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罪 心理罪 5.1分

二刷完毕,摘录原作驳斥一下某些“书粉”

huanyue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原作我看过,说实话并没有觉得多好,可能是因为看的时候已经见识了许多该类型书籍影视剧,这样的套路就再不新鲜。所以电影篇幅局限只选取了画像里切入点比较简单的一个案子进行拓展,我觉得完全OK。
      抛弃方木悲惨往事这一点,在我来说也可以接受,因为李易峰同学形象在这儿,非要凹个阴郁天才难度太大。反而是现在这样的设定,把角色的冲突成长后置,前后对比鲜明倒让人唏嘘不已。啊哭戏真的有长进,即便不带粉丝滤镜不带偏见来评价也的确是草儿演技巅峰!(当然请不要跟影帝比,我说的是自己跟自己比!)
       廖凡自师父以后我都要以为他想转型做动作明星了,打得是真是好看,动作场面多得几乎让我以为这是动作片。
       原作中被网剧发扬光大的基情在电影里简直是唯一的感情主线,那叫啥来着bromance简直要冲破屏幕,我的内心深处在咆哮你们说个话就说个话干嘛要离那么近!!!
       当然也有我不喜欢的设定比如那个无人机……总之可以毫不犹豫的三星半加上粉丝滤镜可以到四星,绝不是烂片就好,之...
显示全文
原作我看过,说实话并没有觉得多好,可能是因为看的时候已经见识了许多该类型书籍影视剧,这样的套路就再不新鲜。所以电影篇幅局限只选取了画像里切入点比较简单的一个案子进行拓展,我觉得完全OK。
      抛弃方木悲惨往事这一点,在我来说也可以接受,因为李易峰同学形象在这儿,非要凹个阴郁天才难度太大。反而是现在这样的设定,把角色的冲突成长后置,前后对比鲜明倒让人唏嘘不已。啊哭戏真的有长进,即便不带粉丝滤镜不带偏见来评价也的确是草儿演技巅峰!(当然请不要跟影帝比,我说的是自己跟自己比!)
       廖凡自师父以后我都要以为他想转型做动作明星了,打得是真是好看,动作场面多得几乎让我以为这是动作片。
       原作中被网剧发扬光大的基情在电影里简直是唯一的感情主线,那叫啥来着bromance简直要冲破屏幕,我的内心深处在咆哮你们说个话就说个话干嘛要离那么近!!!
       当然也有我不喜欢的设定比如那个无人机……总之可以毫不犹豫的三星半加上粉丝滤镜可以到四星,绝不是烂片就好,之前看到全网嘲鲜肉我真是为这部操碎了心,现在可以安心了。人还是应该爱惜羽毛,多跟有诚意的团队合作多跟老戏骨学学,谁不是从“鲜肉”成长起来的呢。啊忘了说反派造型真是……太有创意了……

——————————二刷分隔线————————————

      说实话,本来我对你草也只是路人粉,群嘲“百花居士”的时候觉得底气不足也就是当个缩头乌龟默不作声而已。但是这部片子我真觉得挺不错,在国产类型片里绝不属于烂片那类,但是眼见豆瓣评分从比较公允的6分以上一路跌到现在的5.7而且打一二星的占到36.5%,感觉很不正常。当然,没有证据我也不会随便指责这是有意为之。但是另一种情况的评论倒是可以借原作来驳斥一二,那就是一堆所谓的“书粉”认为本篇“推理儿戏如神棍”以及“大段尴尬又中二的内心独白”。

