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葱哥对比着说说《动物凶猛》和《阳光灿烂的日子》

金属月亮

这个假期把《动物凶猛》和《阳光灿烂的日子》翻出来看了一遍,这次是先看的书,后看的电影,看完想了很久才来写这篇评论。 <image w=416 h=600 describe= name=Notes_1430712715995.jpg> 初看《阳光》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其实和剧中人物差不多年纪,但我很奇怪自己在那个性欲横流得都快要溢出来的年纪看过《阳光》,却竟然完全不记得宁静澎湃裸露的双峰,取而代之的是用床底视角特写的丰腴小腿,印象挥之不去直至今日。(妈的以至于我常常给讨论这部片子的同好们一遍遍地解释,虽然宁静是我们贵州人,但是我们贵州真的几乎找不到这么粗壮的小腿……)请原谅在我十多年粗鄙浅薄的人生岁月里一直把《阳光》当成青春伤痕文学的变种兄弟,直到今天上午跟老板吵架的时候愤然挂掉电话骂了一句:傻逼!我突然想明白了姜文的《阳光》到底高明在了哪里。 必须得从《动物凶猛》说起。即使你再让我看一遍,我依旧认为这是一部青春伤痕文学,本质上和《左耳》《三重门》没有什么不同,立意上甚至不如《长安乱》,虽然文笔、结构、意象的选取都远比这帮80后的作家好很多。这一点只要读过的人都不会否认。用第一人称写作还能把情感把握得这么精确,是非常难得的。那么...

