬天很糟,但夏天很快就会来了呢。这个岛会变得完全不一样,会非常热闹的,有很多骚妹子,说得像是夏季女人博览会。岛上还有个夜店,叫La Luna(意大利语,含义是“月亮”),到时候场面可淫乱了,我会带你去的。

点击图片,用手指放大可看清字幕

平时科斯蒂斯就在小镇的小卖部买冷冻食品回家,在家边看电视边吃。

新年了。

派对上,多热烈的气氛也感染不了闷闷不乐的科斯蒂斯。

镇长在场子里跳舞,大家拍手唱歌,他冷漠地抽着烟,直到有个人来把他叫走。

被叫走是因为有紧急的病人需要处理。赶到时,人却已经走了……

雨一直下,科斯蒂斯呆坐在自己昏暗的房间里,镜头拉远。窗框的节日彩灯像是把他的侧影定格成了一幅画。

片名出。

顺便感谢这个译者。独立翻译小众片,不容易!

背景里有了蝉和嘈杂的对话声,隐约听到英文。

夏天,来了!

骑摩托车意外受伤的女主 安娜 来到诊所,21岁、姣好面容、健美的身形。她是来这个岛上度假的。一群朋友陪着她,在诊所里东摸西摸,四处捣乱,闹哄哄。

安娜有着自视年轻貌美的小妞儿那种特有的轻佻,“你是世上最好的医生!MUA!你救了我的命!”

“你都把我逗笑了”,科斯蒂斯说。影片开始到现在,他第一次露出笑容。

“加入我们,你会有更多笑容的”,安娜说。

科斯蒂斯若有所思……

下一个镜头,他已经到了露营地。

这是一片天体海滩,大部分人都是裸体的(准确地说就是 clothing-optional beach,你可以选择裸、或不裸)。

科斯蒂斯在沙滩上找到安娜,装作随意地在他们旁边不远的地方铺下沙滩巾。

安娜朝他的方向侧头,仿佛看到他了,但是并没有打招呼。

科斯蒂斯脱下上衣和长裤、往脸的T字部位抹了厚厚的防晒霜,还戴了顶遮阳帽(看起来并不该下水的那种),一步一回头地下了海,捏住鼻子浸了一下水,又装作刚游完泳的样子,上岸直接朝安娜走去。设计的动作一气呵成。

安娜摘掉墨镜,叫出他的名字。

科斯蒂斯换上新买的衣服,去了之前听说的“La Luna”夜店。

年轻人小团体像是接纳了他,他也使出了大叔的招数:请客。

晚餐请客、夜店请客。从此,他们正式地混在了一起。

沙滩上,年轻人问科斯蒂斯要不要一起去泳池派对。科斯蒂斯说我不去什么泳池派对。

旁边的男人听到他们的对话,过来打招呼,他是科斯蒂斯的大学同学。

这位偶遇的老同学全裸着身体,热烈拥抱了科斯蒂斯。

两人叙旧。男人说,他现在在美国洛杉矶做整形外科医生,在这个岛的山上有房子,每年夏天过来度假,那边坐着的是妻子、女儿和保姆。

刹那间,事业、家庭上的对比鲜明得像雪上的炭,而两人的精神面貌,也差异甚远。这位男同学闪耀着自信的光芒,全面碾压了科斯蒂斯。

点击图片,用手指放大可看清字幕

男同学说,你该去那个泳池派对,那是我一个好朋友办的,我也会去。

科斯蒂斯到了派对,DJ喊麦渲染着全场气氛,一片淫靡,每个人都不会拒绝嘴边的酒,和陌生的唇。

在人到中年的医生眼里,这一切应该很荒谬吧……人们积极地与陌生人交换着口水……

但安娜不同。

科斯蒂斯吻上安娜,陶醉于“类似爱情”的幻觉中,时间仿佛变得很长。

突然之间,安娜的男性朋友凑上来,想要亲科斯蒂斯。科斯蒂斯将他一把推开,拒绝了同性之吻。

安娜生气地说,“你要么吻所有人,要么一个都别亲!”