     来看一下原作《心理罪1之画像》的开篇:
     “昨天晚上,他们又来找我了。
     他们还是照例不说话,默默地站在我的床前。而我,照例还是僵在床上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那些烧焦的、无头的躯体围在我的周围。而他,依然在我的耳边轻轻说出:其实,你跟我是一样的。”
      请再看看原作中邰伟第一次带方木去“吸血鬼”案件现场的部分:
      ““过来啊。”邰伟招呼他。
      方木仿佛受到惊吓一般抖了一下。他点点头,却不动。
      “你害怕了?”邰伟皱起眉头。
      方木看看邰伟,深吸一口气,走了进来。
      法医们正在仔细勘验女尸胸腹部的创口,小心的扯动着被剖开的皮肤和肌肉组织。方木盯着伤口看了一会,又扫视着地上已经凝结的血泊,突然几步窜到走廊里,一个拿着物证袋的警察差点被撞倒,不满的骂了一句。
      邰伟急忙跟出去,看见方木手扶着墙,弓着腰在走廊的角落里干呕。
      邰伟心中暗骂了一句废物,对身边的一个警察说给他拿点水,就返回现场继续工作。
      方木知道总有一天自己会亲临吸血者的犯案现场,可是他也没料到自己居然会这么丢脸。尽管平时可以边吃饭边看那些令人作呕的现场图片,可是当他迈进这栋楼,那昏暗肮脏的走廊,身边匆匆而过的面色凝重的警员,醒目的警戒线,法医们冰冷的器械,躺在血泊中的尸体,以及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都让他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图片终究是图片,它永远不会像现场那样用视觉、触觉和气味传达这样的信息:这里,一个生命刚刚消失。这信息让他战栗,仿佛记忆深处某个不愿触及的部位被猛击了一下。
       要冷静,不要影响自己的判断。他边呕吐,边狠狠地提醒自己。
      “你没事吧?”耳边是邰伟不耐烦的声音。
      方木大口喘着气,虚弱地靠在墙上,把刚才一个警察递给他的半瓶水咕嘟嘟的喝光。他用袖口擦擦嘴,艰难地说:“可能还有一个人。”
      “什么?”邰伟惊讶的睁大眼睛。
      方木没有理会他,摇晃着走进402室,在门旁蹲了下来,那里有一颗小小的纽扣,上面印着米老鼠的头像。这是他刚才跑到走廊里呕吐的时候无意间看到的。方木把纽扣捡起来,递给邰伟,然后绕过尸体,走进卧室。
      室内的陈设很简单,只有一张床,一把椅子,一张写字台,墙角处有一个老式的木衣柜。地上是一堆凌乱的衣服,床上有四个鼓鼓囊囊的大号的整理袋,分别是红色、蓝色、绿色、橙色的格子花纹。其中一个已经打开了,几件叠好的女式衬衫摆在一旁。方木看了看那堆衣服,又看了看那些整理袋,转身问正在摄影的警察:“拍完了么?”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方木立刻动手打开了那几个整理袋。挂着相机的警察急忙阻止他,却被邰伟拦住了。方木在成堆的衣服里翻了一阵之后,起身疾步去了厨房。
       厨房的煤气灶边摆着一个木质刀架,上面插着水果刀、大号菜刀、斩骨刀,唯独缺少一把中号菜刀,从插刀的位置来看,应该是一把长15公分,刀身细长的木柄菜刀。方木问正在提取指纹的勘验人员:“找到那把刀了么?”
       那个警察被问的一愣,上下打量着方木。
      “找到没有?”方木的语气很急。
      “没有。”那警察迟疑了一下说。
      这时邰伟追了过来,他举着那颗纽扣问:“你说还有一个人,什么意思?”
      方木没有回答他,继续问那个警察:“你们发没发现一个盛着血液和其他物质的杯子或者其他容器?”
      那个警察看了看邰伟,“没有。”
      方木紧闭了一下眼睛,小声咒骂了一句,然后转过头对邰伟说:“还有一个被害人,而且可能是个孩子。”
      “还有一个,还是个孩子?”邰伟皱起眉头,“你根据什么判断出来的?”
      “你要我现在解释给你听么?”方木已经开始往外走,“那孩子有可能还活着!叫上你的人跟我走!”
       邰伟、方木和几个警察跳上车,刚开到小区门口,邰伟一个急刹车。
      “去哪里找?”
