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出公民 杰出公民 8.4分

出走的公民

华英阿

丹尼尔·曼托瓦尼在获得诺贝尔奖后回到故乡萨拉斯接受杰出公民奖之所以遭受那些“事故”,主要在于他面临着身份的转变。

他是以一种荣誉的姿态回到故乡的,即使没有很多人随行,于言行中,他依旧表现出种种高傲。故乡的人面对他的态度也不是把他当做故乡一份子的丹尼尔,而是公民中的杰出份子。从某种程度上说,丹尼尔本身成就杰出的整个过程是在故乡之外的欧洲完成的(萨拉斯的人对于欧洲似乎也有某些偏见),这种成长和成就的不匹配就造成了种种冲突。

在这里,如何评价公民这个词是为这一切冲突作出解答的关键。毫无疑问,丹尼尔是萨拉斯的公民,他的故乡在那里。然而,丹尼尔在故乡人眼中似乎不是一个“合格”的公民。在合格与杰出之间是不是有某种一维的先后关系?从影片中看,似乎是没有的。故乡这个整体看重的是他的名声,他为故乡带来巨大的荣誉,这是杰出的;故乡的个人看重的是他能够具体为故乡做什么,这是合格不合格的关键。他没有做到一个公民基本应该做的,比如不应该“抹黑”故乡,这就是不合格。很多人需要合格这个头衔,所以合格是由人来评价的;能够杰出的人却很少,所以杰出是由自己的努力达成的。丹尼尔的高傲在于他认为他坚持自己的观...

显示全文

丹尼尔·曼托瓦尼在获得诺贝尔奖后回到故乡萨拉斯接受杰出公民奖之所以遭受那些“事故”,主要在于他面临着身份的转变。

他是以一种荣誉的姿态回到故乡的,即使没有很多人随行,于言行中,他依旧表现出种种高傲。故乡的人面对他的态度也不是把他当做故乡一份子的丹尼尔,而是公民中的杰出份子。从某种程度上说,丹尼尔本身成就杰出的整个过程是在故乡之外的欧洲完成的(萨拉斯的人对于欧洲似乎也有某些偏见),这种成长和成就的不匹配就造成了种种冲突。

在这里,如何评价公民这个词是为这一切冲突作出解答的关键。毫无疑问,丹尼尔是萨拉斯的公民,他的故乡在那里。然而,丹尼尔在故乡人眼中似乎不是一个“合格”的公民。在合格与杰出之间是不是有某种一维的先后关系?从影片中看,似乎是没有的。故乡这个整体看重的是他的名声,他为故乡带来巨大的荣誉,这是杰出的;故乡的个人看重的是他能够具体为故乡做什么,这是合格不合格的关键。他没有做到一个公民基本应该做的,比如不应该“抹黑”故乡,这就是不合格。很多人需要合格这个头衔,所以合格是由人来评价的;能够杰出的人却很少,所以杰出是由自己的努力达成的。丹尼尔的高傲在于他认为他坚持自己的观点,他认为自己是对的,甚至他这样做已经有了很大的成就;故乡的人却认为他有些“不近人情”,所谓“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丹尼尔没有做好由普通公民向杰出公民的身份转变,他不能接受作为一个合格公民所承担的平庸和屈从。他的理念在于承认这个世界的现实不是那么美好,并且在自己行为中也体现这一点,即使是在诺贝尔的演讲时。在诺贝尔奖颁奖时的演讲,他面对的是整个文学界和知识界,大多数能够理解并且尊重这种态度,所以他们报之以掌声;作为故乡的一员,他的身份转变了,然而故乡需要的却是他的身份,当他以他认为故乡需要的报之以故乡时,故乡又希求更多。

在这些冲突里面有一些是作为“公共要求”的冲突,比如评价画作、作演讲、被邀请吃饭等;有一些冲突是“私人”的,最突出的是曾经的恋人和朋友之间的一些事。最终压垮丹尼尔的不是作为公共公民面临的一些冲突,在画作评奖的结果被改变之后,大不了还回这个杰出公民的奖章和称号。朋友的敌意是丹尼尔最终绝望的根源所在。出走半生,早已不复少年,这种敌意又何尝不是故乡的态度呢。故乡的最后一丝温情也没有了,也许此后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早年只身出走故乡寻求自己的作家梦,晚年只身回到故乡却面临种种困境,最后被故乡的人枪击倒在荒地上,他面临着另一种毁灭性的精神层面的出走,他说:

“死亡……所有事情变得没有生气,秩序井然,我的名字刻在永恒之中……结束了。”

这不是一个温情的乡愁故事,却讲出了故乡缺席的关键:事实上,很多出走故乡的人在多年以后重回旧土,他的身份只是一个一厢情愿的故乡人,终究不能逃脱被故乡驱逐的命运。因为一旦背叛的罪名给你安上了,就拿不掉了——驱逐是故乡最后的审判。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杰出公民的更多影评

推荐杰出公民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