科斯蒂斯独自走到泳池边坐着抽烟。

医科院男同学走过来说,唉,我已经不适合这种派对了,你呢?反正我老婆喜欢,你那些朋友也喜欢。

刚撞了铁皮的科斯蒂斯冷笑着反问,“朋友?我刚认识他们没几天。”

男同学接着提到和春娇一样的烦恼:“你的阴毛白了吗?”(如果你看过《春娇救志明》)

“有一些。”

“我也是。”

两人苦笑。

“你知道的,我没有实现制定的目标。”

“挺好的,伙计。”

“想再来一杯吗?”

“我去弄,然后我们继续聊。”

好棒的三句话……老同学拍拍科斯蒂斯的肩膀、起身离开,得体地遵循了派对的逃跑礼仪,剩下科斯蒂斯独自窘迫。

之前提过的大叔讨好年轻人的方式还记得吗?

——请客。

科斯蒂斯去小卖部买了一大堆啤酒,拎去了沙滩,“谁要冷冻啤酒?”

于是,他又重新变得受欢迎了。

科斯蒂斯与安娜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源于一粒风吹来的沙。

安娜的眼睛进了沙子,旁边的朋友起哄,嘿,《洛丽塔》里说了,眼睛里进沙子,要用舌头舔。

科斯蒂斯一本正经地说那是谣传,但在众人的怂恿下,还是舔了。

安娜主动找到科斯蒂斯,让他带自己去只有他知道的秘密海滩。

安娜全裸下水。

看着安娜畅游的泳姿,我想:嗯……该出现鲨鱼了。

当然……没有。

安娜撒欢儿完毕,想必是因为一个人独占了整片海心情愉快,颠颠儿跑上岸来亲科斯蒂斯、口交,两人做了。

结果……

科斯蒂斯早泄了。

“夏天这么长,你有的是时间补偿我” ,安娜留下这么一句,骑着摩托扬长而去,连一个吻的允许都懒得再给。

当天晚上,科斯蒂斯去夜店没找到安娜。第二天因为郁闷,大白天就喝醉了酒,跑到安娜住的露营地去扒人家帐篷,帐篷也是空的。

他叼着烟、喝着啤酒,看陌生的小伙子们打沙滩排球,跑跳的裸体壮男散发着青春的荷尔蒙。

排球飞来,击翻啤酒,烟也湿了,科斯蒂斯什么都没说,把球扔了回去。

曾经带给他幸福感的安娜,及那群年轻人,全都不知所踪,像是从没出现过。

五天后,科斯蒂斯看到年轻人中的一个男孩儿,在他诊所门口悠闲地抽着烟。他责问,你们离开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 年轻人回,我不知道我们离开还要跟医生报告。

科斯蒂斯生气地跑到露营地,安娜若无其事地喊着“我的小医生”,跳到了科斯蒂斯身上。

过去的五天里,年轻人们去了另一个岛玩儿,大叔这篇儿仿佛已经被他们翻过去了。归来后,科斯蒂斯的指责又让安娜和这帮年轻人感到腻歪。他们不再觉得有趣了。

科斯蒂斯用冷冻啤酒的老招,可年轻人远远看到他,就开始集体装睡。丝毫不掩饰“我们不跟你玩儿了”这一点。

科斯蒂斯气急败坏地闯到女性浴室去找安娜,大叔一直要,安娜一直在拒绝。

点击图片,用手指放大可看清字幕

“他们觉得他们很酷,而我不酷。一个月后,你会忘了他们的名字,可我会永远跟你在一起”, 科斯蒂斯将安娜区别于她的朋友,试图用“永远”这个具有安全感的词说服她。

结果只换来嘲笑、更多的厌恶,与“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深夜,科斯蒂斯又跑到安娜住的露营地。

帐篷门帘是开着的,安娜正在和别人做爱。

白天,科斯蒂斯继续在路上堵她,再次深情告白,“我爱上你了,我要我们在一起”,配着快要哭出来的脸,安娜的朋友们在一旁看笑话般哄笑鼓掌。

科斯蒂斯在小岛上的医生工作可以说是相对轻松的,每天下午3点就可以下班。但从这个地小人稀的环境来看,作为镇上唯一的医生,似乎该对工作更主动付出点儿,与居民搞好关系才是。

自从夏天认识了这帮年轻人,科斯蒂斯的工作态度就变得越来越差。

先是以到点儿该下班了为由,连5分钟都不肯延长,拒绝了一直在排队等待就医的老人。

后又因为夜生活过于放肆,导致上班迟到,编个瞎话糊弄了过去。

小卖部老板好心提醒他也无济于事。

近来由于安娜的拒绝,科斯蒂斯更是白天就开始酗酒,结果糊里糊涂中挂掉了打进来的急救电话。

等科斯蒂斯酒醒反应过来,赶到诊所,镇长已经在亲自处理这位受伤的小女孩儿。

女孩儿的妈妈非常愤怒,“如果我女儿有事,我饶不了你!”