      “以这里为中心,一圈一圈的在外围寻找一个年龄在25到30岁之间,身高在170cm左右,身材较瘦,头发长且脏乱,手提着一个格子花纹的大号整理袋,目光呆滞的男性。”方木顿了一下,“也许他穿着一件较厚实的衣服。”
       几个警察面面相觑。
       邰为沉吟了一下,对身后的警察说:“听到没有?注意这样的人!”
       刚刚围着光明园转了两圈,邰伟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四通八达的十字路口上。他放慢车速,转头问方木:“怎么走?”
       方木盯着一个路口看了几秒钟,果断地用手一指:“这里!”
       …… 略部分环境描写
       谁也不说话,吉普车在这条似乎没有尽头的路上飞快的开着。天空低得仿佛要塌下来,不时有闪电不甘心似的撕开铅黑色的天幕,耀眼的闪烁后,就是撕裂般的炸响。
        “停车!”方木突然大喊。
       邰伟急忙踩住刹车,吉普车在路面上摇晃着滑行了好长一段距离才停下。
       车还没停稳,方木就跳出车,向后跑去。
       路边是一排残垣断瓦,看起来似乎是一个废弃很久的厂房。也许这里也曾经机器轰鸣,人来人往,而此刻都淹没在齐腰高的野草中。
       大雨很快将方木淋得全身湿透,他望着那一片被雨水打得噼啪作响的草地,全身竟在微微的颤抖。
       邰伟把衣服罩在头上,跑到方木身边,还没等他开口,就听见方木从牙缝中说:“找。就在这里!”
       没有犹豫,几个人立刻散开在齐腰高的草丛中仔细搜索。
       几分钟后,西边的一个警察惊呼一声,随即高喊:“找到了!”
       所有人都抬起头来,几双眼睛齐刷刷的向他望去。
       他知道那目光的含义。咽了口吐沫,他艰难的说:“死了。”
       是个小女孩。尸体被塞在一段水泥管里,胸腹部被剖开。尸体旁边是一个矿泉水瓶,里面是红色的粘稠物质,看起来很像血。旁边的草丛里发现一个黄色格子花纹的大号针织整理袋和一把木柄尖刀。
       邰伟指示几个警察封锁现场,同时向局里请求援助。忙完这一切后,他感到深深的疲惫。拉开车门,看见方木坐在副驾驶位上,浑身湿透,头发还在滴着水。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方被雨水模糊的车窗,手中的香烟只剩下短短的一截。
       邰伟也没有说话,尽管他有一肚子的问题想问方木,不过他还是先点燃一根烟,慢慢整理自己的思绪。
       “男性,”方木突然开口说道,声音嘶哑,“年龄不超过30岁,很瘦,不修边幅,家就住在附近,父母可能原为国有企业职工,已经去世或者不跟他住在一起。他有严重的精神障碍,血液对他而言具有非常特殊的意义。
       他狠狠吸了一口烟,然后摇下车窗,把烟头扔了出去。
       “我有两个建议:第一,在全市范围内,查找在近五年之间因患血液类疾病而去医院救治的人,在这些人之中寻找具有上述特征的人;第二,在全市的医院中寻找近三年来接受过输血的人,尤其是那些非必要的,却主动要求输血的人。
       邰伟把这几点记在笔记本上,想了想,小心的问:“你怎么知道还有一个被害人?”
      “那个扣子。现场那个死者年龄大约在30岁左右,是不可能用印有卡通图案的扣子的。而且,我在现场也没发现与这个扣子相配的衣服。”
      “那个扣子完全可能是以前的房客落在那里的啊。”
      “不会。扣子上一点灰尘也没有。另外,”方木眼望着窗外,“死者应该刚刚搬进这间房子,整理袋还没来得及打开,可是地上有一堆散落的衣服,却找不到装衣服的袋子。厨房里少了一把刀,应该就是给死者开膛的那把。死者虽然被开膛剖肚,但是现场没有发现死者被凶手喝下血液的迹象。这说明,凶手一定找到了更加有吸引力的血液,然后用一个整理袋将被害人带走。”
      方木把头转向邰伟:“更年轻的血液。你想到什么?”
      邰伟被问得一愣,“不,不知道。”
      方木似乎也并没有期望他回答,扭过头去盯着越来越暗的天色出神。
      邰伟想了想,又开口问道:“那,你怎么知道凶手就在这里杀死了那个孩子。”
      方木没有立刻回答他,隔了很久才缓缓地说:“对他来讲,这就是最合适的地方。”
      本章结束”