显示全文

这个假期把《动物凶猛》和《阳光灿烂的日子》翻出来看了一遍,这次是先看的书,后看的电影,看完想了很久才来写这篇评论。 <image w=416 h=600 describe= name=Notes_1430712715995.jpg> 初看《阳光》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其实和剧中人物差不多年纪,但我很奇怪自己在那个性欲横流得都快要溢出来的年纪看过《阳光》,却竟然完全不记得宁静澎湃裸露的双峰,取而代之的是用床底视角特写的丰腴小腿,印象挥之不去直至今日。(妈的以至于我常常给讨论这部片子的同好们一遍遍地解释,虽然宁静是我们贵州人,但是我们贵州真的几乎找不到这么粗壮的小腿……)请原谅在我十多年粗鄙浅薄的人生岁月里一直把《阳光》当成青春伤痕文学的变种兄弟,直到今天上午跟老板吵架的时候愤然挂掉电话骂了一句:傻逼!我突然想明白了姜文的《阳光》到底高明在了哪里。 必须得从《动物凶猛》说起。即使你再让我看一遍,我依旧认为这是一部青春伤痕文学,本质上和《左耳》《三重门》没有什么不同,立意上甚至不如《长安乱》,虽然文笔、结构、意象的选取都远比这帮80后的作家好很多。这一点只要读过的人都不会否认。用第一人称写作还能把情感把握得这么精确,是非常难得的。那么故事到底讲了什么呢?一群军二代,住在军区大院里,不愁吃穿,四处泡妞的故事?是,也不是。王朔借了这么一个背景框架来说他的思想其实是有原因的,你想要突出表现一个物质条件不丰富的年代里的青年人思想上的裂痕,你必须先想办法解决他们的吃饭问题,否则很容易就有读者出戏,然后问上一句:妈的这帮小子吃什么?这也是《动物凶猛》中王朔第一个没有驾驭太好的地方,他不小心泄露了他自己对这种生活的过分怀念,和从文革余波中走出来的青年人身上残存不去的动物性的邪恶,从而影响了角色的塑造——即使这本身就是角色的心里特质之一,王朔也放大了这种特质对角色的影响。故事本身探讨了青年人们顶着被社会环境强烈压抑的性欲和个性,以及在成长过程中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我一向认为性欲本身就是年轻人成长的强大动力,你们可以参照自己成长的历程,由其衍生出来的狂躁,骄傲,表现欲或自卑心等等,哪个不曾主宰过我们年轻时的所作所为?而个性这种东西即便是在今天的中国,依旧是稀罕的,背负了千年儒家文化(尽管多有变异)的中国社会,依旧若有若无地影响着人们对于个性的理解,渴望和压抑永远相生相克地逼迫着我们吞咽这个不好消化的果子。 反过来看《阳光》,在没有原著作者参与编剧的情况下,很好地完成了原著作者的意图,在某些方面甚至更好,比如:马猴为了在米兰面前表现自己,爬上了高耸的烟囱又从中平安地跌落,这段怎么看怎么扯的桥段你以为导演不知道?这个情节其实是在影射每一个男人成长过程中都会做的一件事:自慰。高耸的烟囱象征什么自不必说,有点儿基本电影修养的人都知道,为了谁=想着谁,在滚烫喷出的上升气流中平安落地象征着高潮过后的平静,如果你注意观察,导演其实给出了近乎明确的暗示,马猴落地后,朋友们一拥而上,唯独米兰并没有上前安慰,而是远远地站在那里模糊地笑着,你觉得这正常吗?再比如:马猴吹大了父母的避孕套,玩儿漏了,从而有了弟弟,这个增加的情节简直要叫我拍案叫绝,你以为这是在直白地描写少不经事的少年如何探索成人世界吗?显然不是,这是在写性欲,什么是性欲?性欲就是人类繁衍后代的欲望,是人类创造生命的唯一方式,重点在于创造!马猴用这种方式也创造了生命,连DNA都一样哦!正是这些天纵其才的改编,使得《阳光》有了《动物凶猛》所不具备的魅力。 王朔没做到这些,为什么?我们来看看王朔是怎么处理性欲这个主题的:手抄本、于北蓓的诱惑、澡堂里立起来小兄弟……这样的意象太理所当然,太能令人会心一笑了,反而像是电影应该利用的东西,而不是文字,文字应该更加令人难以捉摸,有探索和深思的余地。 <image w=413 h=550 describe= name=Notes_1430712776077.jpg> 那《动物凶猛》里牛逼的暗示是什么呢?是开锁。这个真的棒极了,钥匙和锁的关系一向被用来形容男人和女人,四处开锁的主人公,像极了一个在性压抑里横冲直撞无处发泄的男人,每天只想着找洞就插。原著和电影都用了这么一句话来形容开锁成功后的成就感——那一刻的欢欣只有攻克柏林的苏联红军能够体会。得多有生活才能想得出来用这个来暗示男人高潮的快感啊! 这个情节同样也被姜文运用到了《阳光》中,不同的是,姜文没有简单地把它处理成王朔的暗示,否则在演员的表演中一定会体现出来,按我的理解,姜文电影中的开锁其实是马猴寻找自我身份认知的过程,马猴开别人家的锁,吃别人家的剩饭,睡别人家的床,并且盯着别人家的墙上的照片幻想出了自己最想要的女人,最后匆匆地逃离,再开下一家的门,这一切,都延着寻找---突破---融入---逃离这个轨迹在走。其实成长的本质就是在不断变换的生存环境中逐渐完善自我认知的过程,从中找到自己喜欢的女人只是这个过程的其中一个产成品之一,并不是全部,而这个过程才是成长本身。而什么是个性?个性其实就是自我身份的认知,是个体在长期与社会互动的过程中逐渐形成的与他人显著不同的行为模式。电影中马猴不断地开锁其实正是年轻人寻找自我身份认知的过程(你说是个性的形成也可以)。 本来我对自己的这个结论还有点儿不太肯定,直到今天早晨我骂出那句:傻逼!我突然间想起了电影的结尾,这群发了迹的军二代在长安街上看见骑着木头的傻子,大家争着去叫他,“古噜木!”“古噜木!”,傻子停了半晌,回了一句“傻逼。”然后全篇落幕。至此,姜文才把自己对这部电影和对自己人生的全部思考和盘托出,他借傻子的嘴说出了自己对自己和对这代人的鉴定:傻逼。傻逼这个词在中文里从来都不只是一个简单的国骂词汇,他可以包含很多信息,可以是鄙视,可以是怀念,可以是自嘲,甚至可以是热爱。看过电影的人都知道,傻子在整部影片中只会说两个字:欧巴!为什么在结尾突然灵犀,却说了句国骂?如果这片子真的是青春伤痕片,这根本说不通,你只有把片子的立意从“青春怀旧”转换成“一代人寻找身份认知”,才能真正了解姜文想要表达的含义。 片中的傻子几乎是这群人青春的背景墙,这个站在军区大院门口的傻子,他到底是谁?军队家属吗?还是附近的流民?均没有交代。只有一个细节,他们出去打的那场架,其中一个理由就是“他们还抢了傻子骑了好多年的木头”,你们觉得这帮眼高于顶的军二代会为了一个没有身份的傻子去打架吗?注意,重点在于“没有身份”!显然不会,所以傻子是谁?傻子,就是他们自己。没身份的人象征着这群人自我认知的空白,不断和木头摩擦的裆部象征着他们横冲直撞的性欲,愚蠢的行为象征着他们是非不明的行为准则,模糊的大脑象征着意识形态转变期年轻人的迷茫——一切都对的上,可见我没有乱说。所以,当马猴们喝着人头马开着林肯一如他们年轻时一样嚣张地走在长安街上的时候,傻子毫不留情地给了他们一个鉴定:傻逼。 这才是姜文的真正意图,他在思考,思考自己和这个国家之间的关系,思考自己是谁,思考自己应该是谁,就像在拍摄《阳光》之前,姜文主演的《北京人在纽约》,一样是对这个问题的思考,这种思考甚至一直贯穿到了《让子弹飞》。 《阳光》在我看来,只是借了王朔的壳子和王朔喜欢自我批判的名声,来给大家展示大家姜文式的思考,电影中的那些创造性的改编体现了姜文天才般飞起来嘲笑自己和这个世界的决心与力量——他看懂了二十年前的自己!所以他有权利嘲笑他,顺便嘲笑那个时代。 <image w=600 h=330 describe= name=Notes_1430712785325.jpg>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阳光灿烂的日子的更多影评

推荐阳光灿烂的日子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