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之春 小城之春 7.1分

应用镜头与声音简短评论我眼中的东方美

说剧话影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首先,影片最突出的东方美学特征都是导演对长镜头的创造性运用。
在《小城之春》中,许多场景仅用一个镜头完成,用极简的镜头语言传达极其丰厚的内涵。玉纹的出场,戴礼言的出场,章志忱的出场,都好似一幅画面,安静缓慢随着人物的出现而展开画卷。不紧不慢,层层展开人物关系与人物背景。让观看者,清晰明了。同时,也渐渐的将自己带入了情节之中。
在片中50分钟结尾处,费穆运用了一个长镜头从左向右铺开,从空无一人的床铺移向坐在梳妆台前的戴礼言。玉纹给礼言递药,镜头内只表现了礼言微微向上仰望的特写面孔,而仅在梳妆台的镜像中映出玉纹递给礼言药碗的手臂,摄影机镜头缓缓摇移到左侧,镜头内出现将药递给礼言的主人公玉纹,礼言的表情迷蒙而充满期待,在黯淡灯烛的辉映下,颇有镜中花水中月的扑朔迷离之感,仿佛暗示着玉纹和礼言之间永远无法沟通弥合的遗憾。“长镜头”的运用,使整个影片不急躁,将一种意犹未尽的东方韵味表达到了极致。

其次,就声音的运用而言,《小城之春》是颇能体现中国传统的含蓄、蕴藉之美的。影片中许多镜头里的人物常常一言不发,仅有的那些暧昧或热烈的眼神交流是只有中国人才能够心领神会的情感表达,而在非用对白不...
显示全文
首先,影片最突出的东方美学特征都是导演对长镜头的创造性运用。
在《小城之春》中,许多场景仅用一个镜头完成,用极简的镜头语言传达极其丰厚的内涵。玉纹的出场,戴礼言的出场,章志忱的出场,都好似一幅画面,安静缓慢随着人物的出现而展开画卷。不紧不慢,层层展开人物关系与人物背景。让观看者,清晰明了。同时,也渐渐的将自己带入了情节之中。
在片中50分钟结尾处,费穆运用了一个长镜头从左向右铺开,从空无一人的床铺移向坐在梳妆台前的戴礼言。玉纹给礼言递药,镜头内只表现了礼言微微向上仰望的特写面孔,而仅在梳妆台的镜像中映出玉纹递给礼言药碗的手臂,摄影机镜头缓缓摇移到左侧,镜头内出现将药递给礼言的主人公玉纹,礼言的表情迷蒙而充满期待,在黯淡灯烛的辉映下,颇有镜中花水中月的扑朔迷离之感,仿佛暗示着玉纹和礼言之间永远无法沟通弥合的遗憾。“长镜头”的运用,使整个影片不急躁,将一种意犹未尽的东方韵味表达到了极致。

其次,就声音的运用而言,《小城之春》是颇能体现中国传统的含蓄、蕴藉之美的。影片中许多镜头里的人物常常一言不发,仅有的那些暧昧或热烈的眼神交流是只有中国人才能够心领神会的情感表达,而在非用对白不可的地方,影片也极力做到言简意丰。玉纹买菜归来将药交给礼言一场,就是一个很长的镜头。两人语句简短而又迂回盘曲的对话,浸透了如烟似雾的人生失落感。一切都像破败、荒落的园景值得吟味,既有灰色的沉滞、迷茫的威胁,又有几分惆怅、几分悲凉、几分期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小城之春的更多影评

推荐小城之春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