      是的,这就是原作中方木“画像”的过程,请问与电影中呈现出来的过程有什么区别?喷“神棍”的人可以再去看看美剧《汉尼拔》,虽然作为原作粉我对这部美剧后期的演绎非常不满,但是威尔的“移情”能力不是更加“神棍”?但我想没有哪个看《汉尼拔》的人会拿它跟《CSI》来比较是否严谨吧,这压根不是一个概念啊!
      我实在不想再去摘抄数字杀手那个案件了,按某些人的标准那个案件不是更"神棍”,孙老师甚至能靠催眠操纵孟凡哲呀。而且说实话,数字杀手一案虽然更加曲折也是《画像》的核心,但过分血腥恐不能过审这是其一,类似连环杀手杀人挑衅这种题材有《七宗罪》等系列电影珠玉在前,想要另辟蹊径恐怕也是很难很难。所以我相当理解包括原作者雷米在内的编剧组为啥会选择吸血鬼一案来拓展。我也非常理解为啥本片会塞进那么多动作戏份,毕竟悬疑犯罪片在国内本属小众,拥有非常优秀的原作和原作电影在前的《嫌疑人X的献身》也不过四亿左右,想要吸引多数进电影院纯为娱乐的观众入场,光靠对人性的解析和悬疑推理恐怕是天方夜谭。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心理罪》能努力平衡文戏部分和武戏部分,注重细节,个人以为导演和编剧都做得不错。
      来回应一下某些明明没看懂却闭眼开嘲的疑问。
      一、无人机部分是有bug,但大天朝都可以一键复制你手机上所有数据了,一个人脸追踪系统有多难以实现?这里的bug难道不是剧中的方木不是一个孤儿吗怎么玩得起这么贵的设备?
      二、电影一开头就让方木宛如神明一样看一眼就叨叨出罪犯特征,因为电影一开头就想铺垫一个高高在上自恃天才以为自己能看穿一切的方木。这段表现比之书中方木仅靠警方向媒体公布的部分案情就写了封群众来信推论出罪犯是性心理扭曲的变态者且年龄不超30岁的描写,恐怕不算过分。
      三、护工为啥如同跑酷运动员还不买票就冲进游乐园……您是来搞笑的吗?按这个说法所有电影里的追逐戏追车戏都不用拍了,你们为啥追车不看红绿灯?警察了不起吗罪犯了不起吗起码的交通规则都不遵守了当我们交警叔叔是死的么?
      四、为啥方木第二次见尸体还会呕吐,因为第一次他站得很远很多细节都是从无人机上看到的,并没有亲身体会一具死了十天的尸体是如何的恶臭。
      五、得了卟啉病并不需要去吸血,所以方木只能猜测罪犯是因为某种血液疾病导致对血液的渴求心理,并不能断定那就是卟啉病。
      六、方木使用婴儿哭声是为了诱导马凯放开人质,当时的马凯已经失去了理智,脑海中只有血血血,在邰伟拉住他后依然用刀去割邰伟的手臂舔舐鲜血的表现完全可以证明。
      七、狙击手没有第一时间爆头是因为小姑娘还没找到。
      八、台风天的设定是为了让邰伟独自去增援方木,这也是给主角的独角戏发挥的必然。请指出哪部片子是主角挥挥手一票人就过去灭了反派或者拿出枪一枪崩了反派让我见识见识,隔壁战狼也不敢这么写吧。
      九、药剂和刀子没有被搜出来是因为方木带了个大包转移视线,当然你也可以说是主角光环,请给我指部没有主角光环的片子见识见识。
      十、给boss注射药剂是因为法医姐姐说这种药剂小剂量都能让人暴毙,事实证明药剂的作用加强光确实让boss暴毙了。当然你非要说方木为啥不偷支麻醉剂或者毒药……我只能说法医姐姐那边可能只有福尔马林可偷。
     十一、为啥boss明明可以杀了方木却要去杀陈希?你问问原作里的孙普老师明明可以杀了方木为啥非要对他身边人下手为啥要用杀人来挑衅方木。boss说的可以和方木做朋友其实一点没错,前期的方木对生命太过漠视以至于邰伟认为他并不适合做警察,而汉尼拔教育我们天才和杀手只有一线之隔……哦这里还要见缝插针赞一下你草的进步,从他毫不在意周围环境点破护工身份、听到吸血鬼又作案时语气里掩不住的兴奋到移情分析时脱口而出的“美味佳肴”,这个方木从表现到台词都充分的表达了他对人命的冷漠。直到小女孩被救,他先冲进人群却蹲在肮脏的澡盆前不知所措,还是邰伟一把把女孩捞起紧紧抱住。这时候的他已经开始让我看到了他内心的柔软,而陈希的死更是让他以切肤之痛体会到一切并不是一场天才的游戏。这里的方木让我看到了表演的层次,而我竟然能在你草身上看到表演的层次了!
      十二、为啥剧版方木要失去悲惨过往,反而让邰伟增加了幼年丧父一直深陷心理阴影一直与自己战斗的心理背景?为了给邰伟加戏啊亲!你们看完原作的难道不觉得《画像》里的邰伟完全是个串线人物连最后boss都是方木解决的啊!电影设定为双男主,这样的改编让方木和邰伟的性格冲突加剧也带动了所有剧情高潮,我个人是非常欣赏这样的改编的。
      十三、与时俱进的加了个使用直播来心理植入还挺有趣的,现在刷个微博淘宝潜移默化的也是被植入者吧。不过直播里闪过一条“颜即正义,这么帅的小哥哥说什么就是什么吧”的檀木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像我打出去的!(喂)

      其他的等我三刷回来以后看还有没有什么补充吧……欢迎质疑指教哦!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心理罪的更多影评

推荐心理罪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