镇长也把他骂了一顿。

他被开除了。

那天晚上,本来跟他很友好的朋友也表示了失望,简单地安慰了他、与他告别。

当科斯蒂斯走出餐馆的时候,餐馆的拱门上写着“祝你有愉快的一天”。

哈。

烈日灼心,而科斯蒂斯的心已被烧成灰。

这些灰烬似乎散进了夏日里,遮住了光。

阳光渐渐消失,影片在结尾部分重归了黑暗。

科斯蒂斯回到诊所,展开了他的复仇行动。

而复仇并没有让他爽。

像所有中年危机里用邪门歪道扑腾的人,你以为能救你的,终究会把你抛进更深的虚无。

拿出轨来说,hold得住的,是只想偷腥的,而意乱情迷的都是想通过情人拿解药的。

*此处插入歌曲:TimePinkFloyd-TheDarkSideOfTheMoon[2011-Remaster](2011-Remaster)

*公众号里有最完整文章排版

作为一个不能算是年轻的、又快过生日的人,最近跟年轻人接触时还是禁不住会涌起羡慕的心情。

比如,长期给我做美甲的姑娘说,“姐,抱歉,以后我不能给你做指甲了。我有个客户叫我去她的影视公司帮她管剧组。是大戏,有XXX和XXX。” 或是,看到有人在朋友圈征人去澳洲摘苹果,或去南极做服务生。

我并不是想见明星、做农妇,或伺候人,我只是羡慕他们有更多的机会体验这个世界。

有时,也难免为此神伤几秒。

几秒过后,就会恢复理智。

听我讲少女时代的故事时,小我几岁的伙伴也曾表示羡慕:我那时候已经没有那样的机会去做这样的事了,好遗憾。

是,说到底,该有的青春都有过。而每个人的青春也都带着各自时间和空间的烙印,都特别。

又怎么能如此贪心地想要一直循环着过青春期呢?

今天在网上看到一个小视频新闻:北京10号线地铁里,一个大妈骂两个穿着cosplay衣服的女大学生伤风败俗。看得不舒服,替大妈难过。

我只是觉得,人的年纪长了,对世界的认识也一定要跟着长。所谓“与时俱进”。

如果不持续上进(或说对这个世界保持好奇),就会被时代落在后面,永远地做局外人了。到那时,就真的会像村上春树在《奇鸟行状录》里说的:“在被人遗忘、废弃的时间里沿着时间缓缓的斜面朝着命中注定的毁灭无声无息地滑落下去。”

不酷,赖不得谁。

看着影片里科斯蒂斯那副loser的外表,和丧气的生活态度,确实很难讲同情他的话。任谁看这场追求都是注定失败的痴心妄想。

将近一个月的深度旅行归来,难免对现有的生存环境感到更强烈的不满。

并不是说旅行的目的地国多么完美。那里也有那里的不好。

只是周末再去到原本感觉“大型美好生活”的购物广场看着那些笑着的三口之家,会觉得有些迷茫。你们在高兴什么呢?

也许是我要的太多了。

但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吧?不满的人才永远在创造。

有朝一日,应该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理想生活吧。

愿你也是。

如果你觉得这篇文章对你有帮助,请点个“有用”~

原创by 黄老师

公众号:黄老师电影院(huangfilm)

您的转发和关注,将给我更多动力继续下去。

长按识别关注

注:刚看到新闻说我文章里提到的那个大妈骂coser的视频是一次营销炒作。得得。你们明白意思就好。(2017.8.12)

7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3)

查看更多回应(13)

四十度晒的更多影评

推荐四十度晒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