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情人 双面情人 6.8分

第二只眼睛

刘浪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花容月貌》里的Isabelle剪掉了一头长发,以新的形象及职业身份成为了《双面情人》里的Chloe,这是电影的序幕。随即我们便看到福茂所谓“电影史上从未有过的开场”,即我们的视线从阴道中抽出来,叠化到病床上Chloe的眼睛,它是“她”感知世界的另一只眼。 第一遍观看的时候,我把注意力及电影制造的分裂感自然地集中在了Paul及Louis这对孪生兄弟上,在梳理完情节之后,第二次观看则聚焦于双面的Chloe身上。 因此,我作为参与建构者的直接趣味不外乎区分Chloe的本体和镜像。而在构造两者的模糊感的时候,导演用运了楼梯、镜面、玻璃等错位视觉符号。整个故事都是从Chloe步入旋转楼梯开始的,而楼梯造型的视觉延伸感极似入梦的漩涡。在Paul的会诊段落也直接作了Chloe的分屏处理,两重形象同处银幕之上。 而镜子在电影中几乎是无处不在的,除了两个诊疗室都能看到安置好的镜子,还有Chloe新家的浴室的化妆镜以及二度反射的面镜,还包括病女Schenker楼梯廊道的面镜,医学界酒会的洗手间里也有一个女人对镜补妆。而镜面的多少及大小一定程度上也契合了Chloe分身的程度。因此,整部电影中最大及数量最多的镜子出现在Louis的会诊室里,首先是候客处的多棱镜,Chloe站在镜...

显示全文

《花容月貌》里的Isabelle剪掉了一头长发,以新的形象及职业身份成为了《双面情人》里的Chloe,这是电影的序幕。随即我们便看到福茂所谓“电影史上从未有过的开场”,即我们的视线从阴道中抽出来,叠化到病床上Chloe的眼睛,它是“她”感知世界的另一只眼。 第一遍观看的时候,我把注意力及电影制造的分裂感自然地集中在了Paul及Louis这对孪生兄弟上,在梳理完情节之后,第二次观看则聚焦于双面的Chloe身上。 因此,我作为参与建构者的直接趣味不外乎区分Chloe的本体和镜像。而在构造两者的模糊感的时候,导演用运了楼梯、镜面、玻璃等错位视觉符号。整个故事都是从Chloe步入旋转楼梯开始的,而楼梯造型的视觉延伸感极似入梦的漩涡。在Paul的会诊段落也直接作了Chloe的分屏处理,两重形象同处银幕之上。 而镜子在电影中几乎是无处不在的,除了两个诊疗室都能看到安置好的镜子,还有Chloe新家的浴室的化妆镜以及二度反射的面镜,还包括病女Schenker楼梯廊道的面镜,医学界酒会的洗手间里也有一个女人对镜补妆。而镜面的多少及大小一定程度上也契合了Chloe分身的程度。因此,整部电影中最大及数量最多的镜子出现在Louis的会诊室里,首先是候客处的多棱镜,Chloe站在镜前形成了视觉切割。接着进入会诊厅,是一整面的墙镜,头一次出场,欧容在处理这块镜子的时候,将对话戏的外反打建立在一人的实像与另一人的镜像之间,并且不断地在作实像与镜像间的变焦。第二会诊室的床背也有一面巨大的组装镜,两人性交时镜面将人像切割成块。 更重要的一面镜子出现在通往第二诊室的门口,它在全片最高潮的一场射击戏里才第一次暴露。Louis打开门之后,与他着装完全相同的Paul出现在了门口,并被这面多面镜反射出多个分身。至此,Paul与Louis以及两人的镜像四者完全叠合在了一起。并且,我们看到Paul/Louis并不是直接被杀死,而是随着Chloe的子弹击破镜面,另外三重镜像一并消失。与此同时引发了Chloe的病疾。随着她进入医院,整个故事的脉络基本已经清晰。 而这个虚构世界是如何建立起来的呢。简单地查一下演职员表,不难看到,除了Louis/Paul同由Jérémie Renier饰演,病女Schenker的妈妈与Chloe的妈妈,以及妇科医生与女心理医生Agnès也各由同一人饰演。Chloe的第二身份是在攫取现实中的原型而建构起来的,它们同时也包括妈妈领口的猫形胸针与Louis的生日礼物;邻居Rose得病的女儿与病女Schenker(妹妹的名字);Chloe的猫Milo与Louis的玳瑁貓(似乎是Milo走丢后玳瑁貓才出现的,需要再求证)。 需要注意的还包括博物馆的展览品。作为展览品看管员的Chloe在前四次博物馆的场景中几乎都是呆滞地看着参观者而从未观看展品的,她处在两个展品间的黑墙里似乎与墙面融成了一体。最后一次与展品产生联系,一是Louis/Paul的出现,二是关乎全片最重要的情节与人物状态的揭示。而展品的主题与该时段Chloe生活的变化稍加联系便能看到它们的共通之处,它们无不起着提前暗示或是直接披露的作用。 第一次的展览主题是孩子,回到家之后,Chloe发现了Paul的护照以及他童年的照片,在照片里我们发现了双生子的踪影;第二次的主题叫“Flesh Blood”,此时Chloe已经发现了Louis,左右两幅画叠化在Chloe的脸上,她的两重生活正式开始;第四次仍是Blood,但浓度与大小完全超过了第二次,此时的Chloe已经进入了Louis的第二治疗,双重关系发展更近了一步。最后一次看到巨大的组织/内脏样的展品,在随后的医院里得知那是Chloe体内切割掉的被噬妹妹的未成形身体。第三次不知能不能算是展览,是博物馆里巨型的树根,如同Chloe跟Paul和Louis初次见面前都在捏植物根茎下的泥土一样令我疑惑。 整部电影里Chloe构建第二世界的过程,实际上也是妹妹身份逐渐揭露及势力增大的过程(反子宫吞噬),它在逐渐取代Chloe的身份从而参与进她的生活中(将Milo第一次锁在暗室里的可能就是她自己),并通过与Louis的性交进一步觉醒,甚至有了全片最耸动的双头与假阳具性交场面。 即作为妹妹眼睛的阴道睁眼的过程。 它并不因为生理切割而终结,反倒在片尾打破镜面直接现形。

2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双面情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双面情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